正文 正文263 天无绝人之路—惊喜

    文箐闻得此言,十分慎重地接了过去。在那个时候,她以为真是如传闻一般的藏宝图甚么的,等仔细一瞧过,却只在心里算了一笔帐。又有些怀疑,问赵氏道:“三舅当年找你家娘子索要的只是这个?”

    赵氏点了点头。

    文箐想不太明白。末了,她对赵氏道:“这个,三舅非要它作甚?”

    赵氏一问三不知。

    文箐见她是真不清楚,想了想,便道:“三舅不在,连你也不知,这事还真不知该问谁去。这个,难道就直接用来偿债?又得再返一趟北地不可。唉……”

    她将那纸又递回赵氏,赵氏不接。文箐叹气,自己管的闲事真多,可这事自己再出面兜揽?不合适啊。“这个,你要是给我,不妥。莫如,你自己交于三舅姆的好。”

    赵氏有些可怜巴巴地看着文箐。文箐虽同她,可现下在苏州地界,沈家这里,自己要是全权作主,谁知会不会落到他人眼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眼下,她不得不保持清醒,为自己也多打算一下。“不是我过河拆桥,不保你。正是要保你,才让你自个儿交于三舅姆。你要是怕怪罪,不如说是清点虞氏遗物时发现的。”

    赵氏面上有为难,虞氏去世,推给她虽是再好不过,可是明明是自己私心作怪,想为沈肇留最后一步退路罢了。

    文箐去找来陈管事,感激地道:“没想到阿素姐还记得我以前的点滴,竟劳您千里赶牛到家。”

    昔,在常德,文箐提及北地有牛,能产,文简要是每能喝得,子定是康健些。没想到,阿素竟是记在心里,生下儿子后,立时让祈五郎得闲去寻了牛来,又让陈管事远徒以舟载来。这份意,真正非一言一语所能表达。

    陈忠只道这一切本该是自己做的。文箐同他谈到阿素生的儿子,此时陈忠也咧开了嘴,知足地笑了起来。“生下来就是个胖小子,四斤半呢。先时小姐所言,倒是字字为真了。”

    文箐一听,也就是后世的七斤重呢,可真胖啊,一想到胳膊圆滚滚的如米其林轮胎样,就觉得太可了。“真的?那文简必是格外喜欢了。我就等着阿素姐返苏州时瞧瞧这个小外甥了。”

    接着,又问及在山西的一些形。最后,话锋一拐,道:“虞娘子的事,我倒是不关切。我只想,阳曲左近那片山林可有甚么不同寻常的吗?三舅竟在那里买得百顷地,却不是什么良田,好生奇怪……”

    陈忠听了,愣了一下,也是十分诧异地问道:“小姐所言当真?!”

    文箐点了个头,缓缓地道:“我见得地契,以为是煤。可又怕猜测了,陈管事在彼时,可曾听得什么风声不曾?”

    陈忠却是十分激动地道:“如此说来,便是三舅爷家发大财了!想来是石炭所在……”

    石炭?便是煤炭了。文箐的猜测得到证实,先是一喜,又是一忧。如此一来,沈家也要当一个山西煤老板了?她克制了一下心中的抑动,道:“也不知那地界到底有没有石炭呢。否则三舅为何却不去采来,却非得下海?”

    陈忠却是按捺不住喜色,道:“小姐,定然是有矿!先头几年,那矿也不是任意能采的,正好又遇上事端,想来是三舅爷彼时有旁的事,又或许是怕招人眼红……”

    说着说着,他便问起是那地契所在了。

    文箐说出在赵氏手里。

    陈忠收敛了笑,狐疑地道:“难道是她捏在手里,不给沈家?”

    也难怪他这般想了。文箐摇一摇头,道:“她也是不明其故,以为不过是寻常地契,留一步退路罢了。如今,哪怕是寻常地契,只这一大笔所在,定是能还得了债。可是,若是真个是石炭,那万一传出去,那些债主定然要眼红,只怕人人抢来……”

    一时之间,喜也是它,忧也是它。

    陈忠这才听明白小姐之意,原来找自己来商量,是该拿这张地超如何办。可是这是沈家之事,说到底,他们周家也不好参与。

    文箐想了想,道:“这事,我不能在大舅二舅面前说,还得麻烦陈管事给大舅那边透个话。以沈家目前来说,独力去采矿,肯定没那个势力,也没人能管得下事;可要是直接将它抵债,又太可惜了。”

    陈管事接口道:“小姐,这个……是要让林员外参与其中来?还是另寻老实可靠的合伙者?”

    文箐道:“我也是生怕做错决定。再寻人?哪里能寻到个合适的?这倒是麻烦。若是让林员外一起来,可沈家人又没法管这事,自是林家说甚便是甚,时一长,他家独大,只怕后就无沈家甚么事了。”

    她说得虽然有些过虑,可却也不无道理。

    陈管事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来。林员外乃是向来与沈家交好,也是如今沈家欠债最多的一家,最是好说话。兴许,拉他入伙,倒是个好策略。

    而那厢,沈吴氏从赵氏手里得了那地契,却是心潮翻滚,这么一大笔,却在虞氏手中?她心中怨恨沈博吉。可若不在虞氏那处,只怕当被人讨债给催了去亦可能。她还不知这地契之重要,只是拿去与沈贞吉。

    沈贞吉那处拿了地契,很是欢喜,道:“这下,三弟家的债主倒是能一了百了。”

    陈忠去见他,说出这地契或许真个有石炭。沈恒吉到得山西,知晓北地甚多地方烧煤,这或许真个是三弟的千万贯家财所在?

    沈家人欢喜万分。这下子,似乎不仅是偿债有望,而且还能让沈家后再无忧患了。

    可高兴过后,沈贞吉终究还是醒悟到问题所在了:这,咱们又不懂如何采矿?拿着这地契,也不过是山林之地。

    陈管事虽然劝说其万万莫在现下用来偿债。沈家兄弟二人全然不懂这些个营生,自然无主意。陈忠说出小姐的意思来。

    沈贞吉道:“这事,不会是咱们一厢愿吧?人家林员外同意否?”

    他担心,沈家不仅是不能现下还债,反而还要让林家掏钱,人家岂会甘心?

    陈忠与文箐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林家到时因出钱出力过大,就此占了去,最终与沈家没半点干系。虽然说是小人之心了,可如今在这生意场上,人心多变,不得不防。“陈某以为,大舅爷不妨再拉一家进来。林家又无采矿经验,就是再有钱,他要是没有这个兴致,咱们倒是白高兴一场。”

    他们这边担心来,担心去,终究是不如上门去问询于林员外。林家没想到逃家竟真有这么一笔大财在外,而且还是石炭所在,先时不信。待得沈家出示了地契,这才不再疑。果然先前所料,他并不衷于此。“我家向来只售丝绸,其他并无了解。这,采石炭……”

    他听说,采石炭这事,非简单一事,大体需得行家里手才成。又闻一出事,便是死伤难料,是以产东太愿参与其中。

    陈忠讲此事说与文箐听。文箐也哑然。先时自己还防备人家,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乐意干这行。

    如今,是手里有个宝贝,却用不得;既用不得,便也不是个宝贝。这可如何是好?

    这事,好似也急不来。只是好歹是债务了结了大半,如今剩下来的倒是好说话些的债主。林员外得知沈家有这笔地,心里却是吃下了定心丸,遇得其他债主债,便也替沈家又多说几句好话,甚至于,沈家说五年内还清债务,文箐用两个铺子抵押时,林员外也乐意作保。

    周腾此时却因中暑在家,可因上次手卷一事而欠下沈家一个大人,竟是许可了文箐以周家名义为沈家债务担保。文箐放言,说是沈家五年内若是还不清其他债备,她甘愿以周家两个铺子相抵时,债主问到周腾这处时,他竟是认可了。

    这不得不仅文箐也对周腾又多生了一份好感:人,终归在亲上,还会有所照顾。

    只是,周腾闻得沈家竟有这么一大笔在阳曲,而且还极可能是蕴有石炭时,却是十分心动。可是,他终归是力有所不逮,又怕顾此失彼。经了天的茶楼一事,似乎也知,生意摊得太宽,并不见得是好事。

    他上次的周转不灵,最后还是多亏任弛大力相助,才勉强渡过。

    任弛这人,文箐第一印象是这人虽长得风流倜傥,但其行径实在是有些欺男霸女,可是后来让周德全背后细细一调查,才发现这人倒是好生有本事,虽有些沾花惹草,但强抢民女等大的恶迹倒也无。

    任家与江家走得近,不过是江家放债,而任家将大笔钱托于江家,收得利钱。如此,往来甚是频繁。其后,又因为各种利益攸关,是越发走得近。因周珑一事,任弛眼见好事既成,竟是给央了娘舅,给了江家一贡绸差使。这令江家也越发摆脱了放债的形象,越发象个正经商人了。

    沈于老太夫人,十分喜文箐。她从沈吴氏嘴里得知,这个曾外甥女竟在杭州帮了如此大忙,谋得大笔钱财,甚是高兴。文箐到得沈家,每必陪她一道吃饭不可。

    人越老,似乎子越发象小孩,时不时撒。文箐对这个老太夫人,有几分敬重,便也乐得与之相处。

    于老太夫人,越老也越好奇。诧异地问道:“这牛吃的草,那挤出来的,真个咱们也能喝得?”

    在古人看来,那毕竟是畜牲所产之和,人怎么能与抢牲口之

    这话,让文箐记得一句名言: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乐得笑哈哈地道:“曾外祖母,我看医书上说,这产妇少,不是还有食羊的么?”

    二舅姆沈齐氏在一旁道:“是啊,是啊。我就说,外甥女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博闻强识,比男子更甚。”

    这虽是夸奖之话,可是落在陪着文箐的陈妈耳里,心头却是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