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235 春日兰花宴

    这场赏花宴缘起于文箐送到玄妙观里去的兰花被巡抚哭人见着甚是喜欢道姑坦言此乃左庶子周大人家眷所送。李氏在一旁闻听得此言自是有想法。文箐在归家途中也听说这事便道婶若是巡抚家夫人喜欢咱们再送去一盆便是了口只是这样一来自己还得求着一婶派人去走一趟沈家。李氏满口应承下来。一待回屋却担心送了这家没送那家终是得罪人。昔年家舅周复为官却是王府长史自己为庶子媳妇二姓当家自己出不得头主持各种体面事宜只在一旁打打下手但凡家中有喜事却也未曾请得本地官员人家来。在王府中的喜事自己没有跟去想见识一回也不曾。如今巡扶夫人那边抛下橄榄枝文箐与周珑得了那两位”姐赏识李氏便想着如何巴结连带自家也能与各官员之家有所联系。她这邯寻思着余氏给她出主意三现下便有个好时机。且去巡抚大人那处下个帖子请两位」姐来家中作客一来二往还怕其他官家小姐不知晓。李氏闻言眼一亮却又发愁地道那总得有个名目才是。如今院子里虽有开得此花只满树梨花也太素了沈家节送来的丝花都在各人屋里。此时讨来凑牟数也太少了不顶用。”,余氏小声道咋们家可有四小,姐在呢。李氏惊喜地道你是说沈是的建兰?是以文箐一说去沈家那边找盆y花来李氏欣欣然派了余备了厚礼到得沈家取了十几盆兰花与慧草来。却没有送到各官家宅子里暗中探听得巡抚夫人还在苏州忙备了帖子去请内眷。赵氏那边倒也没推却先时魏氏生辰她未至此时便也应承了下来。李氏这边紧锣密鼓地又给苏树其他几官家发了帖道是赏兰。与此同时与雷氏知会了一声报备于魏氏。长房那边一瞧这样李氏都先斩后奏了也没得法子魏氏说了李氏几句便只好让她与雷氏尽心办好这事。李氏这人虽小器可是在这种大事上倒也不太含糊。此时也舍得花钱晓得郭良最是会打理这此便让他与余二人张罗又暗中打听各家姐与夫人们喜好生怕程氏一人做不来立时去外头请了厨娘来帮忙。待得二月二十六各家内眷上门连魏氏也都拉着枝子来见客。李氏这次办得倒是不张扬唯在一此细节上格外下功大。此时风渐暖阳光甚好墙角那桃花也绽露花域旁边的一棵大梨树正是花开叶初绽之时。只这一景便是桃红梨白两相争艳。后院小湖中又命人围以纱帐不知从哪处购得几梭盆荷有含苞待放的又有刚绽放的但放入湖中一时之间周家这小湖便如到了夏。湖边美人蕉亦是开了一两朵。因晓得巡抚家小姐们重诗书便从书楼中选了好此诗画布于湖边的阁楼上。再将兰花与慧草搁于桌上或几上或架上。建兰此时倒也有开有未开的姿态各异只阁楼门一开香气四溢。李氏倒也精乖这一切办完只让雷氏与吕氏作主角迎客她自己陪侍在侧。于是众人以为都是长房宴请李氏虽觉吃了与却也乐得做这么个人。魏氏倒也没有半句话可说了。待得客至李氏却是将各人喜好都摸清了谁家喜欢虎丘茶谁家喜欢建茶谁家喜欢六安尤其是周赵氏喜欢庐山银峨这此她都与雷氏一一布置妥当。雷氏设宴却是十分精熟此道又有李氏出钱出物这其中各项琐拖细节兄一不妥。

    吕氏在一旁见得此况暗中对比竟是比京城中宴客只好不差。而邦氏与彭氏却是大开眼见。邓氏先还懒懒散散存心想看笑话与丁氏道她也不过村姑能办出什么体面来。”,李氏要取书楼中的画她不同意。可李氏却是根本不到她这边来说而是直接让余去找了周同。恨得邦氏咬牙。笑话没看了到得宴客之际她却给女儿梳洗打扮虽是孝期不能穿红戴绿却一再吩咐文筠莫要丢了脸面。周家的一番布置果真让琼谈与慧儿十分喜欢。琼模私下里同赵氏道周家好大产业这宅子便这般大。雷氏那边这次便让文赏与文箮着意招待琼瑛与慧儿李氏这厢不得不让周珑带了文箐出来陪客又一再交待女儿只在一旁看着且记住哪家”,姐喜欢哪样莫要多言语生出是非来只需说来与自己听。结果琼谈与文赏说得几句话见她落落大方举止有当真正是大家闺秀又同她说及京城的人与事一问一答方才晓得两家早先时候便与好此人都有交集过只恨当年在京城未识此时道是相见恨晚。这厢文赏陪着琼谈而周珑则跟着慧儿赏过桃花与梨花又见识过里少见的荷兰。琼埃好奇地道我见别处的荷塘还只是残梗呢你这处怎的就开了。难不成这是汤泉?”,文员老实地道妹妹真正是慧眼此季节荷花盛开倒非异数实乃是养于汤泉中。如今在宅中得见也不过是是从他处移来。”,其他、姐也惊叹不已又说到了天下汤泉。通判、姐尤喜这个)睡莲文筜暗自记下来说与李氏听。李氏十分高兴地道你总算是长了此记。这回倒是帮了姆妈一个大忙。当下便吩咐余氏道且将那两盆从池中启出立时送了过去。而余氏在一旁便提醒道有花未免单调了此池中锦鲤眼下甚多。李氏得了提醒让人速去逮鱼。

    园中立有秋千架几个姐先还是矜持待得相互怂恿便也个。个都开始轮流晃起秋千来。一时笑声中花开花落意无边。到得阁楼门窗雕工无一不精。琼模似乎很迷这此”细节。文筜很是自矜地道这是我四叔当年请了好多匠人花了一年多才雕出来的呢。内中布置皆是纱幔缠绕四周窗户微开风吹拂漫眼皆飞锦兰花香气袭人着实沁人心脾。登阁一览园中诸景尽收眼底。或树或花或草或山石或池水或拱檐或画堂虽不至精巧伦绝却是胜过民居十倍有余。文箐原以为是周赵氏喜欢兰花哪想到却是琼瑛她更喜欢兰花因交周忱影响颇深竟是个兰花痴。见得周家这多兰花一一赏过后免不得就起了意着意打听起y花出自何人之手。

    文箐本是非常反感李氏背着自己来这一原说送一两盆给巡抚家没想到婶竟将沈家上好建y无一不落地给弄了来不知沈花痴又是如何才能舍得下这此。此时在旁只简单道为一亲戚家所植如今借来充个场面。

    琼贼便道自家也种过兰却未尝有得这般好。不知周家亲戚又是如何养得来。可否有甚窍门。

    文箐忙说自己也只是依葫芦画瓢亲戚家倒有一秘方除却早上搬出见得晨阳以外便是用猪汁和泥蕉熟雨天时置于泥根边。如此料理叶脆花硕葱绿繁茂。或用黄豆浸水发酵至臭浇于花土中上浇一层薄土不仅是兰花便是其他花草亦根深叶茂。

    琼瑛听得连连点头也说了自己养花的几个决窍待方及兰花叶泌来头痛地问文箐怎生料理兰花生虱一事。

    文箐也是从沈领那儿学得此皮毛此时硬着头皮道我也只是听说倒也不曾见过花虱。道是只需取此菜油用攻调和匀前沸扬汤数次于烈中曝晒灌入花壶洒于兰花叶面上拖虱便尽落复葱绿一片。”,

    文筝快嘴快舌地道这此再好皆不及我四姐房中的那盆n节初二那一那花方才开得一朵整个厅中一香气不尽的说淡不淡说浓不浓我四叔赞不绝口。只家中现下哪盆花皆不及。便是伯祖母寿辰那可翼花早开过了没摆出来要不然

    文箐想拦她都没拦住她瞧宝。琼贼听了免不得便看向文箐却是不好意思开口说要赏一下。文箐心下懊恼暗恨文筜太多嘴只得让小亚与雨涵去自家屋里搬过来口

    那可是沈领送熟的第一件辛,如今却公之于众。没人争时不觉得一待这花也被人围观心中难免又不舍起来。

    琼瑛见得这花果然赞叹不已又听得文筜说甚么花开时花色乃为绿中藏白白里含绿不同于其他花色或黄或白色彩单一只此花却是淡雅出尘脱俗去B又有绿亚之名。琼瑛听得恨不能早两月到得周家一赏此花n便问道既是如此不俗可曾画下来过。

    画?文箐一愣想到识周倒是画过一张自己还真是没画过。要是前世定是拍下数张来保存留念。可又一想这花是自己年年可赏得。

    文筜也道花就是四妹屋里要见便是一睁眼便能瞧见的倒不曾画下来。”,

    琼模大道可惜无缘见得却对文鳖之言道是不尽然。兰花又非与人寿命同齐花开几载香消玉殒其迹再无。她小小年纪生于官宦家中恩宠不断却是如此感叹真正是聪慧绝伦。

    她这番感叹完恋恋不舍地直了腰道此花殊色怕是只此一盆,没想到吴中也有此养花能手。”,

    文筝还要多言只被文箐暗中拉住。

    慧儿喜诗书对于画的兴致少一此。闻听得周家竟有个藏书棱内中有近万册书便十分在意起来。对于这此周家人倒也恭认不讳慧儿便心向之。周珑见文赏文箐陪着琼埃自己不得不陪同忙让”月去与大少爷文筵说有女客至且尽还回避。

    只是那却是周叙为文筵请先生考察先生才能却是在那书楼旁边的大书房中进行。”月说老太爷在她不敢前去。只好找了文苛他那厢与守信带了兄弟自去外院了。

    周家藏书楼一下为周同所珍惜却不为他人所知。如今慧儿一进入见得周侧皆书架书上满是书册。经史子集旁门杂学不一而足。每见得一本书必会心里寻思着这书我家有我书我家并丸这书竟是孤本

    一个书痴见得这般多书自是迈不开步来恨不得便成里坐于其中读个够。尤其是见到孤本不免有此失态。你家这此孤本为何也同这此书放置一起。

    周珑道约略都是一类吧且放n起也好搜寻。

    慧儿却道只孤本一册胜过旁边数十卷册。若是另立别架

    周珑笑道如此一来只怕也引贼又笑自己多虑了道这书楼如今也只家中诸人才进得来。

    慧儿一愣不免有此窘迫地道那她方走周珑却拉着她道不过同你说个笑话罢了。四哥要开书院这书楼不就要迎来不少外人如今难得清静呢。”,

    慧儿遗憾地道可惜我家不在吴地今见得这诸多藏书唉

    想借书亦不可能。

    周珑见她真个书虫一个便劝慰道赵、姐不是在苏树要此时么刁只管拿此书去瞧。待看完了再来取便是了。”,

    慧儿眨了一下眼带着期望道只是如此一来便是叨成了贵宅。

    周珑笑道恭迎赵」姐大驾光临欢迎之至。

    二人这边说笑着却听得楼下大书房却也传来一阵清越激辩声。屏息而听

    男女无自相婚姻之礼所以厚别而重廉耻之防也。女子在室惟其父母为之许聘而己无所与。六礼。既备婿亲迎授径母送之门共牢合亮而后为夫妇。苟一礼不备而往则为奔。女未嫁而为人死且守是不待六礼不待父母之命而奔者非礼也。古者婿有一年之丧则使媒致命女氏者不得嗣为兄弟。女未庙见而死则归葬于女子氏之党不未成妇也。未成妇则不系于夫也。不系于夫而可以死且不改适哉

    最后一段为《嫁说》选自明代冯时可编撰的《雨航杂录》n有意思的一段。翻前人笔记常发现有好多在当时说来真正是标新立异乍振耳发聩之言论。这里特引用以飨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