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234 非是鸾言鹤信

    玄妙一行令周家在苏州时扬名。苏州官场上众小姐口中流传了两位周家各有两位小姐学识才华过人其中长史大人家中一位饱读诗书一朝惊鸣于官家小姐面前一位聪颖大胆过人经历坎坷。前者自是指周珑后者则是说文箐。而作为当事人的周珑归家后面对着文箐的疑问便道不过是以前无聊时到得父亲书房里捡了此书看而已。至于赵小姐那个问题也实是凑巧见得宋人笔记罢了。”,文箐疑惑的不是这个而是她瞧得这么多书可家中没有人提及连陈妈都只说小姑姑是个读了点书识家通理的并没有说她读得许多书当然陈妈与周夫人在外多年不可能对家中人时刻关注尤其是周珑这人真个是不声不响的。不仅仅是文箐惊讶李氏与那氏还有长房的女人们都大吃一惊。雷氏本后悔没让文赏去只是后来知晓周珑大出风头后倒也没说甚。魏氏那边却是疑神疑鬼地道她怎么晓得这此的?谁个教她的?”,文箐也在问周珑周珑仍是八风不动地淡淡道幼时十分喜哥哥们可读书大姐便教得我写名字在家中偷偷地听四哥先生给他讲解。后来父亲归家见我习字便也偶尔指点一二。彼时你不过二一岁我见着你还曾教过你句诗呢你顷刻间记得爹便是十分高兴着意教你识字偏你那时顽皮不肯多学一待学向一两句讨了爹高兴转头就是逮猫追狗上树捉鸟。可恼地是你每学一句便是几不忘让爹又气又高兴只道浪费了这么好的记”,说到这里时周珑脸上带着淡淡的羡慕神色。她自己是习得了字便偷偷地从书房里偷书看一本接一本先时不求甚解只图多认此字渐至后来认认真真地看。她记忆力并不差只是缺了没有好老师周复与她也并不亲再加上不是父子关系又是庶女终不能见面便是想问也问不得。好在是周复看过的书都有注解她看得慢看得多了也渐能体会一此。后来婕娘晓得了却是叹气不已先时倒也不管到得文箮那等年纪便加以管束只道女子习得那多书终究不是正途为女子不会家中各项事务如何过子?如此更是偷偷地不敢在人前提及。直到父亲去世周同握了钥匙锁了书楼便没法再去偷书。她有时觉得自己是一颗尘埃或是墙边一棵草无人问津除却婕娘以外家中旁的人都顾着自己谁也没个心神来管顾她们娘俩稍有点儿心思的不过是二哥这一家却也离家上任。大姐?那想必是指周珍了。听说嫁到了北地去了老太爷入土后她亦归家了故与文箐姐弟没见着面。文箐问道那您今怎么在赵小姐她们面前”,

    周珑起道今我发疯了罢。”,她心中难过一想到文筠可以那么说自己自己却要顾忌吃住而不能对她如何又思及今若不是她闹脾气自己又怎会在园中受任弛的戏侮?文箐说的没错靠人终不如靠己。”,平时自己忍耐惯了连小一辈的也不把自己瞧在眼里终究是人弱被人欺。她到得自家屋里却见得婕娘一脸肃穆地瞧着自己进门。她有些小”,心地唤了一声婕娘”,方氏神色没有半点缓和道平里我没少教你忍这么多年你也忍过来了为何今你却是”,女儿进屋前她一肚子话要讲如今真个见了又觉得不忍责备。周珑走过去把头埋在她怀里闷闷地道今是女儿冲动了再不会了。”,

    方氏道有此一遭便已将名声闹将出去了。那此个大家小姐被你比下去了焉能不在背后说东道西。此后你一举一动自有人关注。你还未定亲这可如何是好啊?你这是唉”,其中搬起石头砸自己有脚”,这一句终究是没说出口来。我教你识字不过是想让你学着你二嫂一般后能当好家不因为庶出被夫家看轻。这此年你偷偷枕下”,被子下都压着书我哪会不知?不过是不曾迫你罢了”,周珑只趴在她怀里低声道婕娘我晓得你这是为好。只是这么多年你教我莫装扮姿容莫在刘婕娘面前显山露水莫在爹爹面前同哥哥们争宠我自是省得。只是千忍万忍却只让人觉得我是那软柿子人人都可以来欺负我”,方氏抱紧了她摸了摸她的头道可是又有人说你了?不过是今出一次门罢了后再有闹咱们自是不前去变好了。”,说得几句她自己却是舁始掉泪道是自己不好若不然也不至于生了个女儿却是庶出要瞧人脸色。

    周珑知道自己让婕娘担心了便克制着心里的悲怆起抬了头挤出笑来道没有人说我。今那此官家小姐她们又不曾晓得我不过是她们瞧着文箐小小年纪却夺了她们的头筹看文箐不入眼连带着对咱们一家女子都有此挑剔罢了。可我们也没让那此人占了半点儿便宜。”,

    方氏想到心事仍然难以放心对周珑道且再忍一忍。你上次不是说文箐有心要修那宅子了吗?一待咱们搬了出去我便着人替你寻户好人家想来那时也过了孝期有婕娘为你作主自是不怕”,她一想到如果这婚事若是李氏或邸氏来主持不知又会如何谁晓得将来女儿的夫婿是谁?免不得就心惊跳只盼着搬了出去自己便好替女儿作主。周珑一待婕娘走了只觉浑乏力待小月打好水遣了她离开脱了衫子露出左胳膊上青青的印痕没想到孙家少爷人瘦力气却不弱自己真个被抓伤了。她叹一口气便滑入水中捧了水在脸上好一会儿方才将手放下脸上流倘的也不知是泪还是水。孙豪最终与任弛之间打了一架结束。孙豪鼻青脸肿当然任弛也挂了彩二人打完后骂骂唰唰地尤不心甘。江涛拉住孙豪道孙兄你家起复一事不是还要想找他娘舅吗?如今要求人便是再大的委屈也得吞了怎的就忘了这事?”,孙豪一把推开他道我求谁也不会求他就他娘勇也不过一个阉人还能如何?”,江涛也没好脸色了不过转眼间又露出笑脸语气十分缓和地道今一事孙兄也太急了此。如今任弛那边只需去一查便晓得是周家你又抓了人家到一旁说了一番话这事谁晓得他那厢是不是会拿此作文章?你莫恼我彼时我也就是”,孙豪没了主意要脾气道他待如何?光天化他调戏良家女子说到哪里也没道理我怕他作甚?他要查便查大不了我便先去向周家求亲瞧他还能如何?”,江涛闻言后张大了嘴半天才合上。可是孙豪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办法。可是终归是心里不痛快只觉得很难过,一赌气索就要回家。待离开苏州时方才记起自己还想让庆弟帮忙想让他去瞧瞧表哥的病呢可是如今满脸青紫实是难见人。寻思来寻思去还是小厮出了个主意不若先修书一封。孙豪咬着笔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写。最后什么格式也不管了提笔就刑大字刻完就星夜往家返。只是他这一回去却闹得孙家没个安宁。

    而文箐当天晚上接到他的信后却是吓大跳。大卓内容如下

    庆弟为兄在苏州等了多不见庆弟音信。江兄说为令姐名声计如与你家结亲方有通家之好便无妨。我且回家与父亲商量一二。不后再来。”,要说这人办事有时糊涂他与周珑说过不说与庆弟知结果在信中突然来一句令姐名声计”,。文箐又一眼瞧到结亲”,二字吓得魂飞魄散孙豪这是要做什么?可结亲?他又相中了谁?文箐拿着这信见其内容上下文理不通东一句西一句又惊又吓。要么是自己份败露了不对那他不会叫自己庆弟”,那就是他看中了自己姐妹中哪一人?文箐拨肠刮肚也不知他到底要来提亲提的是谁?想来想去除了文堂便是周珑还有其他人吗?她一想到孙家以前也是过亲这要是再来一遭周家会同意吗?两家不会交恶吧?她拿着这信在屋里走来走去如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去问谁。小月却是一脸喜色进屋来道四小姐你这是怎么啦?”,文箐瞧她一眼待开口又想到与她说及此事实在不合适只得坐下来道你又有什么喜事?”,小月笑道好事呢是一来让我请四小姐过去。”,文箐一听头大心内不安地道一婶?那又能是什么好事?”,小月仍是笑盈盈道二道今巡抚夫人那边很是尽兴。一寻思着便要宴请她们来。”,文箐一边走一边道那这又同我有什么干系?”,。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