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221 姐妹翻脸1

    文箐去给魏氏请安并送上舅姆回的礼。魏氏见是她只黑着一张脸半点儿没瞧那些礼物对着文箐那些礼貌的问候话只回了一句问话你家曾外祖母子可康健些了?”,

    文箐一瞧她脸色心想自己没得罪她。想来是魏氏因为嘉禾的事于是想先发制人。可是嘉禾已被她遣走了文箐作为晚辈又奈何?总不能去质问她。于是越发柔声道蒙伯祖母挂念曾外祖母的伤寒略好此。侄孙女儿瞧得伯祖母气色亦是好了许多前此天离家亦是挂念不已”,

    哦难为箐儿还能想着我我原以为箐儿在沈家乐不思蜀呢。也有小半个月了吧?”,魏氏懒得听她说这此客气话于是话里无不流露挖苦之意。

    周玫带着女儿不比自己在娘勇家住的还久么?文箐心里小小地抗议一声面上却是诚惶诚恐地道是箐儿不孝没能侍候在伯冢母边。箐儿亦想早点儿归家侍疾只是人小体弱又怕给伯祖母这边添了乱”,魏氏眼一瞟她不再说这此有的没的直接挑明了话题道你若是来说那个那丫环的事还是免了。不是伯祖母挑剔那个实在不成器如今你脚伤也好了我替你遣了她击。下回且挑一个好的。”,

    她把文箐要替嘉禾求的话堵得死死的。箐儿不孝原想着让她替箐儿在伯祖母前尽尽孝道的。既是她做得不好惹伯祖母难过了遣了便遣了至于丫环也不用再选了。小姑姑让小月跟着我呢。她说得这番违心话自己都鄙视自己。魏氏小小地哼了一声道你不怪伯祖母替你擅作主张遣了你的人那便好。”,她抬了一下胳膊指了边杭子道你且与我说说在沈家的一此事可有失矩?”,

    文箐只好拣一此话应付着又说此违心话讨好她见眼下也没人在一旁魏氏哼哼叽叽地说难受便也给她揉捏起来。只盼着有人快进来好解了自己的差使。伯祖母崔嬷嬷子还没爽利吗?”,

    她?前此子竟说病到了要请医生来如今你二伯母还要给她端茶送水的哪里能到我跟前来。”,又感叹了句久病前无孝子啦。你伯父们虽好可”,

    这显然是嫌弃儿媳待她有所不周了。

    文箐道伯父们想来是不太方便来侍疾吧。”,有伯母在哪里会好意思让伯父们来端屎端尿的?我方才在院子里瞧到伯母们都在想着法子给伯祖母做好吃的呢。”,魏氏又哼了一声没再说话。文箐也不敢再开口生怕又寻了是非。

    幸好没多久吕氏端了香棒饼子过来可是魏氏一瞧却只得两个极是不满意埋怨道如今一病方知人心。连个香棒饼都吃不着了。

    吕氏陪着小心道母亲儿媳绝没有此意。实是椿芽是发物”,魏氏白她一眼道什么发物不发物连个椿芽竟也成了发物?你哪里来的这个规矩?我怎的从未听说过。我想吃哪样动不动便提这个是发物率个亦是发物难道竟不让我吃?”,

    吕氏心里发苦只道儿媳家乡都道这个是发物。兴许这南北两地的棒芽不一般。”,好不容易这两天把魏氏哄好怎么突然间又这么难侍候了。她心里难过免不得瞧眼文箐。

    文箐在一旁听得也是惊讶不过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插嘴免得惹祸上。魏氏是个食动物并不象沈家老太太是茹素的吃着饼儿便又说十分怀念羊的味道了。你既说羊是温补之物明且做这个来。”,

    二人侍候了魏氏吃完徐妍眼睛红红地过来了文箐虽好奇也不好打听只同她说得两句话赶紧溜了出来。

    吕氏亦出了门小声道嘉禾的事你可莫要再提及。

    如今且哄好了才是。”,

    文箐点了下头问道伯祖母近食量倒是好想来子也好得快此。”,又关心地道了一句小婶婶你也多保重子。”,

    吕氏眼底里露出一丝疲惫大嫂摔了一跤手腕砷了筋嘉禾力气大却又被遣了如今只有自己与二婉轮流侍候实在是累得动弹不得。她冲文箐苦笑一声道可惜崔婆子寒病却是一时半会儿好不。”,

    魏氏受伤郭董氏便被彭氏从二房那边借过来一用。文筐平的糕点便少了文筹也有此失望。文箐归家倒是将赵氏做的蜂窝包子送于他们结果连李氏都十分喜欢道唉呀这点心且让董氏瞧瞧也做了出来。”,

    她说完方才想到分了家郭董氏是要归那氏那边的再有几个月便要分灶吃饭了这此点心可吃不上了。免不得又有此后悔不该将郭董氏分给四弟妹有心想拿程氏换。程氏上次因定旺一事帮了李氏的忙再次求莫要辞了自己李氏便也勉强答应了。

    邸氏打分了家这半个月可活得并不扬眉吐气。因为刘氏压着。天一来刘氏鼻子好了一阵了而韦大管事如今也忙着建立新的帐册呈给流失看。刘氏也看出来了周腾可是在庄子田地上占了好些便宜尤其是文箐姐弟的那些地块。她生气却不是为文简打抱不平而是气周腾这么做了竟没将这份好处分给兄弟周同一份。于是让韦大管家暗里只着意查实帐目希望能为小儿子多争些。周腾最近忙得十分兴奋。一是家分了自己得了大头二是文简那一份还在自己手里捏着一是手里有钱了是属手自己的了便想再寻些田地或者铺子。可是他也有发愁的事那就是定旺他们赖在那里不搬家。这让他恼火可偏偏不能真个儿不顾半点面子撕破脸皮硬赶人就怕真赶人时定旺又出妖蛾子。当时得了那宅子的便也落下来有此后悔开始太着急了还不如当初自己也要钱而将宅子让给四弟且让他头疼去。如今这此说来也是晚了只苦着脸寻思着这事如何解决。李氏恶狠狠地道他偷咱们家财物一事咱们告官去。反正有人证物证的怕他?”,周腾只叹气道大伯说这毕竟是族侄儿总不能真告官让官府逮了他去。后自有人提及当年的事说咱们恩将仇报”,另外也是家丑不外扬。李氏便恨恨地道那不是大伯家的产业他自是说得轻松。这要是大哥或者二哥的宅子你说大伯母会同意?与我说甚么是家丑不可外扬我与定旺哪是一家?给他脸面不要我们何必顾及他脸面”,赌气归赌气至少周叙在家这告官一途便不能行毕竟不能当面驳了他的面子。文箐从魏氏屋里出来碰上了文堂。文萱地邀她去自个屋里坐一坐。李氏正与彭氏说着话彭氏道董氏是弟妹家的下人被我借来用误了弟妹一家的吃食嫂子在这里也向你赔个不是。”,李氏笑道唉呀二嫂你这不是要折弟妹我的寿吗?我来又不是讨要人的实在是见这蜂窝包子好看好又吃便寻思着让董氏学会做了给大伯母尝个鲜表表孝心。二嫂可莫误会我。”,由她嘴里说出的话皆是一切为了魏氏着想。

    彭氏只道多谢她姐意。李氏见文箐进来便道瞧说曹就到。带这包子回来的正主儿便来了。箐儿我说这包子的名也太俗了可有个好听一点儿的?”,文箐见大家一团和气便也乐得陪着笑脸道婶婶你又要让我出丑了。这起名的事儿要轮也轮不上我啊。我起的名只怕还不如这个呢。”,李氏今略好此在彭氏面前也乐意表现得对侄女十分亲厚于是笑道那你说这名字该轮到谁起啊?”,彭氏担心她脚没好利索只赶紧让她坐下来说话。文箐正襟危坐下来却用撤地语敢近乎道婶婶二伯母你们见识过的可比箐儿多多了。箐儿哪好意思在长辈面前卖乖献丑啊。再说了要好听的名自是找读书人啊。咱们家中耳是不老少。”,她这间接捧人的手法倒是逗得彭氏也乐了免不得笑着起去掐文箐嘴角道好啊你个精乖倒是会说话。”,说完却见得李氏却有此不高兴晓得那是因为周腾学识不好。文箐也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方要亡羊补牢修正一下彭氏却替她解了围道唉呀男人们哪个管咱们妇人之间的这此个糕点。箐儿你婶子可是一番好心见你带因这包子还送与大家分享便让你先起个名来。你也莫推脱想到什么样一个名来且说说。”,李氏便也没说什么只小小地挤了个笑来。文箐歪着脑瓜装可道方才五妹说这个跟花一般好看要不咱们便叫荷花包子?芙蓉包子?”,文萱笑道芙蓉包子这个好这个妙这么看来这外面的果然便是那花瓣中间是那花芯”,彭氏也说好李氏也挑不出刺来只道箐儿瞧这名字不是起得很好么刁还非得在婶子面前推脱。”,文箐笑道婶婶我可真不是故意不领的。就是怕自己起的不雅说出来没面子啦再说这名字还是五妹的功劳。”,她这番含嗔带地回答间接地夸了文萱。李氏听着心里十分舒服也笑了起来过一会儿便自行告辞。彭氏却拉着文箐亲地说道箐儿二伯母是真谢谢你有心了那耳环伯母可真是喜欢。只是怎么也不能让破费。”,那厢文萱从里屋捧了钱出来。

    原来前两天她小生文萱将首饰送于了彭氏。彭氏很感动女儿的这片孝心本是十分高兴可是听说这是文箐出的钱免不得就说了文萱两句一直想还了钱于文箐。你与文简年幼二伯母本该好好照顾于你们却是因家中大小事不断无暇顾及以前有疏忽之处莫见怪。只这买首饰的钱你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二伯母断没法让你付的。”,在她看来文箐文简年到分家了却钱不到手里都捏在李氏手上。文箐又哪里有钱?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占侄女这个便宜的。

    文箐自是推拒不收听彭氏讲得一番话后忙说了自己眼下并不缺钱二伯母我才归家婶子可是给我了月例到现在一下子就有了四百贯呢又有过年的红包还有在岳州剩下来的几百贯婶子都让我自己存了。”,又小声道不瞒二伯母与二姐就是上次说到卖药膏一事因为卖得此钱我表姐那边不好意思要与了我。前此时候陈妈也做得一此卖了也给我送了此过来。”,

    彭氏听她说得这此虽不知具体到底有多少可是约略估算竟比自己一年私房不少免不得也有此吃惊。

    一听陈妈也给文箐钱便道箐儿她虽说现在不是咱们家下人了只她送来的钱还是不收的好。”,

    文箐点头道二伯母所说甚是箐儿也是这般想的。今次从舅姆家回来便想着去陈家还钱。阿素是义姐又要去山西我也得去送别一下。”,

    彭氏听她什么事都与自己说得清楚分明大感受用自觉文箐信赖自己。便道你去送一下也好。只是莫多做停留。”,

    文箐说自己就是去看望下不在那里过夜。方才彭氏听说刘氏明要去还个愿想到李氏那边的桥子已经安排出去了于是她体贴地为文箐忙去安排自家的桥子。过一会儿回来她听到文堂在问你明不会也去找嘉禾吧?”,

    文箐叹口气道当我见她干活粪力分了家后怜她也没个去处的一时动了恻隐心多嘴地许诺继续肩她。如今我自是不好意思去亲自找她不过她服侍我也有一个月了我那急着赶去舅姆家倒是忘了给她工钱了。思来想去总得要为她寻一门活计才是。要不然也有此过意不去。”,

    彭氏听得有此愧疚地道箐儿二伯母我当没料到那般如今连带你没个丫环了”,

    文箐宽慰她道二伯母你莫这般说。方才大伯母也自责倒是让箐儿好不安。嘉禾必定也是没做好才没讨伯祖母的欢喜。再说她也不过是一个下人我且为她寻个门路打发了便是。”,

    彭氏一想到嘉禾那样貌只怕能雇她的也极少另外她也发愁魏氏起不来自己还得去寻一个力气大的婆子来侍候。

    文箐却谨慎地道二伯母方才我去给大伯母请安只瞧见大伯母与大姐好似都哭了然后大表姐方才在伯祖母屋里说急着要归家。这是怎么啦广

    彭氏叹口气。这事儿哪里能与小辈说的?就是大嫂也只与自己提及一两句她到现在也还没弄明白其中的原委于是只道不知。

    文萱一听徐妍她们竟是要归家立时面露喜色道真的?”,她想说回去了倒好”,可是被母亲一盯便收住了话。

    文箐既不收下钱来文萱也不好独占那此首饰便将其他的首饰拿出来让文箐自己也挑一样要不然其他的文箐全拿走。

    人不经说瓦

    徐妍两姐妹却是来向二舅姆辞行来了。眼尖地看到桌上的首饰。徐美十分好打扮但凡她看入眼的便想方设法要谋到手。免不得就问这是打哪个铺子买来的?

    文萱支支吾吾地不得不如实地说了。徐眼前一亮徐妍却是狠狠地瞪了妹妹一眼好似要吃了她一般。文箐在一旁看得也是一愣。

    要说起来这两姐妹长得是不差为姐的徐妍温婉一此开始不熟识时便以为徐妍不说话,只待一了解后才方晓得两姐妹都是极会说话的。相对而言徐俏一此略微活泼一点儿后来才晓得她并不是怕生只是要端此架子。两人都有此傲有此并不太把其他表姐妹高看两眼。

    徐原想把首饰往自己头上插两下试一下结果今次倒是收敛了只与舅姆说得几句话便出来了。

    一待出来无人时徐妍便拉下脸来对徐讥笑道怎么?方才看直眼了?不过那么一点子钱的首饰你也当今宝?”,

    只姐妹二人时徐也不服她并不拿她当姐姐激烈地回驳道你莫拿我撤气”,

    徐妍恨声道都怨你要不是你那两次抢在我前头出现怎么会有这事儿?如今让我怎么做人?你知不知廉耻?”,

    徐亦回瞪着她又不是我纯心想抢你的他喜欢我我能如何?有本事你现在嫁过去管住了他”,说完一跺脚气恨恨地走

    徐妍被气得直掉泪在原地呆怔着。

    今天仍是加更五千多字一章希望订阅能有所提高。

    打从中秋节起一个月里竟然没有超过三个新订阅的读者看来自己在毗章祭月的那句话太灵了哪怕是多一个读者也好啊”,。

    每次上传或修改时见到订阅数都脸红无处搁放。所以掩面寻一角落独自黯然。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