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167 沈颛送花

    文箐回到文箮屋里,这才不到半个时辰的光景,没想到她们竟已得了消息,除了文筼不露声色,其他几个都含着笑看着文箐,似要从她脸上看出花来一般。

    文箐心里才痛哭呢,三座大山压头上——

    先是陈妈夫妻的名声问题至关重要,不能拖下去了;

    而孙豪的大礼烫手异常,时(日rì)一久总会暴露出来自己藏有“不义”“私财”;

    还得加上这婚约之事。在其他人看起来不错的婚事,只她一个人却是觉得头痛不已,如何欢乐得起来?只可怜自己先时在归州还有阿素陪着说心里话,彼时自己打趣她,谈她未来夫婿的事,没想到平空出来一个祈五郎,匆匆嫁人,那可真是干净利落。而自己的婚事,悬在那里,慢慢熬着,也不知到了哪时,会熬出什么结果来,还不如快刀一下。今(日rì),说心事的人皆不在(身shēn)边,只余了一干小女孩在眼前,看着自己吃吃地笑着,说着乱七八糟的话。

    文笒笑道:“四妹,沈家大表哥长得很是好看,去岁时,我们听外头有婆子说同姆妈说起来,甚么丰神俊秀,眉目传神的……唉,反正词多了。”

    文筠在一旁喜滋滋地道大表哥着实俊俏,比家里各位哥哥还要好看,最后还来一句:“五姐姐还想偷偷地去瞧呢,不过伯祖父那谁也不敢去……”然后又无奈地叹口气。

    文筜本来也在凑(热rè)闹起哄,此时听得别人不停地夸赞,心道四姐人人夸,自己还可以接受,怎么又来一个男的,也得人人都说好的?而且六妹竟然在四姐面前揭发自己的意图,恼怒起来:“莫只说我一个,三姐不也想去吗?你们都说如何如何好,又不曾亲眼见过,不过是听说罢了。”埋怨完六妹,然后又求证一般地问道,“四姐,你方才见得,大表哥可是真俊秀吗?”

    这话,连文箮听得都脸红,瞧见四妹进屋后垂头不语,并没有那种见了娘舅家的欢快模样,便误以四妹害羞了,忙阻止道:“五妹!”

    文筠那边犹自反驳五姐道:“我怎么没见过。大表哥家去年有个亲戚没了,彼时我正在外祖母家做寿呢。归家时,我爹路过那儿,便带了我与弟弟一起去了沈家,就见着大表哥了。”

    文筜认为这好事怎么就被她给撞到了,只肆意为难起来:“见着又如何?不过是远远瞧一眼罢了。”

    “哼,我就晓得你不服气。我爹常去四姐姐的舅舅那儿,晓得颛表哥还有很多事呢。我爹书案上那盆兰花,就是颛表哥送的,外面都买不到呢,他养的兰花特别好看……”文筠亦是容不得别人轻看的,立时便要例证自己晓得最多,好似如此,便荣耀加(身shēn)。

    小孩子就是这般,凡自己比别人多晓得一点,便沾沾自喜,文筠亦如此。

    而文筜则是那个总被人当作甚么都不懂的,于是时常憋屈,时常发难,又时常总被人打击的小强式的人物。此时,她见妹妹哼自己,亦回哼道:“哼,你得意甚么?那是四姐的大表哥,是四姐要嫁的人,又不是你亲表哥,亦不是你要嫁的……”

    这话说得十分过份,文筠生气了,小胖脸气得嘟嘟的更圆,粗粗的手指头伸出来也不知是冻肿的还是胖的缘故,总之,大有要争执下去的劲头。

    文筼文箮也怕再生风波,忙劝了二人。

    文箐没料到一个小小的男孩沈颛,虽然在自己眼里也确实是好看,想来(日rì)后不比电影学院里的帅哥差,只是现今那小模样还没长开呢,她们倒是“追星”起来,明代男人的色相也真重要——闺房里女人评,连考取功名中个进士排名也要在朝堂上被人品评。唉,男人长得不好看,连功品都捞不上,白辛苦一场;可要是男人长得好看了,也是麻烦,瞧这些小女孩,便开始闹上了。

    文箐被她们吵得头痛,小孩子只关心这些简单的事,不过她倒是晓得了沈颛两件事了——

    一是棋痴,这是打沈华庭表哥那儿听来的,原来他下棋还是大哥教的。只瞧今(日rì)大舅沈贞吉能让沈颛去陪周叙下棋,这便足见棋艺肯定是有的。要说下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