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164 应城伯可不是好人

    二房的人离京有好些年了,如今提起应城伯来,只是觉得门第过高,早年在京时,从来没有与之打过交道,而文箐竟然认识应城伯家的人,并且由之照顾护送一事,二房李氏与邓氏以及太姨娘们自是吃惊。

    可应城伯被削爵入狱的事,满朝皆知,北京城甚至是南直隶都是传得沸沸扬扬,李氏与邓氏她们在后院亦有所耳闻。只是周家去岁变故甚多,无人去管这些罢了。

    而长房除了周赓一家在苏州外,其他诸人在北京,却是好多年前就与应城伯打过交道,耳闻不少应城伯府家的一些人与事。

    故而,听得文箐提及孙杰大名时,各人神却是诸多变化,但大多数人都一潜台词是:怎么会是孙家的人?!

    甚至连默不作声的文筼亦是惊讶失态,道:“怎的竟是他?!”一语出,忙捂了嘴,脸红低头。

    魏氏得了雷氏肯定后,面上神十分不屑,之后一反先时的感激状,质疑道:“箐儿未听错?果真是应城伯家的人?不会是别家孙姓人氏?”

    文箐文箐心想这应城伯是个具体爵名,世袭的,总不会有两家都叫应城伯吧?她如实道:“他彼时记不得先前的事,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记不得了。只是到得富阳,巧遇他娘舅家的表兄,方才知晓自个儿份。我听得他道,是凤阳的应城伯。还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