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163 长房持家之“道”

    今有事,更新晚了。实在是对不起。

    二太姨娘刘氏由着邓氏与一个婆子扶着,再有文筠跟在一侧,脸上带了些笑,说话声音低低的,这时亦见得文箐她们走拢过来,便对李氏道:“后啊,这院里下雪,莫要让婆子闲着,这该打扫的就需打扫干净,那些草垫子,也莫要等到雪停了才去找来。象这等子事,早该在下雪前就备妥了。如今你既掌着这一大家子,唉……”最后一声叹气,大为失望之意。

    李氏有些恼恨地看一眼邓氏,若说未雨绸缪,二人都有份,都不曾关照好下人,没留意男人们穿的鞋。不过她现下理家,自是回不得嘴,只恭敬地道一声:“是,媳妇晓得了。下次自是会提前铺好。”

    文箐听得糊涂,也插不得嘴儿。只觉得二太姨娘说话时,鼻子塞得厉害,加上苏州话,自己差点儿听不太分明。看来,二太姨娘这伤寒颇重啊,今并未见好啊。

    二太姨娘指着洒扫婆子训道:“你们也是!落雪了不出屋门,难道不晓得要把檐前都清扫干净吗?且罚你们二人一个月工钱。”

    其实,那大半夜里,谁个会在扫地啊?又没发疯。婆子也不多辩解,是态度极好地认错,听得只罚一个月工钱,便松了口气。

    文箐这次听明白了,原来是迁怒呢,小儿子摔伤了腿,总得找个替罪羊。

    李氏靠近邓氏,轻声说了一句:“四弟妹,四弟下次出门时,可是最好同我说一声,我也好让人清道,不是?”

    邓氏气得咬牙,瞠目而视,却不能当着姨娘面发作,只忍得她一暗伤。

    这条路上,雪早就扫清了,又铺了锯木屑儿,文筹要拉了文简跑去前面找大哥他们玩,却被二太姨娘喝止:“筹儿,跑不得也……慢慢走,莫要摔了跤儿……”

    文筹一见得文简,浑然忘了昨挨的训以及今早姆妈的嘱咐,只转顽皮地耍了一个鬼脸,冲二太姨娘刘氏道:“太姨娘,是你们行得慢了,我同简弟可是走得稳呢。摔不着……”一边说,还一边做出要摔倒的样子。只看得邓氏心跟着忽快忽慢的,骂道:“你再不听话,让你爹再打好好敲打你!”

    文筹听得这话,再不敢顽皮了,蔫了下来,暗里伸手给文简看自己手掌的伤。文简小小的心里,便记下了一桩事:时常笑得很可亲的四叔,亦是会打人的。

    长房两个伯母及伯祖母周魏氏,亦未料到,文箐居然带了礼物过来。

    二太姨娘刘氏给周魏氏行了礼时,周魏氏瞟她一眼,道:“不是说你子不适么?”不等二太姨娘回话,便对着下人道,“你们也没个眼力见的,二姨娘这是带着病呢,快给看座。”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