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147不安宁1

    文箐刚问完,文筠已急着说出答案来:“他家贪没你家的钱财呢你还要……”

    文筜在一旁也点头,有些气愤地叫道:“就是他们家是贼呢”

    她俩话未完,文箐却大声质疑道:“贪没?不可能陈妈一家绝不会干这种事。你这是打哪里听来的谣言?怎么竟有人无端造出这等污人品行的事来”

    周邓氏早就没了笑容,脸色很不好看,盯着文箐。

    文筜见自己被四姐姐再次否了,自然不乐意,便道:“才不是谣言。我听姆妈说,那婆子当着伯祖母面都承认了的。伯祖母才发话……”

    “筜儿”文筜被四婶叫一声,立马不再吭声了。

    文箐一脸疑惑地看着周邓氏,十分急促地问道:“四婶,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甚么都不晓得。说陈嫂作贼,绝不可能我母亲与姨娘都信得过她,要是让她将命给我,她一家子都不会眨眼的。又怎么可能作贼?”

    周邓氏看着她一个问接一个问,那般肯定下人无错,甚么“无端造出这等污人口行的事”的话,这可实在是对自己对这个家亦是无理之极。皱眉冷冷地道:“我哪里晓得,只她自己都承认了,若是她家未贪没,又怎会当着一众人的面承认?难道我们周家还能冤枉她不成”

    “陈妈侍候我母亲几十年,怎会做这等事来?实在是说不通啊……这事,我没见到陈妈亲口对我说,我还是不能相信……”文箐感觉她语气一反先时的络,很是冷淡,听在她耳里,便似冰一般地寒。再看一下边的人,个个都认定了陈管事一家是贼,贪没了周家的钱财。这,让她很无力。她是十分不相信这件事的——若连陈嫂都背叛周家,做了背信弃义之事,又还有谁可相信?

    她颓然地坐下来,却亦恨不得现在就找了陈妈问个究竟。

    “箐儿,我瞧你是太冲动了,竟说这等胡话来……你这话,要是传到家里其他人耳里还了得?岂不是家里所有人不信任么?快莫要再提她了,四婶这是为你好。”周邓氏被她质疑,心里不豫,但终念她年小,不过比文筠大两三岁,故而也就不好当场撂下便走,只好出言再相劝。

    文箐听得她这句,心里一惊。可她心里的疑问没有得到很好解答,终是提起放不下,便紧锁眉低头瞧脚下青砖地面,恨不得盯出个陈嫂来。

    抬箱笼的婆子一会儿进来一下,每次抬一个箱笼,于是,门亦跟着关一下,开一下的,寒风便肆无忌惮地吹进来,很是冻人。

    两个婆子很费劲地一边抬着箱笼,一边问道:“四小姐,这最最后一个了,你瞧瞧,可还有遗漏的?”周邓氏闻言,这才想到搬行礼的事,数了一数,四个

    文筜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讶然道:“四姐姐,你从哪里带来的这么多物事?”

    文筠嫌五姐太笨了,道:“四姐不是在杭州舅姆家吧,肯定是她舅姆送的啦……”

    周邓氏收了微微流露出的惊讶,缓缓道:“箐儿,这是你沈家舅姆送你的?怎么送这多衣物?你这正在长子呢,过一年半载的,还不就穿不得了。”

    文箐只挂记陈妈一家子,哪里还有没心思顾这些,既然她同四叔一样误会为全部沈家送的,便也懒得多解释了。“也只一箱衣物。”

    周邓氏却是有些疑惑地看向这箱子:那其他箱里又是什么?真是沈家赏的?她是越想,越觉得蹊跷。

    文箐见婆子仍在寻思放哪处,便只好振作精神,站起来,看一眼箱子,道:“没错,就这几个。”又指着其中的一个箱子道“这个且放在这边无碍行走的地方便可,那三个且搬到我寝间去。”

    周邓氏对小西道:“小西,莫要站着,你也过去帮把手。”

    文箐见小西她们要帮,突然想着一件事来,便道:“等等,那三箱中有一个轻一些的,定是衣物,还是留在外间吧,还有今天车上的被褥,莫要放到卧房去,我实在是担心在船上又沾了虱子蚤子,莫要带到家里来了……”

    文筠听得虱子,惊呼一声,忙捂了嘴,又不好意思地放下来,道:“那个,上好痒的。”却被旁边姆妈狠瞪一眼,责道:“你四姐是洁,才这般说的,哪像你”文筠低下头去。

    文筜当时亦是与文筠同时开口,却是更直接,叫道:“四姐,你上闹虱子了?我听说,那可是下人或贫户家不干净才……”

    雨涵本来也要去帮忙,此时听得小姐这话,忙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衣服的后腰,文筜恼道:“你拉我作甚?”

    雨涵满脸通红,手足无措,低声叫一句:“五小姐……”

    周邓氏似有些歉意地对文箐道:“都是婶子的过错,没教好她们。只你两个妹妹还小,不会说话,你作姐姐的多担待些,后多指点她们。尤其是文筠,平里仗着太姨娘宠,怎么教她,都不往耳朵里去,如今你来了,这一下子就让她晓得高下了……”

    文箐挤出个笑来,道:“四婶太见外了。两个妹妹都是无心之语,我怎么会生气?再说,她们也是关心我,我领会得。”

    文筜与文筠这才晓得自己刚才那些言行,便是嫌弃姐姐上污秽,一时都脸红,纷纷认错道歉。

    周邓氏又对小西与雨涵道:“你们晚间便替四小姐将这些衣物被褥取走洗净了……”

    文箐却补上一句:“还请厨房多备些水,要是有药,我同弟弟再好好泡了药,万一有虱子,这般上方才能除尽。”

    周邓氏恨不得现在就抽而走,心里暗叹一口气,还是三嫂会办事。

    雨涵与小西便去抱箱子上放的被褥,略瞧了两眼箱子,却是瞧不出来内里到底何物,又见得四小姐竟然拐着脚去里间取出个钱袋来,婆子每人皆是六文钱,她们二人亦得六文。

    文箐边发赏钱,边道:“过年了,这几文钱,大家且拿了去买包茶点。”

    周邓氏见她这般料理,仿佛便又见着一个二嫂来。待婆子走后,体贴地道:“你才归家又哪里有钱,沈家送你的,莫要全花了出去。平里过节,给他们的赏钱,自会公中出来。”

    文箐闻言一呆,能让公中出最好不过,只是她自己的钱,怎么花便怎么花,可不想被人掣肘,立时作无措状辩解道:“啊,多谢四婶提醒,下次定不会了。我不晓得家中规矩……这个,这个,只因归家匆忙,一路急赶,未尝买下甚物事,拿不出象样的打赏来,又怕下人以后敷洐……”

    周邓氏便不说话了。

    文筜却在一旁鼓噪道:“四姐,你给他们这么多赏钱作甚?平时要真是高兴了,赏一两文便是了。”

    文箐笑道:“多谢五妹提醒,只是给出去了,也不好收回来了。后我再不多赏。”

    文筠觉得文筜是妹妹,却偏在四姐姐面前指手划脚,有些打抱不平地道:“也不多啊。我爹每次差不多也是这般啊。就你,小气得……”

    周邓氏喝止自家女儿。文筠噘着嘴,小声嘀咕道:“本来就是……”见得姆妈很严厉的眼神,且脸上真有几分不悦,忙闭了嘴。

    文筜十分不高兴地看着六妹文筠,可是四婶在面前,却不也敢多挖对方的丑事。文筠却是绪来得快,去也亦是格外的快,此时却拉了旁边文箧的手,道便拉了文箐道:“四姐姐,你且同我再说说遇到真无赖,之后又如何了?”

    文箐顾不上接话,因为一个哈欠早先便要打出来,只是忍了很久,如今实在憋不住了,便侧过去半遮了嘴。

    周邓氏见状,便道:“你四姐累了,且让你四姐姐好生歇息,再有几刻钟,要吃夜饭呢。”

    文箐忙说不要紧。可还没开讲,却听得文笈叫屈:“四婶,筹弟打我我脑壳都撞痛了……”

    周邓氏立马过去拉了儿子,扬手作势挥了一下,落在儿子头上,骂道:“我打你个不知兄友弟恭的好好的,你打哥哥作甚?”

    文筹抱着头,辩白:“他该打他竟然骂我是胖猪,我爹亦是。”

    周邓氏咬了下牙,变了脸色,开口时又放轻了些音量,对文笈道:“笈儿,你骂弟弟不要紧,可四叔毕竟是你长辈,我晓得你不是目无尊长,可也不能口不择言,语出不敬……”

    文笈没想到告状不成,反而挨训,委屈地道:“四婶,我没骂四叔。不信,您问简弟。”见到文简在隔间的门口处,三步并作两步跨了过去,揪起文简的领子,道:“你说,我是不是没骂四叔?”

    文简被他这么一揪,脖子卡在衣领处,气喘不顺,脸色发红,道:“我……我不……晓得……”

    文笈气得恼恨地一下子推开他,也没想到自己用力过甚,把文简推倒在地上了,只指着文筹与文简道:“你,你们两个,合伙来污蔑我,我不同你们玩了……”跨出门的时候,扭头,对妹妹文筜道:“走,咱们在这作甚?平白受他们欺负……”

    文筜有些犹豫,她想听四姐讲后来的遭遇。只听她哥怨道:“好,你也这般了。我回屋去再不理你们了……”

    文筜便起,跟着哥哥后面走了,雨涵也立时跟了上去。

    屋外天色越来越暗,屋内光线更暗,再过得几刻,只能点灯了。

    文筠看向姆妈,担心地道:“五姐是告状精,三婶那里……”

    没人帮陈妈,她如何才能进来?

    文笈与文筹小打一架,两个妯娌会如何对待?

    箱子又会引发什么事?

    敬请关注后续各章。。。。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