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98 主仆风波-训婢

    文箐过去要关房门,对着华嫣道:“嫣姐,你是何时缠的脚?”

    华嫣对此记忆犹新,道:“六岁上的那年。”说完,惊觉受伤的脚露在外头,凉得厉害,便要裹脚。见得表妹一脸凝重悲伤表,便道:“莫要怕。其实也不怎么痛。过些天习惯就好了。你要是缠了,我来教你一些裹脚巾的缠法。”

    文箐极不自然地同她道一声谢,抱了弟弟,坐到沿上,“多谢表姐。我再瞧一眼你那脚,伤得厉害不?家里可备有跌打药油类的物事?”

    华嫣见表妹极不放心,自己此时倒是不认为伤太重,免得对方更难受,便又将缠了几圈的裹脚布解开来,准备去缠另一只好脚。

    哪里想到,文简见得白白嫩嫩的小脚儿,想着了姨娘的小脚,一时便起了意,手便摸了上去。

    华嫣一个激灵,脚就噌地缩了回去,脸上涨红。稍后,发觉自己失态,表弟不过是五六岁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自己昨晚还同他们同榻而卧呢。只是这回也不好意思伸出来缠上了,只别扭地让表妹察看另一只伤脚。

    文箐暗骂了一声,弟弟冒失,心想难不成打小便是色鬼一个?转念,又觉得自己也真是到了古代,都变得这般防范了,不过是小孩子好奇罢了。

    要说小脚儿,沈吴氏说得没错,徐姨娘的那小脚真个是玲珑小玉一般,极白又有感且精致,从观赏角来看,文箐也不得不认为一个“妙”字。华嫣的脚自是比不得徐姨娘,只是因为打小缠上的,倒也真是漂亮,秀气得可,尤其是年少青,故而那只没受伤的脚,让人感觉肌肤格外润洁光亮。

    她以前也崴过脚,仔细替华嫣看了以后,又按得她伤处,问她哪地方痛。后来终于大致判定为扭着筋了,稍微严重一些,肿得厉害罢了。好在没伤着脚踝,不幸中的大幸。若是脚踝伤了一次,下回亦是容易再度扭伤。

    铃铛提了水过来,却是再度感激小姐,适才替自己在面前求。一边说,一边哭道:“小姐,你长得这般美,我真以为你被那什么狐仙类的掠了去……这才去唤了来的……”

    华嫣暗恨她笨嘴拙舌的,心里想甚么非得这般说出来,自己听得又羞又恼,训道:“姆妈都说了,这年节莫要说这等话,你怎的还这般多话来……我看你便是听多了你那陶真妹子胡编出来的故事,哪里来的那么多狐仙与怪事的你怎的竟往不好里想我……你自个儿觉得受了吓,找我姆妈之前,怎么不想着她更会受吓?你行事以后多长个脑子,莫再大惊小怪的”

    铃铛委屈地嘀咕道:“我,我没想到会这般,只是吓得不成,才想到请来帮着想法子。这也是想着小姐怎么会好好的不见了,一时急了才……先头几年,小姐不是讲得那个新娘坐轿里,大风吹完,其他人发现没了……”

    华嫣听得,直皱眉头,也有些心烦,见她提以前的故事来开脱,还道是自己讲的,毕竟年少,也不过十二岁,自觉下不来台,故而嘴上也没好气,失了往常沉稳,不顾措辞,怒道:“哦,我说的?那是狂风大作,昨夜里哪来大风?你莫要听得一个故事,便脑子里尽想这些没影儿的事。万一我家人吓出个好歹来,你能如何?后你再要这般,我也懒得帮你遮掩与求。你且等着吧,今这事我与姆妈不说,自有那阿惠哪天便会说与你姆妈听,瞧她是不是大棒子挥过来,我到时才不去拉扯,你也莫要受了痛再到我面前哭。依我看,且得让你再大痛一回,有了教训,才能晓得厉害。”

    文箐见华嫣板着一副小大人面孔,训起话来还真象那么回事。又因为不懂她们家里先前的事,这时也不好插嘴。听到中间一段,原来是铃铛听多了鬼怪狐独的故事,也难怪一早见得屋里小姐不见便大惊小怪起来,疑神疑鬼的,也怨不得她愚昧。虽是忠心为主,急之下,便没个主张,倒也可以见谅。只是确实是如表姐所言,铃铛这般冒失的子,早晚会闯出大祸来。如若惊的不是沈吴氏,而是沈老太太的话,吓出个病来,不说其他人,只铃铛这一桩,便消遣不了。

    铃铛这下子便急了,晓得个中厉害,自己姆妈打起人来,那是烧火钳子抡起来便不管不顾的,急急跪在地上,磕头请罪。只是奈何她言语表达有误,认错却没认在本质上,反而让人觉得她避重就轻,这下子倒是火上浇油了。

    华嫣怒其不争,多少次了她说改却仍是歇得三天又会犯些错来,在自己表妹面前这般行为便觉得有些丢了面子——居然调教出来的丫头如此不济事。故而,仍是冷着脸孔,挑她痛处威胁道:“你莫要在我面前这般可怜样,我也不是怪你今早这一桩,你想想,到我边来,毛毛躁躁的丢三拉四不说,只是这般没带脑子的事,出了多少次了?一个巴掌可数得过来?你再要这般,我边容不得你,楫儿弟弟那边更是容不得你,你且想好了,是不是眼下就着急嫁人了?”

    铃铛闻言“嫁人”,脸色惨白,便道自己定改,小姐万万莫要将今这事说与姆妈听,否则到时真给她嫁了人,反倒不如死了好……

    她这边越说越快,华嫣听得实在别扭,也是心堵得厉害,本来就脚疼隐忍不发,只道:“你莫要吓我,动不动便说死啊死的,难不成你犯了错倒是我的不对?”

    铃铛见小姐越发生气,便没了主张,不知该如何表达才好,越是着急,越是表达不妥,那些话在华嫣听来,自是一派胡言,无理得很。仓惶之下,她更是赌誓,见小姐仍是不信,便突然起奔向柜子,拿起了剪刀……

    她这动作太突兀了,吓得华嫣与文箐都心里直打哆嗦,以为她要寻短见。

    华嫣本在上躺着,这时便要起,只是脚下疼痛得厉害,唤一声“哎哟”,又跌坐在上,本来不是个胆大的,这会子,腿吓软了。

    文箐惊得亦站起来,把弟弟往旁边一拉,也没管力道大小,是否弄痛了弟弟,只叫道:“铃铛姐,那剪刀可是利器,快快放下有话需得好好说才是,莫要着急。你若在你们家小姐面前寻死闹活,岂不是更为难你们小姐?今不过是小事而已,莫要闹出人命来”

    铃铛流着泪,持了剪子,奔着左手小指头便要剪,道:“小姐,我晓得我屡犯给您添了麻烦,这一回,我便是要长个大记,我只剪个小指,盟个誓,我再不改,后便同这指头一般……”说完,又哭,只是剪刀也没剪下去。

    文箐吓得本来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趁她抹眼泪的时候,抢了剪刀,打开屉子,放了进去。

    只是文简一见姐姐奔剪刀而去,生怕伤着姐姐了,吓得便小声哭起来。

    文箐顾不得这些,为避免激发矛盾,只缓言劝道:“铃铛姐,你要是立誓改掉毛躁的子,也不是这般要见血的。你闹出血来,只怕年节下不吉利,再说,如今家里还要你忙上忙下,你要生了病,可就不好了……”说完,见她已没了先前自残的念头,又忙着哄弟弟莫要哭。

    华嫣气得嘴上都打哆嗦,道:“你……你竟这般……你……”又气又吓,竟是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眼里也掉泪。

    文箐见了,也怕她气出个好歹来,忙冲铃铛大声道:“铃铛姐,你不是说要好生服侍你们家小姐么?你且瞧瞧表姐,都说不出话来了,快快取杯水来,快啊”

    铃铛先时拿剪刀要自残,也不过一时头脑发冲动下的行为,此时见小姐这般,亦是吓坏了,急急去倒水。

    华嫣开始仍不想接她递过去的水,可一见对方脸上满面是泪,眼睛实是无助得很,心里便也是一软,脸色亦缓和了些。接了水,放在头几上,也不喝,待自己顺了气,想想铃铛子这般烈,直叹气。

    抬头,见她仍是发傻,便也没先前的怒气,道:“你啊,我不过是说你办事毛躁需得改了,一言不合,你竟拿剪刀自残这要传出去,岂不是说我竟要死人早上那事,我还都揽到我自个儿上,姆妈才没说要惩罚你。瞧我这好人做得,真正是大错。你不领不改过也罢了,现在又给我闹这一出,真是会给我脸色看了。今这事我且替你瞒过,你表小姐亦不会张扬。指头你自个儿留着,你谨记了,你适才是发过誓了,我也不再提这事。后你再犯事,莫要来求我替你去说。”本还想训她几句,最后心又软了,真正是板子重重提起,轻轻放下。

    铃铛脸色惨白,眼泪直流,又得了小姐一句“莫要再哭了”,只赶紧擦干了,心里惶恐不安。

    文箐见状,暗悔自己此时在这里,要不然表姐也不会觉得下不了台,她们主仆二人之间也闹不成这样。这时见表姐放过铃铛,便也在一旁安慰了几句。

    打发走铃铛,华嫣打了泪,对着表妹,一脸无奈状,道:“今让箐妹也跟着受吓了,简弟都给吓哭了。适才你去抢剪刀,吓死我了,可有伤着?”

    文箐伸出手来给她看:“没伤着呢,嫣姐莫要这般客气。其实,说起来,源头在我这。我昨夜要不做恶梦,表姐便不用过去陪我,也就不会有铃铛姐的事,更不会让嫣姐受伤……”

    华嫣生怕表妹因此生隙,忙道:“箐妹,莫要这般说。作梦能由得了自己的么?那要是这般,人人都可以只做好梦了,每都能笑口常开的。”

    文箐知道自己这是忧丝过重,毕竟自己杀过人了,难以放下。想当初六神无主,茫然不知所措,到现在踉踉跄跄走得每一步,其实也是夜难安,生怕自己会崩溃了。边是没人能明白杀人后的感受的——永不得开脱释放那种压抑。此时,听得表姐担心,便勉强挤出笑来:“那好,后我定只做好梦,每天高高兴兴地陪着嫣姐。”

    华嫣努力想冲淡适才的气氛,这时亦强颜作笑道:“这才好,要不然我总认为我帮不上表妹的忙,也心里难安。如今你既答应我说往开里想,我可是记在心里的。”

    说归说,可是她终究年小存不下事儿,过得一会儿又叹气,想着铃铛的事儿,自己也没个商量的,还是只能同表妹说得一两句。寻思着自己今处事,反省起来:“今,箐妹是不是觉得我这人不好相处?是不是我待铃铛有些过了,无事挑事?先时确实在气头上,如今冷静下来,我也是冲动了,气愤一来,专挑她的痛处说的。”

    文箐想到铃铛被小姐说到“嫁人”脸色立马就死白的,可能这就是她痛处吧。不太明白内里缘由,故而只能向着表姐道:“嫣姐与人为善,又喜自省,你这般待她,处处替她着想,她犯错了你在舅姆面前求,自是好的。再说,她做得不当,言行有失规矩,犯了错,你教训她也是应当的。只是她那子既让表姐头痛,为何不索差了去。”

    华嫣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你不晓得,她也是可怜得紧。当她家极穷,差点儿卖儿卖女的。她又是长女,自然是首当其冲。幸而那时遇得我爹,给了他们家钱财,打发了债务。可是毕竟要讨生活,没有钱来,她姆妈便要让她嫁人,那时她也不过十二岁,听说对方家里也不过是有两亩地,能出得一百贯钞,只是人却是个瘸子,脾气特别不好,常打人。她路上遇得过一次,自是吓得不成,便死也不嫁,却又没有出路。求到我爹面前,晓得她家会做素菜,然后她爹娘带了一家人,便到了我们家。去年家里遇事,祖母彻底只吃素了,姆妈便作主留下他们一家子跟了过来。如今,想差了她出去,她爹娘在我家做活,吃住自在我家,别的没有容之处,她能到哪里去?除了嫁人。只是自此,她一听嫁人,倒是成了心病,我也极少在她面前提这事,就是怕伤着她了。今没想到,我竟也提了,唉……”

    文箐已见识过章三家的惨状,故而已晓得贫户人家过的什么子。这么说来,铃铛家幸而是遇到三舅了,要不然,只怕也是挣扎在三餐不继的状态里。“既是三舅行的善事,她们一家自是该感恩了。再说,你这般为她好,一待她转过弯来,必也会懂得。”

    前于明代有新娘被大风在喜轿里刮走一事,非某自撰,乃是根据明朝笔记中所述(真实与否,不讨论),摘取出来,仅作上一章铃铛见小姐不在房里四处找不到了便大呼小叫的理由。()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