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90 何处是良乡

    华嫣拿着表妹说的上品与次品两相对照,细细观摩,也没多想问话,便道:“她们家倒是前年才新雇的,只是吴大伯却是烧得一口好素菜。再有另一家,姓刘,我爹唤他刘大。你才来还不曾见得,改我让华庭暗暗介绍于你。刘大家,同铃铛他们是远亲,便是先前曾祖父在世时一直跟随的。祖父去世前,因为我们家不再为官家,不能蓄奴,便替他们一家去了奴籍。我们家大难,他们一家都跟着。唉呀,箐妹,你说这物事,不比还真不晓得哪个好,两下直接相较,才有高下之判。这可莫要放混了。”

    沈家也是积善之家。难怪上次见得刘四喜他们一家,对沈家的感也极深。刘大,自己还不曾见得,想来必是一个能干的,要不然先时三舅会将家托付于他?文箐点点头,笑道:“不怕,便是混了,嫣姐也说,一眼便能看出来。”

    文箐又拿出来一两样小物件让她看看,同时装作不经意地又打听了一下这两家人的其他况。原来刘大已经出了沈府,自己在苏州开了个铺子,如今留下来帮着三舅母看管铺子的是他的一个小儿子。

    华嫣半点儿没认为表妹问话有干涉家事之嫌,反而恨不得把自家的所有况全都说与她听,就如自己也急着想问表妹这一路到底如何一个境遇。

    故而,对于表妹拿来的物事,十分捧场。文箐也觉得表姐纯真可得紧,竟是无半点儿心机,两姐妹相处起来,皆是面上喜色扬溢,倒是十分融洽。

    文箐给表哥华庭的只有徽墨与宣纸,加上在严州府买的围棋一副,送出去,倒也不寒酸。

    华嫣诧异地问道:“箐妹怎的晓得他下棋了?”

    文箐狡黠地一笑,道:“这么说来,我没送错了?我这算是误打误撞了。先时还担心不合意呢。”

    华嫣却是歪了脑袋,沉思过后,问道:“箐妹是有心之人。我想来想去,也不知是哪个透露出去的。哦,怕是刘四喜他们,可是他来得也少……李诚大哥他们告诉你的?”

    文箐笑而不语。有小绿与刘四喜他们夫妇同道,当既能说出自己的事,自然也能打听些舅母家的一些事来。再加上,李诚返过岳州通过消息,也是说得一两句。

    文箐又取出一梳篦,道:“舅姆与外祖母的喜好,我实是不晓得。送首饰,却是于眼下不适合。上次路过严州府,见这个犀牛角的甚好,便买得几样。嫣姐帮我瞧瞧,可好?”

    华嫣拿着这个,置于窗前,透了光,把玩了一下,道:“这倒是好看得很。想来很贵吧?”说完,递回表妹。

    文箐收好于匣中,道:“不贵,没多少钱。嫣姐,我这也只是略尽心意罢了。我想,至于贵,舅母于我,自是不计较这些钱财的。”有句话“你们先时想来更是见识得多”在出口前,发现实在不适,忙收住嘴。

    华嫣听表妹说了这句,也觉得自己如今有些过于计较钱财了。坦然道:“箐妹说得有理。不过作为表姐,如今也是略见姆妈当家,晓得生计艰难。故而,难免就在这上面起了心思,让你见笑了。”

    文箐忙讨好道:“嫣姐,瞧你说这番话,这不是同我见外么?当家主持中馈,自是要晓得钱财之道才是。要不然,大手似爪箕撒开来,家中有十贯,便可能花出十二贯来……我倒觉得姐姐说得没半点儿错处来,后我还得多请教于姐姐,到时你可不要藏私哟。”

    一个小小的尴尬,化解了。

    文箐将给三舅母一家的礼物都摆好,检视一番有无遗漏。“嫣姐,你的那份,还是你自己捧着回房吧。嘿嘿,我偷个懒儿,只拿舅母与表哥的。”

    华嫣十分高兴地道:“你这已是送礼上门了。我这叫却之不恭。”可是,才捧起匣子,却瞥见镜子里自己的素色发带,兴奋绪又马上没了影踪,又放下匣子来,“只是,眼下我们在守制,只怕这个用不得……祖母要是晓得了,届时又得……”

    文箐才想到,守孝期间需得“哀容”以待,唉……便是沈老太再好,只是要是以虐待自己才能表明对死者的思念,也未免太过了。当然,也是怕外人闻得家中女人抹香妆容,便会背地里嚼舌根道是非。只是自己初来乍到,却是不好有异议。于是小心地打量华嫣一眼,见她好似悔过一般,暗叹一声。作无知状,悔道:“唉呀……我真是蠢得很。要说守制,那我这一路上,为着弟弟子着想,又是食荤,又是抹这个,岂不是对母亲,对父亲还有姨娘,都是大不孝了?”

    华嫣见她自责,又感不安,认为自己作为姐姐,把好好的气氛破坏了,便道:“箐妹无需自责。不要让祖母晓得便是了。就算晓得了,她亦是不会怪你的,总不能见你们手脚冻坏……”

    文箐委屈地道:“不瞒嫣姐,我当初亦是这般想的。母亲与姨娘将弟弟托付于我,我自是舍不得让他受了冻,着了寒,那才是有负他们嘱托……便是我自个儿,虽说受点冻也无事,可要是手脚真冻坏了,便无法照顾弟弟饮食起居了,故而一路上,便小心地用着这个……”

    华嫣这时越发不安,道:“箐妹说得极是。祖母想来也只盼你们平安,必不会说你的。”

    文箐点头,问道:“嫣姐现在也在做针线活计吗?”

    华嫣没想到她突然这么一问,稍愣,马上点了下头。

    文箐立马又是脸上带了笑容,道:“那手要是冻肿了,也是不好摸针了。舅姆想必还指着姐姐帮忙……我想来想去,也觉得姐姐用这个,便同我要照顾弟弟一般道理。我能用,怎么姐姐就用不得了呢?”

    华嫣被她这一说,亦明白对方的心思,心里很是感动,便道:“只是,我祖母鼻子却是极灵的。这个……也无事,我收下便是了。只在晚上抹。早上洗了便是。”

    文箐这才想到估计她是怕香味被沈老太太察觉,便道:“其实,也不用如此。我过两做些不含香味的,便是了。这样抹着,外人见得,亦不晓得,更不会有别的话说了。”

    华嫣听得,十分认可。“其实,咱们住在这里,除了左近邻里略有几个通一点来往,平素并不曾有人来访。母亲选了这住处,一是房价便宜,另一则,主要还是便是怕以前的故旧相逢……”

    箐闻言,默然不语,转过头去,过了一会儿,方道:“其实,这里也好,至少买方便。”

    这话一说出来,又觉得错了。守制期间,要是按他们这般严格对待,哪里能吃得了

    可是华嫣也想到这事,低声道:“祖母去庵里时,母亲让吴婶给弟弟做过两次。箐妹与简弟且等过两,我让吴婶买来,偷偷地做了……”

    “这不好吧?万一让外祖母晓得,岂不是说咱们逆了她的意?对她不敬?”文箐心里越发佩服自己,幸亏昨让文简狠吃了一顿,要不然,隔上半月只能闻味,却连星儿也吃不到,还不定馋死他?再说,营养可就跟不上了。要是同表哥华庭一般瘦,可就不妙了。

    “祖母其实是个极好说话的人。你且与她相处些子,便晓得了。先时家里事务她持着,只是我爹一去,她便大病一场,再无心思管这些。”华嫣安慰道。

    文箐自是不好当着表姐的面去评价才见得两面的老太太,便道:“适才,早间我弟弟那嘴儿,语出无状。只是他素是个贪吃的,便是我想管了他那嘴,又怕他饿瘦了,有负姨娘同母亲遗愿。先年我姨娘生她时便体虚,要是真守制半点儿不让他占荤腥,也是不成。母亲在世时,便一再嘱咐,道是守制也不能伤了自己子。”

    “箐妹放心。姆妈听得,自是不会说表弟的,她本来便有此心,只是碍于祖母极讲求这个,只得偷偷地吃一点儿。表弟这一来,正好可以陪着华庭吃得一些。”华嫣说完,见表妹面上仍是很严肃,好容易找到一个调侃理由,哄道:“只是,住在这里,闻得久了,也觉得腥得很,也吃不下了。”

    文箐一听,这还了得——那要自己常住下去,岂不是真成了吃斋的居士了?没想到,来舅母这边,首先考虑的居然是吃饭问题。

    唉,固守封建礼教的老太太,便是再好,也不那么可敬了。

    文箐发愁地道:“其实,送给外祖母的礼,我亦是没有备好。如今也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要不,明里我且上街去转一转。嫣姐陪我一道?”

    华嫣吓一跳,道:“自是不可。”察觉到自己声音过大,又不好意思起来,低声道:“我是不能出门的。这年节的,街上人多,更是不妥。祖母要是晓得我私自外出,定要责备姆妈管教不严,我挨骂不要紧,只是连累不得姆妈。箐妹要置办甚么,只需同吴婶他们说,或者说与姆妈,毕竟你年幼,许是能出得门去。”

    文箐跟在她后面走出房门,听得这番话,心里已经是拔凉拔凉的了。周夫人在世时,自是不许她出门,道是没有哪个官家小姐可以随意出门的,好不容易才上两次街,都是得了她批准才行。没想到,三舅母这里,只怕比在自家更难了。

    若真是没有半点变通,那么,此地非长留之所,且呆几天,打听清楚再谋划。倘不能如自己所愿,且得另寻他法,或改变这里人的观念,或是另易他地。

    曾听人云:何处是故乡?如今,何处又是安立命之所呢?

    她有些发愁。原来希望满满,如今失望亦是渐增。()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