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86 伯爵后人-分别

    到得郑宅,才一下车,自有一干人等围了上去,一过垂花门,又有郑老太太等一干女人早早闻讯,便都围了过来,那动静,大了去了。文箐闪在一边,看着他被一群人包围,猜测他或有忐忑,或有欣喜。最后小黑子愣是抹着眼泪,同着一干女人哭哭啼啼的,呜呜咽咽的……

    唉,喜极而泣。

    孙豪,原来真是大有来头,居然还是应城候孙岩的子孙,虽然到得他这一辈,他本人不是嫡长子,未曾得袭伯爵位,可是,那也毕竟是伯府后人。郑家同孙家是姻亲,郑家管着江淮盐场,也是极有油水的富贵人家。

    郑家几十年前便已在杭州买房置地,而此次来富阳,乃是族里祭祖,因郑二子不适,所以晚出发,次便是祭祀,且预备在老家过得小年。

    而孙伯爷府上,却是去年孙家府上犯事,孙豪堂哥,孙杰,也就是现任孙家伯爷下了狱,如今爵位亦被取消了。孙家老祖宗才想起当年在黄山许的愿未偿,小黑子便着急赶往黄山还愿,乃是郑二陪同。

    哪里想到,在黄山便遇了大雪封山,郑二一场大风寒,原来的寒病发作,高烧不退。小黑子——孙豪骑了马,带了两个随从,便从黄山往下赶,准备买药请了医生去救表兄。哪里想到,抄近路,遇了虎。坐骑受惊,孙豪被摔下马去。一随从当场被虎咬了脖劲,另一随从马惊之后,伏于马背上掠跑而去。等那个随从制住马匹后再返回到原地时早过了半天光景了,发现少爷已不知去向,受伤同伴亦无影踪。

    至于后来的事,是无人知晓得。事发之地,同孙豪被赵三救的地方,相距两座山不止,亦不知他如何便一个人去了那里。猜来猜去,便是可能孙豪一个人爬了两座山过去,最后摔倒,失了记忆,被赵三救起。

    文箐听完,也傻愣了。自己家遭遇不幸,没想到他孙家一个伯爵府也是连遭不幸。便问道:“虽是你家事,作为兄弟,不好多问。不过,听你这般说来,还是想多嘴问得一两句:那你家大哥现在安好?你家眼下又如何了?”

    孙豪闷闷地道:“庆弟莫要同我客气。有事只管直言便是了。难不成我找到家了,你便不要我这个黑子哥不成?”见庆弟低头不语,摸不清他心思,便又道,“至于我家,现下大哥是被放出来了,既被革了爵位,如今一家人也离了京城,听表哥说,已是回了凤阳。也算是圣上开恩,至少没有家破人亡。”

    文箐也道一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家人俱全,便是幸事。”

    “是啊,敢只能如此想了。只是,庆弟,今我找得家人,被他们围着,实难脱,若是冷落了你,兄弟别往心里去。”孙豪想想,今自己为了应付外祖家的一干亲戚,自顾无暇,对庆兄弟便没顾及上,心里颇为过意不去。

    “你同我还真客气,你也晓得我这子,不喜与人应酬。我见你既是寻着亲人了,自是有得长谈。此乃人之常,我怎会怨你呢?我只说子略有不适,没想到令表兄便已让人安排了住处,实在是妥当得很。我且略歇一歇便好了。其实我是怕人多不会应酬。我也有胆怯的时候,向来一见到这等阵仗,便不知所措,怕丢人现眼,再说,你们眼下有事,我要掺合,多有不适……”文箐对着他挤眉弄眉,坦率地道。她先时见到郑家那一干人的客气劲儿,男人们听得小黑子简单陈述,半信半疑于他嘴里的庆兄弟能有那等本事?既然是人家帮着把自己外孙找到家了,自然是十分客气,盛相待。文箐却是推却不已,再加上人家要祭祖呢,自己一个外人,哪里好意思去凑闹的?人家给竿子自己难道真就不顾脸面往上爬?到了郑宅,自是以子不适为由推却一切应酬,客居于此,惆怅难安。

    小黑子孙豪别扭地道:“我就知你是拿我当外人了。庆弟,你还是叫我黑子哥吧,听你这么称呼,我也浑不得劲儿。你既觉不适,寻个清静地儿也是好,我倒是羡慕你起来,不用应酬那些人。从前盼着找到家,如今自己是想不起来,厅里那一干人等抱着我哭,问东问西,我便是生有七八张嘴也答不过来。都道是我至亲,只是我却一个人也认不得,隐约有点儿印象,难免就尴尬,说不得其他话来,象个傻子一般听他们说这是哪个表兄,那个又是我哪房舅母的……寻思着,这要是见了自己家人,想来也是一大家子,还是同陌生人一般,这……好不容易脱,感觉还是同庆弟在一起,痛快”说完,竟是拧了酒壶灌了一口。

    孙家,郑家都以为这孩子必是被虎咬死了,哪里想到过得一年后,还回来?岂不是惊喜一场?如此,见得他回来,自然是都追着问经历了。

    文箐生怕他这样喝酒,闹出事来,忙制止,笑道:“有家比没家总是强的,家人多了,助力也是多了。他们着意问询于你,便是关心不已,你也莫要不耐烦。眼下是记不得,兴许归家了便能想得起来。你不是如今都记得这表兄了吗?时一长,便都好了。”

    孙豪叹口气,道:“人多也麻烦。一屋子人闹哄哄,没完没了的问一句话,问得我如同个小贼一般,有些事,我哪里晓得。她们便左一句右一句地说可怜如何如何,真正是令人好不心烦……他们问我,我是必答,我有心问他们,却是太多事要问,一时也不知从何问起。别说你嫌人多,我亦是。明里适逢祭祖,还得见外祖父家一干堂亲,到时还得罗嗦个没完。”

    文箐想想,也是。今天只是见得他外祖父家至亲,已是喧闹不已。这晚上等他回来的消息在郑宅中传遍,明自然会有更多人围观。自己这个假扮男童的女人,还是早抽为好,若不然,人多嘴杂,将来传了出去,连累名声,终是招人非议。心里打定主意,明一早务要寻了由头,速速离开。

    她这边正在想事,却听得孙豪在道:“今,一听得自己既是伯爵府中的少爷,还以为能帮得上你的忙一二,哪里想到……”

    文箐没想到他听得世后,居然还有时间来挂念别人家的爹与姨娘之事。他家是自难保,他倒好,居然念念不忘当说的要替自己姨娘正名声的事,这哪里是他一个外人能干得了的?只这番意,却是难得。心里颇为感激,道:“黑子哥这番盛厚意,我也无以回报。再说,我家的事,解不解得开,且看以后了。眼下我同你一般,对家中之事一摸黑,万事不晓,有心如此,图增恨事。莫忘且把这些事放一边,多看些书,以图来,寻得机会,再说……”

    文箐见他犯愁,不知孙家所犯何事,心想这两年真是多事之秋。原以为自己家犯了事,没想到他们家如今也没了权势。唉,自己同他一般二无,还真是同病相怜——穿越者同失忆者,同遇家祸。“你家,那事,可否有机会得以呈上诉?”

    孙豪一愣,摇摇头,迷茫道:“他们与我说得不甚分明,再说,我眼下脑壳里乱得狠,那些朝政之事,我又哪里晓得?此时,只恨自己记不得先前之事,又恨自己浑不知世事。”说完,定定地看他一眼,又坚决地道:“庆弟,你放心,终有一,如有机会,我必……既然我家是军籍,只削了我家袭的爵位,至于我爹的官职,听说并没有革了,将来我便从军,袭了我爹的职,总有一番作为才是……”

    文箐听他再次提到从军建功立勋一事,心里慨叹一番:生不逢时。他若是生于洪武朝或者从军于靖难之时,又会否如何?当然,自己也就不可能与他结交一场,兄弟相称了。

    二人皆知今晚一席长谈,便是要面临着分别了。孙豪尤为不舍,非要闹着与他同榻。

    这个要求,她若是男童,自是乐意。吓她一跳,慌得忙说自己睡相不雅,又是咬牙又是呼噜。

    孙豪也知这是籍口。好在也没多纠缠,郑家老祖宗那边已来人催他了。

    到得次,文箐急急告辞,只仗着年小不懂事的样子,不论郑家如何挽留,早早便告辞。

    孙豪听得庆弟归心似箭,想想自己如今是找着亲人了,也能理解。只是万会不舍,满脸歉意地道:“庆弟,我……我外祖家祭祖,我且今拜祭完毕,亦马上出发了。昨他们已派人去家中传信了。原还想着同你在杭州呆上些天,如今……”

    文箐感他赤忱,道:“你找到家了,便是好事。再说,富阳到杭州,也不过一之水程。你家表兄都给我安排好了,我只管明下午走便是了。到得小年那天,我也能见得舅母他们了。你也无须担心。凤阳同苏州,都是南直隶,他我返苏州后,便是同你更近了。”

    孙豪听得他这般宽慰于自己,亦是感动。恋恋不舍,抱了抱文简,有心再拥抱庆弟,却见他往旁边一躲,不免有些失望。可也知庆弟是一个惯不与人有亲近行为的,偏自己还能同他稍近一些,又释然。

    朔风强劲,吹得码头远处泊着的小船亦是随风晃。文箐牵了弟弟上了郑家帮忙雇的船,郑家派了下人跟前跟后,将她的行李搬上搬下,小管事着意吩咐下人务必一路照顾好周小少爷到杭州。且看那下人立于船头,发丝在风中绫乱,如同文箐的心绪,闹闹哄哄,边再无那个闹腾的小黑子跟随了。

    从此,小黑子,此人,也终将如故事一般,只为旧友、故人孙豪……当说甚么兄弟携手天涯,虽早知不过是戏言,此时,忆起,难免心酸。越发发怀念过去的两个月光。如此,难得……()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