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83 生员怕岁考

    乌秀才在船上用得午饭后,便上了岸,商秀才给他忙着找了车,打点好,方才返得船来,继续往下游行进。

    由于他这一走,难免不让人伤感,商秀才虽然心高气傲,自认比他要强过几倍,只是亦难免有“物伤同类”之感——万一自己历经多年不中,可是也放弃不成?

    小黑子却返舱叹道:“唉,幸亏乌老秀才为廪膳生,要不然,还得自己往里搭米饭钱,这学业要是经年累月读下去,岂不是读得家图四壁?”末了,又同自家兄弟道:“兄弟,我看这举业也真是难啊……”

    文箐点头,光是生员资格便要经历那三场大试,还不是人人都能有资格去参加,也得有举荐人才是。作了秀才又如何?再要中个举人,可是又得经一番苦读不说,还要过得了各场考试才是。难啊难,众人挤独木桥。

    小黑子又瞥一眼商秀才,见他衣着虽不是过分寒酸,想来家中亦不宽裕,便小心地问道:“我见乌老秀才对你颇为推崇,他既为廪生,想来你也是月有米钱了?”

    商秀才微赧,点个头。

    文箐拉了小黑子不让他继续就这话题说下去。商秀才反而放开来,就此话题说得几句关于生员等级一事。

    原来,县学师生虽是开国时期朱元璋规定由官府每月廪食米,每人六斗,间以鱼。只是却不是人人有得,需得按岁考而分出等级排序。考试得优者,一等即为廪膳生,其后为增广生,这考试得一二等则有供给赏赐等,要是考个三等,则不罚不赏。至于考到四等,则会受到挞责。要是由前面一二等廪生或增广生考个五等,则当年待遇降一等,如果是当年的附生则降为青衣,考到六等,则革除其资格。便是去进行乡试——即应试取得举人份,也不是所有生员都有资格可以应试,还必须为三等之前的方有资格,三等以后的想应试,那也是不可能的。

    文箐听得一愣一愣的,难怪鲁迅在《阿Q正传》里还说“讨饭怕狗咬,秀才怕岁考”,以前不曾留意,原来说的就是这个名堂?难道后世的高中有会考制度便是由此而发明的?想想高中要有人会考不通过,便没有高考资格,生员岁考不及三等,便不能考取举人。果然差不离啊。看来历史真是一面镜子,不管穿越到哪里,前世与后世之间总会有些桥梁来贯通。

    文箐叹口气,后文简要是中个秀才看来是不管用,怎么着也得爬到举人这个位置上来才是,那对于他来说,也真是艰难的一段历程啊。小黑子同商秀才在说廪膳生待遇问题,她这边听得略为一算,也就是一天一人二升米的膻食。乌老秀才想来是吃不得这多,略有节余,也领了归家。

    文箐叹道:“可惜,这乌秀才既是廪生,那想来次次岁考当在前三等之列,学业既好,入闱有望,今放弃,岂不是我多有罪过?”

    商秀才安慰道:“乌兄亦是时运不济。先时年轻既为生员,可是后来又接连家中遇白事,守制多年,便入不得试,如此,人已过中年。奈何岁考皆好,一到大比举第之时,便是紧张,八股总是作得不如意。想来命中如此,周小兄弟莫要自责。”

    小黑子一旁道:“庆弟,你便是太过于心慈了。他虽如今放了这廪生的缺,少得这几斗米,若是归乡谋个西席,好赖也有项营生,总比那几斗米强。若是教得好,再教出一两个人才来,他中了举入了阁,岂不是比今这般耗得无功无名的面上更有光?好赖也是老师教导有方。我看,各人有各人的福份与天命,强求不得。”

    文箐没想到最后是他们二人反安慰自己。看一眼听得认真的文简,想着要是他要入仕为官,替周夫人或姨娘扬眉吐气,又岂是自己想说高中便真能高中得了的?世事如棋,自己控不得,这个娘家的小小依靠,要待到何年何月才算?这未来十来年里又哪能靠得稳?终归还是得自己谋划经营才是。长叹一口气。

    商秀才见他眉间紧锁,劝道:“周小兄弟,莫要太过虑。想小友今不过垂髫,便已让在下同乌兄大为赞叹,他,年岁稍长,这份才又岂会蒙尘?”

    文箐叹道:“都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只是,我见你们这般说来说去,这应试及第之事,比那蜀道可是要难上十来倍不止。既无捷径可走,我要是也一步一登,这得何年何月去了。不提也罢。”其实,她说的这话中的“我”,大多是站在文简角度上来想罢了。

    商秀才安慰他道:“想先时,便不是生员,童生亦是可以作为充场儒士,去得应试一番的。故此,周小兄弟想来进第入阁,指可待也。”他这里说的童生作充场儒士,那也是得此人相当出名,有人举荐才行,而且考试还是得考,只不过是连考罢了。

    小黑子只以为他担心自己来高中的问题,宽慰道:“商秀才这话说得极是。庆弟,你也无需多虑,就你这满肚学问,来岂可限量?如今不过是年岁小些,且过得几年,直接应试便是了。”

    文箐知他们误会了,只得展颜一笑,道:“这功名一事,我是无缘了。说此亦无益。”

    商秀才诧异地道:“周小友何此出言?”

    文箐自是不好说我是女人,哪里有女举子?只得找籍口笑道:“如今听得你道得其中曲折艰难,我这人向来懒得很,又是个吃不得苦的,真要学古人的‘头悬梁,椎刺骨’,只怕我是没学好,一条白绫直接了结了……”

    小黑子那边同时接话道:“庆弟,你要是愁来翰林之事,我看作不作得官,只凭运气。你这般学识,他年若是老天无眼不能让你入阁,咱们便经商,且赚个金山银山,富贵一生,没事也称个居士,自封当个隐士,多施以恩义,得个名,如何?”自己想一想,又觉得安慰的话不错,点头道:“甚好甚好……”

    文箐被他这一说,深觉颇合自己意,也笑了。

    商秀才适才在小黑子开口时又问了句其他的,文箐装作没听到,谁也没再接下去。他便惋惜地叹道:“可惜小友这番才华……”言下之意,颇有对方暴殄天物之感。

    文箐虽觉此人学识渊博,年少有成,又有故人之容,可是终究不是那个人。是以,不想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这些原因,只得借口推道:“小弟志不在此。再者,我曾听得一位兄长说及,学得文武艺,虽不赁于帝王家,便是经商,也实是用得着……”由此,突然再次思及席韧之可了。

    各人有志,强求不得。还以为后能与之比肩朝堂,且看他这般无意,只怕这个知己亦是难寻了。商秀才叹过后,只继续谈论《世说新语》之典故。

    直到哺时过得一半,船家来问,今北风甚大,船已到得茶园镇左近,是否就此歇息一晚?还是继续夜行赶路,只是想要今便到得寿昌溪口只怕是来不及了。

    这便意味着商秀才需得在船上过夜了。

    文箐原计划在茶园左近呆一晚,然后到街上去买得些茶叶再行路,此时见商秀才似乎是有事需急赶,便征询他的意思。

    商秀才既是搭人船只,有急事也哪里好意思再好催他促着赶路?只道是客随主便。

    文箐想了想,在严州府也能买得建德牙茶,便道:“还是商秀才赶路要紧,便是紧着行船吧,这天似乎也要下起雪来,且趁这未下之际,多走一段路便是了。反正船上有吃食,天黑不便行船时,且就近找个停泊点便是了。”

    商秀才再次感觉他为人甚为仗义,事事为他人着想,对先前自认为他心思狠辣的结论感到愧疚。人心难识,自己却差点儿误把一个好人当作歹人来看。对同船三人,更是起了结交心思。

    文箐哪里想到这些?只觉得眼前人年少却是学问好,再加上同故人有几分相似,难免就亲近几分。又深感自己在古代还是得多加强学习才是,否则同人一交谈,多聊几句,便是穿了帮露了底。

    此时只着意交待黑子同商秀才共一舱室,又让船家多做一道菜来。小黑子经了这一水程之交谈,大改前观,觉得商秀才为人不同先时的书生一般酸腐,也不是一个过于计较的人,提得起放得下,当得大丈夫行径,同那史胖子相较,天差地别也。也对其颇有几分厚交之意,吃饭间特意拿出在歙州米酒来,极是盛相邀。

    舱外寒风凛冽,冬雪下,而舱内暖意蒸腾,相饮欢畅。酒酣耳之际,小黑子低声道:“庆弟,你见闻既广,学识又好,今这番考究于他,商秀才他真能高中不成?”

    文箐笑了一声,亦小声道:“他何时高中我说不定,只他那兄弟,他年必是入阁之人才。”

    小黑子复看一眼商秀才,只觉他喝了好些酒后,便脸上绯红一片,此时更觉是同龄人,想想他这般年纪,却同乌秀才一般是生员了,又听得庆弟对他一片赞誉,端是了不得。不免起了心思,道:“庆弟,你不是还挂念着叶家那副楹联吗?我看他,若是这商秀才兄弟中了,便求得一联如何?”

    文箐一愣,大笑,方道:“黑子哥,你真是好谋算:一壶酒,便开了口。那也得看商秀才彼时还记得你否?再说,人生交友,还是不要想得太多为好。若是为了他谋划,精明算计到手,只是一旦被人晓得,便是再好的感,也终将觉得掺了假。故而,君子之交,淡如水。”

    商秀才那边见他兄弟二人窃窃私语,非礼勿听,只作未闻,此时见得他大笑出声,只听得一句清明,亦笑言道:“我何时要忘了你们兄弟?”

    小黑子却认为既是相交一场,便是帮个小忙,又不图其钱财与势利,坦然道:“商兄,好雅量。如今相识一场,甚为有缘。他**与令兄高中,入得翰林,进得阁,小弟有一事相求。”

    商秀才那边只道不敢当,又问是何事。

    文箐急阻小黑子,小黑子看着他,最后无奈,只得放弃。文箐是生怕又让对方误会自己因这顿饭与搭船之谊,便有了挟持之意,非弗君子所为。忙吃得几口,便道子不适,自回舱去。留下商秀才同小黑子,对饮欢酹。

    次上午,雪花渐舞,商秀才到得溪口,再三道谢,下船只打得一把伞,便独自走了。

    小黑子感叹道:“唉,我这一年来,遇到的人中,袁大哥算一个人物,如今这商秀才也真算一个”

    文箐突然想到他当说的找妹婿的事,便调侃到:“我昨晚见你恨不得与他八拜结交,你总不会又在物色妹婿吧?”

    小黑子却假怒道:“他再好,也不及你好我同他相识不过一两天,可是同庆弟那是相知甚久,怎能相提并论?妹婿,你是逃不掉的。”

    文箐见船已动,眼前溪口亦是渐行渐远,远处的人影便连个黑点也瞧不见了。莫名也有几分伤感起来,回到船上,只越发思念故人。若是他那未曾说服自己再去滑雪,没有变故,是否早已恩同眠生子了?如今流落异地,举目无亲,一针一线全得自己张罗,不由落泪。

    小黑子见他绪低落,只以为病未痊好,一味小心服付两小兄弟()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