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44 分道扬镳前

    赵氏这一睡却真睡过头了。

    到了暮时分,裘讼师回来,推不开门,敲了会儿,也没动静。大惊,想着自己生气只怕赵氏亦会气堵,万一……不想还好,一想便急得要砸门进去。

    文箐闻得响动,牵了文简出来,见裘讼师急得脸红脖子粗,问道:“裘大哥,这是怎的了?何事这般……”

    裘讼师一脸紧张地道:“我今一时脾气不好,冲你嫂子……现下叫她不应,便一时急了……”说着说着,想到自己同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一块儿,这要万一有个好歹,自己当初为她而惩治赖家婆子那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文箐先时以为他是疼妻心切,觉得他也真是妻奴一个,差点儿失笑。可是再一琢磨,亦吓了一跳,后悔自己适才可能对赵氏冷淡了些,要是她真有个想不开,自己岂不又是多加一条人命了。急得差点儿找店小二去。“嫂子是不是累得太厉害了,睡过去了?”

    裘讼师神十分颓丧,道:“她睡得向来惊醒,这般动静居然也没醒过来,我实在是……”想着临走前,那通吵架,也颇有些无奈。看着文箐跟着一起着急,一脸关心,也想不通自家娘子为何对她不满。

    房内,赵氏终于惊醒过来,以为外面出甚么乱子了,也顾不得整理散乱的头发,只了一件外衫,趿拉着鞋,就急急忙忙来开门。瞧见外面三人一脸急色,便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何事这般着急?你们……”

    文箐见她安然无恙,只是自己想得太过于凶险了,颇有些不好意思,原来吊在嗓子眼里的心也落回原处,只应付着笑了两声,忙牵了文简去找店小二煎药与吃食。

    “我……你……”裘讼师本来想责怪赵氏几句,却见她衣冠不整,一脸担心,不又想到自己适才的忤悔,于是再有什么不满,也不说了。只关上门,抱了赵氏道:“适才可吓坏我了。敲门你也不应,我以为你……”

    赵氏闻言不明所以,过一会儿则满心欢喜,亦紧紧地贴在自家男人上,柔声道:“我晓得了……”

    二人的恩暂此翻过。

    文箐因此事,想想后怕,见裘讼师那般紧张,不知是不是赵氏有过想不开的先例,才会令他作那般设想。只是,自此,她对赵氏的言语越发拘谨,着意小心,唯恐一时言语不慎,行为上有所疏忽,便刺伤人家。

    为了防止这种况,最好的法子是:敬而远之。只不过,这是不得已的。

    那个连环官司终于在几天后结案了。

    汪氏果真如文箐当初所想,无罪,只是黄家多花了钱财免了一应事宜,黄家儿子当街纵马疾弛,要挨的板子也被大笔钱给免掉了;而汪家亦查无证据纵狗行凶,不过秦氏被咬伤属实,终于赔了秦家一笔钱打发过去。章三家的几个小孩也得了些钱财。

    至于章母,那个瞎老婆子,裘讼师曾在文箐大病稍好后,问是不是要告官。

    文箐实在无精力顾及,想着章三命没了,他本不该死,不过是当年知不报掩盖事实——却是律法规定子不能告父母;诈死骗钱也不是他的本意;典卖妻子不过是挨板子的罪……却被自己给得走投无路,活活淹死。

    章母呢?本来只是为了一些钱财,虽有卖人之心,却也无害人之意。只有章大,救人一命,倒真是搭了命。

    论起前因后果,如今章三再一死,最后,反而是周家欠了人家命

    说到最后,好似只能怨徐氏命苦。真正的罪魁祸首呢?徐家么?

    文箐觉得自己手上沾满了鲜血。不知将来还能洗刷得干净么?只怕会背负一生了。生病的时候,想了许多,人亦很脆弱,当时只觉除了痛哭以外,实在没有办法减轻心里的压力——为何穿越到这个世界,要受这么多苦楚呢?

    赵氏喋喋不休地同裘讼师道:“章母要是被流罪,那章家几个孩子可就……”

    裘讼师对于章三死了,他认为那是活该,想着周家姐弟可怜——自己早先并不曾晓得内里种种事,如今既知缘由,又深觉帮不上忙,免不得亦是懊恼。此时亦不免烦躁地道:“孩子,孩子,你就晓得说这个?文箐不也小吗?不也是个孩子?你怎的尽想着那一家子,难不成忘了谁才同你最亲近?……”

    赵氏被他一顿数落,气弱,只是更觉委屈,哭哭啼啼地道:“我怎么了?我不过是说一句而已。章三本来不该死,不也被死了吗?他孩子自是可怜……我向来只听得因果报应。章家救了徐姨娘,却又害了她,文箐要报仇,可那也是恩人,却给活活淹死……文箐是可怜,可是她不是有你与我照料着?她有家有业的,到时不管回了苏州还是杭州,照样是大小姐……我哪里说错了……我只是想到甚么,便说说罢了……她生病,我还不是也照顾回去了吗?你是不是嫌弃我不识字,不知书,便认为我是不讲理的?你当初……”

    裘讼师气得想捶,耳听着赵氏要翻老帐,只能闭着眼睛,屏住呼吸,再深吸一口气……终究是气短……

    马大郎被释放了,虽然挨了些板子,好在年轻力壮,皮伤可能亦会好得快些。马家提着一扇猪来致谢。

    赵氏见裘讼师提着这几十斤,也没处放,亦想不出法子来。裘讼师只好让小二又分开剁成几大块,给袁彬初时介绍的几位老乡送过去。

    女人宅在房里,自是无话找话。赵氏吃完饭后,见小二已出去,关了门,便不免小声同文箐嘀咕道:“你说,这马家老爹,人也太实在了。好好的,把卖了,买几个礼包就是了,非得扛着一大扇来。我家拿他这也没法子,给别人家送去,还得往里搭钱买糖包,免得让人家笑话。”

    文箐一笑,点头,不接话。人家的经济帐,自己不好去算。一边琢磨着如何将银子换成钞,另外还得想想是不是曾让裘氏夫妇垫过多少食宿钱粮,总得回个礼才是;一边忙着拆了手上的纱,好换药。

    赵氏凑过去,闻着药味,觉得熏得难受,忍了忍,屏息,转过头去,换了气,又瞧上一眼,道:“你还是小啊,这伤真是好得快。想来不会落了疤。”又想到武昌时见得文箐脸上还有擦伤的小痕迹,如今早没了,依然是光润如初。

    文箐点头道:“没伤着骨头,只是皮伤,自是好得快。疤的话,可能不会有吧。”一边说着,一边将拆下来的纱布直接扔了,敷了药,又换一条干净的备上。

    赵氏见她扔了那纱布,不免心疼,不过人家花她自己的钱,说不得:“还疼得厉害吗?那纱布怎么的扔了?”担心她左手不便打结,忍着药味,凑过去伤口拿了那纱布就要给她扎好。

    文箐扬扬手,让她放心,装作毫不知疼地道:“其实也没多疼。那用过了的,脏了,不能再用了,手又不能下水,洗不净,自是扔了。眼下换了药还不能马上缠纱布,且透透气,这伤口一直绑着,容易化脓……”既不能不理她,又不能同她科学讲解甚么是厌痒病菌,或者直接说细菌滋生,她又听不懂,只好找最简单的道理来说。

    赵氏“哦”了声,“原来还有这个说法。我真是不晓得……”

    文箐一听,又来了,头大,忙转换话题,道:“这官司既了结,如今裘大哥在九江府连曾大都能打赢,便闯出些名堂来。你们只怕是要在这地头安家了吧?”

    赵氏直摇头道:“曾大可不是这般好对付的。你裘大哥一个外乡人,才到此地哪里晓得水深水浅,只是懵头办事,我可是实实不想在这儿了。还是去南昌府的好,毕竟听说巡抚大人常驻那处……”说完,突然意识不到妥,又马上道:“这个,自然是要送你们回了杭州再说……你可别在意,我不懂说话,说错了,勿要见怪……”

    文箐轻轻一笑,用左手牵了她一只手,看她手亦瘦得很,有点小细茧,虽然这一个月来不见她做过粗活,想来是在赖家时有的,还未消褪。“嫂子真是见外,我这是劳你们多加照顾,感激还来不及呢。只这几,正想着上路呢,一时不知如何同嫂子说告别的话……”

    赵氏一听,立起来,另一只手差点儿打着文箐的伤手,慌了一下,急道:“你这就要着急走?那也得让我们安排安排一下啊……且等你大哥回来,再从长计议吧。这么远,总得寻辆妥当的马车,备些吃食与衣物,哪能急急上路?”

    可赵氏口拙,纵是说出些理由来,也难以说服文箐,颇有些不悦地回房。一待裘讼师回来,用过饭后,免不了埋怨道:“你说,她一个小孩子,子一来,便要风得风一般,这哪里是说走就能走的?人小主意大,又不听劝,我说一句,她有好几句……咱们也要挣点钱才是,要不这一路上送了她,还得折返回来,到时哪里还有钱傍?我见她花钱也不经心,那些布看着明明好得很,就扔了……着实心疼……唉……”

    裘讼师听了,一愣,问道:“你同她说甚么了?该不会以为是我们……”怕妻子又生气,也没说下去,只问道:“她说了哪要动?你上还有多少钱?”

    赵氏说了个数字,颇委屈地道:“我也没同她说别的,只是问她子如何了。我哪里晓得缘故,怕是在外面呆久了,想亲人了吧。毕竟咱们同她无亲无故,自是不能与她家亲戚相提并论……”

    裘讼师皱了一下眉头,只是越听她说的话,越不巡。却也没说话,只端了盆,倒了凉水就要洗面,赵氏想叫小二打些水来,要侍候着,他一摆手,自己忙乎上了。

    赵氏瞄他一眼,没看出生气来,便接着钱财一事,小心地道:“咱们,接了官司,不要钱可不成。马家这案子,给的我们还得送人家,往里搭钱……”

    裘讼师闷不吭声地洗漱完,接了赵氏递过来的帕子,末了道了声:“咱们先去南昌府,前些子结识的一个朋友,说那里有份差使,倒是不错。我且去接了,再送他们便是。”

    赵氏惊喜地道:“真的?差使定了?”

    裘讼师兴趣缺缺地道了句:“去看了才晓得。现在也不是定论。这事你先别同她讲,明我抽时间找个话题同她说了……”

    赵氏剔了剔灯芯,略有不满地道:“我说甚么了?我见你同她倒是说得来。你也得想着,她虽是男童装,可毕竟是女孩一个,都说是十岁了,也该注意这些个,毕竟将来人家还要……”

    裘讼师颇有些不耐地打断她的话,道:“你想甚么了?这话你也说得出来?常一在一个屋檐下,怎么会没话说……你也勿要胡思乱想……”

    赵氏对于裘讼师忙了官司之余,就是同文箐说个不停聊甚么律法之类的,自己往往插不上嘴,好象多余的一个人。时久了,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环境里,难免不吃味,自己一个人的夫君,想说会儿话却只能等到夜晚,白天哪有自己的份?不免委屈,难过。如今好意提醒一下,却被一通责怪,更是着恼。文箐甚么都懂,自己却甚么也不晓得,有她在,一对比,便如同一座山横亘眼前,让自己卑微。“她千般好万般好,又如何?还不是要靠了你我才能投亲?”

    裘讼师寻思着去烧香之前,二人还相处得好好的。赵氏还直夸文箐如何一个好法,心疼她没爹没娘,可怜得紧;如今却是开始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赵氏不说还好,她这一说,裘讼师也觉这两文箐有些冷淡,好象要推开自己一般,不象往常那般说笑了。不过他以为这是对方生病的状态,自是没精神,谁子不适还有心玩闹谈笑说古论今?

    裘讼师摸不清自己女人的头脑,想着今下午之所以吵,便是因为这个,下午那一吓可是自己受不了,再不敢与她争论。于是又不想夫妻失和,又不能放任周家姐弟不管,万一出了意外,自己良心不安,左右矛盾。见赵氏又堵了气,也不知她又遇了甚么事,只得温言劝了几句。且把赵氏的话再多回味几遍,才隐约感觉:是不是文箐的存在,让她不安?这就好比自己面对衙门里的官员,并不能完全直起腰来与之常久对视一般?想到这,更是软语亲厚。

    赵氏得了自家男人几句软语,也没了气,立刻柔多端,乌发散落,渐渐只化作几声嘤咛,随了烛光摇曳……

    很感谢各位下章就会慢慢轻松起来了,然后更欢快。明媚的*光或者夏初的暖阳,我徜佯着,享受着,也会让女主感受这些。()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