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传 合谋

    二人都急急地踏进厢房。

    见到周成侧趴在地上,血水流湿了他衫子,白色里衣显得格外刺目。带血的匕首也不知是当初被刺中后,是周成自己拔的,还是姨娘拔的,反正那个时候具体的景,文箐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文箐还是心里一哆嗦,想去捡匕首,结果姨娘反而先她一步,弯腰而下,长手一伸,已抖索地抓在手上。

    文箐斗起胆子,踹了周成一脚,没动静,亦没有听到他有声息。不知是失血过多昏迷还是真死了。从一侧也看不得分明,只得探用手去碰。结果这一蹲,还是不可避免就扫到了周成的眼睛,平时不怎么突现的小眼此刻圆溜溜的,事前目带凶光,如今也只死白死白的。不敢再看,只匆匆探了一侧颈脉,感觉没有跳动之感。

    这人,是真死了……

    文箐松口气,看向姨娘。姨娘亦长出一口气,匕首就掉在地上。

    娘俩,谁也不用再去补一刀了……

    只是等慌张地又回到房里后,姨娘便不停地说话。也不知是问自己还是问女儿:“接下来,怎么办?这如何是好?我如今想不分明,脑子里乱得很,箐儿……陈管事不在家……陈嫂亦不在家……你和我……咱俩……”

    在十分紧张的况下,人的思维方式很怪异,好似有条理,可是好多时候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比如眼前的母女二人。杀人之前被欺辱,只想过是家丑,不能说将出去,只好自己出头威胁一个侵犯十足的男人。可阻止失败后,却一不小心杀了人,又吓得不知所措,甚至都完全傻掉。等有了神智,就是逃离现场,人到底死没死,都不敢去碰。在院子里,更是“闻风丧胆”。到了后面又疯狂抢着去当杀人犯,只为了保全文简的命。

    此时,才想找个可依靠的人,一个值得一家信赖托付的人,寻求如何善后。

    文箐头脑仍然空白一片,说真的,今晚的事,她自己明明亲历,却好象连贯不起来,不知哪条线搭错了,总觉得不可能出这种事,却发生了……到现在为止,说这是个梦,都是奇怪荒诞不已的,怎么可能就发生了?

    好久以后,姨娘突然叫了一声“啊”

    文箐吓一跳,以为她发疯,忙抬头看她,只见她眼睛眨了两下,握了女儿的手,嘴里不停地念道:“这下完了,他死了,老爷和夫人这下子也回不去苏州了只怕咱们……不行得想个法子还有,你万万不能牵连进来……”

    文箐听着她的话,显然不是疯言疯语,而是有逻辑的。她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想法太多,有时怨天尤人,有时不敢相信事实一再辩解自己无意杀人,一时又想起自己要去补一刀其实自己本心黑暗。适才还暗喜周成死了,自己不用再行一次“谋杀”了。只是却想不起该干甚么。等想了一下,又不知以后如何是好?还有没有后了?

    此时,姨娘却已经开始从事发的恐惧中慢慢抽离,想到了周成死了之后,自己要如何善后的事了。

    其实,那是人在发生危险之际的一种自救的本能。后来,文箐才明白这个道理。而这种内在强大的潜能,支撑她的这股力量,名唤“”……也许,姨娘在到周家前遇到过许多考验,她习惯在平安时逃避隐藏自己的能力,而在灾难时却会突然爆发

    姨娘脑子在不停思考,手也不停地抚着女儿的手。让文箐感觉到她那瘦削的双手冰凉,根根骨节分明,手背上青筋突起。就是这双手,救了自己

    文箐忆起周成的丑恶嘴脸,那恶心的变态行径,恨从心头起,把害怕恐惧都压了下去,语句也连贯起来了,狠狠地道:“就他个变态,根本不是人,活该本来就该死便是官府来了,咱们也是正当防卫咱们就说他是对我……”

    姨娘听得女儿要把事实公布出去,想到后果,一时急得便捂了文箐的嘴,不让她说下面那些难堪的话,道:“那些事,说出来没人信。再说,他还没成,可咱们却把他杀死了说不得,说不得便是有人信,也说不得你小小年纪,再真传出这等事出去,以后你还如何做人啊?你还要嫁人呢……你……不成的,不能说出这件事来……”

    然后她起,在屋子里转了几下,过了会儿问道:“你适才说什么来着?正当防卫?正当防卫……哦,我有法子了。你说得对,咱们是正当防卫,咱们是抓贼,这夜半不得许可,便闯进来了,是贼。咱们防卫,杀死了他自是无事”过后,反复念得几遍,又摇摇头,苦恼地道,“不对,不对他进的是客房,不是咱们这边房间其他人都晓得他住在那里……”

    一个人有多大的勇气,多深的智谋,也只有在最要紧的时候真实体现出来文箐那个时候却是感觉到母的同时,亦是深切地感受到姨娘的刚烈,智谋。也许,当年她能逃出火坑,不一定完全是周夫人他们的全部功劳,首先还是得多亏她自己有勇有谋。而这样的一个女子,却因为种种前嫌,如明珠蒙尘,尽掩光芒,给众人展现的就是一个柔弱美的姨娘。

    二人眼也不敢合,一直等到了快天明。

    期间想了好多法子,又相互推倒。两个可怜的“杀人犯”不停论证,不停“合谋”,希图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嘴里脑里皆忙得不可开交。

    文箐不懂刑法,只能提出一个自认为的解决方式,问姨娘:是否可行?姨娘也只晓得一般的,哪里会清楚那么多?似乎所有的免责的路都堵住了。甚至毁尸灭迹的事,两人都说得一二也无结果。

    总之,到了后来,已经彻底晕头晕脑的文箐没了精神,道:“姨娘,你听我说:周成是我杀的你记得,是我杀的这事同你无关,今晚你体不适,早早带了文简睡熟了。反正我年幼,就是判罪,亦轻。你带了文简,家里钱财虽不多了,可是有陈管事与陈妈帮着料理,家里现下也有房有地,自是无需担心后家用。你带了文简,以后便定居在常德,那儿亦有阿素姐,还能帮着你一起,好好养大弟弟。苏州就不用回去了”

    姨娘听了,晓得这是女儿想要去顶罪,来保护自己。哪里又肯同意?直摇头坚决否定道:“不成这个法子太不妥”

    文箐道那是唯一的办法,可姨娘却说出反对理由:“且待我细说与你听。杀人重罪,更何况杀的是族伯?那是大逆。可不是一般的杀人,还不晓得衙门如何判。这要在苏州,他们家闹开来,怕是无法免责。虽不得十岁,按律不能治个全罪,可满过七岁后,也是要治罪的,便是轻些,也是要受罚的。只说挨几板子,你又哪里受得了?再有,那牢里,森森的,关得几年,你如何受得了?管家、经营,这些你比我会持,我都不晓得如何料理。便是教你弟弟,你也教得比我好。要去认罪,也是我去你……”

    说着说着,看到女儿又在流泪,不免伤心事一齐勾出,哭道:“我还记得,你出生那年,不知老爷有多欢喜,后来对你,都一直好过简儿……你和简儿,哪一个都不能出事你要出事了,我如何对得起老爷?后我如何去向他交待?又如何对得起夫人临终托付?你和文简哪一个都不能出否,否则我还有何面目存世?人是我杀的,我怎能让女儿去顶这个罪?你要是去替我受罚,叫我于心何安?你……”说到后来,便越发止不住哭将起来。

    文箐听得她的话,亦哭得气喘不上来了,断断续续道:“那你叫咱们怎么办?这个不成,那个不行,难不成咱们便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吗?本来他做的那事,就是死个千八遍的都消不得我心头恨意咱们要不杀了他,还不知他害了多少人家去怎的咱们就不能说出来了?为何会无人信咱们的?只要有人信,让他臭了名声,我们杀他,那是他罪有应得,判不得我们罪,我便是坏了名声又如何?至少不会是死,能救得大家的命便好。坏了名声,没人娶,我不嫁就是了。我就不信了……”

    姨娘自是反对,斥道:“你让他臭了名声,他本是死了,又能如何?便是咱们不受罪,你的名声毁了,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啊,还有你弟将来又如何……不说这个,便是你去,我自是死也不同意的……你不要姨娘……”

    到后来,二人又争着该自己去认罪,希望另一个留下来照顾文简。可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不免相互之间,声音也略大了起来,再加上哭声,便吵醒了里间作梦的文简。

    文简迷迷糊糊爬起来,不见姨娘,只就着前一盏小灯,摸索着下了,一边走向外间,一边将梦里的疑问喊将出来,道:“姨娘,姐,你们在说甚么?是回苏州吗?这里不让住了?那咱们去别的地方吧。我不想回苏州……”

    姨娘同文箐听到里间的动静,以为他在后面听得了自己的对话,都吓了一跳,忙抹干净眼泪。文箐起的时候,这才想起姨娘衫子上还是血呢。趁文简还没看到,忙扯了上被子盖在姨娘腿上。

    文简揉着惺松的眼,趿拉着单鞋,一摇三晃地走过来。

    文箐低头看自己上,好在没有明显的大血块,不会吓着弟弟,又冲姨娘往上一呶嘴。

    姨娘把被子亦盖了所有的血迹,看着小小个儿的儿子,想想他也才五岁,要是没了自己或者文箐,以后他该如何是好啊?一时嗓子堵得说不出话来,心里直想哭,却又哭不得,只哑了嗓子,咳了两声,感觉能说得出话来,方道:“简儿,姨娘正同你姐说事,你且去好好睡一觉。听话……”

    文简打着哈欠,摸摸自己的脸,象要揉清醒一些,只是仍晕晕乎乎地问道:“那你怎的在姐姐上躺下来了?我也要睡这儿。”说着,就要掀被子上

    文箐吓得忙一把拖住他道:“你且听话。姨娘正伤心呢,子不好得很,姐姐且陪着她呢。你如今要是来这儿睡了,我便躺不下了,谁来照顾姨娘?你且好好进去睡觉,到得早上,姨娘便好了,再陪你说话。姐姐这便背你进去。如何?”

    伏下子,不管文简乐意不乐意,趁他头脑迷糊,强行挟了文简于背上去,放倒在里间的上,把鞋拽掉,拿了被子就盖住他还要挣扎的小子,又同他说得几句,许了些别的话,勉强哄着他睡下。且等他真睡着了,方才蹑手蹑脚走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