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传123 蛙声道丰年

    周夫人百祭,已到了盛夏七月,正是农忙之际。

    文箐看着原来的茅草棚,经由陈管事监督,利用平农闲之际,已将一些草棚换成了木屋,另有一半也修成了泥墙。

    陈嫂觉得自家男人办事不错,十分自豪地指着旁边一块空地,同小姐道:“小姐下次秋来,便可有自己的房子住了,待得中秋过后,那边的空地再起了屋子,便是小姐姨娘同少爷来时可住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给人感觉是开始慢慢兴盛起来。文箐也觉得子将会越来越红火,满心欢喜地道:“都是有劳陈伯了,这些子也太辛苦他了。”

    栓子同少爷在一边亦兴奋地指指点点,文简对一切皆好奇不已。阿素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不时也附合一两声。姨娘虽是见得这地头即将丰收的景象,只觉一年有望好收成,可惜戴着帷帽实在是得紧,忙不连迭地招呼着众人去荫凉的地方。

    文简却是如笼里放出来的鸟,自是不同意,满头大汗,亦顾不得擦,嘴里不停地同栓子道:“唉呀,他们说的泥鳅呢?咱们去抓吧,去抓吧……”

    这叫声便把远远地立在那儿的雇工家的孩子招了过来,看着东家少爷嘴里叫嚷着,自己却不敢下田动手。一时便觉得高高在上的少爷亦有不如自己的地方,也都慢慢参与进来,手把手地招呼着这两位小“客人”如何抓泥鳅。

    到得下午凉快些,文箐由陈管事,带着在附近走了一圈,也算是视察了自家的产业了。从前来时,都顾不得看,而且那时这里亦在开工不是挖井,便是挖泥砌房,怕出乱子,陈嫂更是拦着不让过来看。

    文箐发现这里的井却不是摇井,而是一个露天井,这样井水流出到旁边的池塘里,一下子旁边几亩旱地都变成了水田。

    文箐觉得当初工人提出建泥砖房子的主意还真不错,因为用泥,所以把旱地挖了近一亩成方塘。如此连带决了旱地的问题。文箐同陈管事又合计着,既然这池塘也不深,倒时可以养些鱼,便给工人自给自足是足够了。旁边工人陪同着,听得小姐道养的鱼是给自家吃,而不是只给主家专用,一时心里更是感激。

    文箐道:“我这一路走来,倒是极少见有人种荷塘,不如种些茭实作菜,再种些莲,如此既能吃,亦能卖。鱼和藕所得,倒也能给他们当做工钱。”

    陈管事本来亦是个老实人,只是这些年跟在夫人后面经营,才慢慢头脑开窍,经验多了些。听得小姐早就有主意,自是点头一一应。等一一听完小姐的吩咐,又出了一些主意,道:“想来明年便是给他们发工钱,或者将这田地佃了与他们种,亦是有余了。”

    文箐道:“唉呀,上次种的甜瓜,文简倒是极喜欢吃,不知如今过了季节否?要是种得西瓜,现下正是吃的时候。”

    “甜瓜亦只是试种,当时也只种得十来株,如今却是没了。西瓜今年是未来得及种,到得明年,这屋后的一片旱地倒是种得,届时也不怕贼来偷。需得让工人现挖些刺藤种些,围上一圈,这样也能防野兽。”

    文箐好奇地问道:“难不成这边还有狼吗?”

    陈管事笑了笑,道:“咱们这里离村头也有一两里地,离山头近了些,这山里自是有狼,也有猴儿。这猴儿最是贪吃,便是今年急急忙忙种的一株桃树,也只敢种在院子里,便是怕猴儿来了摘。再有黄鼠狼甚多,这个需得防着。”

    文箐抬眼瞧不远处的山头,没留神,脚下便是一歪,脚差点儿给崴了,好在没有伤着筋,忙认真在这小径上走路。“如此,岂不是得多养几条狗才是?”

    旁边地头工人正在放田里水,以便晾干了,好让水稻结实。另一旁亦有工人在收着田埂上的绿豆。

    见得东家小姐亦来了地头,便极地打了声招呼:“天快黑了,小姐需小心些……”

    文箐亦朝他们微微一笑,点个头。陈管事应了一声,道:“这便是要吃夜饭的光景了,今小姐给各位加菜,大家也早点收工吧。”

    陈管事接着上面的话道:“小姐所虑甚是。他们倒是从村里抱了一条小狗来养。我x前亦到村里去走了一趟,有一家正下了四只,说得与他们家买两只。明年开后,其他几家亦有下崽,到时捉几只来便是。”

    文箐凑近一个采绿豆旁边的工人边,因为见着的是豆荚,她在城里哪里识得?如今便亲自摘了一个豆荚,剥来一看,才晓得是绿豆,心想幸亏自己没问出口“这是何物事”,要不然丢脸了。

    倒是旁边的一个农妇,显然是雇工的娘子,急急地走过来几步,指着黑色的豆荚道:“东家小姐,这个绿的还摘不得,需得采这些已变黑的豆荚才是熟了的。”

    文箐脸色徽红,在夕阳下,倒是没让人察觉。只是她丢人地问了一句:“那这个豆子,莫不是到时你还一个一个地剥开不成?”

    那位农妇觉得东家小姐真正是不通俗事,只憋了笑道:“便是在箕上再晒上几,一碾便破了皮,豆子自是出来了,到时筛出来豆荚……”

    文箐觉得自己OUT了,再不敢多问,忙着往回走。生怕再问下去,又会问出以前的韭菜同麦苗有何不同的类似笑话来。看的农书,却是纸上有写得几句,终是字与实物未对上号,如今怕是需得偷偷在地头上狠下一番功夫才是。要不然,自己一个外行,以后可如何在这些人面前立威?

    她既如此想,便是打定了主意,想着百祭已完了,家里亦无事,且在这里多呆几,花上几天时间好好认认各块地头的庄稼才是。

    百祭办下来,那些祭品三牲,自是成了雇工们的荤食,一时之间,都放开了吃。言词之间,极是感激东家在大雪天收留了自己这几家人,又让自己有房子住,也无需交得房钱。地头的菜,更是卖了,换得钱钞便算是工钱。如今既不愁吃,亦不用担心天冷下雨的,都道:农忙时一定要抢收,不误工,不让一粒稻米被夏雨淋。

    文箐同姨娘还有阿素与陈嫂,在最好有一间屋子里,由农妇们陪着一起,另外一间屋子里自是陈管事带了少爷与栓子,同男人们一道。陈嫂特地从岳州府带了米酒过来,农妇们一边喝着,一边都说着地头的新鲜事。比如村里谁家进山砍些柴火,误掉进了山洞里,花了几天才找着,人饿得快不行了,还是咱们这里给喂了些米汤,又救活了。又道是本来养得三五只鸡崽,没想到黄鼠狼来了,叨得一个不剩,男人们只好轮番守夜……

    文箐听得这地头上的一些事,晓得他们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劲儿,忙向他们表示感激。没想到反过来倒是农妇哭了,道是自家从江北过来,流落到岳州,幸得周家收留,如今既有得吃有得住,东家又如此大方,真正是祖辈烧香积来的福分。有农妇道:“陈大管事给我们留了纸钱,便是逢每个月初一十五的,小姐同少爷在岳州府那边亦不方便过来,便是夫人同老爷那里,我们自是会替东家烧上些尽孝道。”

    陈嫂自是张罗开来,替自家小姐说得几番好话与人家,又替姨娘收得些感恩之。农妇见穿着一孝服的姨娘极少开口,只是端坐在那儿,偶尔才动得一箸,似是仙人流落凡间一般,仪容端庄美丽却不容近前,生怕有所冒犯。

    倒是小姐,吃得向口,又说得几句话,宽得众人心,不时打听地里的一些事。听她说得明年需得再加种些甚么,再有明年便将田佃给各家,几位农妇便越发觉得明年的子更舒坦。

    到了晚间,男人们都在院子里外面打了地铺,正是夏,倒是极凉快。腾出来的两间泥房,倒是给东家一家子。

    陈嫂一边燃蚊香,一边道:“这里,靠得地头太近,只怕蚊子多些。小姐需得将帐子捂好,要不然明起来,脸上都是红疱,可就麻烦了……”

    文箐听得外头男人们仍然在高声呼喝,好不闹。只是姨娘却累得厉害,初时见田地的劲头早过去了,白里做法事亦跟着磕头拜祭,中午又未曾午睡,此时早就困乏不已,勉强压抑着没当了女儿的面打哈欠,只是给儿子脱了外衫,方才自己亦躺下,拿了把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

    文箐却从今里农妇们的聊天中,想到了一些事,又想着明年需如何如何,心里挂念着明去地头再好好看看哪些物事。等外间亦清静下来,只听得池塘里蛙声连连,偶尔有猫头鹰在夜空中鸣叫几声。外头的月光极清淡,如此的夜色,似得格外安宁。

    “岁月静好。”文箐心里念着这一句,见周公。()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