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传103 春联

    因曾家大嫂迟迟才离开周家大厅,所以周家晚饭今开得迟了些。只是正在开吃的时候,便听到前院曾家传来一阵阵叱骂声,孩子哭声,大人之间嚷嚷声,显然是曾家的年关比周家来说,还要压抑,更不好过啊。

    文箐见文简很好奇向门外望,便道:“外面白茫茫的,有什么好瞧的。快吃!吃了早点儿歇息了,明要去拜祭呢。”

    文简吐吐舌头,徐姨娘见女儿凶巴巴后又夹了块鸡腿放弟弟碗里,心里便有点儿发笑,想着儿女终是亲蜜相厚的,于是也给旁边黑漆儿碗里也放了一大块,盯着他吃了下去,却见自己碗里被女儿夹了一块菜,心里更是一阵暖。

    次一大早,除了周夫人由陈嫂陪着在房里没出门,文箐他们一大家子便取了祭品到寺里祭拜周大人,过了午方才回来,文简裹得严严实实地,仍急急地进门便叫嚷着“冷”,一头便扑到暖炕上,回头对黑漆儿道:“还是家里暖和啊。”

    等缓过来,给周夫人请完安,便听到周夫人问道:“明年便是大年初一,左右在家无事,要是不下雪,你们两个明天便去街上司粥吧。”

    文箐听得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周夫人仍挂念着外面的人与事,今她经过救济院时,发现那里大门开着,不停有难民进去,想来灾民不少。

    周夫人在同陈嫂道:“便是一石大米,也花不了多少钱,熬成粥却也不少。前几让李诚同救济院那边打过招呼了,我们施米一石。你让曾家的一起帮着去忙乎,看看他们有空没?”

    陈嫂点点头,只听周夫人在感叹:“今年是不同往年了……”

    文箐道:“母亲,我去吧,让弟弟在家陪着母亲和姨娘吧。”

    周夫人摇摇头道:“我见简儿慢慢也晓事了,让他跟着你一起去,看看灾民,知冷暖,晓温饱,要不将来成个不通世事的,将来你作姐的可难办了。”说完,神格外凝重地看着文简正在折腾一只布老虎。

    文箐见周夫人如今是无时无刻不想着抓紧时间来教导儿女,心里格外不是滋味。低下头来,嗓子喑哑地道了声“嗯”,连门外阿素端来饭食的动静亦未曾听得。

    大年三十,便是事多,周家既是守孝,过年不如往年一应从简,可是该办的还得办,比如备年夜饭等一应事宜。

    曾婶家的二儿媳却是极少见地上门来了。先是说自家舅做得好些灯笼,这过大节的,想去去晦气在前院挂灯笼,不过周家守孝,是否有忌讳?

    陈嫂听得一愣,没想到节俭的曾家这个时候倒是不省钱了,转而向文箐。文箐却大大方方地道:“挂便挂呗,多挂些,我们也沾你们一些喜气。”

    陈嫂拉了曾家二儿媳到一边,问道:“我见你们家向杰节俭,今次怎的倒是这般阵仗来了?”

    曾家二儿媳苦着脸道:“这也不是我家舅姑的主张,只是奈于伯母一再要求。这笔花销自不是她家……”言下之意,便是曾家大嫂在可着劲儿败三弟媳的家,充门面了。

    接着她又小心地提了第二项事,原来是求陈管事帮着写几副联。陈管事推脱,说自己写字可不行,可惜夫人生病中。对方听得大失所望。

    文箐觉曾家素来很少麻烦自己,想着胡萝卜还欠人家,便却出了个主意,便道:“这有何难,你把纸留在这,到时让我姨娘给写了便是。”

    曾家一直只知道周家的姨娘是个极多病的,也极少见人,偶尔在后院远远地瞧过一两眼,是个极美的人,现在见陈管事不愿写,却由一介女流来写,虽不知底细,稍稍有失落。也不知究竟能否写出一手好字,将信将疑地留下纸来。

    文箐拿了纸到姨娘房里,边走边想,原来明代这个时候已经有“联”一词了,自己以前实在孤陋寡闻了。没想到姨娘接了这个差使,起初还怕丢了丑,后来听说是还曾家的人,倒也勉强提了笔。写到后来,居然写得十分高兴,便也同她说及联一事来。

    姨娘细声细语道:“联啊,这倒是很久以前就有了,只是太祖皇帝是个从小看书,对对子的,所以啊,经常喜欢写对子。再说,这写桃符过年的习俗远而有之,只是那时都是读书人家才多写。到了咱们太祖皇帝这儿,一看桃符不就是对对子吗,就要求天下人都过年写了对子出来迎节。”

    文箐从前一世爸爸那里知道桃符便是古代联的另一称呼,只是没想到叫“联”却是同大明皇帝朱元璋有关。嫌姨娘罗嗦,催着她快讲典故。

    典故是这样的——太祖皇帝当年在南直隶时,大年初一巡视民时,挨家挨户察看联。每当见到写得好的联,他就非常高兴,赞不绝口。在巡视时见到一家没有贴联,朱元璋很是生气,就询问什么原因,侍从回答说:这是一家从事杀猪和劁猪营生的师傅,过年特别忙,还没有来得及请人书写。朱元璋就命人拿来笔墨纸砚,为这家书写了一副联:“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写完后就继续巡视。过了一段时间,朱元璋巡视完毕返回宫廷时,又路过这里,见到这个屠户家还没有贴上他写的联,就问是怎么回事?这家主人很恭敬地回答道:“这副联是皇上亲自书写的,我们高悬在中堂,要每天焚香供奉。”朱元璋听了非常高兴,就命令侍从赏给这家三十两银子。

    于是,联”由朱元璋起的名,并且也是他推广开来的。皇帝的特权就是好使啊。这马拍得,既得了御赐亲笔对联,还能得三十两银子,真是名利双收啊,这屠户家可真是运气好啊,他家生意还不就在天天坐在家里,搬个椅子在那里收门票了?

    文箐不无邪恶地想想。、

    姨娘问:“我素常见你也读书,可知如何对对子否?”

    文箐头皮发麻,只想到了押韵歌,可是记得老爷说过那是清代才记录下来的,明代还不知有否呢。见姨娘十分殷切地看着自己,十分不好意思地老实道:“我没想起来。只知对仗要求工整,可是那个韵与平仄掌握不好……”

    姨娘一边提笔写了个“”字,一边同她道:“你晓得这些便好,这楹联讲究的是仄起平落,便是上一联仄声压尾,下联末句用平声。今即为迎,不如……”

    文箐见她兴致颇高,也难得她指点自己,只想着顺了她的意哄了她高兴,一时着急,也不知哪里脑袋抽筋,便有了一联:“这个行不行?花秋月四时异……嗯,那个,那个……柏翠梅香八方同。我实在不懂这个……”

    姨娘又见女儿沉思,急着想给她提醒,又有心考察她,便抿了嘴只看着她。听得上联先是一喜,及至下联时,初始听得极为高兴,提笔要写下时,却放下笔来,半晌不吭声。

    文箐本来得了她夸赞,后来见她这般模样,也不知她想什么心事,姨娘是个闷葫芦,平素本来就不怎么讲话,这要一下子把她兴致败坏了,岂不麻烦?心中不由忐忑起来。拉了拉姨娘袖子,才听她叹声气抚了一下女儿的头,道:“难得你如此这般年纪,也懂得这些。这个自然是好……只是……算了,这事别同他人去讲了吧。”

    文箐暗想不是是坏事了?她本来学理工的,看来以后得把小时被老爷着背育的唐诗宋词捡起来才是,要不然她在周家只怕也是半个文盲。其实,这个对得也不能说过,只是后来她才明白,这一个“柏翠”揭示了这一年的结局。

    文箐觉气氛不好,忙道:“唉呀呀,这曾家识字的也不知有几个?咱们写好的都放一起了,他们怎的能分清上下联啊?到时贴反了岂不落了笑话,丢了他们面子了。我且将上联都放一处,这样他们自然好分了。”

    彼时对联还没有横批,只有上下联。一般上联都是贴右边门框处,下联则为左边。这个文箐还是懂得,因为每年老爸都得贴这些个。

    周夫人那边听说曾家为求吉利,去凶邪,要大办过年的事,一时也来了精神,听得姨娘将联写得差不多了,便让文箐送几张纸过去,道是给曾家写几个“福”字作牌贺新年。

    文箐给她送纸过去,凑趣,便问道:“这牌是‘福’字?难不成没有别的字了?”她想到现代的“招财进宝”。

    “这个啊,还是当年马皇后救人的事啊。”陈嫂在旁见周夫人画得十分投入,便同小姐的说话兴致也高了起来。

    据说,太祖皇帝当年用“福”字作暗记准备杀人。好心的马皇后为消除这场灾祸,令全城大小人家必须在天明之前在自家门上贴上一个“福”字。马皇后的旨意自然没人敢违抗,于是家家门上都贴了“福”字。其中有户人家不识字,竟把“福”字贴倒了。第二天,皇帝派人上街查看,发现家家都贴了“福”字,还有一家把“福”字贴倒了。皇帝听了禀报大怒,立即命令御林军把那家满门抄斩。马皇后一看事不好,忙对朱元璋说:“那家人知道您今来访,故意把福字贴倒了,这不是‘福到’的意思吗?”皇帝一听有道理,便下令放人,一场大祸终于消除了。从此人们便将福字倒贴起来,一求吉利,二为纪念马皇后。

    后来啊,大家觉得单独一个字也不太好看,就有人想主意了,将“福”字精描细做成各种图案的,图案有寿星、寿桃、鲤鱼跳龙门、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所以啊,这就有了“腊月二十四,家家写大字”。

    周夫人此时正好画完,放下笔来,道:“今年腊月二十四,简儿回家,一时倒忘了这茬事了。如今补过。咱们家既不能挂这个,便让曾家多挂些,咱们沾他们家的喜气吧。”

    陈嫂见母女俩说的话都一般无二致,真正是母女深啊。便在一旁笑道:“曾家今年便是这联的字画钱都省了不少了,居然还是夫人同姨娘两位一起,实属难得啊……”

    周夫人笑她贫嘴,让她快收了去与曾家,早早贴上才是。这才刚收拾好笔墨,曾家婶子却已敲门来了。拿了联同福字,却没走,吞吞吐吐地才说出另一番话来:“夫人,这个,大过节的,我家小门小户的不懂礼,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