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传086 不速之客(二)

    等李诚引上来的时候,她定睛一看:吴师傅满脸风尘模样,着的浅蓝布袍,约摸二十七八岁光景,长得很是英俊,脸上神十分凄楚不安,步子迈得很开,走得很慢,显然是心思凝重。

    吴师傅先是给周夫人请了安,问了个好,说话间也不知是避讳还是什么,并不抬头与夫人对视,反而是略倾首视下。直至看到文箐在一旁,便眼神一亮,笑,想伸手去摸她的头,又想起什么,终是没有其他过份亲近行动,便落了座。

    周夫人让文箐给他行了个礼,红了眼道:“箐儿上次落难,伤了头,已是记不得以前的事了,只怕……”

    吴师傅很是讶异地看着文箐,显然是对她的“记不得”感到痛心。又见她长高了许多,原来无比稚嫩单纯的一张胖乎乎的脸,如今已是瘦了好些,观其言行都是小大人模样,心里更是沉重。一时,便也是眼角发红。“我前一个半月方才听到大人船难的事,便急急赶了过来,不料……”话是越说模糊,可见已是十分的动了。

    周夫人点点道,勉强地应付了一句:“难为你有心了。便是箐儿与简儿都未曾见到老爷最后一面……”

    吴师傅脸上神色极是愧疚,也不说话,茶水在几上,也不见他动一下,只是低了头,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可周夫人也不主动去搭理他,更不多看他一眼。

    文箐左右打量着周夫人同吴师傅,发现这二人之间形说不出来什么诡异。周夫人对下人之好,那自是不说,为何独独对自己的一个武术老师会这样,好似很排斥,又不得不应付。

    她有心在旁边观望,奈何周夫人却不让她再听下去了。吩咐她快回房去同阿素学记帐去。

    吴师傅听得她这般小已经做这样的事了,更是惊讶,想说些话,又觉自己份不合适,而且同文箐之间的师徒感,自自己离去之时,便早就断了的。

    文箐步出厅堂,最后听到的是吴师傅好象在请罪,又听到好似“噗通”一声,可能是跪下来了。文箐再好奇,却被阿素强拉着进了后院,终也忍不住了,便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阿素咬紧了唇,也不吭声。半晌道:“小姐,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再提?”最后又补充了一句,“他跟着老爷到成都府,老爷一时好心,便让你认了他做师傅,方才教过你几招而已。”

    文箐见她说得好似有些咬切龄,又有些鄙视,显然这次同陈妈一样极反感吴师傅。可是这次是无论如何,阿素也不再说下去了。只拿了帐本与她看。文箐也一赌气,便道:“同我相关的你又不说与我听。得,这个帐本如今我已会看了,你便自去忙别的吧。”

    阿素见小姐有些小生气,又搞不清她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来诈自己的话,被她推出房门来,叹口气。才走几步,见阿静在内院拐角处立着,显是在那等着自己了。

    阿静紧张地拉了她到一边,连声问道:“听小豆子说,那个男人来了?他怎的还有脸回来?不都是他惹的事,老爷和姨娘哪里会出这样的事来?他居然还敢再来惹夫人生气?……”

    她是越说越动气,阿素“嘘”了一声。阿静急着道:“左右都无人。姨娘刚躺下了,此刻是不会醒过来的。小豆子同栓子在外院呢。”

    阿素低声道:“小姐适才也问这事,我没说,现下她正生气着呢,你还要嚷嚷得她晓得?”

    阿静明白过来,自己太急切了,便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便是十分看不惯那人。谁知那人看起来长得人模狗样,哪里知道心里真是污秽的狠?居然还敢打老爷的主意。老爷便是好心,同于他,他便缠上了老爷,要不然,哪里有如今这样的事?这便都怪在他头上才是。”

    阿素听得她这般说,心里也是十二分地认可她说的,想想也生气。老爷善事做得多,没想到被下作之人惦记上了,好心没得好报,反而招来无妄之罪。真是没天理了。想附合她的话,张嘴的时候,只怕这是对阿静火上浇油,一时也没了语言。

    阿静见她十会赞同自己的看法,继续愤愤地道:“这华阳王到底是不是他爹?他们父子的事便自家解决便是,他何苦还投到周家来,扯上老爷一家子。如今他是好好的,可是老爷却……”一时又恨不是去赶走那人,杀了那人才好,一时又想起老爷去世,姨娘疯魔,真是苦不堪言。

    她这边说边抹眼泪,同阿素一样伤于往事,哪里还记得看周围有无人影。文箐此时走出来道:“好你个阿素!你不同我讲,却同阿静在这里说这些个,看我不说与母亲听!”

    阿静一听小姐的声音,手脚马上就慌了。阿素听了,脸色有些发白,自己这番行径确实太不光明了,只低头说道:“小姐,你既然都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这又不是好事,何必非要晓得。再说,你现下还小,夫人不多讲,我们亦不好多嘴多舌……”

    文箐可是想想自己真是把她当姐姐看,推心置腹于她,以为她早把自己真的当个大人看了,没想到在她心底里,自己还一直是个小人,需得处处关照才是。想生气,可是自己内心又十分解她的不方便之处。可是自己确实不想当个糊涂蛋,便有心拿她的话,道:“你既说不多话,那怎的你二人在这里就不话不成?”

    阿素没了言语,反而是阿静看着小姐这模样,心想那人面兽心的人,如今还有脸上门来,自己恨不得在世人面前揭穿他的污秽下作心思,此时听小姐想知道这事,虽然理智上也明白小姐不便于晓得,想想姨娘五六天里有四天里神智不清的,便一时激愤上来,再也忍不住,打开了话闸。阿素作难,想阻止她说下去,可是奈何她失去了大半理智。

    有了她的讲解,文箐也明白这个吴师傅是何方高人了。

    早年华阳王看上了吴师傅之母,可是那时她是有妇之夫,便谋了去,后来生下了吴师傅,华阳王一直以来无子,自是十分高兴。但随着吴师傅渐长,观其外表,同自己是越看越不象,再联系到其出生的子提前了一个多月,便认为那是野种,是前夫之子,一时生怒,便赶了母子二人出来,吴师傅便从了母姓。后来周大人在武冈救了他一次命,彼时他**已去世。不想周大人却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华阳王后来几年,再也无子,找了他去滴血认亲,便认定吴师傅是自己儿子了,可是奈何儿子跟着别人,绝不回来。再加上其他事项,便对周夫人怀恨在心了。周大人迁至蜀地,吴师傅又跟了过来,后来夫人带小姐上成都是,他便偶尔教文箐几招,这才认了这个师傅。只是没想到,这吴师傅却是个好男色的人,认定了周大人为知己,青衫之交,慢慢便……

    阿静却将自己知道的同猜测的,一并说了出来,同为女子,有些话不方便说,阿素又是个未嫁女,更是阻止她说下去。

    可是文箐听得一鳞半爪地,已经早就明白了。难怪周家众人怨怪吴师傅,是他给周大人惹了祸,也难怪说华阳王绝嗣,后来认定吴师傅是儿子,又不认自己反而认为是周大人勾引带坏“儿子”,尤是对周大人极为怀恨,非得要“报仇”不可。以前从陈管事及李诚那里听来的华阳王的一点事儿,总觉得差了些什么,原来另有原因在这里。

    阿素见文箐不说话,以为她伤心,责怪阿静多嘴,阿静图一时之快说完,此时也不安。文箐叹口气,心想世事变幻,谁能看清分明呢?便安慰二人道:“如今我是对他都记不得了,爹已去世,前程往事便过去了,想这些也没用。还不如想着如何落实了华阳王的罪,你们也说了不能让老爷这么白白的死去。”文箐此时也是十分恨华阳王,对吴师傅,她责怪不上来,现代的取向自由,她向来是尊重的,只要不违犯到她头上来。

    她这番话,便是同厅上周夫人同吴师傅说的一般无二致。

    吴师傅临走时,很是沉痛地责怪自己给周大人惹来了祸事,又对夫人起誓道:“总是我让大人受了这无妄之灾。周大人的仇,我去报!我去查那伤大人的贼子,若是老贼所为,不杀老贼不罢休!”

    周夫人被他眼里的戾色也给吓住了,可是却不想承他这个,道:“便是有祸了躲不过,这是命。如今只怕户部已下了文在途中,我就等在这儿接完,了了此事,我们都离了这是非之地,再无牵涉。”此语意思是与吴师傅也再无瓜葛,不希望再与他继续往来。

    吴师傅辞行,恳求去祭拜一次周大人。

    周夫人想想人已没了,过去的恩怨还计较那些作甚,老爷自始至终对他都是赤诚之心朋友之谊,自己要是将这一切劫难迁怒于他,倒是太过小人了。可是也实实不想再见他,便让李诚陪了他去。

    此人就如风一般来,风一般消失,其人至。奈何,只能飘零寄于异乡。文箐后对其评价如是。(!)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