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传083 天啦,虱子(古代卫生一)

    文箐从江陵返家后,没多久,总是感觉头皮发痒,当时也没在意。此时柱子同栓子都说到头发的问题,便越发觉得自己头上痒得厉害。

    她穿越过来后,对于洗澡洗头洗脸,这些个人卫生方面,自是不能现穿越前相比,但频率也不低。周家用的皂子,都让香米羡慕不已,道是比自家的要香,要滑。文箐在陆家也见识过,一般人家都用的是皂豆,自是不如周家的好。所以说,谁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看来,自己穿越到周家,同他人比较起来,点滴都是幸福啊。

    踢完蹴鞠,活动了筋骨,阿素忙着给她打水净,道是出了汗,快快换了衫子,把几个男孩都打发了去换衫子。阿静那边看着柱子也可怜,这出了汗要跑回去只怕就着凉了,忙给他找了豆丁的衫子换上,这种待遇让柱子好生感动,觉得周家的一切都是好的。

    全家这种健康意识,越来越强,得益于文箐读医书的效果啊,《千金方》里可是有这么重要一条:“湿衣及汗衣皆不可久着,令人发疮及风瘙。大汗能易衣佳,不易者急寒霍乱”。

    文箐却一拐跑到茅房去,想着“又忍尿不便,膝冷成痺,忍大便不出,成气痔。”现在她都把《千金方》养生卷通背,并且一条条教于众人,又开始背一些伤寒方子,可谓成就不小啊。

    在茅房里蹲着,看着香熏小炉,文箐无比地怀念现代的冲水马桶与洁白的手纸啊。文箐心里叹口气,周家总算有草纸,卫生条件在当时已是相当不错了。香米家连草纸都没见过,更别说用香熏的茅房,每回来周家,都要来蹭一回厕所。

    文箐散开头发,听阿素说及这体原来自从到了成都府就不愿再理童子的光头带发髹的发型,而是留起了头发,现在都长得快到小腰这儿了。一挠头,痒;越挠越痒。

    阿素在旁边见她这般模样,突然心里就有点不好的预感,也知小姐对这些方面非常在意,自己要是问出来,只怕小姐到时羞得着恼就不好了。

    文箐见她盯着自己,便一脸便秘状,道:“阿素姐,你且帮我瞧瞧这头发里,怎的这般痒?最近我自己梳发,是越梳越痒,是不是要长疥子了?”这个疥子,也是听柱子提及巷里有人夏天长的,据说还化脓,好了后一个疤,难看死了。文箐没见过,因为栓子豆子他们也都没得过。

    阿素一听,也急着应证,这季节应该不是长疥子的时候,只怕……再不管屋里的洗浴水是否要凉了,取了个杌子搬到廊下,又取了件外衫给她上。帮她用梳子理顺头发,便也不用篦子,直接用手分开头发来,拨拉了几下,果然见着了虱子!

    小姐这是打哪里得的啊?她一下子也想不起来。记得从江陵归来后,那次还是自己用药与她洗过头发,衫子都全部换过了,怎的会有这个了?隔三差五的见小姐自个洗头发比全家谁都勤快。她这头看着头发,发现虱子还不多,只逮得两个。心里微微舒口气。只听文箐在问自己:“可是长了疥子么?到底是个甚么模样的疙瘩?我怎的摸不到?”

    陈嫂从夫人房里出来,开始还以为是阿素在帮小姐梳头,等她取了茶再回来时,还见两人一站一坐在那。于是顿生不好感,马上就紧走几步,见阿素好象是帮文箐在捉虱子。这一下子就发火了——把茶放廊下一放,一把拨拉开女儿,就手上拨拉小姐的头发。

    “让你服侍小姐的,你怎个服侍的?!这小姐头上是怎么回事?回来那天不是让你给小姐全部洗干净的吗?洗一次不行,多洗几次啊!我说……我这就打杀你……要你何用?”她这边刚发现这个问题,想想小姐得受多大的罪啊,立马就把阿素拉一边,拍打起来!

    文箐被她吓一跳!忙去拉扯过来,不明所以地问:“陈妈,倒底是怎回事?我这头上可是有什么不妥?就算是长了个疥子,你打阿互姐作甚?和她有甚么干系?”

    阿素只低着头,也不吭声。心里很是愧疚,觉得阿姆说得很对,小姐哪里晓得这个?小姐受罪,自是自己的错。

    陈嫂抹了把泪道:“小姐,这哪里是什么疥子?”看文箐一脸糊涂,便问道,“你这痒了有多久?”

    文箐道:“打从江陵上船后没几天,就觉得痒了。当时想着是隔几未曾沐浴的缘故。回来后,阿素姐给我洗了几次,还泡了药汤,也就没觉得。后来家里事多,也顾不上了。最近有点儿时间,一看书,偶觉得有些痒,也忘记了。今才觉得痒得难受,让阿素姐给我看看呢。”她这话说完,就看陈嫂又狠狠地盯着阿素,怕陈嫂又责怪阿素,忙道,“你怪她作甚?我这么大人了,哪里能老让阿素姐给我洗子的?她要出嫁了,难不成我还为个沐浴的事跟着她一道出嫁不成?这是我自个的事。”

    这话,听得陈嫂心里也是一酸,泪水更是不断了。

    阿素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小姐,后梳头还是我来帮你吧。你平素是不是不大用篦子?”

    文箐嫌篦子太细,总是缠了头发,便点头道:“那个老是绞了头发,拉得生疼的,我用梳子也能梳好。”

    陈嫂恍然大悟道:“小姐,这个篦子还是必须用的。你用了梳子全部梳顺,再用篦子就好了。这梳头你不熟,你手也没那么长,头发可不就是梳不顺嘛。打从今儿起,还是让阿素来帮你梳。如何?”

    文箐想这个时候不妨退一步,要不陈嫂又得责怪阿素,便点点头道:“好吧。”

    陈嫂便道:“小姐,过会儿,烧了汤放了药,你得好好泡泡,多泡几次,便不会痒了。我这就去给小姐准备去。”抹干净眼泪,整了一下头发,提了茶水急步地回夫人房里去了。

    文箐狐疑地看向阿素:“阿素姐,是不是我头上也长疥子了?你还没答我呢。”

    阿素吞吞吐吐地道:“倒不是疥子,是……是……虱子。”

    文箐此时糊里糊涂地,一时哪里想得起来什么是虱子,睁大了眼问道:“是何怪物?你且找来给我看看。”

    阿素心想这终究是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只得道:“便是头上长了一个虫子,吸了血,皮破了,自是痒得厉害。小姐再痒,也勿要抓。”

    文箐一听“吸血”,马上就想到了僵尸,体一寒,心里一个劲地安慰自己。突然灵光一动,《动物世界》里,那猴群里不就有一个集体活动是:捉虱子!然后,然后鲁迅写的那个阿Q不也是捉虱子嘛?她寒毛直竖,头皮发紧。这,老天爷让她头上长了这个?!没想到自信卫生,却还不如阿素她们卫生,头上居然长了吸血的虱子。

    她这正惊讶得不行,暗自懊恼,阿素又逮了一只,迟疑着,终于还是放了在她手里。她一看,就是黑黑的一只小虫子,在手里爬得很快,立时神经质地好痒,寒毛再次竖立,鸡皮疙瘩全起来了!手便一抖,那六只小脚的虫子便掉地上去了,她也吓得跳起来,一下子就跳开了。把个阿素也惊得差点儿摔倒。

    “这个,这个就是虱子?!太可怕了,太恶心了!阿素姐,快,快给我头上除掉!我可不要这个!太受不了了!”她一连迭地感叹,声音里有着惊恐,慌张。

    阿素听得小姐说恶心,自己也突然觉得恶心起来,可是也担心地上的虱子再爬到别人上,忙捡起来,掐死。文箐见她面上完全没有害怕地就这么捏死了虱子,有点目瞪口呆。

    阿素忙找到地上那虱子弄死,文箐恶心得直发冷,问道:“你不怕这个?”

    “不弄死它,要爬到家里人上,就麻烦了。”阿素解释道。

    “我也洗头了,为何还长出这个来了?”文箐疑惑地问。

    “想来,小姐是用了船家的卧具吧?便是那上面的爬到小姐头上了。”阿素想了想,根据小姐的说词下了个判断。阿素心里五味杂陈,更多的是自责,把她摁回杌子上,尽职地给捉虱子。

    文箐听得阿素用手指相互挤一起发出低低地脆脆的“啪”声,道:“多吗?”

    阿素宽慰道:“没有,就三只。”

    文箐认为她是骗自己,不信,道:“那你怎的又掐上了?我都听了好几次了。”

    阿素呆了一呆,道:“是虮子。”

    “虮子?又是何怪物?”文箐没想到小小的头上还有这些怪物来,听得寒毛根根发抖,肌都发酸。在城市里出生的八十年代女孩,如果不是看电视和读鲁迅的文章她才有点儿印象,便是父辈谈到的“四害”只怕都少有人知道。可是虮子,对于她来说,天方夜谭一般。

    “便是虱子的卵。”阿素一边说,一边将刚才挤过的瘪的从那根头发上缕下来,给文箐看,“这是死的。”

    文箐胆怯地扫了一眼,便见一个瘪的白白的极小的一点。阿素又给她找了一个活的卵。文箐只想着为何没晕过增,心里悲叹道:“阿素姐姐,你把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想得太强大了,我快要吐了。”

    她这一想,便真想吐,“呃,呃”地又吐不出来。把个阿素吓坏了,急急地问:“小姐,怎的了?”

    文箐翻翻白眼,半天过后方道:“这个,太恶心了!阿素姐,我想吐得厉害,太可怕了!”(!)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