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臭柑子

    (今第二更,欢迎关注)

    且说文箐姐弟俩同吴七在附近便找到家医馆,医生一见吴七这灰头土脸模样,想来是一个混混。可是有了文箐在那儿站着,只说了一句被强人打了,自然信了,以为吴七便是他下人。

    医生见文箐脸上有擦伤,道这伤需趁早治了才是,否则可是毁了容,取了一瓶药剂,交待了每涂抹。其次才给吴七治疗,对他态度也较刚才好些,动作也轻了。

    吴七心里想:自己怎么就长得这副不讨人喜的模样?跟着周家小姐,连路人都要照顾自己三分。自己还要仰仗一个小孩,说出去真是丢死人了。

    文箐见吴七要解开了衫子治胳膊,想想自己在旁边,吴七必有不便,便带了文简站到门外廊下想事。

    文简却四处张望,能上街的机会少,所以每次出得门来都好奇不已。见得旁边有箩金黄金黄的大桔子的,便眼也不错地盯着,觉得这个真是好看得很,不知吃起来味道如何。

    文箐顺着他目光看过去,那是一个年岁有五十多、头发已有好些发白的老汉,正仰头在喝水。旁边放着一个担子,一头是一箩筐大桔子,码得高高的,色泽金黄油亮,端的是好看;另一头则远看不出来装的是什么。也不知这人是要卖的还是买回家在途中歇脚的。

    见得文简吞口水的模样,心里不落忍,想着买几个也能让他高兴一下,正好也可打消他心底里的不安,自己也好打发时间,调剂一下心。便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老爹,您这是买的还是作卖的?”

    那老汉本来也见着他们,生得真正是好相貌,所穿衫子布料虽然不是很华丽,却也是自家孩子没穿过的细布。又见一人背了一个包袱,显然是要出门行走的,且刚才还有车夫同他们一道。这心里寻思:兴许是大户人家里的孩子也说不准。

    于是便也拿出十二分来道:“老汉这柑子自然是卖的。两位小郎可来几个如何?这柑子大,色也黄,保你吃了胃口大开。便是不吃,这冬来了,擦手手不冻,擦脚脚不生疮,擦面脸不皴……”

    没看出来,这老汉还真能说几口广告词,且看他居然还有力气挑了两箩筐的大桔子,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也。

    文箐便问价格,吴七这时却赶了出来,一声吼道:“呔,你个老汉,休得欺两位小郎年少!便是一箩臭柑子,岂是你说的那般好!”

    文箐一听“臭柑子”,难道是臭的不成?便拿了一个仔细放在鼻头闻起来,倒也未尝闻得一丝一毫臭味,唯有浓郁的桔子香味。这个闻了,刚才的晕车感便好象减轻了不少,倒是很适合在船上用。只说既说是“臭”的,莫不是同榴莲一般?

    那卖柑的老头一看吴七这势头,衣衫有些破损,且见他额上有伤在,看来是刚打过架。面对一个经常打架的一蛮力的人,虽心里有些怯意不愿与这人多话,却嘴上也不服输地道:“老汉我哪里曾胡说?你个外乡人,不识货也便罢了,怎说得我是欺了小郎!这话传出去,岂不是叫我那五棵树上的柑子都卖不得了?!你也休得仗势欺人,不买便罢,哪里需得如此费话!”

    老汉作势便要挑担子要走,边挽箩筐上的绳子于扁担上,边对文箐两人道:“两位小郎,那一个便也不用付钱,送于你们尝尝,可是我老汉说得胡言?免得人传我邓大欺人!”

    文箐见得路上两旁有好几个人开始关注这边了,心里暗悔这吴七个太莽撞了,自己不想被人看见,却没料到反而招了是非。便好言好语安慰道:“老爹休急。我便买些来尝尝。你且放下来,这里人多,来往不便,咱们且到那墙下。”

    吴七仍是阻止:“这个,小……小郎可便上当,这可不是甜橘,只是没人要的臭柑子……”

    文箐抬头对他一笑,安慰道:“无妨,我便要几个尝尝,我家小弟倒是喜欢上这个。且看邓老爹如何卖?”

    老汉邓大见吴七,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氏,怕是最近这两年来的流民泼皮类的,可是看这两个小人倒是象作主的人,也许这汉子也只是个下人,要不哪里来的马车?便卖他几个,让他也见识见识自家的柑子,免得说欺了人。依言挑了担子到墙下,方才道:“我这个,一文铜钱便是两个。你要论斤买,便是四文可买两斤半。”

    文箐一听,这个价格可是比橘子要便宜得多了,而且个又大。莫非真如吴七所言,或者是臭不可闻,不能吃?“老爹,你刚才说这个能使人胃口大开,可是说这个酸得不成?为何又叫臭柑子,莫非真是臭?”

    “小郎想来是大户人家,所以家里下人不曾买过这个。只是因为其价如此,种上一棵树,几年才得结果,一百多斤,也只卖了几十来文。便得此俗名。倒也不臭,相反,这个便是用来泡酒,香醇得很啦。小郎要是不信,我这瓮里便是今中秋前用青柑泡的,我且打开来与你一闻。”邓大见这小郎好相貌,虽然面上有擦伤,却也不显狼狈,而且说话也是中听,自己不懂,倒也知下问。心一时便好转,为了应证自己所言非虚,便急急地打开酒来。

    文箐其实只想安慰住这老人,因走得急,只带了一衫子换洗,别的什么也没带,买几个柑子满足了文简,再买点儿糖果,便上船去。可是见这老汉这般切,只得对吴七点点头道:“我家小弟倒是想要的,便花上一刻钟,看看这柑子如何。”

    文简怕老汉被吴七吓走,买不成柑子,便也跟着点点头道:“嗯,这个看着便是好,想尝……”

    那边老汉一听最小的孩子夸这个好,便眉开眼笑地道:“这位小小郎倒是真识货。这乡里的土产,你这般贵人甚是好奇,便不是买,老汉也要让你们如愿,且见识见识这番不同。”

    原来另一个箩筐里装的是酒,且见他好不容易启了泥封,打开酒瓮一个角,作了一个“请”的姿态,便让出地方来。

    文箐前世也能喝酒,所以在他打开来那一瞬间,便早已闻得鼻头一阵不同于平常白酒的异香,果然是好酒!

    吴七早就使劲伸了伸鼻子,喉头上下滚动,终于不得不承认这老汉的酒果然香,嘴上却不服软地道:“你这酒如何卖?可能尝尝?”

    邓大有点不乐意与他打交道,装作没听见。

    文箐见此此景,和言道:“老爹,您这酒可也是卖的?”

    “小郎是个识货的,我便卖于你。一瓮二十斤,只是我这价格不同于平常素酒,便是一斤需得付我十八文来。”邓大地着文箐倒是满脸地笑,酱色的脸上全是褶子。一边说,一边拿了一个小酒勺,便去瓮里舀了一勺上来,递了过来道:“小郎可喝得酒?可尝上一尝,便知老汉我绝非虚言。”

    吴七想着平常的酒也就是一斤十来文,算是不错的,他这个居然贵这么多?难道真是好吃不成?就是这香味儿,确实不同别的。不觉便吞了几口口水。

    文箐看着吴七都盯直了眼,心里好笑。接了过来,也不递于他,只放到自己鼻端面前,一吸鼻子道:“果然是香啊!好酒!”

    说完,又故意伸到文简面前:“弟弟,可是闻得香?”

    文简也跟着姐姐学,伸了伸鼻子道:“香!”然后一个手指头飞快地探进勺里,往嘴里一放:“啊……”皱着眉头,直往外吐:“辣……”

    文箐没想到他这会儿好奇心全激发了,真象一个馋嘴猫,实在忍不住了,也笑道:“谁叫你贪吃?这可是酒!”

    文简苦着脸道:“我便是闻着香,才……”看了一下姐姐笑得欢,明白过来,不好意思起来,“姐姐欺负我……”

    文箐不再笑话他,递于吴七道:“吴七叔帮我尝尝,这酒,香是香,不知味道如何?”

    吴七早就想伸手拦截了,闻言已急不可耐地接了去,脖子一仰,便猛灌几口,砸巴几下嘴,又慢点儿喝了最后一口,回味了一下。想刚才差点儿砸人家买卖,现在不好意思,所以嘴上仍然要硬着道:“香是香,味道还成。”

    文简这时也品过味来,插嘴道:“嗯,辣了,不过也甜。”

    邓大刚把酒瓮封上,初听得吴七的话有些恼,不过看这个也就是死鸭子嘴硬,自己何必同一个粗汉子计较。又见文简说甜,旁边那好象作主子的小郎倒是一脸兴味地看着那姓吴的汉子,于是也知买卖还可能有得成。只得按捺住不快,没好气地夺了吴七手中的勺子。

    “这柑子除了泡酒,可真能擦手擦脸?”文箐心里琢磨着,这冬要来了,却是手与脸上干得很。

    “老汉我绝无虚言,要是敢欺于小郎,叫我不得好死!这柑子虽皮是厚、硬,可是内里的汁水只要擦在手上,过得些时间再洗开了,这手便是冻了也不裂开。小郎看老汉这手,农活,虽有老茧,却无皴裂。”邓大又忙着伸出那双斑驳粗糙的大手来。

    文箐看着他手上粗粗的纹路,有些发黑,想来这便是劳作之人辛苦耕耘的印记。

    “那我要是买了这一担,如何个卖法?”文箐这一开口,不仅是邓大一愣,便是吴七也是吓一跳,忙阻止:“小……小郎,这个,使不得。哪里需买这多,便挑几个熟的就是。这出行可不方便得紧。”

    那邓大却是眼睛骨碌一转,拍了一下手道:“小郎这是要搭船下行?那敢好。这柑子,我本就是要卖与这些人的,你只需在船上剥上一个,船上客人要有晕船的,自然闻着味儿便来了。”

    文箐刚才只是同了一下老汉,还真没想到在船上卖几个,被他这么一说,倒是想到了可以拿这个与同船的船夫们打好关系,自己也能找到一个依靠。心里便有了主意,只是此时又多了一个心眼,问道:“你适才说这酒,是青柑泡的,那要是这熟柑泡的,可是一个味儿不是?”

    邓大一愣,道:“小郎还真是问准了。这青柑味有青柑味的,这熟柑味的有熟柑味的,却都是香。家中酒不足,也泡不了这多柑子,我家才将这些柑子卖出来。小儿在码头近船处,也有熟柑泡的几个小坛子酒,另有未熟青柑,半青半黄,小郎要泡酒,拿那些个则最好。”

    吴七子急,不想在这边耗太多时间,把周家姐弟送走,自己也好去给徐姨娘那边帮忙,或者马上去探听张三的行踪,尽快了结这些事。便催促道:“小郎,快买几个,便上船走吧。”

    文箐想了想,自己这一路往下行,不知具体要多久,不如索就一路走走看,反正如今自己也是没办法了,且走一步再说。听得吴七之言,知道不能在此地久留,方道:“老爹,便挑了这些个,同我们一起到船家,我且买下来你们的柑子与酒。只是这酒,需得分几个小坛装于我才是。”

    老汉邓大狂喜,果然是个好说话的大主顾,今天真是行大运了,忙点头道:“好好,我这就到旁边店家处取几个小坛来,小郎先走,到船边有卖柑的,便是我家小儿。我即刻就来。”也不顾担子,进了不远处的店子,果然一小会儿提了一串用绳儿牵的小坛子,放于担前,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