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上街购物去(一)

    (额,今天要是总点击过了三万,俺会再加更一章,以飨读者。要是没过,那是自己写作失败,在网下面壁……嗯,非常感谢大家捧场。)

    这第一顿饭,虽然只是开头添了几根柴烧了两把火,而且还被勒令叫停,别的也没伸手做出个啥来,不过辛劳不大,“功劳”却不小,这是周家吃到的“小姐第一次做的饭菜”。

    文箐有自知之明,可是却是份外高兴的,万一野外求生存,至少会生火了。并且自己力求要是独自生火,至少不能一把火便烧了房子,是吧?一开心,这一顿早饭便比平时多吃了一小碗粥。饭后,捧着有点发胀的肚子,哪里也不想动。直到看着阿素戴了帷帽,挎着个篮子要出门,便来了兴趣,想想自己还没上过街呢。蹭了过去,直叫“好姐姐”。

    奈何阿素一听这个要求,虽有夫人说过,可责任重大,打了一个激淋:“小姐,我娘要是听说我要带您出门,那我这双腿都保不住了。”

    “不会不会,上次不是文简先被拐了吗?我是去找文简时才能被人逮的,这次我拽紧了你,一定会没事的。”文箐拉住她,恳求着。

    旁边栓子插上来道:“小姐,你还是在家吧。上次我的伤好不容易才好。”更有小豆子也凑过来,还要拉了衣衫让她“验伤”。

    拖后腿的一个接一个,气得文箐咬牙,自己难不成出趟门便这么为难?转冲他们凶道:“你先别出门!我去求了母亲,一定能让她同意,且等我一刻!”

    小栓子一缩脖子,牵了少爷,指挥着豆丁同少爷到旁边去玩翘翘板了,小眼睛偷偷地转着,看自家姐姐真的立在院子里,心想姐姐再厉害,碰到小姐也是“猫吃腌菜——没奈何”。

    周夫人正由陈嫂搀扶着去房里准备歇息,文箐帮着把后院的枕头小被都抱了进去。服侍她躺下后,撒,一个劲儿地讨好,怕不同意,最后拿出撒手锏来:“母亲,所谓的‘言之必有信’。昨了我与阿素姐姐一道去买些书来的……再说我要是熟知了这归州的道路,哪里还怕找不到家门?”

    陈嫂在一旁听得,想要劝阻,可是又想到夫人昨天确实有说过让她上街的事,便看向夫人。周夫人知道这次是拦不住了,便也笑着同意了,让陈嫂单独给她拿一百贯钞,一同陪着去。

    陈嫂又给她拿个小帷帽,文箐一看,太碍事了,奈何陈嫂坚持,她便回道:“陈妈,都说女子十岁才不得上街,我这还早着呢。戴了这个,你不怕人家真以为我三头六臂了?不如让他们看看,其实我也一张脸两眼一鼻子而已。再有被拐,被人瞧见,也知道我是谁家女儿,好报信不是?”

    陈嫂心里想的却是:人家一张脸不是小姐这般精致,人家两眼不如小姐的灵动,人家的鼻子也不如小姐的好看……阿素在那边又道:“阿姆,小姐说的倒也对。”陈嫂怨恕的瞪了自家女儿一眼,碍于文箐在场,把到嘴边要训女儿的话又吞了回去。

    文箐这一出门啊,正如放飞的小鸟。这乃是她穿越到这儿来,近半年的第一次真正上街SHOPPING。这激动的心,溢于言表。便是陈嫂刚才的婆妈她也不在意,又见了几个街坊,人家打完招呼,背后议论几声,她也全然听不见。

    她这番状,落在陈嫂眼里,只有心疼与叹惜,紧紧地牵了她手,一刻也不放松。

    过两条巷子,就是菜场,简单已极,就十来个挑了竹筐的汉子或婆子,地上湿湿的,虽有些青石板,却到处是泥,脏乎乎的。小菜贩们只要一见有人朝这边过来,立马就开始大声叫卖起来。

    文箐一听得这些嗓子凑到一起,真是比几千只鸭子还要闹得慌,一时无法适应。倒是陈嫂恨不得抱了她,道:“小姐,就看今次这一回,以后可不能来这地儿了。”

    文箐其实也只想来见识一下,了解一下如何买卖,又如何一个价格,帐本上看来是死数字,没有实际交易的印象深刻。便满口答,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陈嫂便高兴地笑了,道:小姐自是言出必行。只有阿素还怀疑地看小姐几眼,文箐装作没看见,直接指了那些卖菜的小贩。

    这个时候来买菜的有好几个人家,对于青菜都拔拉过来拔拉过去的,嫌这个不新鲜那个菜叶上有个虫洞。卖菜的不乐意了,就叫起苦来:“大娘子,婶子们,这菜新鲜,可不能这样拣,叶子掉了,没人要了。这是按捆卖的……”

    阿素一出现,立马就有人地招呼上了:“陈小娘子来了?快快来,给你留的菜。你看,还有你定的干笋片儿,嫩的。”

    “我这菜比他的不差,两斤才要四文钱,如何?”旁边有人便立马要抢生意。

    “别抢,小娘子一直在我这买的。”作为老卖家的不同意其他几个来抢自家的生意,急忙给上一个算完帐,赶快道。

    有人眼尖,识得陈嫂,知道是母女俩来了,便自然晓得找哪一个:“原来是陈大婶过来了,我家这菜最是新鲜了,还没个虫洞!有的话,你只管挑出来。我晓得府上吃菜最讲究了。”

    陈嫂也笑应答。又有人问:“陈大婶,这可是府上小姐?真个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好个漂亮小姐!”

    “真是周家小姐?!我听说可了不得了!是个好人物!陈婶,且让周小姐过来,她挑一样菜,我不要钱了!”有位卖菜的嗓门够大。

    文箐想,归州也是太小了,有个风吹草动,不仅是四邻皆知,这些小菜贩只怕一回去,又得传了开来。难怪阿素死活不带自己出门来买菜,原来不是怕丢了,而是知道自己一出门,必然是话根子。

    陈婶也大着嗓门道:“各位大娘子大婶子别争了,今天小姐出门,便多买几样,都看看,夫人小姐想吃的,自然就多买。都别急,一家一家看过去!”

    众人听得,今天多买,马上秩序就又好些了,各自捣饬着菜。

    阿素和陈婶看中了茭白,便要了两斤。文箐看他们细细地剥去皮,挑那细嫩的。小贩一过称,道:“是,小娘子眼光就是好。想着府上必定要这个,特意留的,你再挑一些?承惠,五文钱。”

    下面一家,却是卖的一个绿中泛了白的瓜,文箐好象见过,她家阿姨在乡下叫这“白瓜”,自己还查过好象叫“瓠瓜”,不知这里又叫什么,就指着这个问阿素。阿素道:“胡瓜”。

    卖瓜的一看文箐有点不明白,就说:“这个瓜便是同葫芦是同一个祖宗呢,可好吃了,放点,做汤倒是鲜了。”又见他们带孝在,忙道:“唉哟,俺这说错了,小姐勿怪。”

    陈嫂本来想骂他一句,一看他已经意识到了,也不与他计较。阿素对她娘道:“小姐觉这个稀奇,要不买一个回去?”文箐刚要摆手道自己只是好奇,但见陈嫂已点头了,想想反正自己也吃这个,便也没阻止。

    阿素便问价格,对方却凑过来轻声道:“小娘子常关照我们,这卖他人是一文半一斤,于你是二文半三斤?这个小娘子便给三文如何?”

    陈嫂见嫌对方是个男子靠阿素太近,怒斥道:“你说便说,也需得注意,休得无礼。否则我不买你的罢!”对方忙道歉,接了钱,又道谢。

    其他又买了两样菜。文箐便见到了苹果,可是太想吃了。忙拽了阿素去,怕说错名字,指了指。早有卖者上前来介绍:“小娘子可真识货,这柰才下树呢,这是早拨的,待到了中秋节了正是吃的时候。大的这种蜜柰五个只卖八文,红柰七文,这种花红的沙甜,只要三文……”

    原来花红就是沙果。文箐一听便宜的,直接就说来三斤蜜柰,小贩忙讨好地道:“这个,这个,我这里也没秤,便是按个卖的。”

    旁边有个小贩掀他的底道:“你哪里是没秤,是不识得秤星吧。”

    文箐一听,愣了:还有不识秤的?不过又想这人不识称却也懂得按个卖,也算是古代人应变有招啊。

    卖蜜柰的小贩被说了个脸红,梗着脖子回道:“你也知道,这一杆秤便是要多少钱。再说,拿秤的,不一定就是好的,他要动点手脚,哪里比我这按个卖的实在。小娘子,你说不是?”

    文箐正拿了一个蜜柰闻着香味,猛不丁里小贩便让自己来裁判,她还没反应过来呢,便有陈嫂护母鸡一般把她往阿素边拨,两人便夹了她,保护得严严的。陈嫂闲小贩太多嘴,便喝道:“你既按个卖的,便按个卖于我们就是,耍嘴刀子作甚?还耍到我家小姐面前?!”这边说着,已经同阿素一起挑蜜柰了.

    那卖蜜柰的忙住嘴,左右打量这三人,似乎非主非仆的,可那最小的娘子便又似一个小姐般的被二人护着,刚才听得动静道是“周家小姐”,莫不是这个最小的便是?听人道周家大方,便也不管她二人如何挑拣了。

    文箐瞧见旁边一个妇人穿着很是破旧,弓着个子,头低垂,髻上也未曾插根竹簪,散发遮盖了脸,也在拨拉过去拨拉过来的挑了几个花红,讲价,在那儿盘缠了一会儿,最后又扔下走了。卖主拿起一个被她磕伤的,苦笑道:“可是又伤了一个,又亏了,卖不出去了。今是俺兄弟不在,托我来卖,我要是这样,只怕回头反而要落话了。”

    旁边有人道:“你这眼神真不如你兄弟,没见着被顺走的蜜柰。刚才示意你,也不见你动静。那可是有名的‘牵羊’婆子,你不知道?只是你既如此好意帮你兄弟,岂有再被数落的理由?”

    pondupon亲,以及喜欢看航海,看真实故事改编的小说的亲们,俺正要看据说是晚年张玲最的书,推荐一下:《叛舰喋血记》、《怒海征帆》、《孤岛恩仇》三部曲。据介绍是翻拍达五次之多,两个月内重印两次的小说,煞是好奇啊。书买了回来喽。:D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