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谁是可信之人

    翻过山岰,往前一看,果然是个村庄!少说也有一里多地。远远地,见得地头上还有人在走动。

    好不容易走到第一栋房子那儿,没人。门上挂了锁,看来人都下地里干活去了。有些失望,不过想想既然是村里了,总能找到人家帮忙的,只要别进了“贼窝”。文箐现在就想着该如何判断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三人到得第二栋房子那儿,一看,房子还算新,不过好象没院子。绕到侧面,有个篱笆墙围了个院子。有个小女孩,着的鸭头绿色的布衣,看量比自己可能大一些,背对着三人正在“咯咯咯……”地逗了一群鸡,撒了谷子在地上喂呢。旁边的一个小杌子上,放的一个小绣花架,显然是一直在绣花来着。

    这是个好问话的对象,人家年龄小,容易说实话,先探探况。文箐已决定就从这女孩处着手打听一下报。“小娘子,小娘子?”

    那女孩听到声音,看到文箐三个。“找哪个?”

    “那个,姐姐,口渴了,能给杯水喝吗?”文箐是喝得快要冒烟了,文简听得姐姐说水,巴了两下嘴巴,看来是渴坏了。

    “哦。等着啊。”小姑娘用竹瓢打了水过来,也没见她洗水。算了,船上扔仓底的被老鼠吃过的饼都吃了,还突然讲究起这个来了。唉,坏毛病啊。人家多好的小姑娘,自己还挑三拣四的,人家还没嫌弃自己呢。喂了让两小不点儿先喝了,发现水被两人快喝完了,于是很不好意思地又找人讨了一些水,自己一闭眼喝了一口。真是凉快啊。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你是谁家亲戚啊?怎么不识得你呢?”小女孩很是好奇地问。

    “姐姐,我每迷路了。这里是哪个村啊?”文箐忙甜甜地露个讨好的笑脸。

    “这里就是迷路啊。你找哪个啊?”小女孩倒是很

    文箐以为这女孩有点迷糊,自己要问的就是村名啊,怎么还说迷路啊迷路啊。于是直接问关键问题吧。“这里离县里有多远啊?村里有马车吗?”

    “县里?我不知道。阿爹知道。村里小胖子家有牛车。”

    “哪个是小胖子啊?能带我去吗?”文箐看人家一脸糊涂状,担心把人家给搞晕了,也不多纠缠。

    “我得在家干活呢。家里有弟弟,还在睡觉。要醒来了没人可不行。”小女孩很是认真的回答。

    “姐姐真能干啊,心灵手巧啊。那能告诉我小胖子家在哪个方向?”

    “喽,就那儿。”抬头指了一指,“那个池塘边过去,你问一下就行。”

    “那多谢姐姐了。我且告辞了。姐姐真是好人。”文箐满脸的笑,很是诚恳。

    “你们到底是哪个啊?胖子家的亲戚吗?”小女孩比自己还八卦啊,追着自己的背影还不罢休地问一句。

    文箐不了解的是,乡村的人都是熟得很,突然来个陌生人,自然就新鲜。就是21世纪一个偏远农村,看到陌生人从自家门前过,讨了水喝,问的问题怪怪的,也会感兴趣的。当然,文箐原来就极少去农村,所以农村的一切对她而言:五谷不分。

    “啊,我们就是想坐车。去集镇,太远了吧?”

    “集镇?是哪里?没听说过啊。倒是有赖家村,吴家岭。”看来小女孩要被文箐彻底搞晕了。

    汗啊!想想古代不叫这个的话,还叫什么来着,在脑子里转过,就是吐不到嘴边来。其实也叫“赶场子”,北方地带多叫“赶集”。各地不一样,叫法不一样,一个村里小姑娘怎么能知道陌生词呢?

    赖家村?打一个激淋,再追问一句。“赖家村离这里远吗?”

    “你去那儿啊?喽,就那边。”女孩又指了指文箐原来被困的那个屋子方向的斜东面。

    文箐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进肚里了。自己总算是瞎蒙了方向,找对了地方,没有拐到赖家村去,要不真可能碰上赖二的亲戚说不定,只是在这里,是不是就存在一个买主??想想,就心惊。

    可惜的是还想了解些别的,这女孩却不能再帮上多的忙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找个成年老太太。呸,被人绕糊涂了,什么成年老太太?都老太太了,还不成年了?

    “那我们走了,姐姐快忙去吧。谢谢姐姐!”要是手里有零钱,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不过上这是傍的唯一一个银锞子,不能动啊。只能口头意思了。

    文简有意思地是把手里的那大叶送给了小女孩道:“谢谢姐姐!”,柱子一看,也把手里的大叶递了过去。小女孩接过去,不明所以然。文箐觉得文简这孩子,小小的,比自己可会做人。

    又走了三分钟,也不知道具体时间反正。绕过一片竹林与房屋,看到一口井,和一个池塘,塘边好几棵大柳树,和枣树。有好些人家围着井在洗衣衫。

    想来这里是安全的了,文箐心里舒了口气。自己其实现在就是心里极其恐惧,单门独院的人家不敢问,毕竟自己初来到古代,哪里知道这个世界某个地头有哪些好人,哪些坏人?要是万一又是癞痢头或者巫婆那样的人家,岂不是才出了狼窝,又自己送上门到虎口里去了。真正是杯弓蛇影,觉得别人都不能相信,都有那么点儿坏。只能找个人多的地方,寻了一家,其他几家肯定能看到,这样危险就减少了。

    看官们,象这种高恐惧下的心理,可以说是有些扭曲了,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扭正,只怕就像翠娘似的,连见到文箐这么小的,只是长得好看,就怀疑人家是勾人,心理全部是扭曲的。想想遭歹徒绑架的,为什么都要事后马上找心理医生治疗开解,就是这个道理。那么能医治这种恐惧过后的心理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在恐惧过后,在她潜意识里有这种怀疑一切的感官中,来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教会她:就赖二一个是坏蛋,我们都乐意帮你,这个世界就是好人多。

    文箐还在犹豫,这里人多,是不是就找这里的人帮忙?偷偷地瞄到别人都有看着自己,于是自己也认真回看过去,找找有没有慈眉善目的。在这样一群衣服样式都差不多,着的都是深色灰色的布衣的妇女间,发现好象都差不了太多,但至少感观上同比翠娘比起来不知要安心多少倍了。稍稍松一口气。

    “大婶婶,请问怎么称呼啊?”得了,站旁边听她们聊了几句,就找一个说话好象痛快一点儿的,看起来算这里不错的一个妇女吧。太太年轻的怕事多不敢招,太老的怕人家出不了力帮不上忙。

    “叫我陆三婶便罢。小娘子哪里人?不常见啊?这是去哪里啊?”这陆三婶回一个问题,怎么就问了三个啊。还有其他人——

    “这是哪家的亲戚啊?”

    “长得真够好看的。”

    “这小郎也够俊的。”

    “这是打哪来的?也不见个大人。倒是稀奇得很……”

    “怕不是山里的什么精怪变的吧?要不然哪里长得这模样,也太好看了点……”

    “以前听老辈的说灵山有精怪,出故事,倒还真象这么回事……”

    “这赖家村的当时不就说有被迷过的,然后才变坏了的嘛?都说是妖精出来……”

    ……

    果然女人扎堆,一定多话。只是这些问题好多啊,汗毛竖立。盘查得好严密啊。尤其是那个精怪的话题,一下子引发了人们的思维发散开来,什么传说都开始要出来了。

    “我说,你们别吓人家小的!看,都吓得发抖了。都是有娃的人,哪里还这么作怪?!别在这嚼舌根了,什么精怪不精怪,尽是吓人的话,也亏得九儿媳妇说得出来。”那个陆三婶马上把话题截断了,作势训了那媳妇子一下。

    “三婶,这不是看着这小娘子如花似玉一般,说个玩笑话,可别当真了。喜欢来不及,哪里又说是吓她了。”那媳妇子儿似是有点怕陆三婶,忙讨了饶。

    “小娘子,别怕。咱村里都是一帮口没遮拦的,不太会说话,就是觉得小娘子长得也太出色了些,倒不是歹意。别吓着了。有你陆三婶在,你且别害怕。”这陆三婶倒是个大包大揽的人。

    她现在是草木皆兵,管你是玩笑话还是真话,听到一丝不安宁的地方,都是胆战心惊了。不害怕?害怕死了。什么精怪妖精的,她想不就是这张脸吗?自己还小呢,怎么这般人眼力见能看十多年后吗?还是说自己就真是个小妖精脸?徐姨娘是美的,难道自己比她更更妖?自己举止行为都没有什么啊?为何翠娘那般骂自己,这般人也能联想到什么精怪?

    那般人,说笑的其实是扯开来了,倒也不是说她“妖”,只是鲜少见到外面的陌生女子,又是一个如此好看的小女孩,村里没个孩子能比得上,自然只能说成是精怪所出了。

    文箐犹豫了,对于陆三婶,也许她是这里的一个有些地位的人,那自己是不是该向她求助?是老实交待呢,还是隐瞒,欺骗?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