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船难赔偿金 .VS.官声

    文箐正听得入神,这真如一出戏一般,中间斗来斗去的,周夫人差不多算是孤军奋战了,却是斗得如此顽强,如此出色!把一众人的算计都给打没了。没想到,自己一进入古代,神智才冷静两天,却今就见到这般不见血不见刃地生活战争。是不是,自己在周家这个舞台上,观看一幕又一幕,是否有一天,自己也必须上台去倾演呢?

    古代生活,其实早在她穿越的那一刻,已经拉开序幕,不管她是看客,还是参演者,都无可回避地要面对挑战。

    厅里,陈嫂看看光线渐暗,已经将厅里的各灯都点好。

    这时,周夫人看看驿丞大人,对方正好停笔。周夫人道:“这都一下午过去了。宋驿丞,您看是不是给在场诸位念念今里算的这些帐。”

    驿丞只得站起来,看了看众人,念了遍,大意是:“今有船工因遇难亡,发丧费用合一千五百贯钞,安抚家人每位九百贯,合二千七百贯钞,全计四千二百贯钞整。又受伤五人,所需药费、耽误工费、及各项补品合计二千五百零五贯钞。两下加总,计六千七百零五贯钞。周府出于道义,愿意了结此事。船家,受伤者,以及遇难者相关亲属核算无误后,愿意接受此资助,以后再有其他事项,不得再牵连到周府。恐空口无凭,特立此据为证。”

    又递给了两个船家看过后,传于周夫人。周夫人旁边的小绿接过来看了一眼,向周夫人点点头。周夫人让她放置到旁边桌上给其他几个伙计看,这里大多粗人,都不识字,也不怎么瞧,又递回给小绿,小绿放到驿丞手边。

    “各位都看完了,这帐是算了大半天了,想来这纸上的数目都一清二楚了,可还有补充的?”周夫人说完,扫了一眼各位债主。

    其他伙计都点头同意。

    “夫人,那船费……”李船家想着这帮伙计是打发了,可是自己的那笔大帐还没算了,便按捺不住了。

    “李船家,我虽妇道人家,也知道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自然不会不理你们船的损失。今已近晚了,这船的费用可不是张口就来的,毕竟上面还有老太爷,老爷作主。既是变卖家中资产才能付出去的,总得让我算清了付在哪里才好。当家管柴米油盐,哪能不算帐?该算给俩位船家的,自然不会少算,更不会赖帐。我要是少了这笔钱,倾家产也只连累到我一家一户,子是要困苦些。而各位要是少了船,全部的家当和生计都没了,将心比心罢了。请俩位船家明已时来,即可算清。”说完,周夫人很是诚恳地看着船家。

    船家听得人家这话似是掏心掏肺一般,知道自己再着急也不能强行下去,只得依言画押,其他几个伙计都按了指印,周夫人也按了指印,作了契,相当于借据一张。

    船家仔细收起来,那边就听到周夫人道:“船损费用,明俩位准时来与我一一核定,驿丞在此,我也不敢对各位如何。至于各位,我出于道义,付出银钱如此,就是往昔遇难遇险的事想必大家都有耳闻或亲历,可有赔偿?所以也希望能让各位了解周府待人对物必是至礼至诚,且不要受劫匪挑拨,你我都是受害者,何必相互倾轧,让不相干人等干预此事。”

    这一席话,说得船家与几个伙计都面红耳赤,只得道“多有打扰”,最后一句更是让宋辊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躲到人后,似是无地自容。

    文箐想今里算是靠一段落了,自己得快快回房去。却被边的人一惊,一看是栓子,他正蹲在自己后,也一直看着呢。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听得入神了。

    栓子咧嘴见到文箐捂着口的模样,知道自己没吭声在这边偷窥,这会儿想来是吓着了小姐。便红着脸窘道:“我姐让我来陪你,我看小姐正……”

    文箐示意他别说话,自己一起,结果纸包里的果子便洒了一地。

    两个小人忙着收拾。

    周夫人看着那几人走出驿站,忙对驿丞道:“此番多有连累阁下,烦请明还多多费心。”

    陈嫂递过来的一迭钞,说是茶水钱。

    驿丞看了看,估了个数,约有二十多贯,知道这是周家对他今当中间人的谢意。便也虚推了下,客气地道:“这既然在驿馆里,下官做个中间人,自是应该的,倒是不好再要这些费用了。”

    周夫人只说是十分感谢他,又说劳累了馆里上下一应人等,请驿丞大人别嫌少,就给大家吃个酒罢了。

    于是驿丞也就接了过去,又赞夫人心知肚明能如此轻松打发了这拨人,真正贤慧通达。说了几句,也走了出去。

    文箐听得这驿丞这会儿说“下官”,想来是按品级不如周夫人,可是刚才船家在这,他便是官是长,也不能说“下官”,只得说“本驿”,倒是个好生有趣的称呼。古人看来,真正是各方面都极其注意这些礼节,自己后可是得多听多看多记着点儿。奇怪的是明代居然已经叫“医生”了,以前一直以为是叫“大夫、郎中”等,看来也是有典故啊。颇生好奇,记得以后寻个机会找人请教请教“医生医士”的问题。

    其实,她更想看驿丞接过去的象纸似的东东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银票”,那么多张,是多少?真正是好奇得很。

    小绿送了那些船家伙计走了,进来对夫人道:“那个宋辊走出去后,被好一阵子埋怨,道谁家出了人命定找他。宋辊也怨那帮人没说清夫人是个大善人却也是个精明人,抬了自己出来搭架子。相互嘴里也没好言语。出去时,对我和驿站的馆夫倒是比来时不知道要客气多少了,船家让奴婢转告夫人,多宽宥他们今无礼。”

    周夫人听了,也没言语,半晌后道:“便是一帮吃力气饭的苦力,找个人来闹,自然是多争得几个铜钱都是好的,难免不计较这些。咱们再如何生气,也需得体谅死者一家。”

    “夫人就是好心,只是那帮子人想算计于我们,今也知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小绿眉毛一扬,看周夫人在喝茶没理会自己,便对陈嫂道:“咱们明那船还赔吗?那可是好多钱!”

    周夫人听得,立马把茶盏重重地往几上一放:“你说的甚么浑话!你哪见过我家说话不作数的?那贼人劫船便存心放话说就是找上我家的,他既然敢劫船抢货行凶杀人,只是我们这一着陆后,他却苦于不能明着出面,留了那句话于船上众人,可不就是着船家找我们算帐!这边要是与船家闹将起来,混乱中再出些人命,哪里还能脱?再者而言,船家几个伙计死了,重伤一个,如今能这样花钱打发了去,出钱保平安也就是了。这两个船家毕竟不是大大恶之人,否则几次来往,在外面大肆闹将起来,便不与我家了结此事,只是拖着闹,就算没事,坏了老爷的为官声,这还没到京城呢。其他话,自己内里知道就成,休得对外胡言!”

    文箐本来这边收拾地上的果子,听到小绿最后两句,也觉不妥。没想到周夫人却是动了气,这般急词地训了小绿。可是训归训,却又是教了小绿这里头的个中原委,内里的几番苦处,真正是外人所不知道的。

    她还想,为什么周家是官,船家居然敢大声闹上门来,以为是普通的船难,那也应船家共负风险。真正让船家闹上门来的原因却是——劫匪放言如此!

    劫匪把货拿走不说,杀人伤人,破船,看来只是周家断送于他人之手罢了,或者说船沉不溺死,却会死于债。要是周家没有能力应付这笔债,又会如何呢?

    文箐这么一想,心里直发毛,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忧。难道,自己上的是一艘即将要沉的船?

    “是!是!夫人这么一说,奴婢才知道凶险。小绿多嘴且无知,请夫人饶恕。”小绿也是初次见周夫人动火,急得忙跪下去求饶。

    “好了,好了,我罚你作甚。你且去帮忙厨房吧。”周夫人想想自己这还真是迁怒于她了,挥手让她下去。

    陈嫂心想小绿这丫头嘴就是太快了。“夫人,小绿就是嘴快舌笨,不懂内中凶险所在,心里却是向着家里的,今她算的也是清楚。郭医士看完小少爷和老爷的病,正在旁边等着回话呢。”

    “快请过来。”

    郭医士来了,回话说:少爷的病已经痊愈,就是要小心别再受惊受凉。周公的病也需得细心照顾,看今脉相,大好些,看来那伤口上的毒清了一半多,余毒要净却很慢,且得过上一两月才能恢复,只是不能轻易搬动,更不宜行舟渡船,静养,万勿动气,勿受惊。急火一攻心,则难了。

    又给周夫人把了下脉,道:夫人还需平心静气,勿急勿躁,少忧虑,多宽心,少劳。这病既有些年头了,如今复发,还是慢慢调理吧,思虑过重,郁结于心,自然病去如抽丝。

    周夫人叹口气道:“真是有劳医士了。小女这两瞧着大好了些,只是还得请医生给把一下脉,我方能放心。陈嫂,去叫小姐过来,可别让医士久等了。”

    文箐忙让栓子搬了杌子走,自己从厅堂后转了出来,让郭医士把了把脉。郭医士道:“小姐幸亏这体质原来是极好,这次怕是受惊过度,就是前几说的头痛,估计是磕得重了些,过些子再瞧瞧,等安神了,想来倒是无大碍。就是眼下来说,看脉相很平稳,烧已退了,自然无恙。夫人,小姐都请放宽心,无事。”

    “多谢医士。这一家上上下下,连累您了。陈嫂,快到外面叫辆马车送医士归家。”

    陈嫂忙掏出一百贯钞,递给医士。郭医士推却:“夫人一家遭如此大变,眼下银钱紧张,这点诊费倒是无需如此挂怀。”

    “郭医士,这看诊的钱还是该得的,今天也是劳累您看了近十个病人。俗话说虱子多了不怕痒了,那边几百两银的债,还得等着家里人来救,这边您的费用还是先结了吧,现在还能拿出来的,就赶快付了,免得一个债压一个债。”

    医士也感慨了一下,又说如果这边有事不论早晚凌晨半夜什么的,只管派人去叫。陈嫂自然替主人忙说感激不尽,送了出去。

    周夫人叹口气,牵了文箐的手,摸了摸,感觉这孩子这几天发烧,瘦了好些。“刚才躲在厅后了?这夜了,可别着凉了。”

    文箐点点头,没想到自己被发现了,可能是刚才几次探头探脑时,看得入神,一时没注意,就“事发”了。刚才听周夫人对小绿说的那番话,一方面感于周夫真正心底慈悲为怀,道义重,另一方面听得是心惊跳不已。“母亲,您不怕吗?”

    “母亲不怕。不是有箐儿在后面给母亲支撑嘛。现在也知道静下子来听话了,以前你只怕是拿着刀冲了出去了。”周夫人含笑道。

    “刀子对他们也不管用。只是为甚衙门里的人也不帮咱们?”文箐好奇地问。

    陈嫂回到厅门口,听得小姐这句话,便插了一句:“小姐现在可真是会想事了。那归州衙门现在正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顾及咱们。再说,闹到公堂上,人家都会以为我们家是结了私怨,这官家会与民家有私怨引起报复,可不是给老爷官声上……”

    文箐听得,心里这下终于明白阿素当然没有说下去的那些话了。只是那些劫匪真是好无道理,抢了货,杀了人,最后还害周家来赔钱。这本地官府为何不出头?难道只是忙?

    周夫人那边咳嗽完了,阻止道:“阿兰啊,小姐才多大,你与她说这些?老爷可吃过饭了?”

    “是,是。刚过来的时候,阿静正和姨娘一起侍候着老爷和少爷用餐呢。估计现在也差不多了。夫人赶快用了药,也和小姐赶快用饭吧,要不也凉了。”陈嫂接过女儿阿素熬好的药,递过来,心里也想着自己多言了,小姐哪里能想到官场上这些事,以前还能在自家院子里说老爷是官能给人作主,如今却无人给自家作主了。

    “箐儿,同我去瞧瞧你爹,是不是精神比昨天好些了?你弟弟明里也可以和你一起玩儿了。咳……”周夫人接过来药,一口喝尽,又接过陈嫂递过来的水,漱了嘴,擦了嘴角,向后院走去。

    文箐本来还特别想打听一下这些具体况,可是周夫人给制止了,想来现在急着问也问不出来,只得待后寻个机会问问阿素或者陈嫂她们。听得周夫人说“爹”,想着这两里看到的隔壁房间的那个所谓“爹”的男人,前几唇色发乌,面孔全无血色,一看就是子虚弱,让人觉得是个连气息一缕若有又断的——一息尚存而已。这两才有点人气,缓了过来。不知当时受伤落水后是不是也差点儿去了。

    侍候着周大人的阿静正端了盘子出来,周夫人看了一眼,发现粥也没动多少。

    阿静带着笑道:“夫人,老爷刚才可是吃了好些,小少爷今天还吃了小半碗,逗得老爷也精神些了。”看到文箐,又低声道,“小姐,快去逗老爷开心点儿。”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