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行进沮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行进沮江

    峡谷处,逃窜而来的杀手跪倒在地上。

    一名相貌普通,气质内敛,貌似是统领的女子挑眉问:“刘珝呢?”

    “刘执事她……”一名五大三粗的女子在统领淡淡的目光下瑟缩了一下,硬着头皮满脸颓色地说,“被那王公子一剑斩杀了。”

    “废物,你们怎么不保护好她!”统领的声音终于染上了淡淡的怒气。

    这个刘珝是家主最宠的小侍的亲妹妹,在陈家比大部分主子还要威风,否则以她堂堂暗卫首领又何须在她执意要冲出去的时候不得不放行?以一个百人队来对付四十多人还被人杀了首领,真是比废物还要废物!

    “那……”回话的女子吓得噤声,哭丧着脸讷讷地说,“那王公子轻功实在太好,我们还没回过神来,他就已经到了眼前,等我们想要出手的时候,他的剑就已经到了执事的脖子上……”声音越说越小,在统领越发凌厉的目光下,她终究还是不敢继续辩解了。她们没有保护刘执事这是事实,无论她说出什么样的理由,都逃不过统领的惩罚了。想到会得到的惩罚,女子打了个寒颤,不寒而栗。

    出人意料的,此时统领却没有将责罚加,首先转道:“好了,我们走吧。”

    后一名眼神流转的女子突然出声:“统领,现在她们定然不会想到我们在峡谷还会有埋伏,要不要给她们个出其不意?”

    此言让大多数劲装女子都面露赞同之色,是啊,刚刚才遇袭,王家应该不会想到峡谷这里还有埋伏吧?

    统领冷冷一笑,冷冽的目光剜得出声的女子打了一个寒战:“不要随便使用你的小聪明。王玄卿此人谨慎无比,肯定会再次派探子探过之后才会过来。”统领不屑地对着刚刚狼狈退回来的骑士一抬下巴,“你指望这群败军能和王家侍卫再来一次遭遇战?”

    哼,与其如此,还不如毕其功于一役。王玄卿,我就在官渡口等着你们!

    语罢,统领带着所有人一骑绝尘,向前方直奔而去。

    侍卫人数锐减到三十多人,王玄卿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手却捏得紧紧的:“王希,暂时休整,打扫战场,将逝世的姐妹都集中到一起。王,你到最近的王家店铺报信。王辉,你去前方再探。王泽,你等会儿就留在原地看顾着,等王带人过来。所有逝世的姐妹都是王家的勇士,都必须带回王家安葬。去办吧。”

    侍卫们都没有什么表,但目光中都透露着感激。公子训练她们的时候总是最严苛的一个,但对她们也是最好的,她们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都曾暗暗发誓要为公子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领命而去的侍卫散开之后,林希瑾,段青,执玉,袁雅,还有看着前方峡谷不知想着什么的王玄卿都站在树下。刚刚的一场大战比上一次要惨烈不知多少倍,沉痛充斥着每个人的心间,让大家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致。

    “玄卿哥哥,”一路沉默的林希瑾走到王玄卿的边,终于开口,“她们都是勇士,定会早登极乐。我相信我们活着闯到了京城,才是对她们最好的安慰和对陈家最大的讽刺。”

    虽然王玄卿不开口,林希瑾却能感觉到他心中充斥的对陈家的怒气和对逝世的侍卫的痛心。他一言不发,林希瑾却明白他是最难过的那一个,所以她忍不住想要安慰他,不想看到他明明难过到了极点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希瑾……”王玄卿叹了口气,开口却语气飘忽,“她们都是我手下最忠诚的侍卫,是一直护卫着我和姐姐的坚实的盾。没有她们,我们都不知道死几次了。她们每一个人我都能叫出名字,说出她们的心愿,知道她们喜欢什么,她们比那些所谓的家人还要更像家人一些。我……”

    王玄卿的眸子里闪动着泪光,谁能明白他一次次看到她们死去时的无力与愧疚。是他带她们出来的,却很有可能一个也带不回去了。谁能明白他有多么的内疚?

    感受到王玄卿语气的痛苦,林希瑾的目光不由有些复杂。王玄卿,他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比浮萍更加的凄楚,比沙漠荆棘更加坚韧,冷漠的外表之下,内心竟然如此的柔软。林希瑾望着他,表更加得柔和了。

    她不由自主地抓住了他的手说:“玄卿哥哥,你护她们的同时,她们也会想要回报你。相信我,她们很乐意护着你。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照顾好她们的亲人,尽量地保住剩下的人而已。”

    王玄卿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亲昵地捏紧了林希瑾的手:“好,我会做到的。”

    两人相视而笑。

    两刻钟之后,探路的侍卫回报安全之后,众人再次踏上了上京的路程。

    虽然还担心着陈烟言,但林希瑾心思更多的还是转移到了这一路接下来会遇到的危险上了。只要她到了京城,陈烟言就一定不会有生命危险。而现在,她们面临的就是两后,如何强过官渡口,到达王家准备的小船上去。

    夜里,柴禾“噼里啪啦”地烧响,王玄卿,林希瑾和段青三个人围着柴火一起讨论起这个问题。

    王玄卿首先开口:“我们今遇袭,对方已经出动了军方物资,看来是势在必得。”

    “哦,我说怎么会有弓箭出现,竟然是从军队那里过来的么?”段青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如果有军队掺和进来可就麻烦了,届时一轮高空俯,这不是给别人当靶子么?

    林希瑾不住疑问:“玄卿哥哥,她们这么猖獗?那何不直接让军队包围我们,我们不就必死无疑了么?”

    “她们不敢的,”王玄卿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她们也就敢在野外埋伏用一下弓箭,在官渡口的话还是会遮掩一下,所以必然是搏战。”

    林希瑾不由想到现代的冲锋枪,原子弹。啧啧,要是一人一把冲锋枪,“突噜噜噜噜噜噜”地一阵狂扫,哈哈哈,看天下谁与争锋!

    段青边思考边用树枝扒拉着柴禾,想了许久才开口:“也就是说,她们届时会化妆为土匪抢劫,来袭击我们?”

    王玄卿点头:“否则难堵天下悠悠之口啊。”

    “那我们可否这么办,”段青顺势接话道,“我们化整为零,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分批过去。”只要到了京城就好,干嘛这么不和谐非得和她们硬拼呢?

    林希瑾双眼泛光,猛地点头说:“是啊是啊,虽然还是有点风险,但还是可以作的。我们化化妆,或许可以骗过去!”林希瑾想到了N多的间谍片,她们不都是这样先以美色骗得消息,然后乔装打扮一下就把那群敌人骗得团团转,然后潇洒地回到自己一方么?

    王玄卿微微一愣,他倒没有想过这个方法。他一直在想如何尽量地以少胜多,倒没有想到其实也可以避免一战的。虽然这样,如果是林希瑾或者自己被认出来的话,那就一定是凶多吉少,但不得不说是个办法。王玄卿不由对段青刮目相看,这个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说话的女子,不但是个武功高手,竟然智商也极为不俗,不愧是希瑾看上,与之结拜为姐妹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