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度遇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再度遇袭

    天刚蒙蒙亮,出去搜寻半夜的侍卫都归来站在院子里。

    林希瑾着急地问王玄卿:“没找到吗?”

    王玄卿沉重地摇了摇头:“对方是潜伏的高手,而且可能早有准备,在哪个民宅中建有密室,我们四处都找了,没发现陈公子。”

    林希瑾握着拳,紧紧地皱着眉,不断地踱步。

    一旁的段青挑眉问王玄卿:“王公子知道是谁干的吗?”

    “目前不清楚。”王玄卿想了想又说,“可能是陈家,但是又为什么呢?想抓他来威胁你?或者是觉得陈家的公子不该和你同行?”

    想到最后一个可能,王玄卿自己都觉得可笑。当初舍弃陈烟言一家的可不就是陈家本家,陈烟言家只是个旁支,陈家本家估计平时想都不会想他吧。

    “不。”林希瑾摇头,此刻她命令自己冷静下来,想清楚之后心中也自有了一个方向,“玄卿哥哥还记不记得昨天我们进来的时候有两个在墙角那一桌的人一直盯着我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应该是看到我和烟言一起进去的,所以那些黑衣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的确,王玄卿点头表示赞同,这么想的话可能真的大很多,想抓林希瑾的话那就很容易解释了,不过下手的人方向也多了。

    “玄卿哥哥还记得我遇袭的事件吧?”

    王玄卿点头,那时他还以为是陈家下的手,没想到却是林家本家。此时林希瑾突然提起这个问题,莫非……

    林希瑾接下来的话证实了王玄卿的猜测:“那时,那个侍卫明明有机会置我于死地却放过了我,所以我猜测她们应该是想之后利用我做什么。所以这次,我怀疑还是林家干的。”

    如果将怀疑圈定在林家上的话就简单多了,只要传回消息让暗卫盯着林家,她们抓错了人一定会露出马脚的。王玄卿做了个手势,王希从院子里走了进来,他附耳在王希耳边说了几句,王希点头就下去办了。

    “希瑾,这件事我想留下明姨和王城处理,我们还要赶到京城。我相信,如果她们还是找不到的话,我们就算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反而到了京城的话,消息肯定很快就会过来。”

    林希瑾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的确,虽然她现在非常的关心陈烟言的安危,但她也知道她就算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王玄卿说的很对,她们的目的从来都只是她而已,现在感用事非要留在这里,只会让所有人都陷入危险之中。

    心中有了决断,林希瑾镇定地提出了要求:“玄卿哥哥,弃掉马车,我们马上出发,骑马。”她要赶快赶到京城,想办法救出烟言。

    知道林希瑾救人心切,王玄卿也不拖沓,迅速处理好了事,留下明姨和王城之后一行人一骑绝尘,向京城方向奔去。

    “律。”

    走到一处小山坡下的时候,王玄卿突然顿住了马,侍卫也随即止住,疑惑地望着他。

    “王希,探子有多久没有回来了?”

    王希想了想,脸色一变:“近两刻钟了。”

    王玄卿戒备地抽出剑,策马到最前端:“王重,你再去前面探。前方峡谷的位置重点察看,没有问题就立刻回来。”

    前面峡谷处易守难攻,是埋伏最佳的地点,如果真有伏兵的话,无疑就该在那里了。

    “是。”

    王重领命,从众侍卫中策马向前奔去。

    段青此刻完全收起了她一直有些懒洋洋的气势,从她后的布兜里首次抽出了剑,满脸郑重地直视前方。这一趟京城之行的难度真不是一般的高,在这里有埋伏的可能极大。林希瑾不发一言,她现在全副心神都焦虑在陈烟言的上,连自己大腿内侧被磨得通红都没有感觉到疼,这些事听王玄卿的就对了,她完全没有心思关心。袁雅更是乖觉,有王玄卿在,她乖乖听话才是本分,反正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而执玉虽然骑马也骑得难受,却也一直强自忍耐着。

    天气闷,一丝风也没有,人的心也被烤得燥燥的。马儿不耐烦地“吭哧吭哧”着,但队伍却出人意料的安静,没有人说话。

    气氛有些紧绷。

    不过盏茶的功夫,浑是血的王重匍匐在马上向王玄卿的方向奔来,而她后,是飞扬的尘土卷裹着一帮人而来。王玄卿眯着眼睛,后的队伍更是迅速列队,像以前一样将袁雅,执玉和林希瑾包围在中央。

    王玄卿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目光直直地盯着为首女子手中的那把弓,他心中一声冷哼,这陈家还真下得起血本,竟然调动了军用物资,也不怕他回京了之后弹劾她们。

    不过她们或许根本都不觉得自己能够回京吧!

    想到此,王玄卿的脸色更冷了。

    “杀!”

    随着王重大口喘气地回归队伍,对方一声暴喝,疾驰而来的劲装女子手中的弓箭皆直指王玄卿这一行,竟然是要全部诛杀的意思。

    王玄卿手一扬,率先冒着箭羽策马向前冲去:“冲过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里避无可避,后退只能让对方的箭雨来得更猖獗而已。

    “杀!”

    随着王玄卿的声音,所有的侍卫都齐声大喝,如猛虎下山一般,一时间气势大振。

    陈家为了诛杀这一行,竟然派出了一个百人小队。王家虽然不过四十来人,但都是能以一挡十的勇士,虽然陈家派出的人也都不俗,还占着兵器之利,但也占不到太大的便宜。

    王希带着十来个侍卫护着林希瑾她们,手中一把刀舞得密不透风,将所有的箭羽都挡开了。而剩下的侍卫都跟着王玄卿和段青如猛虎一般闯到杀手群中。

    王玄卿一把细剑使得灵动飘逸,往往是人还未到跟前,细剑就已经轻飘飘地从对手的脖颈上划过,一条命就此终结。而段青就极为暴力了,提着一把刀策马闯入杀手群中,顿时如鱼得水,切菜一般人到眼前就有一颗头颅飞溅到地下。王家侍卫也极为勇猛,常常是以一挡二,不多时就只听到不断的短暂的哀嚎声,剑雨也越来越小了。

    侍卫折损了十多人,杀手却只剩下一半不到。眼见一点便宜也讨不到,对方首领也极为果断,向后一挥手:“撤退!放箭,断后!”

    而王玄卿眯眼冷笑,以为他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一下吗?

    王玄卿提气纵一跃,脚尖轻盈地点在马首上,借力向前如燕子一般灵巧地飞去。

    眼看王玄卿越来越近,对方首领心中顿时升起浓浓的危机感,指着王玄卿大喝:“放箭!放箭!对着他放!快放!”

    近四十付弓箭齐刷刷地对准王玄卿,如蝗虫过境一般密密麻麻的只奔他而来。

    王玄卿的动作更加轻盈了,手中的细剑灵巧地挡开眼前的箭矢,脚尖在向下坠落的箭矢上借力,一把细剑如毒蛇般瞄准了对方的首领,在她满是恐惧的瞳孔中不断放大,再放大。

    “噗!”

    细剑轻盈地缠绕过对方首领的脖颈,带走了她的命。

    王玄卿转在一名杀手的肩上借力,手中细剑如一条彩带一般,天女散花地一道银光一闪,最后一排的杀手脖颈处都渗出细密的血珠。然后猛地一蹬,王玄卿回到自己的坐骑上。

    眼前,一排失去命的尸体从马上倒了下来。突然失去载体的马不知所措地踢踏着马蹄,而失去了首领,侥幸逃过一劫的杀手们更是拼命地策马向前逃去。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