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所谓冲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所谓冲喜

    “女皇让我护送你上京。”

    一句话石破天惊。

    林希瑾顿时明白了,王家是站在女皇这边,和林箴是同一战线的。只是她还记得乔知府做寿那木真所说的王家总是这样两面讨好,再加上王玄卿刚刚所说的做戏,林希瑾恍然大悟。这王家,竟然是做的间谍的角色么?

    王玄卿接下来的话更是验证了林希瑾的猜想。

    “乔宁上位之后顺利接手了箴姨手下全部的势力,和陈家还有木丞相在商业上几次交锋,让大魏元气大伤。不得已之下,女皇让王家也掺和了进去,目前算是稳稳地压住了陈家一头。但现在李家也和陈家联手,你的本家家主林信更是蠢蠢动,和她们一起压制女皇。最可恨的就是那林信,四处传播女皇陷害箴姨,打压林府的传言。当时女皇即位仓促,箴姨走得又突然,林信她们又传得有鼻子有眼,惹得张煦她们竟然对女皇起了疑心。女皇宣你进京,一是安抚张煦她们,二嘛,我猜女皇也有心要重用你。不过你去的这一路定然不太平,所以女皇特地让我来接你。”

    张煦这个人林希瑾是知道的,她是厨房张妈的姐姐,原来是林府的总管。原来林希瑾就觉得林箴解散府里的下人很是奇怪,没想到竟然是都被女皇接收了。

    王玄卿来得唐突,说得突然,倏地就让林希瑾知晓了她想知道的大部分问题,让林希瑾有种被天上掉馅饼,并且她还被砸中了的感觉。

    “玄卿哥哥,我这次遇袭,是林家家主指使的。”

    或许是因为王玄卿这种随意的态度,林希瑾莫名地觉得他非常值得信任,想了想林希瑾就将她关于遇袭的猜测告诉了王玄卿。

    “林家?”王玄卿紧蹙眉心,“不是陈家?”

    他以为是陈家抢得先机,还自我谴责为何他不快点过来一番呢。

    林希瑾点头:“我见到了她的腰牌。最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要我的命的意思,否则你也就见不到我了。”

    再联系林信传播女皇对林箴“狡兔死走狗烹”的流言,林家族长废林信的家主之位,不难推出林信借助林希瑾火中取栗的心思。只是不知她究竟有何诡计,也不知该如何防备。

    王玄卿脸色郑重了起来,事的复杂程度让他也觉得有些棘手了。

    “希瑾,无论如何,你要快速跟我入京!”王玄卿严肃地说。

    无论她们有什么谋都只有到了京城才能明白,动越早,危险越小。

    “不行,”林希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还是断然拒绝,“三天,最少三天。我成亲了就走!”

    而且是带着陈烟言一起走。

    王玄卿一楞:“你……要成亲?”

    林希瑾点头,狡黠地对王玄卿眨眨眼,瘪着嘴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我重病在,需要我的未婚夫给我冲喜啊。”

    王玄卿若有所思:“这样也好。等你到了京城……”恐怕指婚皇命就会立刻下来了,届时王孙公子,林希瑾她肯定是不愿的。

    在另一端的陈府。

    “冲喜?不行!”

    断然拒绝的是陈雅言。

    虽然她年纪尚小,但也知道不仅冲喜的夫郎要低人一等,更重要的是,如果她哥哥一嫁过去林希瑾就死了的话,那她哥哥岂不是要守活寡?

    所以即使冲喜的对象是她极为尊敬的大姐林希瑾,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哥哥去赌这一份可能

    这也是林希瑾的时代局限了。她只记得她看过几部古装戏里有冲喜的剧,在此处用着也合适,就没有考虑到其中的悲哀无奈,没有考虑到冲喜夫郎的地位低下。

    素白着脸楞楞地坐在位置上的陈烟言一言不发,咬着下嘴唇眸子中泪光摇摇坠,抬眼望着林正君哀恸地问:“林小姐她,已经病重到这个程度了吗?”

    看着陈烟言的模样,林正君心中不由更是升起了几分怜惜。虽是事急从权,但这样让他嫁过来的确是太委屈他了。

    不过女儿的事自然更加重要,林正君用手帕拭了拭眼角,点头哽咽着说:“今天醒了一会儿,但还是高烧不退。这样反复下去,瑾儿,瑾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

    想到自从离开京城之后林希瑾的两次遇险,林正君眼角也湿润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既然上天让他失而复得这个女儿,就不要再折腾她了,再这样一次次地置林希瑾于险境,他也要承受不住了。

    陈烟言紧紧地攥着衣袖,背脊得直直的,眼睛尽力睁大不让泪水滑落:“好,我答应。”

    如果冲喜真的有用的话,他又为何不一试呢?

    想起帮他救了雅言的林希瑾,郊外放风筝时的林希瑾,被他冤枉后还关照着他的林希瑾,树林里将逃生的希望全都让给了他的林希瑾……每一次的相见都让他心中又痛又甜,每一次的相处都让他越陷越深。

    在林希瑾让他快跑的时候,在她从后追着他而来的时候,在她牵着自己的手向前跑的时候,陈烟言就对自己说过,你看,你的眼光没错,她是个好妻主,她值得你用一生来追随。

    喜欢上她是那么的容易,在她对自己说“你放心”的那一刻,那样值得他信赖的影就铭刻在了他的心间。上她更是简单,她清晨为自己盖上外,轻手轻脚出去的时候,他心中的感动铺天盖地地淹没了他,于是坚定了将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他的妻主的决心。

    因为林希瑾让他叫她“希瑾”而雀跃,因为林希瑾送他风筝而甜蜜。他敢于做出像和林希瑾她们一起去放风筝那些可能会坏了自己闺誉的事,完全是因为他认定了她,他的妻主。

    所以林正君敲打他,林希瑾不可能只有他一个,甚至他有可能根本没有资格嫁给林希瑾的之后他才会失态,才会那么冲动地指责林希瑾冤枉雅言。

    因为上了,所以在意。

    或许林希瑾她自己都还不知道,但他就是上了啊。

    这是他的妻主,是他认定的人。这是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事实,是他认定了的事

    不过冲喜罢了,为了林希瑾,他什么不能做呢?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