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遇玄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再遇玄卿

    凡是世家,必然有家主和族长之别。族长有权建议废除家主,家主也可以架空族长。不知为何,林家族长想要废除现任家主,让林希瑾上位。这封信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昭然若揭,对她出手的就是林家现任家主那一边的了。

    只是,林家现任家主为何不干脆要了她的命呢?

    林希瑾并不相信现任家主是顾念亲,也不可能是她不想惹上人命,那就只可能她还想利用自己。只是她又想如何利用自己,又如何确定她能够利用自己呢?

    林希瑾心中千般猜测涌动,千头万绪只觉得她掌握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林思并不知道林希瑾从她的一声称呼就已经猜测到了她的目的,所以见林希瑾这么平淡地放下信,她心中对林希瑾不由又高看了一分。她是族长边呆着的人,自然知道信的内容,所以她设想林希瑾或许会推拒,但看到信的内容必然也会震动一下吧,没想到这林希瑾小小年纪居然这么淡定。

    林希瑾可不管林思心中怎么想,从容地说:“族长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希瑾年少不堪重任,请林思小姐带话给族长,此事恕难从命了。”

    林思能担任信使自然不是庸才,心思敏捷地接话道:“家主淡泊名利,林思佩服。只是家主,难道您不想让林箴大人葬入林家的祖坟?林箴大人一生坎坷,为林家的一份子,却被现任家主排挤得不得不离开本家,难道您忍心不让她连死了之后都不能入林家家祠吗?再者,林思曾听闻家主听从母命,毅然将夕拾花印交与了乔宁,林思很是佩服家主的至孝之心。只是家主难道忍心从此以后,林箴大人传承下的这一脉就此凋零了吗?只要您接任了家主之位,您就是林家正统,就是彻查陷害林箴大人的往事,也是可以的。您,真的不想为林箴大人洗脱冤屈吗?”

    可以说林思此话句句诛心。

    句句围绕林家,句句关系大义,似乎林希瑾不答应下来就是不孝,不答应下来就是不关心林府的未来。再加上为林箴正名的惑,林希瑾似乎没有什么不答应的道理。

    林希瑾明白,这就是林家族长的砝码了。只要她答应接任林家家主,她就可以将曾经陷害过林箴的那些人狠狠地整治,可以作为林家正统的一脉,她的子女也就是林家的嫡系。

    可以说,对于一个正常的大魏朝的人来说,这个砝码不能说不重了。一个世家的嫡系名分,恐怕也就是比皇女差一点了。

    只是林思不知道,林箴从未想过要回到林家,也没想过找那些人的麻烦。林箴都不在意了,林希瑾自然更加不在意。再者,林希瑾刚刚知道陈烟言不能生育,也就是说她的这一生都不可能有孩子了,那这个只有她一代的嫡系对她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林希瑾所求,从来都是一世安稳,平淡度。纵使是一个国家又如何,嫌治理太累!

    林希瑾沉吟片刻,笑了笑说:“此事事关重大,待我去京城和族长商议之后再做决断吧。”

    说不定在京城还用得上林家,拒绝不过是她故作姿态以便出更多的信息,林希瑾没想过要说绝了。

    林思终于松了口气,笑着作了一揖:“那我就不打扰家主休息,先告退了。”

    林思走后不久,执玉进来禀报王家来访。

    林希瑾点头示意让她们进来之后心里微怒。癞三是林家家主派来监视的,毕竟没有进府她还能不在乎。她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没多久王家就得到信息,这不就是说林府府内有她们的探子吗!

    想到此,林希瑾眼中划过一道厉芒,她走之后这府里就只剩下一府老小,为了他们的安全,说不得她要下狠手了。

    这一次她自己的遇袭事件给她敲响了警钟,局势混乱了起来,清河镇也不再是安稳的地方,林府警戒要加强,守卫力量也要跟上。原本以为她放弃夕拾花印就能远离那些纷争,但人不主动惹事,事却主动碰上来。既然不得不为之的话,她林希瑾也不会比别人做得差!

    接下来,林希瑾眯起眼睛想起了自己的私人问题。

    让陈烟言完全上她,虽然有点难度,但是也没那么难吧?

    林希瑾笑得诡谲。

    “王玄卿见过林小姐。”

    不知何时执玉已经带着人来到林希瑾的前。

    林希瑾还保持着靠在靠枕上的姿势。头的烛光被蚊帐遮住,影笼罩了林希瑾大半张脸,让她看起来有些森。不过一听到“王玄卿”这个名字,林希瑾随之一震,她坐起子来整张脸都暴露在灯光之下,一双黝黑的眸子中满是恍然大悟。

    原来是王玄卿救了她!

    林希瑾真诚地笑着对他作了半揖:“希瑾刚刚醒过来,本想明天亲自上门致谢,不想王公子你就过来了。希瑾这里就多谢王公子出手相救了。”

    王玄卿目光复杂地看着林希瑾。如果知道那个地窖里的人是林希瑾的话,他一定不会让明姨将她送到衙门的。

    此时见林希瑾客气致谢,王玄卿心里忽的就不舒服了。冷冷地横了林希瑾一眼,王玄卿径直坐在她的边,没好气地说:“跟你客气一句,你就真客气上了!”说着他就伸手抓向林希瑾的衣襟,“给我看看,到底哪里伤着了?”

    看着一向冷漠示人的王玄卿忽的变换了态度,还伸手要看她的伤势,林希瑾一下子就懵了。抓住他的手,林希瑾结结巴巴地只梗出了一句:“王,王公子,男女授受不亲……”

    “授受你的个头!”王玄卿猛地一敲林希瑾的脑袋,嘲讽地说:“怎么,夫郎住进了家,你就知道授受不亲了啊?外面装装就可以了,在我面前还装?”

    这下林希瑾再笨也该明白王玄卿和原来的她是认识的了,心里暗暗叫苦。装模作样地揉着脑袋,林希瑾挤眉弄眼地对王玄卿说:“玄卿哥哥才外道了呢。既然装嘛,自然哪里都不能懈怠,才能装得像啊!”

    王玄卿收回手,盯着林希瑾若有所思,点头道:“希瑾,你回来之后变化真的很大,人也灵动了许多。”不像以前见面的时候那么一副憨厚朴实的样子了。

    林希瑾心里一跳,嘴角保持着上翘,故作轻松地解释道:“人总要成长的嘛……对了,玄卿哥哥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嗯。”王玄卿点头,还真的是有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