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段家提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段家提亲

    那一边的声音还在继续。

    “墨笙,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我要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才能明白我的心中只有你,一直都只有你……”

    “你……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叫我过来就只是说这些?说完了吧?好了,我走了。”

    “墨笙……”

    ……

    林希瑾听得嘴角直抽抽,这是段青吗?确定这不是一个披着段青马甲的咆哮马吗?她怎么觉得这么穷摇呢?

    乔珂低头一手按在装着舞衣的盒子用拇指摩挲着,嘴角却是忍不住的笑意。哈,这歌怜,居然炸毛了!

    乔珂抬头坦然面对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的林希瑾,笑了笑说:“林姐,看来今天歌怜应该没有心见我们了,我们回去吧?”

    林希瑾撇撇嘴,无不可地耸了耸肩,跟着乔珂的后面就又退出了巷子。

    走到夕拾阁,乔珂进去将盒子交给掌柜的,让她送到歌怜公子那里,然后就在夕拾阁和林希瑾各自散了。

    林希瑾回去的一路对歌怜和段青还有乔珂的关系不断推敲,想到乔珂对歌怜颇为值得玩味的态度,还有以前听说的段青一直没有娶夫郎的传闻,她终于推出结论:首先,段青是歌怜没有入小倌馆前的人,也有可能就是歌怜入小倌馆的原因;然后,歌怜现在依附着乔珂,两人之间却没有什么暧昧关系;最后,段青一直惦记着歌怜,想要赎他从良。

    啧,这么简单的事非弄那么复杂!

    看那歌怜也是喜欢段青的,闹个什么子劲儿的别扭?直接跟了段青不就得了嘛!

    林希瑾嗤之以鼻,瞅她段姐平时清楚的一个人儿,在这事儿上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林希瑾刚刚到林府的门口,就见鹅黄正在门口焦急地张望着。看到林希瑾回来,赶紧地迎了上来。

    “家主,您终于回来了。正君等您好久了,让您一回来就去找他。”

    “哦?”林希瑾挑眉,一边向里走一边问,“怎么,出了什么事儿了吗?是陈公子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鹅黄垂手低眉跟在林希瑾的后面,恭敬地回答:“不是。是今天有人来给二少爷说亲了。”

    “说亲?”林希瑾猛地顿住脚步,鹅黄一不注意就撞到了林希瑾的背上。林希瑾忙扶住他,“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鹅黄站稳脚步赶紧退开,脸颊一片晕红。

    “对了,刚刚你说‘说亲’?是哪家的?”

    “段家。”

    “段家?哪个段家?”林希瑾猛地回过神来,失声问道,“给段青说亲?”

    鹅黄奇怪地瞄了林希瑾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对。是段青段小姐。”

    我了个擦!

    林希瑾觉得自己混乱了。

    段青和林希影?

    拜托,这压根儿就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两个人好不好!

    林希瑾也不再多问,快步向林正君的院子的方向走去。

    刚刚在林正君的屋子里坐定,林希瑾就迫不及待地问林正君:“父亲,今天是段家来向二弟提亲?”

    林正君点点头:“对,是她家正君请的官媒过来说的媒。我怕你另有主张,所以说还要考虑一下,彩礼还在厢房里放着呢。”

    林正君这话虽然没有怪罪的意思,却隐隐含着怪林希瑾有事儿不和他打个招呼的意思。

    林希瑾苦笑着喊冤:“我也莫名其妙呢,这段姐明明有心上人却突然来向二弟提亲……这让李逍知道了还不知该怎么想呢!”

    林正君疑惑地问:“她不是和你姐妹相称,你们还一起开了铺子的吗?难道不是你提到你二弟尚未嫁娶,让她误会了才来提亲的?”

    林希瑾更冤了:“父亲,我怎么会这么没有分寸?”

    “这倒也是。”林正君想到这半年来她做过的事,的确都靠谱的。于是想了想给出了解决方法,“那就先等等吧。如果你说的是事实的话,可能这只是段正君的意思,段青并不知道。等到确定不影响你们的合作关系的时候,在不伤双方颜面的况下,我们再找个理由推了吧。”

    林希影虽然才十三岁,但他的年龄定亲是足够了的。他虽然是庶子,但他的母亲可是林箴!所以一直以来,向他提亲的就没有断过。林正君以前听到合适的人选还会考虑一下,听林希瑾说了打算让他和李逍定亲了之后都是直接婉言回绝了的。只有这一次,因为段青的关系不同,才会招来林希瑾询问。

    “嗯,”林希瑾有气无力地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啧,最近怎么这事儿都一件一件的,没完没了啊!

    想解决这件事就直接去找段青就好。

    林希瑾第二天用过早膳就坐着马车去清河镇上段青新开张不久的武馆去找她,敞开的院子里“嘿嘿哈哈”的,伴随着一个个动作喊得很闹。

    林希瑾目光扫了一转没见到段青的人影,就以前段青手下最能打的一个在做教练,教着一帮丫头片子练着。不过萧狄倒是在这里,她担着调料铺子主事的的名头,实际上需要她做的就是调出各种味道的作料和发现新的调料而已,常常闲得没事儿就在这里坐着。

    萧狄看到林希瑾过来,快步走了过来,微笑着问林希瑾:“林小姐今儿怎么有时间过来,有事儿吗?”

    自从萧狄在调料铺子做事,尤其是做一份常常只拿钱不干活儿的事儿了之后,对林希瑾的态度友善多了。

    林希瑾点点头,问萧狄:“段姐怎么不在?我找她有点事儿。”

    “段姐……”萧狄为难地顿了一下,“她昨晚喝醉了,现在还在睡着呢。”

    “这样啊……”林希瑾忽然想到昨天她听到的狗血对话,看来是段青没有搞定歌怜,去喝闷酒了啊。林希瑾回过神来望着萧狄,她和段青既然是发小,应该也知道歌怜的事儿吧?

    反正闲来无事,林希瑾干脆坐在武场边上的一个椅子上,示意萧狄也坐下了之后问她:“你知道墨笙吧?”

    “墨笙?”萧狄一楞,脸上浮现一丝很复杂的神色又被她掩饰了过去,“怎么,林小姐想了解些什么?”

    林希瑾一看就知道有戏,于是干脆直视着萧狄认真地说:“你知道段姐昨晚其实是为了墨笙才会醉酒的吗?”

    “嗯。”萧狄苦笑着点头,“实际上,段青没有一次醉酒不是为了他。他……哎,他就是段青这辈子的劫。”

    “能告诉我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这个……”萧狄脸上现出一丝为难,过了一会儿,她一咬牙,“这事儿吧,哎……林小姐既然和段青结为姐妹,我想你也一定会为她着想的。我也就跟你说说,你主意多,帮她想个办法吧。她总这样和墨笙耗着也不行啊。”

    “嗯。”林希瑾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就等着萧狄给她讲段青的故事。

    

    

  •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一天只有13个人看的时候,我想我还是不淡定了。木有点击,最近收藏也没了,其他的什么都没看见过。只要一看数据,我就觉得如果我继续写下去肯定是太无聊过头了。这本书有这么差吗?好吧,快过年了,我也不扫兴了。虽然动力严重不足,但写不好是我的问题,我会自己反省的……飘走,我蹲墙脚画圈圈去了

        ——以上是牢,可无视。很沮丧的牡蛎划着圈圈上
  •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