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咫尺天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咫尺天涯

    从林希瑾那里得到了陈雅言晚上回去的承诺,陈烟言虽然不太敢相信,但林希瑾那种心灰意冷的态度却让他的满心的怀疑有了一丝的松动。难道,林希瑾她真的不是在故意为难陈雅言吗?

    只是这却只能到晚上再验证了,陈烟言也找不到别的办法,只能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焦急地等待。祈祷妹妹真的没事,祈祷林希瑾没有骗他。

    才到傍晚,陈雅言就欢蹦乱跳地跑回来了,一眼看到站在院子门口望眼穿的陈烟言,蹦到他的边叽叽喳喳地嚷开了:“哥哥,哥哥,你在这里等我啊。我跟你说,今天我当了一回大英雄哦,我帮大姐抓到了一个家贼,正君还夸我最聪明了呢。我跟你说哦,林希钰那丫头都嫉妒……”

    陈烟言见陈雅言回来了,心中所有的忐忑不安,所有的提心吊胆都消失了,心神激到了极点,他猛地将陈雅言拥入怀里,哽咽着说:“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就好……我都急死了,你终于回来了……”

    陈雅言本来还有满腹炫耀的话要讲,但见陈烟言这么激烈的反应,她的心里顿时忐忑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试着推开陈烟言勒得她快喘不过气来的胳膊,却不想陈烟言环地更紧了。这下由不得陈雅言犹豫,挣扎着叫道:“哥哥,你勒到我了,快放开啦!”

    陈烟言此刻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狼狈的脸上倏地一红,放开陈雅言,拉着她走进屋子里问事的经过。

    原来上午林希瑾听到昨晚只有陈雅言一个人过来了之后,就让执玉过来问陈雅言昨天到仓库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况,没有的话就写张纸条,写清她昨晚过来领东西的况,免得若是找不到贼人的话,她会被泼上脏水。谁知真的就这么巧,那天陈雅言去仓库的路上还真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向仓库走去,那人看到她走过来还极为慌张地躲开,明显有鬼。

    林希瑾听到这个况,便肯定了十有就是陈雅言看到的那个人干的了。这事儿只能是内贼,否则不可能只偷那么几件,而且还都是最贵的一批,而那个人能在仓库那里出入,不是她还能是谁?不过抓贼抓赃,林希瑾也不敢在没有证物的况下就定那个人的罪,最重要的是陈雅言只是看到那个人,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于是林希瑾就想到先假装将陈雅言抓起来,让偷窃的那个人失去警惕心,然后带着陈雅言去认人,先去找到赃物再抓那个内贼。今晚是本月的休息,那个内贼必然是想今晚把东西带回去,那么东西就定然还在她的宿舍里藏着。

    确定了计划,林希瑾就让执玉先跟陈雅言打个招呼,陈雅言一听是让她去抓贼,立马儿就兴奋了,血那个沸腾啊。正好陈烟言又不在,陈雅言还来不及跟他说清楚,林希瑾派来的人就过来抓人了,她自然就配合地跟着走了。等陈烟言回来,听到的就是陈雅言被怀疑偷了东西,被林希瑾抓走了。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再加上这些子心中一直闷着的那么多的绪,他一个冲动就跑到林希瑾的面前说了那么一番话。

    陈烟言听完陈雅言的叙述,又想起他说过的话和当时林希瑾的反应,只觉头脑一黑,半天都喘不过气来。林希瑾肯定特别特别的失望吧,她只是出于好心就给予了他们兄妹那么多的帮助,却被人倒打一耙。他居然还说她毒……天!陈烟言只恨不能把自己的嘴给撕下来。

    陈雅言不明所以地扶着像是快要晕倒了的哥哥,着急地询问:“哥哥,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怎么脸色这么差?”

    陈烟言撇下陈雅言扶着他的手,向前走了一步,却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今天一天他全副的心思都挂在陈雅言上了,滴水未进还不断地落泪,一直紧绷着神经等着陈雅言回来时还不觉得,此时就只觉得头晕得慌。

    想到陈烟言中午也没有吃饭,陈烟言勉强地笑了笑:“雅言你忙活了一下午,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陈雅言毕竟只是个小孩子,见陈烟言恢复了正常也没有多想,忙不迭地点头就只等着开饭了。

    晚饭过后天就已经黑了,陈雅言在书房里,陈烟言在闺房里坐立难安,眼前总是不断地回放着林希瑾的每一个表,她虽然一直脸色都很平静,但在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的脸就是猛地一僵。后来他指责她是在为难雅言的时候,她是咬着牙的,眼睛里更是愤怒地冒出了火。

    然后他说她“毒”,天,陈烟言窘极地闭上了眼睛,他当时真的是口不择言了。那个时候林希瑾的目光中仿佛烧起了漫天的火焰,她肯定很愤怒很愤怒吧?

    陈烟言猛地一捶自己的额头,又连着捶了好几下。真的是疯了,他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呢!他居然还说自己是“努力迎合”,啊啊啊!林希瑾会怎么想?她肯定会觉得他好虚伪,好恶心……

    真是……下

    陈烟言脑海蹦出这个词语,他只恨不能回到他冲入林希瑾的书房的前一刻。如果他当时多想一下,如果当时克制一些,怎么会……

    陈烟言站了起来,在闺房里走来走去,踌躇了许久终于一跺脚,自己做了这样的事,就要承担责任!

    跟陈雅言说了一声之后他就抬脚向外走去,他要去向林希瑾道歉去。

    林希瑾的书房此刻灯火通明,陈烟言更加愧疚了,她难道一直坐在书房里直到现在吗?

    在林希瑾的院子外面来回走了几遍,陈烟言犹豫着想要敲门,举起的手却怎么都敲不下去。见到了林希瑾他该怎么说?他要怎么解释他只是急疯了才口不择言?

    陈烟言越想就愈发没有勇气了,他有点害怕看到林希瑾,他怕她用鄙夷的目光看他,更怕她对他视若不见。怎么办……怎么办……

    “吱呀。”

    不等陈烟言下定决心,院子门就被打开了。陈烟言只觉得心脏一缩,像要跳出口一般。

    出来的却是执玉。

    她低着头,也不看陈烟言:“家主今晚要和管事们商议一些事,不方便见客。陈公子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去找正君。家主让我转告您,请您放心,无论如何林家都不会怠慢您的,希望您不要太委屈自己了。”

    说完执玉就关上门,忿忿地“哼”了一声才向屋里走去。

    虽然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下午只有陈烟言一个人过来却是事实。家主从那以后就一直绷着一张脸,如果不是陈烟言做了什么很伤人的事的话还能是什么?哼,亏家主到现在还惦记着不委屈了他!狼心狗肺!

    楞楞地看着院子门“嘭”的在面前合上,酸涩的感觉冲击地只让陈烟言想要哭出来。她……不想见到他了吗?

    陈烟言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地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心里沉甸甸的,眼睛更是涩得让他不断地抹。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只是一时的口不择言啊……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不知道,林希瑾正站在黑灯瞎火的卧室里,在正对着路口的窗口前看着他的影渐渐的远去,渐渐地消失。直到完全看不到他的影之后,林希瑾的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是她天真了,她开始还是谨慎的,只是一直都顺风顺水,就让她忘记了这是古代。她忘记了这是一个男人依附女人的时代,以为陈烟言愿意和她靠近就是喜欢她了。

    所以,这都是她自找的。

    呵,亏她前些子还和个没谈过恋的黄毛丫头一样心急难耐。可笑,真可笑!

    林希瑾自嘲地笑了笑,爬到上用被子蒙住头。

    睡吧睡吧,明天还要想想这么给这次的家贼事件收尾。这次一定要威慑住,此风不可长,这种盗窃的行为更是要严厉打击!

    

    

  • 作者有话要说:

        
  •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