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春游踏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游踏青

    林希瑾和萧狄说了烧烤的做法之后,萧狄取出作料磨成粉试了一次,效果的确不过。又麻又辣,还带着股香味,吃到嘴里就不舍得再放下。不过萧狄表示,这个还太粗糙了,按她所想,或许还可以做出其他的味道,应该会滋味更佳。

    林希瑾耸耸肩,她反正只管出主意,既然可行她回去就交给侍墨准备着了。至于萧狄所说的,既然她有这么的自然更好了,这单生意她做下来实际上只是想帮帮段青而已,成不成对林家的生意影响都没那么大。

    不过她走之前还是提醒萧狄:“萧姐你实验的时候记得记下你的各种配方比例,方便以后工人们来做。还有,”林希瑾很不好意思地说,“你要是实验出味道好的调料记得给林府送一份过去,过几天我们踏青要用。”

    萧狄对自己的新事业充满了兴趣,兴奋地点了点头就自己捣鼓了起来。

    林希瑾回府之后就叫来了侍墨,和她说了这件事之后让她准备下去,另外,早点找好作料铺子的地点,然后给萧狄换个新家。林家的合作伙伴不带住的那么寒掺的!

    敲定了主意,这件事自然就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侍墨去和乔大总管打了招呼之后很方便地给一家武馆,两家铺子上了号,然后四处接洽,也和段青谈过之后,很快就确定了铺子的位置,一切都准备得火朝天。

    不过这都对林希瑾没有什么影响,她就是个甩手掌柜的,在收到了萧狄送过来的改良版的作料之后就一心只等着游去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前一天下了一会儿细密的雨,洗净了漫天的灰尘,空气中都带着湿润和清新。

    林府一行准备了四辆马车,林正君长辈们一辆,陈家兄妹一辆,林家小字辈一辆,林希瑾和李逍一辆。

    车轱辘平稳地沿着大道向前滚动,李逍哀怨地望着兴致勃勃地看向窗外的林希瑾,哎,为什么要和她一辆车?为什么不能和小影儿一辆?这是为什么啊?

    幸而路并不远,只有小半个时辰,马车就停在了清河镇最有名的清溪边上了。

    见到了地儿,林希瑾兴奋地跳了下来,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就开始指挥已经欢蹦乱跳,满脸新奇地四处乱瞅的三个小孩儿了:“林希璃,你让你逍姐带你去钓鱼去!林希钰,你和陈雅言一起去林子里捡柴禾去!”

    而执玉,知玉,铭玉早就手脚麻利地在草地上铺上毯子,将带来的饮品熟食什么的摆在毯子上面。鹅黄明蓝也扶着林正君,两位侍君由各自服侍的人扶着,顺着清溪慢慢地边走边聊,欣赏着清溪边上的美景。林希影和陈烟言就牵着林希音在边上逗林希音玩儿。

    林希璃乖乖地去找李逍,陈雅言拉着林希钰正要走,林希钰反倒凑到了林希瑾的面前,疑惑地问:“大姐,那你干什么啊?”

    “嘿嘿,”林希瑾得意地笑了两声,指着正在挖坑的麒玉,“我在等着她做好简易灶,然后就来做烧烤!”

    “烧烤?吃的吗?”林希钰眼中放光。

    林希瑾很满意林希钰的表,极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于是点头:“对,所以你要赶紧去捡柴禾,要枯枝,泛青的不要!”

    “嘿,得令!”林希钰一听有好吃的,立马儿得劲儿,拉着陈雅言一溜烟儿就不见了踪影。

    铺好了毯子,三个丫头又回到车上把装着蔬菜食的箱子拎下来,还有林希瑾用来做烧烤的瓶瓶罐罐和一个一排排横杠的铁架子。

    陈烟言那边,林希音听到林希瑾让林希璃去钓鱼,粉团子似的脸抬起来,眨巴着两只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拽拽林希影的衣角,小小声地说:“二哥,我要看鱼鱼。”他憋着嘴巴,小模样又可怜又可,就像可怜巴巴地等待主人喂食的小猫一样。

    陈烟言点点头说:“希影你带希音过去吧,顺便带几个垫子,别让她们直接坐在地上了。”

    林希影脸色泛红地点了点头,低着头拿起几个垫子拉着林希音便走了过去。

    陈烟言目光环视了一圈,见周围没什么人了就向林希瑾的方向走去。

    就着一个下坡,麒玉挖了一个坑,边上留了口子用来放柴禾进去,林希瑾正在边上蹲着把铁架子固定到坑上面上去。

    陈烟言也蹲到她的边,出神地盯着她比划着将坑的内部压实,然后再将铁架子放上去,用土压实了铁架子的边缘。

    林希瑾正在用手压着土,额前的一缕头发垂下来挡住了视线,想用手拂开手上又沾得全是泥土,正在左右为难之际,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伸到她的面前,指尖滑过她的额头,姿势优雅地帮她将发丝别到耳后。微凉的指尖带着玉质的触感,如蜻蜓点水般将一丝异样在林希瑾的心底点开,漾起一片涟漪。

    “烟……陈公子。”

    陈烟言抿唇一笑:“林小姐太客气了,叫我烟言就好。”

    林希瑾被她笑得只觉得自己晕陶陶的,一句话脱口而出:“烟言才是客气,让我叫烟言,自己却叫我林小姐。”

    “……希,希瑾,”陈烟言迟疑地叫出林希瑾的名字,又觉赧然,急忙换了话题,“希瑾这就是你做烧烤的东西吗?是将东西放在这个上面烤吗?”陈烟言在烧烤架上转了一圈,这样一长条一长条的,的确不容易将东西掉下去,有创意的厨具。

    林希瑾点头,打开装着蔬菜的盒子给陈烟言看:“就像这样,来的时候就已经用铁签子将东西都串成了串,到时候生了火就将签子放在架子上面烤就行了。”

    林希瑾本想取出一串蔬菜给陈烟言看看,只是一看自己的手就顿住了动作。陈烟言会心一笑,将一方帕子递给林希瑾:“给,擦擦。”

    林希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出手来接,只是双手上都是脏的,她又为难了。

    陈烟言见林希瑾望着她自己的两只手,不由又好笑,干脆将她的手拉了过来,自己拿着帕子给她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认真擦干净。

    林希瑾的手白皙修长,因为长期写字,食指和中指都有着薄薄的茧,陈烟言慢慢地擦拭,细心地像是在擦什么稀世珍宝一般。林希瑾闻着陈烟言上淡淡的皂角的味道,看着陈烟言低着头捧着她的手,阳光从他后照过来,为他镀上了一层圣洁的金光,林希瑾微微愣住了,像被蛊惑了一般慢慢地俯□子,脸离陈烟言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咳咳,家主,这些柴禾是都放在这里吗?”执玉怀中抱着从马车上搬下来的木柴,假咳了两声,低下头大声问林希瑾。

    林希瑾慌忙缩回手,转过头不敢看陈烟言,“恩恩”地支吾了两声,等执玉满眼含笑意地离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转捡了两块疏松干脆的搭到架子下面,假装忙碌得不能回头,对陈烟言说:“我给你做一串尝尝看好不好吃吧。”

    也不等陈烟言回答,林希瑾先从装调料的盒子中取出她专门准备的刷子,再取出一罐油,用刷子沾了些油在铁架子上刷了一遍,几滴刷多了的油滴到火里,“蓬”地火烧得更旺了。

    林希瑾再从装食材的盒子里挑出几根羊串,将羊串上均匀地刷上一层油了之后搁在架子上,顿时一阵香飘起,等到听到“滋滋”的声音后,林希瑾拿出萧狄送来的在顶部钻了许多小孔,专门用来撒作料的罐子,在羊串上撒了一些,原本只有单纯香的香味立刻变得丰富而人,带着香料的奇异味道的气味随风飘,让林希瑾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拿起签子的边缘给羊串翻了个

    等到这奇特的香味浓郁到了一定的程度,串的边缘有了点微焦的时候,林希瑾献宝似地将手中的羊串全都递到陈烟言的面前:“你尝尝,味道应该还不错。”

    陈烟言微微一笑,从林希瑾手中抽出一根羊串,举起铁签子举到嘴边,用牙齿优雅地咬下一小口细细咀嚼。有点烫,但是味道很奇特!有点麻,有点辣,还有点说不出的香味在口腔里蔓延。陈烟言又咬下一口,签子上的飞快地在他嘴边消失。

    吃完了之后,陈烟言意犹未尽地了一下嘴角:“味道很好。真想不到希瑾为大家小姐竟然还有一手好厨艺!”

    林希瑾得意地“嘿嘿”一笑,举起手中的调料罐子晃了晃:“我可不会什么厨艺,就是这调料好,做出来的东西也就好吃了。好吃吗?来,这个都给你。”说着就将手中的羊串全放进了陈烟言的手中。

    陈烟言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林希瑾:“你不吃吗?”

    “我再烤啊。”林希瑾从食材盒子里又取出两串茄子,“嗯,再给你烤点蔬菜。”

    陈烟言笑了笑,将羊串放到了嘴巴继续吃了起来。这味道真不错!

    “好啊,林姐,你们吃独食!”

    李逍循着香味回来,结果就见到这两个人躲在这里吃东西。哼,有好吃的也不知道叫她来给小影儿拿一点过去!

    “你着什么急啊!我是让烟言尝尝味道,现在不正在烤着么?”林希瑾眼睛注意着手中的茄子,还抽空赏了李逍一个白眼,“正好,你会武功,去把父亲他们叫来吃东西。”

    “嗯,好。”

    口中答应了,李逍却没有挪步,她的目光却还停留在林希瑾的手上,这味道实在是太香了,和她以前吃的烧烤完全不能一概而论。

    等到林希瑾手中的茄子好了之后,李逍还没等林希瑾递给陈烟言献宝,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留下一句笑语:“林姐,这个就先给我了,你就再烤吧!”

    “啧!”林希瑾咬牙切齿地一跺脚,这个李逍,真讨厌!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