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放放风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放放风筝

    “咦?”

    在林希瑾第14次将手伸向树枝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子一轻,整个人腾云驾雾的,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在府外了。

    林希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漫天神佛真的听到了她的祷告赐予了她一双翅膀了吗?还是哪位路过的神仙见她可怜发了善心将她带了过来?

    “林姐,刚好我也要过来,所以顺手就将你也拉过来了,你不介意吧?”

    后传来李逍强忍着笑意的声音,林希瑾大窘,原来是她把自己带过来的啊?糟糕,居然让她见到了自己狼狈的样子。形象啊!林希瑾在心里哀嚎。

    “嗯哼,”林希瑾转过头,心中火烧火燎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嗯,不介意,不介意。”林希瑾的语气变得惋惜,“哎,虽然我本来也已经要过来了,但逍妹妹如此心,希瑾还是极为感激的。”

    “噗!”李逍飞速地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来,啧,她可是见林希瑾摔得快成几瓣了才出手相助的,再说她带林希瑾过来的时候林希瑾只伸出了手,哪来的快要过来了?不过这林希瑾小心眼又报复,算了,那就当是她多管闲事吧。

    “哥哥,你看我没骗你吧,真的是大姐带我们出来的。”

    边上陈雅言的声音让林希瑾心中一颤,擦,陈烟言也在这里?

    还没等林希瑾开口,她就听到了李逍惊喜的声音:“影……二公子,你怎么也在这里,和陈公子一起出来散心吗?”

    我了个擦!

    陈烟言真的在这里啊,林希瑾悲愤憋屈地闭上了眼,子啊,你带我走吧,我的形象啊啊啊啊!

    林希瑾不说话,陈烟言的声音倒是响起了:“林小姐,今天不应该是你给舍妹她们讲课吗,怎么你们都出了府,还如此的……嗯,狼狈?”陈烟言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犹豫了几秒,显然是斟酌许久才挑出这个不算太伤人的词语。

    林希瑾微微一看,因为是爬树过来又跳了墙,先过来的三个小孩的衣服上都蹭上了一些青色的树汁,林希钰更是因为跳下来的时候没站稳,摔了一的泥。至于她自己,啧,摔了十三次,不说也罢。陈烟言真的是太委婉了!

    林希瑾难得的脸上飘红,呐呐地解释:“那什么,呃,放松一下。暂时的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嘛,呵呵,劳逸结合,劳逸结合。”

    “哦,这样啊。”陈烟言竟然没有反驳她,反倒略一思索,赞同地笑着说,“的确,总是学习也会让人厌倦的。那么林小姐打算去哪里休息呢,我们适合跟着一道去吗?”

    “哥哥也要去吗?”陈雅言本来还担心被大哥抓住了不但今天不能出去玩了,晚上还会挨训,没想到陈烟言居然主动提出要一起去,顿时喜出望外,献宝地将手中的风筝奉上:“大姐说我们一起去放风筝,大哥你看,这是我自己做的哦!”

    李逍一听,顿时打蛇上棍:“林姐,我也去我也去,说来我长这么大还没放过风筝呢!”开玩笑,和小影儿在一起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林希影站在陈烟言的边,贝齿轻咬着唇,低下头脸上也羞涩地红了一片。

    林希瑾见大家都已经决定了,摊摊手:“那好吧,一起去。”

    啧,其实她比较想带烟言独自去啊!

    林府后面有一条小径通向一片荒野,这是李逍多次去写生发现的,此时自然献宝地说了出来。

    里万物复苏,连大地都透着股清爽的味道。小径是路过的农家在一片杂草中踩出来的,行走间总会被繁茂的野生植物挂着衣服或者绊住脚步。几个小鬼在前面打头,这段子都皮实多了也不在意这些,嘻嘻哈哈地就向前跑了很远。李逍走在前面为林希影开道,两个人都说不出什么话,只是目光偶尔一交汇也慌张地移开,脸上一片羞涩的红。林希瑾跟在陈烟言的后面,两人时不时地交谈两句,话题始终围绕着陈雅言的学业打转。

    林希瑾抽空瞅了李逍一眼,心中得意。看,这就是脸皮厚的好处。瞅瞅这古代人的闷样儿,这李逍天天心里嘴里就只挂着林希影,哪天在林希瑾的放纵之下收到了林希影送来的东西就“呵呵”地傻笑一天,真见着了反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鄙视!

    李逍果然没有说错,没多久她们就到了那片草地。一望无际的绿色平整得像一条盖在大地上的绿毯,上面点缀着点点或黄或白的小花儿,随风摇曳着。林希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股青草的气息吸入肺腑让她沉醉地缓不过气来。旷野的空气带着股自由的味道,活泼得让人吸入一口都能愉悦。

    “林姐,你们带了几个风筝啊?”

    宁谧的感觉倏地被李逍煞风景的打断,林希瑾不满地横了她一眼:“四个。”

    李逍兴奋地问:“那,我们怎么分配呢?”最好让她和小影儿一个!

    林希瑾意会到李逍的意思,瞥了她一眼。啧,难怪这么心。

    不过林希瑾也没有棒打鸳鸯的意思,想了想问林希璃:“希璃,你和希钰玩一个,你的给希影和李逍玩,如何?”

    林希璃爽快地将手中的风筝递给脸红得要滴血的林希影,微微一笑:“二哥,你让逍姐放上去之后你再玩,自己放上去的话跑得会很累。”

    此话一出,林希影脸更红了。

    李逍玩笑地一敲林希璃的脑袋:“这小丫头,你就只心疼你二哥,不心疼你逍姐啊?你逍姐真是白疼你了!”为了林希影,李逍可没少下功夫在两个丫头上。

    林希璃挤挤眼睛,压低声音凑到李逍的耳边悄悄地说:“逍姐,你可别讨好还卖乖,你真不想帮我二哥放风筝?”哼,别以为她看不出来李逍讨好她们的目的,她不过是不说而已!

    李逍一窘,摸摸林希璃的头凑到她的耳边:“希璃真乖,嗯,明天逍姐就去书局给你找你要的那本古籍去,谢谢你啊。”这林希璃这么小就眼光如此犀利,得,还是继续讨好她吧!

    林希璃乖巧地笑着道谢:“嗯,那就多谢逍姐了。”

    两人在这边说着悄悄话,林希瑾正转过头问陈烟言:“陈公子,你跟着我玩儿吧。你先等会儿,我放上去之后再把风筝给你。”

    陈烟言含笑点头。男孩子的确是不好在众人面前跑得满头大汗的,太失风度了。

    几对人各自分开,陈烟言帮林希瑾把着风筝,林希瑾在前面几步的位置松开一些手中的线预备着起跑。风有些大,断断续续地传来陈烟言的问话:“林小姐,你为什么把风筝做成这个样子?”

    陈烟言手中把着风筝,心中奇怪得紧。林希瑾做的风筝样式其实很普通,只是她的两面都是涂黑了的,只在风筝的前部开了两个洞。唯一陈烟言能看懂的地方就是风筝下面的一个呼哨状的东西,这个应该会在风筝放起来的时候发出声音吧?陈烟言微笑,林希瑾做出来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比较惊奇。

    林希瑾看着陈烟言手中的她的得意之作,脸上满是骄傲,大声地向陈烟言喊:“你等会儿再看!”她的创意只有在风筝飞上天的时候才能显出她的不凡来。

    “放。”

    林希瑾拽了拽手中的线,深吸一口气大吼。

    陈烟言应声放开他手中的风筝,林希瑾飞快地向前跑,风筝向下落了一半就被跑动带起的气流送了起来。林希瑾飞快地向前跑,手上的线筒飞快地拉动,放出的线越来越长,风筝也越飞越高,一阵阵鸟鸣随之响起。

    风声在耳边呼啸,心脏在剧烈地跳跃,肺部一下下的抽痛却很爽快,林希瑾感觉应该放得比较高了,转头望了望天空。

    风筝已经上升到了只能看到个大概的位置,逆着光被涂黑的部分完全成了一点影,只有阳光透过风筝上的那两个洞照过来发出耀眼的光芒。

    如同天空的眼睛一般,让人恍惚间想到冷漠威严,高高在上的天帝冷冷地俯视苍生的眼睛,带着审判的光芒直击心底。

    又像是一扇可以直达天堂的门被打开,一个天使目光怜悯圣洁地与人对视,直直地看到人的灵魂深处。

    林希瑾撇过眼,让猛地一缩的心脏慢慢地平复。

    这就是她的创意,让她自己都震撼了的作品。

    林希瑾看着陈烟言,陈烟言目光震惊地停留在天上的风筝上,被震撼得还没有恢复。

    林希瑾技巧地牵引着手中的线,慢慢地向陈烟言的方向走去。那一双停留在天空的眼睛还是冷冷地盯着下方,伴随着一阵阵的哀鸣——那是呼哨的声音。

    林希瑾微微一笑,她打算把这个风筝送给陈烟言,她已经给这个风筝把名字都取好了,叫“灵魂”。

    只是……嗯?

    林希瑾皱眉,感觉着手中线的紧绷感,抬眼看向天空。

    我了个擦!

    林希瑾忍不住爆了粗口,居然和另一个风筝缠住了!

    林希瑾着急地不断拉动手中的线,却怎么也解不开,她越来越急躁,天上的风筝反倒缠得更紧了。

    不知什么时候陈烟言走到林希瑾的边:

    “剪断它吧。解不开的,它不属于这里,它向往着自由。”

    陈烟言表淡淡的,似有所向往,又似是在安慰。

    林希瑾心中猛地一颤,看着边表沉静的男子不由一笑:“好。”

    它是一抹向往自由的灵魂,它不属于这里。

    线被剪断,风筝被气流带着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呼哨声变得悠长绵久,渐渐地失去了踪迹。

    林希瑾看着呼啸着远去的那双“眼睛”微笑。

    烟言,无论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你再一次地打动了我。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