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跳墙出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跳墙出府

    因为林箴去世,林希瑾在大魏朝的第一个节过得很是简单。家家团圆的时候,却再也见不到母亲林箴的音容笑貌,不仅是礼法要求,也是触物伤,林家的这个年过得带着淡淡的哀恸,每个人都是笑中藏悲。然后开了,林希瑾依诺给漱玉和诗玉主了婚,林府才勉强有了点喜气,却还是气氛不高。

    这一林家的三个小孩都休沐在家,林希瑾早些子安排陈妈先教她们骑马,又让侍书和侍墨轮着抽空给她们讲讲商场上的实例,自己有闲心的时候也会回忆一下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整理了教案给她们讲讲课。

    只是今天天气正好,惠风和畅。林希瑾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感受着微风吹拂在脸上的惬意,柔柔的,痒痒的,像许多只小手在脸上抚摸一样。林希瑾本来是要给三个小孩来讲讲她记的不多的三十六计的,但这样柔和的天气让她有了分偷懒的心思,灵机一闪,林希瑾对执玉说:“跟小姐们说一声今天不上课了,让她们等下去后花园里找我。”

    执玉应声向书房走去了之后,林希瑾又抬手招来麒玉:“麒玉,你去让她们寻些篾条,然后去取一些纸,胶,还有笼烟纱送到后花园的亭子里去。”

    然后林希瑾施施然提步向后花园那边走去。

    院子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又重新上了漆,白墙黑瓦,有顽强的藤蔓爬上了墙脚,绿色的叶子中夹杂着点点嫩黄的新蕊,看着极为清新。林希瑾哼着小曲儿,绕着池塘慢悠悠地晃,池水清碧,柳色如烟,有小雀儿叽叽喳喳地在树间跳来跳去,有股活泼味道。

    啧,天真的是来了!

    林希瑾脑袋又活络地运转了起来,要不要过两天带着一家人一起去踏青呢?说起来她也好久没有见到陈烟言了,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嗯,正好,等下次希璃她们休假的时候就全家总动员,然后带上陈烟言兄妹,一起去踏青去!

    林希瑾得意地眯起眼睛,转过子拐入后花园里,麒玉已经带着东西候着亭子里了。

    篾条是从村里篾匠家买来的,其他的东西都是在仓库里取出来的,看来麒玉已经猜到林希瑾要这些东西的用途,将各种颜料,毛笔和一把小刀也一起拿了过来。

    林希瑾拿着篾条在手里掂量着,嗯,不错,这可比她小时候在手工课上做风筝用的东西要好多了,磨得圆润光滑不说,长短也截得很一致,只要她们拿上手糊上纸就可以了。

    正好三个小孩嘻嘻哈哈地跑了过来,见她面前的台子上放着的东西,一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大姐,这是干什么用的?”这个是打量着桌上的东西的林希璃。

    “大姐,我们今天就做这个吗?今天真的不上课了啊?”这个是满脸兴奋的林希钰。

    “笨!大姐都说不上课了那当然就是不上了。大姐一向一言九鼎,是吧!”

    这个是陈雅言,林希瑾让她也叫自己大姐,此时她正挤眉弄眼,急切地对着林希璃以寻求附和。笨林希钰,要是提醒了大姐让她突然又想上课了怎么办?

    林希瑾用手指头戳了下陈雅言的脑袋,笑骂道:“别再瞪眼了,再瞪你眼珠子都要出来了!”然后举着手中的篾条,得意地说,“今儿咱们不上课,做风筝玩儿去!”

    “耶!”

    陈雅言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听完林希瑾说的话之后把林希钰摁下肩膀猛地一撞,两人搂在一块儿一起欢呼。

    林希璃脸上也露出了喜色,不过毕竟她要大些,有些担忧地问林希瑾:“大姐,正君不会答应吧?”

    林希璃和林希钰一直跟着林正君长大,和林正君比自己的亲生父亲还要亲厚些,林正君一向对她们的学业是极为严厉的。

    林希瑾瘪着嘴,苦着脸说:“呀,还真忘了,父亲昨儿还教育我说要认真教你们功课的……”

    “大姐,别啊,我们偷偷出去吧!”

    生怕林希瑾不答应去玩了,林希钰跳着脚,赶紧奉上了馊主意一枚。

    “胡闹!”林希瑾板着脸,在林希钰的脑袋上顺手就敲上一记:“在自己家里还要偷偷出去?”

    林希钰揉着脑袋也不记恨,眼巴巴地瞅着在她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大姐,等她说出自己的办法,陈雅言也和林希钰一样眼冒期待的光芒,而林希璃就含蓄了一些,只是含笑着等林希瑾开口。

    林希瑾的目光在三人脸上扫视一圈,瞅着三个小鬼都是如此的期待,于是用虎口托着下巴,很是认真地摩挲着下巴想办法。好半响之后,林希瑾冷不丁地压低声音发问:“咱家从哪里偷跑比较方便?”

    “假山边上的杨树那里!”

    林希钰嘴快,林希瑾语音刚落她就接了口。

    “嗯,好!”林希瑾一拍手,定下计策,“咱等会儿就从那里走!”

    四个人各自涂涂抹抹,时不时互相偷窥一眼,然后大声取笑对方的风筝丑劣不堪,林希钰和陈雅言更是时不时就打闹在了一起。本来只需要扎好骨架,在纸上画上画贴上去这么简单的事,硬是让她们给折腾了一个时辰才弄好。

    然后林希瑾打头,拎着各自的宝贝风筝蹑手蹑脚地避着人向假山方向走去,一路鬼鬼祟祟的,不认识的还真会认为她们是小偷什么的。四人有惊无险地溜到了杨树下之后,林希瑾压低了声音问:“没有人发现吧?”

    要是有人发现她堂堂家主跟着这帮小鬼头胡闹,她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没。”陈雅言一双眼睛滴溜溜地从四个方向扫,四下无人,没被发现。

    “嗯。”林希瑾很郑重地抬手一挥,“你们先上。”

    林希钰平时就最调皮,所以听到林希瑾发话,她就像猴子一样灵活地攀上杨树杈,从杨树杈上小心地移步到墙上,然后接过底下三人递上来的风筝跳了下去。

    “噗通”的一声之后,林希钰刻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有人,没事儿,你们快过来吧。”

    接着陈雅言也利落地爬上了树,连拉带拽地将林希璃也拖了上去,然后疑问地看着没有跟着自己上来的意思的林希瑾:“大姐,你不上来吗?”

    “嗯,你们先过去。”林希瑾满脸正经地说,“我怕这杨树撑不住三个人重量,等你们过去了我再上来。”

    陈雅言还想说什么,却被眼含笑意带着丝了然的林希璃拉住,使了个眼色。陈雅言虽然不明所以,还是很默契地没有再说话,和林希璃一起跳下墙了之后低声喊:“大姐,你快过来吧。”

    “嗯嗯,我马上就过来。”

    此时没人了,林希瑾才露出了满脸的难色。

    擦!谁告诉她为什么这树枝离地面这么远?

    林希瑾试探着伸手够着一根看起来比较粗大的树枝,然后深吸一口气,用出吃的劲儿把脚向上蹭。

    “噗通!”

    林希瑾两只脚像划船一样一直在树干上胡乱地蹬着,却怎么也够不到树杈,一时心急,她反倒手滑摔倒在了地上。

    “咝,”林希瑾呲牙咧嘴地揉着快摔成几瓣的股蛋子站了起来,不由小声嘀咕,“幸好让她们先过去了,要不然就丢脸丢大了。”

    偏偏此时墙那边传来林希钰的声音:“大姐,您怎么了?什么东西掉了吗?”

    “嗯,没事儿,没事儿。刚刚钱袋掉了,我跳下去捡了。”林希瑾急中生智,随便掰了个理由。

    “哦,那大姐你小心一点,快点过来吧。”

    “嗯,嗯,我知道了。”

    林希瑾呼出长长的一口气,伸出刚刚被磨得通红的手向杨树杈够去。擦!我就不信了,就这小小的杨树我都爬不上去!

    “噗通。”

    ……

    过了好一会儿,墙那边才传来陈雅言小心翼翼的声音:“大姐,您没事儿吧?”

    “没,”林希瑾咬着牙撑起子,“事!”

    我了个擦!

    姐今天跟你干上了!

    林希瑾再接再厉,再一次将泛着血丝的手够向树杈。

    “噗通。”

    ……

    “噗通。”

    ……

    墙的那边,林希钰极为不忍心地问林希璃:“要不,我们让大姐先把钱袋给丢过来我们接着吧,大姐这都捡了几次钱袋了啊?”

    林希璃默。

    陈雅言比出九根指头,又变成十根:“九……十次?”

    “噗通。”

    伴随着陈雅言的声音,墙那边再次传来的摔倒声。

    林希璃闭眼,语气极为无力:“十一次了。”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