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夕拾花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夕拾花印

    私下的交流再说,眼下的事还得处理好。

    “啪啪!”

    李逍一拍手,等在门口的下人将第二份礼物合力抬了上来。

    为了不让这礼物抢了衣服的风头,她们故意安排了这个时间差。

    这是一扇屏风。

    一面绣着一首宝塔诗: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工整秀气的宫廷体,带着如茶香般的隽永,横着陈列。底面用燃料淡淡地染着烟雨采茶图,朦胧中带着清新,透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最下面是一个清晰的签名:画圣李逍作于景和元年八月十四。加上鲜红的私章一枚。

    另一面绣着牵牛花藤的边上,一个耄耋老妇躺在美人椅上,手中握着一卷书,边上有两个稚龄小童子绕着她嬉戏玩耍,惹得老妇慈无奈地望着这两个小小的孙女。宁谧而温馨,这是一副老人都会向往的女孙环膝图。

    王玄卿看着这东西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张口言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口。此时坐在左边最末的中年女子却猛地站起来,目光发直地望着屏风失声惊呼:

    “双面绣!”

    这人正是曾经欺负过陈烟言的锦绣坊的掌柜的。

    林希瑾虽然不喜欢她,但既然她为自己开启了话头,林希瑾还是微笑地接了话:“正是。希瑾遍访绣户,终于找到了一家会绣双面绣的绣工。而此图出自于李姐之手,由三人绣制一月方成。”

    这幅双面绣,林希瑾只是提出了一个构想,对能够做出来却是毫无把握。这可不是那护手,只要费了心思就可以绣出来,更多的还是考验绣工的手艺,所以她先询问了那些手艺极好的老绣工们是否有人见过双面绣着的绣品。没想到还真有人知道,而那个人正是在林希瑾挑绣工的时候,唯一跳出来说过话的看起来刻薄的男子。此子的子林希瑾不予评价,但他的手艺是真好。

    林希瑾确定了这名叫崔楠的男子真的会双面绣这种绣法之后,便让侍墨打听过他的世。据说侍墨是问的李沛,作为中人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李沛知道侍墨是林希瑾派过来之后看在段青的份上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崔楠的祖上来自于景国,已经有几代了。据说他祖上是景国名噪一时的织造供应,靠的就是这手神奇的双面绣绣法。只是有利益就会有斗争,他家祖上也不知惹上了什么样的大人物,竟然落了个满门抄斩的地步,一个眼看着就要兴起的家族一夕之间就主子们都被送上了刑场,侍婢们转手就换了主人,到最后这一家子竟然只有一个庶子侥幸逃了出来,也就是崔楠这一脉的始祖了。逃出来的庶子被突然的灾祸吓破了胆,到此地躲了几个月见没有人再追过来,就草草地嫁了个妻主。万幸妻主是个和善的,只是胆子也极小,知道她男人家里是因为针线活惹了祸也不敢让他在外接活,只是让他教给了自己的子孙,留下家训不许外传,也算是让这门技术不至于失传。

    到了崔楠这一辈,他一个没读过书的男人又知道什么,只是在针线上颇有天分,学得了这好手艺之后一直憋着不能在外头显摆心头早就憋屈着了,不过碍于家训,也怕给家里惹祸才一直没有出声。这次林希瑾一问,他就心动了。林希瑾是尚书之女,这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事。而崔楠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他住的村子里的里正。

    尚书?那是戏文里才会出现的人物!

    靠着尚书之女,总不能有什么危险了吧?

    不过崔楠还算谨慎,没有当场应下来。只是他下了工就请假急冲冲地赶回到家里,对自己的妻主说了此事来讨个主意。崔楠自己嫁的妻主是个杀猪的,斗大的字不认识两个,一听着林希瑾居然悬赏了二十两银子,立马儿就让崔楠答应下来,振振有词道,都有好几代了,谁还有这个心思为了一个小小的针线活儿来找她们的麻烦?况且就算有了麻烦,不还有林希瑾么,人家是尚书家的女儿,那可是来自京里的!还有什么可怕的?

    崔楠本就心动,一听妻主这么说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第二天天没亮就到林希瑾这边说了。林希瑾自然喜不自胜,听到崔楠说是自己家里祖上传下的,便问他还有没有什么亲戚也会这个绣法。崔楠知道这是林希瑾想要把他们都招了,忙不迭地就说了自己弟弟和叔叔也都是会的,不过绣法最好的却是他。林希瑾笑了笑也不置可否,只是表示希望崔楠能够把他们也都请过来,为了表达诚意,他现在就被林家录取了,月例是四两,他家的弟弟和叔叔过来了,也给开三两的月例。崔楠见东家这么看重他,他又可以在亲戚家露露脸,还能有什么不愿意的,自然拍拍脯满口的应承了下来。

    这家的手艺果然不是虚传,短短的一个月,居然真的让他们给绣出了这幅图。

    想着这些,林希瑾也不由感叹,上天真的很眷顾她,想什么就来什么,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好运?

    绮彩坊的掌柜的在这清河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否则也不能被请到知府寿宴的内桌。她多年浸于布料这行当此时竟然如此的惊讶,大家自然就明白了此物定然不凡,一时间都议论纷纷。

    乔知府突然站起来,走到屏风前对着绣着宝塔诗的一面细细端倪。半晌后,等绮彩坊的解释都传遍了整个大厅,每个人都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屏风的时候,乔知府倏地大笑,转对着李逍难得和颜悦色地说:“李小姐果然是大才!之前希瑾随明前龙井一起送来的字画就是这一幅绣品的原型吧?李小姐不但画画得好,这中也是大有沟壑啊!此诗清新淡雅,寓意高远,道尽了茶的品,更难得的是这格律极为特别,自成一体,念来也是琅琅上口,实乃不可多得的佳作啊!”

    说完便有一个相貌清隽,气质儒雅的中年女子从大厅最靠近内桌的那一桌上站起来,她微微一笑,一直粘在屏风上的诗句的视线终于念念不舍地挪到李逍的上,目光中满是欣赏惊艳。她接口道:“岂止如此!此诗实乃开历史之先河,另开诗词一路的新径,让我等大开眼界啊!李小姐不愧是饱读诗书之士,原来我只知李小姐画艺超绝,此时方知李小姐在诗词上的造诣也是令我等自愧不如,拍马难及啊!”

    这中年女子是清河镇上最大的临溪书院的院长林纾,说起来还曾和林箴有过同窗之谊,林希璃和林希钰目前就是在临溪书院中求学。林纾是个真正的君子,当得起君子如玉这四个字。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书院,清河镇近乎八成的读书人都要叫她一声老师,在清河镇上极受尊敬。

    李逍正开口,不想林希瑾拉了拉她的衣袖以不大不小的声音对乔知府说:“伯母,您看林夫子都对李姐如此之推崇,可见李姐的才艺有多么出众。希瑾这次专程为伯母求的这画您可得好生珍藏啊,说不得过些年这就成了无价之宝,千金难求了呢!”

    说完极小声的在李逍耳边说:“出自于你的笔下,这就是你的手笔。逍姐不要拘泥了。”然后放开手中拉着的衣角,微笑着望着乔知府。

    李逍听完此言自然明白林希瑾是要把这诗名安在她上了,不过她本来就洒脱的子,声名这等小事也并未怎么放在她的心上。林希瑾既然这么说了,李逍耸耸肩,那她就认了呗。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想要解释也不过是不愿意欺世盗名罢了。现在人家原主人都不介意,她干嘛还斤斤计较?她还乐得价上涨呢,她家小影儿可还等着她养家糊口呐!

    乔知府爽朗地“哈哈”大笑,然后装模作样地抚腮作沉思状:“恩,希瑾说得有理。那我就坐等着这诗画升值当成我乔家的传家宝传下去啊!”

    乔珂一直都跟在乔知府的边,看乔知府笑得如此开怀,隐秘地翻了个白眼,暗自嘀咕了一声“有侄女没亲女”,也笑着说:“那是自然。这屏风仅靠这一手绣法就已经是足够珍贵,再加上李小姐亲笔写下的这首宝塔诗自然更是价值无法计量。说到此珂倒是有些期待了,如此弥足珍贵的礼物林姐也仅仅是作为第二件礼物送上,那压轴的礼物得比得上五彩琉璃马此等神物了吧?林姐姐还不快拿出来给珂看看!”

    此话说完,厅内所有的人都以期待的目光看着林希瑾,就连乔知府的目光也是饶有兴致。是啊,第二件都已经是如此不凡,那么第三件又该是什么呢?又会珍贵到怎样的程度呢?

    林希瑾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定定地看着乔知府,脸上的表也变得郑重严肃,直看得乔知府刚刚放轻松下来的神色一下子又凝重了下来。

    随着乔知府神的变化,宾客们也收敛了嬉笑的神色,大厅慢慢地静了下来,半响后竟然鸦雀无声。

    林希瑾表肃穆,从袖中取出了那个林箴留下的盒子,恭敬地以双手捧着,举到乔知府的面前:“这是第三份礼物,来自于我的母亲——林箴!”

    这两个字如同有魔力一般,让大厅奇迹般地有了股凝滞感,似乎空气都要凝住了。

    “母亲说,乔宁是我的弟子,一直都是!”

    似乎有回音一般,林希瑾的声音掷地有声,在大厅中环绕,让大家心中一震。

    乔知府却像是没有听到林希瑾说话一样,刚刚大喜过的心神再次历经大惊,激动得如同洪水冲击。她颤抖的手指缓缓地,缓缓地打开了盒子的机关,一抹莹白刺激得她眼中的泪水顺势落下。

    “……老师!”

    乔知府的声音哽咽,显然激动得无以复加。

    原来她在老师的心中不止是为了报恩而收下的记名弟子,原来她在老师的心中地位竟然是如此之高!

    白的玉石雕刻成牵牛花的形状在盒子里面静静地盛开,宁谧而平和。这赫然是——

    夕拾花印!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