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知府寿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知府寿礼

    王家虽然是世家,但毕竟离坐在这里的人的生活太远,她们在这里都是数得上号的人物,但拿到王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给人家提鞋都不配。所以众人在震惊过后也是各自吃的吃,喝的喝,该干嘛干嘛去了。县官不如现管,想要攀上王家还不如攀上知县那么实在,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乔知府和王玄卿客了一番便各自坐下了。有些事自有规则,大家都有默契,两人不论是要合作还是探讨什么,都是不适合当着众人的面进行的。

    没有再出现出人意料的客人,乔知府顺利地讲完了谢词之后就是这一桌的客人献礼了。

    不能得到也要开开眼界,大家都知道能坐在内桌的必有其过人之处,送的寿礼也定然不凡。所以就算是坐在大堂的,听到边上丫环唱到“献礼”的时候也都移过目光,期待着见识一番。

    首先是乔珂。

    任谁也不能压过乔珂了去,乔家的嫡女血亲是按礼法就要排在最前面的。不过女儿献的是孝心,所以礼物不必珍贵,但一定是要够能表现她的孝顺的。

    只见乔珂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正对着乔知府跪下叩了三个头之后才抬头从丫头手中接过一个黑檀盒子高举过头顶:“母亲大人在上,女儿乔珂恭祝母亲大人三十六岁寿辰。女儿在白云观持斋一月为母亲祈福,亲笔抄录《金刚经》一部,只愿母亲大人体安康,长命百岁。”

    大厅里在乔珂语音刚落时便响起了连声的叫好声,部分为捧,部分也真心,持斋一月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

    林希瑾望着眼前正经得让她有些陌生的乔珂,些微的感动触及她的心底。她知道乔珂不简单,随时随地能换上不同的面具,不过乔珂的这份对乔宁的孺慕之却没有半点的假。居然为了给乔宁祈福去持斋一月,林希瑾不得不对乔珂刮目相看。这份孝顺如果拿到现代,那该让多少为孩子碎了心的父母羡慕啊。

    乔知府欣慰地接过乔珂手中的盒子,半响没有说出话来。林希瑾清晰地看到了乔知府如棺材一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眼角也有些微润。

    这个孩子,虽然不成材,却极为孝顺。

    这么想着,乔知府感觉老怀大慰。

    罢了,随她去吧。

    乔知府怎么会不知道乔珂只不过是装作是书呆子,以前还会有着点不甘心,想让她出人头地。但看着自家无不欢,表面装得端重实者跳脱,一刻都闲不下来的孩子,为了自己能够甘心愿去观里持斋一个月,乔知府心里满满当当的。

    算了,既然孩子对官场如此的抗拒,而这混乱的官场也的确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罢了罢了,以后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横竖有她这个老娘在,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了她!

    这么想着乔知府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凌厉,转向乔珂的神色却是更加柔和了。

    紧接着献礼的是王玄卿。

    本来乔知府安排的是林希瑾第二个,但王玄卿作为王家的代表过来,就由不得乔知府选择,只能让他占个先了。

    王玄卿一直都是目不斜视地望着乔知府说话,在这里值得他费心的人不多。但在此刻站起之后王玄卿却让视线淡淡地扫过整张桌子,看到含笑望着他的林希瑾的时候王玄卿的目光顿了一下便绕了过去,迅速又转回到乔知府的上,拱手作揖道:“乔知府寿宴,玄卿献上景朝五彩琉璃马一座,恭祝乔知府龙马精神,福泽绵长。”

    此言一出,满桌俱惊。

    坐在木真边上,着墨绿丝袍的青年女子更是失声惊呼:“五彩琉璃马?侍景大师亲自开光的五彩琉璃马吗?”

    王玄卿淡淡一笑,示意跟来的小侍打开手中的盒子,绚丽的五彩光芒绽放,刹那间便成为了整个乔府最为耀眼的所在。

    王玄卿的目光状似无意地划过林希瑾,然后颔首应声道:“是。”

    “哗!”

    整个大厅都轰动了。

    采用整块的天然的五彩水晶,被称为“神手”的一代雕刻大师吴煦之刀,由景国第一代国师侍景大师亲自开光的五彩琉璃马,在两百年前被景国宣布失窃,居然在今天面世了!

    透过耀眼的光芒可以看到,五彩琉璃马放在雪缎里面,刻的是以景国的开国女皇的神骥——睥睨为原型的奔驰骏马,细致到每一根在风中飘扬的鬃毛都清晰可见,四蹄腾空的姿势似乎在风中滑翔,马首向后嘶鸣,那一双眸子里深刻地表现出了它对世人的不屑,和对自无与伦比的自信。

    这就是——

    睥睨!

    被称为神品天成的景国国宝。

    在众人都在欢呼惊叹的时候,“啧啧”地表示王家出手的大方的时候,林希瑾却敏感地发现乔知府的神色却是倏地一沉,面上虽没有显出不悦,却迟迟没有表示出要接下的意思。

    林希瑾脑筋一转便明白了此中的机窍:这是王家送的东西,乔知府只要不是想和王家直接为敌,就必须要接下此礼。但从众人惊叹贪婪的目光,林希瑾就知道此物必然是极为珍贵,珍贵到了乔知府或许会守不住的程度。所以乔知府现在是左右为难,接下了就是接下一个大麻烦,但不接却又是不可能。

    原来王家竟然是与林箴是敌非友么?

    想到这个可能,林希瑾心中一沉。她下意识的不想要与王家为敌,或者说是与这个男人为敌。不是惧怕,只是不愿。

    不过此事必须要解决,林希瑾靠到乔知府的边,附耳轻声说了句话便又不着痕迹地离开。

    乔知府的脸上倏地就舒展开来:“玄卿客气了,如此珍贵的礼物,乔某受之有愧啊!既然玄卿有这份心意,乔某也不推辞,就收下了。”

    说着就示意乔木过去接过王玄卿那边的盒子,盖上盖子。

    光华尽敛。

    惋惜声顿起。

    这样传说中的东西能看到一次是多大的缘分啊,即使只是远远的看上一次,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王玄卿不动声色地勾起嘴角,微微有些得意。收下了就好,刚刚林希瑾凑过去他还以为会给乔知府出什么主意给推辞掉呢!

    嗯,他也是想多了。这女子子敦厚,也是没有那些鬼心思的。

    不料乔知府突然对着北方长长一揖下去,然后转过子再度开口:“不过此物是天赐神品,非乔某能够自私拥有的。乔某应该献给圣上,以感谢皇恩浩,让我等凡人一窥神品真颜。想来,玄卿也不会反对吧?”

    王玄卿暗自咬牙,他失策了!

    “既然送给了知府大人,自然任由大人处置,玄卿何来反对的道理。”

    除非他想明目张胆的造反,否则怎敢截下乔知府对皇上的心意。

    好个林希瑾,原来敦厚的人玩起心机来才是高杆得让人无法动弹!

    

    

  • 作者有话要说:RP爆发,双更吧
  •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