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窥隐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初窥隐秘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完很多的事,比如林希瑾就非常欣慰的收到了胡掌柜送来的“买玉”的银子,侍墨也禀报铺子收拾得差不多了,李逍那边在林希瑾天天盯梢,催促的况下首一轮需要的衣服也已经完工了。而歌怜那边以前已经有过一次配合,排练得也颇有风致了。所以服装铺子的开业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这东风,今天也终于到了。

    林希瑾敲打着马车的窗棂,回头扫了一眼边上摆着东西,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今天她穿得从未有过的郑重,月白色的长衫镶着银色的边,马车每一次的晃动衣服都会随着躯的摇摆如碧波一般漾起流光,低调却奢华。等林希瑾站在乔知府灯火通明,闹非凡的大门前的时候,在璀璨的灯光下照出林希瑾上用白色丝线绣出的寒梅映雪图,本该是黑色的枝干却用白色的丝线绣出,是风雪凌厉中傲立遒劲的风骨,一枝长长伸出的枝干上面压满了雪花,摇摇坠却咬牙坚持。不多的红色点缀在风雪之中,随风凌乱,凄美而艳丽。不屈,傲岸,衬着林希瑾直的背脊,微微含笑的眉眼,温润如玉的气质,向看到的每一个人强烈地暗示着她的不凡。

    本在内廷长案边坐着的乔府大总管乔木一听外面忽然出现的静籁无声,便知是有贵客到临了。匆匆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领,乔木端起让人一看就心生欢喜的和善笑容,脚步快而不乱地向外迎去。等看清了府外站着的吸引了众人目光的那个人之后,脸上的笑容更是无限的放大。

    她说是谁引起了这样的轰动呢,原来是林家的小姐到了,这就难怪了!

    乔木是跟着乔宁一路走来的老人,否则也不能得到乔宁如此的信任,成为乔府的大总管了。她曾跟着乔宁见识过林箴的绝世风华,那样睿智聪颖,才华横溢,襟开阔的女子,有着她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风采。亦只有近如乔宁这样的弟子才会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她的思想,她的光辉。而凡是接触过她的人莫不是如乔宁一般心悦诚服,甘愿追随。

    这样的母亲,养出来的女儿又怎么会差?

    即使她们一时落魄,那也不过是暂时隐忍,天下闻名不过是迟早的事。

    乔宁对林希瑾的到来自然也是有过格外的嘱咐,所以乔木快步迎了上去,满脸的笑容真挚诚恳:“林小姐终于来了,乔木已恭候多时了。寿宴即将开始,林小姐随着在下过去吧?”

    林希瑾嘴角含笑,微微躬:“劳烦乔总管了。”

    不愧是大家风范,既不失礼显得谄媚,也让人感觉到了她的重视,一言一行都让人如沐风。

    乔木暗中给林希瑾表现出来的现代礼仪打出了世家风度的高分。

    尾随着乔木,林希瑾不紧不慢地穿过大厅,向最里面的一桌走去。

    知府大人寿宴自然是宾客云集,但有资格坐到里面的却少之又少,大多是世家的代表和官府中人,大家也是有过眼缘,都是认识的。林希瑾这样一个眼生的坐到了里面自然是极为打眼,尤其她还是由乔大总管亲自引路,众人自然更是哗然。不过能到这里的自然都是有眼色的,没哪个莽撞的会冒冒失失地闯过去问安。没的冲撞了贵人,得不到好感反生了恶意。

    宴会上的座位自然是大有讲究的,知府家的宴会更是深有门道。

    正中的位置空着,是留给知府本人的。右边坐的大多气度过人,有股子官味儿,想来都是官府中人。左边的坐着的都左右互相烈地攀谈着,和气而闹,这该是清河镇的大商人们了。

    这一桌大多都已经就坐了,只是左右靠着正中的那两个位置都是空着的。林希瑾一想便知道这两个中间必有一个是她的,心知这样安排便是乔知府特意要为她长长面子了。

    古代以右为贵,右边坐的又大多都是官员,林希瑾下意识便以为她应该坐在左边,不想乔木径直就把她带到了左边的位置。林希瑾虽然觉得有些招摇,但既然是乔知府的好意,乔木为她拉开了椅子之后,她微笑着向乔木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也就坐下了。

    这些天林希瑾在林正君的提醒之下,空闲的时候经常到林箴的书房中去坐坐。读了不少林箴的手札与书信之后林希瑾本来因为乔知府的保证而升起的安全感慢慢地消失,她在这些书信中透露的蛛丝马迹中嗅到了淡淡的危险的味道。

    林箴收下的亲传弟子只有三个,但无一不在大魏朝居高位。大弟子名叫陈瑞,出寒门,现为储秀宫学士。二弟子名叫王从思,是王漓的远房侄女,现为守卫北疆的大将军。小弟子极为神秘,林箴提起她甚少,但每次提起口吻都极为自豪,甚至有点传承她的师承者必为小弟子的感觉。而这个小弟子只有一个单字叫,羽。

    相比之下,为知府的乔宁作为记名弟子官位倒是最低的。林希瑾通过林箴的手札才知道林箴并没有真的收下乔宁为弟子,只不过两人有师生之实,便记了名罢了。最重要的是,林箴为了保下乔宁曾付出过极大的代价,在朝堂上作出了重大的让步,书信中虽然没有详细的记载,但就凭着只言片语,林希瑾就靠着看过无数小说的敏感心思看出了问题,乔宁此人的份极为令人琢磨。林希瑾以前不清楚古代的地理知识,所以并不觉得奇怪。通过书信她才发现,乔宁虽然是知府,这官府衙门却在小小的一县这是多么的不合理。

    还有林箴作为户部尚书,只因为有一个谋反的亲家就仓惶的在新帝上位之前辞官回家,回家之后更是不久便辞世,这一点也让林希瑾闻到了迫害的味道。

    这一切的古怪都只让林希瑾心惊跳地得出一个结论,林箴本手中掌握着一股极大的力量,乔宁对她的客气固然大部分是林箴对她的恩,但也必然有一小部分是因为这股势力。虽然不知林箴代表着哪一方的势力或者是独成一派,但种种迹象都表明林箴一定是卷入了皇位之争当中。而皇位之争,又岂是好参合的?

    林希瑾不由再次联系到林箴临终前对她说的话,林箴必然不会害自己的女儿,而她唯一提到的东西就是后花园的银子,那么那里必然有关于这些的交待。同时这也让林希瑾感觉到,原来的林希瑾必然已经在林箴的势力中参合到某种程度了,她不得不担心会不会因为她的不作为已经为林家带来了麻烦。

    林希瑾回到自己的院子再次细细地搜查了那个盒子后,从夹层里找出了一封林箴留给她的绝笔信。看完之后林希瑾微微松了一口气,原来那个石桌还另有玄机,在取出了盒子之后的空巢里还有个按钮,按下之后就可以打开一个石凳的机关。而林箴,就是让林希瑾把其中藏着的东西交给乔宁,也就是乔知府。

    即是如此,林希瑾再次夜探后花园,取出另一个木盒打算按林箴的意思照办的东西也联想到了许多的东西。据说林希瑾在回来的时候因为陈烟言而和林箴大吵了一架,之后被林箴罚跪一夜感染风寒。原来林希瑾还是相信的,此时就不由怀疑了,林希瑾和林箴吵架真的是因为陈烟言吗?

    不过这些林希瑾也没有办法再知道了,逝者已逝,真相自然也就灰飞烟灭。林希瑾此时只恨掌握的信息太少,也没有什么探知信息的渠道,无法对某些危机早做防备。

    手中的东西自然是一定要交给乔宁的,林希瑾有着感觉,手中的这东西是个烫手山芋,以前没有人来找她们的麻烦应该是林箴早有防范,但时间越久,那些措施的效力总会消失。既然此时的她没有办法驾驭,那么就一定要大张声势的让别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已经到了乔宁的手上,此次的寿宴自然就是最好的机会。

    虽然这样将危机转移有些不太厚道,但林希瑾相信此物对乔宁定然是有好处的。林希瑾怀疑那东西就是林箴的信物,转给乔宁就是权力的交接,而林希瑾原来和林箴吵架就是因为林希瑾觉得她自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而林箴却宁愿信任别人。这种可能极大,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林希瑾所知道的这些事实。

    而要验证的话,就要看乔宁今晚的反应了。

    

    

  • 作者有话要说:被N个人说发展得太慢了之后,慕黎痛定思痛,觉得的确是有点。好吧,节奏加快其实也没那么难,接下来会是谋和事业的双向发展了。
  •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