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莫名疼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莫名疼惜

    林希瑾一边给陈雅言擦着子,一边回味着刚刚看到的美景。陈烟言面染红霞,有些羞怯的模样的确是太漂亮了,让林希瑾不由有些出神。

    她又想起了初见他时的惊鸿一瞥,那时他直着背脊,侧光忍着泪的模样就像是折翼的天使,想要得到帮助,却又放不下高傲的自尊,只能倔强地忍住落的泪。那时她只是有些惊叹,就像是对一个舞步完美的芭蕾女孩,一件流光溢彩的晚礼服一样的惊叹,倔强而漂亮的少年在所有人的眼中都会是一副完美的画,而她林希瑾,也只不过是对这幅画很是惊为天人罢了。

    然后是在绮彩坊,她只看到了他的一个背影,却莫名地记牢了他。他被人欺负了,她很恼怒,所以暗中出手。这似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全部出自于她心底最本能的反应。没有办法,她受不了他明明受尽了委屈,却固执地守着自己的骄傲所以总是受到伤害的样子。他背负着许多本不该他承受的东西,一下子从天堂跌倒在地狱最污秽的地方,林希瑾看到他的挣扎,他的无助,他的迷茫,止不住心里就会疼。或许是因为她自己也经历过那样的场景,或许是她在心疼着曾经的自己,总之她不想这个孩子像她曾经一样孤立无援,所以她嘱咐侍墨帮了他一把。

    而这一次,陈烟言又让她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他对亲人的温柔就像流水一样,洗尽了他被这段子折磨出的铅华,让林希瑾窥到了他柔软的内在,让林希瑾觉得他不仅仅只是一个落魄的贵公子那么简单。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勇敢地承担了属于自己的责任的男人。林希瑾觉得她似乎见证了一个男孩蜕变到男人的过程,陈烟言经历过了她曾经经历过的痛楚,承担起了她曾经承担过的责任,活得艰难却出色。

    林希瑾笑了笑,她知道她在心底认同了这个男人,也是认同了曾经的自己。陈烟言经历的一切几乎是她经历过的翻版,所以她太明白陈烟言的艰难,所以她也如此轻易地就下定了决心,她会帮着这个男人。

    陈烟言草草地吃了几口就快步走了进来,只要一想到他的妹妹生死未卜,他就食不下咽。陈雅言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她也去了的话,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烟言走进来的时候林希瑾已经给陈雅言擦完了子,看着陈烟言过来,便让了出来,让陈烟言坐下。

    陈烟言先试了试陈雅言的体温,感觉到陈雅言的皮肤上刚刚擦拭过后的微凉之后才稍微安心,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林希瑾,忽的又觉得自己这般直视一个女子太过于大胆,林希瑾黑亮的眼珠子让他有种被看透到骨子里的感觉,复又低下头,忸怩地低声说:“今晚麻烦家主了,您去休息吧,我照顾着雅言就可以了。”

    陈烟言虽然口中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些舍不得林希瑾的离开。林希瑾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这里就让他感觉到了安心,有种有了主心骨的感觉。只是今晚本就麻烦了她许多,再让她留下来陪自己的话陈烟言自己都要觉得自己恬不知耻了。

    林希瑾看着这一大一小,一个病危,一个柔弱,她怎么能够忍心撇下他们独自去休息?

    “男女有别,等会儿雅言还要再用酒擦拭子,你不方便。我留下来帮忙吧。”林希瑾随意找了个理由说。

    虽然口气淡淡的,却不容拒绝。而陈烟言听着只觉得全的细胞都叫嚣着欢喜。他本就不想林希瑾走,既然她自己都找出了留下的理由了,他自然不会故意将她赶走了。陈烟言撇过头,握着陈雅言的手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

    鸡鸣三遍,林希瑾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有了丝丝的曙光透露出来。再挪过视线望着上的两个人,陈烟言上披着件外,是林希瑾找来给他披上的,子半趴在上,长长的青丝遮住了他的表,只露出一双肿着的眼睛。林希瑾哑然失笑,昨晚哭成了个泪人儿,看看,今天报应来了吧,好好的一双眼睛变成了兔子眼!

    陈雅言上的温度已经退了下来。在林希瑾给她擦第四遍的时候温度就降了下来,林希瑾当时心中一松,暗道这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陈烟言并不知道李逍也曾说过今晚如果陈雅言没法退烧的话就危险了,只当李逍医术超凡,只要好好地照顾过了这一晚陈雅言就必然会好,林希瑾怕陈烟言揪心也就没有对他解释,所以慢慢地熬着,陈烟言见陈雅言的温度正常了下来对林希瑾的话更是信服,慢慢的竟是安心地睡了过去。

    林希瑾看着陈烟言沉睡的样子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女尊的国度里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一点防心也没有,她该赞一声自己的人品太好了吗?

    天大亮了的时候,林希瑾估摸着应该没什么事了,站起子活动着手脚。坐了一晚,手脚都僵了。幸好她让执玉端过了火盆,否则说不得这病人还没好,又得新添两个新的病员了。

    林希瑾又走到边细细地看了一眼,陈雅言已经平静了下来,大概是被压着了有些不舒服,所以嘟着小嘴,不过睡得很是安稳。陈烟言想是累得紧了,偶尔蹭了蹭脑袋,也睡得很是踏实。林希瑾又是会心一笑,像只兔子!可得紧!

    林希瑾给陈雅言紧了紧被子,又打量了陈烟言一眼,有点想把他抱到上去睡,只是一挪动他必然会惊醒,好不容易才睡着,还是别这么快就吵醒他了。于是细心地给陈烟言拂开垂落到鼻子上的发丝,再摸了摸陈雅言额头的温度,确定没什么事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打开帘子走了出去。

    林希瑾方一打开门,就看到执玉在外面候着了。见她出来,执玉吸了吸鼻子,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家主您起来啦。”

    林希瑾看执玉有些瑟缩的肩膀,冻得红红的鼻子,心知执玉必定是过来有一会儿了。林希瑾心头有些感动,但面上却还是保持着平静,“嗯”了一声对执玉嘱咐:“你去厨房把粥端过来,再换个火盆进去。动作小心一点,别吵醒了他们。另外再和父亲说一声,以后吃的用的都给他们送一份过来,把陈公子他们的月例也算一份。总归现在是依附着我们林家,也不缺他们这一份子。我先回去补个眠,晌午时候再叫我起来,我们下午要去看看铺子的况。”

    忙碌了一夜实在是困得慌,林希瑾揉了揉太阳,又叮嘱了一句:“做完这些你就也歇着吧,今天上午给你放假。”

    林希瑾打了个呵欠,听执玉应声了,便离开了院子。

    熬夜熬久了,一放松下来就只觉得困。林希瑾回房之后也顾不得洗漱,趴到上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