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相好小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相好小安

    这凝烟阁的位置极为巧妙,走出了烟花巷之后沿着小河走,走过了竹林便是一条主街,站在主街上可以看到凝烟阁里面的景色。特别是站在小河边的一棵柳树下的时候,凝神注意的话,可以发现某个角度是正好对着歌怜见客的小厅的。

    当然,以林希瑾的品行自然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的,只是她从竹林边上绕出来的时候,正对着她的柳树下的那两个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青衫高髻的是她刚刚认下不久的义姐段青,另一个是名小童子,穿着白底红边的裙装,只露出了一个背面。

    林希瑾看着这小童子只觉得有些眼熟,却不知道那究竟是谁。

    后的执玉发现林希瑾的停顿之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惊叹道:“小姐,那不是歌怜公子边的小安么?那个女人是谁,小安的相好么?”

    小安?

    林希瑾皱眉回忆了一下关于这个小安的记忆。似乎他是歌怜的随小侍,长得也算是眉清目秀。只不过有歌怜这样一个美人在,他自然是吸引不了别人的目光的,所以林希瑾对他所有的记忆都只停留在歌怜的小侍这一点上。小安是段青的相好?段青好这一口?

    林希瑾为现代人自然更加明白人不可貌相这一句话,所以林希瑾的脑袋迅速地运转着。段青至今还未娶亲,而小安,虽然不算是倾城倾国,但也算不错,或许他另有什么独特之处吧?再则,这种东西本就没什么理由,就算小安真的一无是处,但段青就是喜欢他,旁人也是管不了的。莫非,这小安真的就是段青一直未娶的原因?

    林希瑾还在脑袋里YY着段青和小安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小安已经转向林希瑾走了过来,段青似乎深受打击,扶着柳树仰望着天空不知想着什么。

    林希瑾此时避让已经来不及了,干脆光棍地站在原地,微笑着等着小安走到她的边给她行完礼,恭恭敬敬地对她说:“见过林小姐。”

    小安应该是并不知道林希瑾认识段青,所以虽然被林希瑾看到他和段青私会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的。

    林希瑾笑得有些僵硬了:“小安啊,真巧。”

    这小安,林希瑾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个什么份,林希瑾也有点拿不住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他。这到底是未来的姐夫,还是单纯的一个小厮呢?

    想到这个,她看着远处段青的目光不由有些哀怨。

    大姐啊,这一朵,是您老的桃花么?

    小安向林希瑾笑了笑,便告退了。

    林希瑾紧忙点头,看着小安走远方才长舒了一口气。拿不住该用什么态度对待的人,是林希瑾最讨厌面对的。

    林希瑾的目光再次转到柳树边的时候,那里早就没了人影。

    “哎,段姐呢?”

    执玉顺着林希瑾的目光看向柳树边:“家主是说刚刚在柳树边站着的人么,她已经走了。”

    “啧,这人,走得倒快!”

    空留林希瑾一颗八卦的心不得满足啊!

    坐在马车上,两人踏上回家的路,执玉在林希瑾边上伺候着。

    林希瑾闭目养神,心思再次转到了店铺开张的问题上。无论是乔家或是段青,暂时都不是林希瑾可以处理的。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店铺的开张问题。既然有乔知府的扶持,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林希瑾估计大概在月内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那么下个月,借着乔知府的寿宴来个一鸣惊人,然后顺势开张,林希瑾琢磨着,这样可行!

    忙碌了近一个月,自己的店铺马上就可以开张了。

    林希瑾心里涌起一股自豪感。

    这是她到了这里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不过如不是天不容她的话,也绝没有失败的可能。

    想到乔知府的许诺,林希瑾心里有点美。

    林希瑾在心里盘算着,第一批的服装已经在李逍那边开工了。她也不时地过去,提出了许多的意见,出的几件成品的确是不错,就算是林希瑾她自己有着现代的审美眼光,也不得不赞声好。

    店铺是侍墨联系的,现在正在做前期的翻新工作,林希瑾对侍墨的工作效率没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她的铺子以后主要是面对着高端的消费者,所以比较保守的私密空间就好。在这一方面,侍墨比她更有发言权。毕竟侍墨在京城历练多年,见过的华美建筑数不胜数,林希瑾也从不觉得现代的什么都会比古代更好,所以此事林希瑾压根儿就没打算插手。

    接着是人员问题。接收王氏印刷铺子的时候还多出了些个人,一部分安排到了服装制造这边做安保,一部分分到服装店做安全工作。都是印刷厂出来的,本就做的是劳力工作,都有股子力气。只是没有过特别的训练,她们的手不过一般。林希瑾让侍墨安排家里的人给训练一下,目前据说都还不错。毕竟是林箴亲手挑出来的退伍军人,虽然现在做着下人的工作,但武功什么的都还是没有落下的。林希瑾亲自看过,训练的成果很让人满意。

    这些都差不多了,就该想想乔知府寿宴上的礼物问题了。

    林希瑾心中有个打算,只是还要和李逍商量一下,就怕时间上赶不及。

    这么说来,真的一切都还顺心的。

    林希瑾正想得入神,耳边传来执玉有些稚嫩的声音:“小姐,你说乔正君真的是很关心你吗?”

    这个疑问已经存在执玉心里很久了,直到现在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初初见知梅在那里等着林希瑾的时候,执玉很是得意,觉得那乔正君是真的很看重林希瑾。只是等她跟着林希瑾进了乔正君的房间之后,听着乔正君说话却是越听越不对味。就算是她年纪小,不懂事,但也不会不明白那乔正君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是关心家主的体是否痊愈,生活是否顺心的。那个男人就知道现他家的孩子,他家的乔知府!

    执玉愤愤不平地想着。

    对啦,现在乔知府是知府,但那又怎么样?

    她家家主可是尚书家的小姐!

    一个小小的知府家的小姐还想要她家家主去指导,美的他!

    她家家主这段子都忙成什么样了,这个劳什子的亲戚,不说要帮家主就算了,还尽找事儿!

    还有那个知府小姐也是。自己喜欢上小倌馆就自己去上呗,还非得拉上她家家主!她家家主的名誉要是毁了,她非得去找那个不知羞的小姐算账不可!

    执玉没有跟着林希瑾进去听乔知府和她对话,所以执玉现在对乔知府一家的印象真的是差到了极点。如不是家主一直都微笑着,她执玉早就忍不住要为家主出头了!太欺负人了!

    林希瑾看着执玉握着小拳头,眉眼全挤到了一块,脸上满是忿忿不平,心中既觉好笑,又是感动。摸了摸执玉的脑袋,安抚她道:“执玉,你还小,不明白。你要知道,那是我伯父,是我的亲人,他不会不关心我的。”

    还有一句“只不过他关心我,却不会压过他对自己家人的关心的。”林希瑾藏在心底没有说出口。人心和人这种东西真的很复杂,没有必要再加深执玉对乔家的恶感了。

    听林希瑾这么说,执玉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下了头,声音里满是低落:“对哦,是执玉想多了。那是家主的伯父,定是看到家主体很好,想多告诉家主一些东西才没有一直叮嘱家主注意健康的。侍书伯母就是这样,虽然从来不说什么,但是她对我们和母亲都是极好的。”

    林希瑾微笑着望着执玉不说话,只当是默认了。

    既然执玉已经自己为自己找到了借口,那就就是这样吧。执玉还太单纯,不懂得掩饰自己的绪。林希瑾觉得她没有必要告诉执玉那么多,若是执玉将她的不满反映在了脸上,让乔知府看到了还以为是自己对她们有什么意见呢。

    

  • 作者有话要说:为毛慕黎写配角的JQ就这么顺咧……挠头。

        举爪发誓,明天一定要让希瑾来段JQ!
  •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