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步敲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初步敲定

    这是为了威慑。

    林希瑾知道自己年纪尚轻,这些绣工对她有敬,但只出于对她的份,对她本人恐怕甚至还有些不屑的心思。以德服人她也很想,但此时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这个必要,所以让他们畏惧,这便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

    作为他们的最顶头的上司,林希瑾想要让他们明白的,就是她给的待遇很好,但是她很不好糊弄,如果敢于糊弄她,那么代价一定很严重,严重到他们承受不起。林希瑾相信有段青站在她的后,她的这一声威慑的效果一定不错。

    果然,室内霎时间鸦雀无声。

    人毕竟有着强烈的趋利避害,自然而然的就会去寻找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所以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飞快地站成了两队。

    林希瑾很满意地嘴角微勾,面上却一丝表也不露。接着说:“右边的,不能绣出鸳鸯戏水的,你们可以走了。李姐,麻烦你安排人站到门口,出去一个给五十文钱。”说着便将一个钱袋交到李沛的手中。

    李沛笑了笑,点头叫了个下面的人交代了下去。

    虽然对绣工的要求不高,但不是没有,一些复杂的针法是不能不会的,所以有些难度的鸳鸯戏水就是她对绣工的要求。而发钱,不只是为了不让出去的人心存怨愤,最重要的是她要显示她的经济实力,要给留下来的人强烈的信心。

    这一批分完,右边剩下的人也就只有十几个人了,这些人都面露欢喜,心觉自己必然是被录取了的,开始有些小声地议论起来。

    林希瑾一开口,室内立马儿静了下来:“右边的,我留下来了,但是只是试用,以两个月为限,合格者正式录用。我诺的一两银子是正式员工的月例,但在这两个月之内只有五百钱,但是包食宿,不愿意的现在可以离开。”

    右边的人群动了一会儿,却没有人走出去。大魏朝经济已经算是发达的了,但最底层的这些人每个月能够挣到的也不过是几百钱,而且自己家里还有食宿费用,其实纯收入并不多。

    林希瑾刚开始问物价和工人的工资的时候狠狠地吓了一跳,一串糖葫芦一文钱,一个工人一个月也就能有个七八百钱,难怪她以前看古代背景的小说的时候总会有贫苦人家的孩子望着糖葫芦眼馋的桥段,实在是古代生产力太低了,每个人能够分到的社会财富自然就少了。

    几分钟过后,还是没有人动。林希瑾微微一笑,说:“|好,那你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在城门口集合,会有人来接你们的。记住,你们的东家是林家村的林家。”

    众人行了礼,便向外走了。

    年纪小的掩不住欢喜,脸上笑开了花,年纪大的稳重一些,但还是难掩高兴的神色。这东家是个大方的,只要两个月之后能够留下去,这可是一大笔收入啊!

    左边还等着的人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他们听林希瑾说让他们站到左边,本来是深受打击,觉得这东家不识人,居然不留下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但后来林希瑾又让不会绣鸳鸯戏水的直接出去,他们又看到了一点儿希望。既然他们留了下来,是不是说还是有机会被录取呢?

    所以现在还留在室内的人都眼巴巴地瞅着林希瑾,直等着她开口说话。

    “我这里还有一份工,月例银子是二两,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

    此言一出,剩下来的人都炸了锅,交头接耳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喜色。看来都是有意愿的样子。

    “但是,”等到他们兴奋的讨论声小了下来,林希瑾才慢悠悠地丢出一句话,“我只要,”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张地盯着林希瑾,林希瑾笑了笑,比出三根指头,“三个!”

    “为什么?”终是有个耐不住的男人跳了出来,他颧骨奇高,嘴唇也薄,尖锐的嗓子刺激得人的耳膜有些不太舒服,应该平时就是个不甘寂寞的。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怎么可以得罪未来的东家呢?所以又结结巴巴地接口说,“我,我是说,那需要什么条件呢?”

    林希瑾还是笑,慢吞吞地将室内众人的表收入了眼底。有的神淡定,该是有成竹的;有的有些急躁,应该是对自己的信心不太足;还有两个就根本不开口,只等着她说话,看来这两人就是最沉稳的了。

    “没有条件,”林希瑾摇摇头,“有意愿的话明天也在城门口等着,我有一幅绣品等着诸位分工合作,最后会按照绣的程度决定去留,绣品大概是二十天内完工,所以结束的时候会每个人发一两银子,录取了就留下,没录取就抱歉了。好了,大家可以好好想想,希瑾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完也不再看众人的表,转头询问地表望着段青:“段姐,可以走了吗?”

    段青耸耸肩,挑眉示意着门外,拍拍李沛的肩,一边向外走,一边说:“这次麻烦你了,过几天我请你喝酒。明天还麻烦你找个人在城门口组织一下,让林家妹妹的人顺利接他们回府啊。”

    李沛笑得嘴巴裂地开开的:“段姐这说什么话,您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就过来支会我一声,我去寻壶好酒和您好好喝上一杯。麻烦什么的就别提了,这不埋汰我嘛,我办事儿,您放心,保证只要是这位妹子看上的,明天一定能到府上去!”

    段青点点头:“那好,我代我妹子向你道声谢,其它的也就不多少了。我妹子还有事儿,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过来看你。”

    “得嘞,您走好,没事儿咱就一道儿喝酒啊!”

    ……

    送回了段青,林希瑾和侍墨一起坐在马车里说话。

    “店铺的况怎么样?”林希瑾挑眉,首先问起了侍墨收购的印刷铺子。

    “价格很公道,花了八十两银子,包括铺子和工具都留了下来。只是那铺子总共有二十个人,王老板都不许我们辞掉,我想着届时成衣店开起来了也会缺人,就都留了下来。”

    难怪不好出兑!

    大魏朝在印刷上面发展颇为迅速,效率也极高。一个小店,一程序顶多七八个人做,再加上两个人做销售管理,十个人到顶,她居然请了二十个人!

    不过要不是这王老板太过于重,不想难为她手下干过的人,她林希瑾也捡不到这个便宜。所以稍微感慨了一下,林希瑾便又脑袋转开了。

    “你家夫郎和侍书家的现在在家没什么事儿吧?”

    “是的。”

    “正好。到时候让你家夫郎去那铺子里,准备他们的食宿问题。铺子里只留七个人做印刷,其他都安排下,各处需要人的就安排她们顶上。你让你家夫郎盯着她们点儿,别让她们使坏。嗯,让许妈也在那里帮着忙,许妈会武,也不怕他们使横。”

    事实上这林家剩下的下人大多都是会武的,而且武艺还颇为高超。林希瑾发现此时事之后曾问过林正君,才知道这些人大多都是林箴从退伍军人中招的。林希瑾曾想过要让她们来教林希钰,最后还是放弃了。她林希瑾的妹妹,就必定要给她最好的。军中的武功不适合个人的发挥,所以这主意啊,还得打到李逍的师门上。

    想了想,林希瑾又问侍墨:“咱家里还有会算账的吗?这印刷铺子那边你兼顾不了,总得有个人看着账目啊。”

    侍墨迟疑了一会儿才说:“以前烟紫倒是帮着正君看着账目的,陈妈和张妈都不会字……”

    只不过烟紫是男子,这在外面做事和在家看帐自然是不一样的,所以侍墨若不是实在是想不到人也是不会提到他的。

    “这样啊,”林希瑾皱眉,倏地又舒缓了下来,“正好,那那边你收拾好了就别管了,到时候我自有安排。”

    侍墨点头:“是。”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