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东坊段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东坊段家

    段青家在东坊区,是她家的祖宅。

    据说段家早些年也出过些人才,富贵了好几代。只是前朝的时候不知是牵连到了什么,段家便一下子就败了下来,一代代的下来,当的当,卖的卖,到了段青手上的时候她家就只剩下了东坊的那栋祖宅了。据说这是她家先祖为了忆苦思甜而保存下来的,到此时反倒成了后代唯一栖息的地方了。段青的母亲是个浪子,死得也早,但她的父亲却是一个获罪了的官员之子,颇有大家风范。孤女寡父的,他硬是支撑着让段青念着书,一定要她出人头地。段青早年也很是争气,是中了举人的,只是不知为何却在试前回了清河镇,从此就变成了现在这个豪气大方的流氓大姐。

    林希瑾听侍墨说着这些的时候很是有些疑惑,在她看来,段青此人极为有才华,无论是参与试还是去参加官试都应该是极有前途的,怎会甘于做一个流氓大姐呢?

    只是虽然这大姐已经认下了,终归是交还不深,这样的疑惑林希瑾也只能埋在心里了。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林希瑾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这个小院很干净,竹篱笆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围着的院子里有一片小小的菜地,几种菜蔬在菜畦舒展着叶子,绿油油的,很是精神。用石头从院子门铺到房子的小径边上有朵朵小黄花夹杂在一片绿色之间,平添了几分生动。屋子呈四合院状,满是划痕的房梁可以看出这房子历经了沧桑,只是墙面似是不久前粉刷过,并不显破落。正对着院子门的窗棂半开着,上面的梁上挂着几串蒜瓣和辣椒,随风晃动着,瞅着有几分活泼。

    平淡,居家,温馨……这些似乎和段青并不搭的感觉却是林希瑾见到这个院子的第一印象。

    一时间,林希瑾若有所悟。

    若说当初对段青说的那一番话还带有一些恭维的意思的话,此刻她的是真的体会到了段青的心

    无论段青做过了什么,她的心中唯一追求的就是平静的,淡淡的,温馨的生活,她也在尽力地让自己过这种子。或许段青现在的方法会在将来被认定是错的,但谁都不能否认段青她的用心。她一直都是很认真,很认真地在过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理想而坚持,努力着。

    所以走进这院子的时候林希瑾的心中对段青平添了一分亲近,她仰慕这样的人,像夸父,像精卫……像许许多多为了理想前赴后继的勇士,他们有的会成功,有的会失败,有的名垂千古,有的却终生默默无闻。无论怎样,他们都一直坚定着自己的信念,为之生,为之死,为之慷慨激昂,为之付诸一生!

    “哈哈,刚刚还在说着妹妹应该过来了的,妹妹这就到了。”

    今天的段青或许因为是在家里,所以少了洒脱,却多了些亲切平和。

    还是一袭青衣,发髻高高挽起,额发随意地散在额头上,段青迎着林希瑾走了出来,头却是对着屋子里面说:“萧狄,出来看看,这就是我刚刚认下的妹子,这可是位出色的人物,不认识一下你可就亏大了!”

    话音未落,一名白衣女子就跟着段青的脚步走了出来:“哼,我倒要看看是怎样的绝代风华,当得你段青如此的称赞!”

    白衣女子萧狄生着一双丹凤眼,眼角微微有些下垂,颧骨很高,消瘦的脸上唇薄如刀削,不说话的时候总是紧紧地抿着,瞅着就是一副生人勿近,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林希瑾没有想到段青这里还有人,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快步走到段青的边拱手行礼:“劳烦段姐出来迎接,希瑾受宠若惊了。”

    “哈哈,”段青的手大力地拍在林希瑾的肩上笑道,“妹妹你这就假了吧,这可一点也不像你当初发出那么一番感慨时的开阔样子!”

    站在段青后的萧狄嘴角一撇,冷哼了一声,似乎很是不屑林希瑾她装模作样的样子。

    林希瑾装作没有注意到萧狄的动作,只是微微一笑,对着段青解释:“段姐此言差矣,礼多人不怪,这是生活哲学,与人生态度无关。”

    段青食指对着林希瑾一指:“啧!你呀,还真是将你母亲大人对你的希望发挥到了极致,谨慎至极!”

    林希瑾还是微笑:“母之企盼,女之目标。”说着又转过头对着越来越不耐烦的萧狄问段青道,“段姐,不知这位是哪家小姐,希瑾初来乍到,对这清河镇上的风云人物竟是一个也不识,真真是惭愧了。”

    “哦,只顾着和你说话,倒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段青一拍额头,拉着林希瑾面对着萧狄笑得满脸得色,“萧狄,这就是我林家妹子!怎么样,不错吧?啧,一瞅就知道是个英才!”说罢又转头望向林希瑾,“妹妹,她叫萧狄,和我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今儿认识一下,她就和我一样,你以后叫她萧姐就好。”

    萧狄耷拉着眼皮没让那声冷哼从鼻子里冲出来,扫了林希瑾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便一个字也不愿再多说了。

    林希瑾有点怒了,这人实在是太过目中无人了。

    不过林希瑾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忍住了。这萧狄是段青的发小,她也不好太过得罪,只要以后不多理她就行了。

    所以林希瑾挤出微笑拱手道:“希瑾见过萧小姐。”

    林希瑾这番动作衬得萧狄更是小气,萧狄意识到这点她的脸色不由不好了,而段青的脸色则更是难看。

    她本是一番好意要让两人认识一下,萧狄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孤高,总有点怀才不遇的酸子,又听不得人劝。她想着这林希瑾为人温和宽厚,家里又是个有背景的,认识一下对萧狄只有好处,却不想萧狄竟是这么个态度。

    恼归恼,发小的交也容不得段青不为萧狄圆场子,于是打了个哈哈,拉着两人一边向里走一边笑道:“认得了就好,大家以后有机会再多聚聚啊。”说完便转头对着林希瑾歉意地一笑,算是为萧狄道歉了,才说道,“妹妹,今儿正好,我父亲听说你们要来,早早就预备了一桌酒菜,咱们吃顿便饭,下午再去中人那里去。你放心,段姐都给你安排好了!”

    林希瑾微笑着向段青点了点头,表示让她不用在意:“那就叨扰段姐了。说到段正君,希瑾既然认了段姐为义姐,自然也是他老人家的义女了。希瑾首次拜访,略备薄礼献个孝心,段姐可不能代正君推辞了哦。”

    说着,在后面一直没有做声的侍墨便乖觉地将盒子递到林希瑾的手里,林希瑾接了过来双手奉到了段青的面前,表诚恳地等着她接下。

    段青正要说话,萧狄在一旁又是一声冷哼。她最是看不惯这般富家女子的嘴脸,此时面上和善,一付温文有礼的样子。说不得背后把你卖了还能笑着问你,要不要等下从半路让她把你带走再被卖一次!

    段青此时可是真的也恼了。

    你不吱声又没人把你当哑巴,干嘛这样三番五次地找不自在!

    只是终归是自己的姐妹,也不好太过于拂她的面子,只能装作没听见,勉强挤出笑容对林希瑾说:“难为妹妹费心了。既然如此,段青也就不再故作姿态,就代家父多谢你了。”说着便接过了盒子,放到桌子上。

    林希瑾此时只当这里没有萧狄这个人,笑道:“段姐刚刚还说我假,此时你可不也犯了!”

    段青拊掌大笑:“对极,对极。大家都是自家姐妹,这样实在是见外!”

    “噗!”萧狄在一边冷笑一声,撇着嘴说,“段青,不过是结义姐妹罢了,说得倒像是你亲姐妹了!我看,这个外还是见点儿好,别让人把你卖了你还帮人数钱呢!”萧狄眉毛高高地挑着,眼睛余光斜挑着瞅林希瑾,极为挑衅的神色明摆着就是觉得林希瑾要利用段青了。

    这下就算林希瑾再怎么对自己说“这个人是空气,这个人是空气”都不管用了,心里的火气“蹭蹭”地就上来了。

    我不理你,你倒觉得是我怕你了。

    得寸进尺的东西!

    林希瑾也不理段青的表,一拱手肃颜直盯着萧狄说:“萧小姐此言差矣。大女子上要无愧于天,下要无愧于地,行事要端正无愧于心,萧小姐以为然否?”

    这话林希瑾说得在理,萧狄也无从反驳,只能点头:“对。”

    林希瑾这才冷笑着反问萧狄:“我与段姐结义,以皇天后土为盟,共甘苦,共患难,怎生不能是自家姐妹?萧小姐这是嫉妒呢,还是嫉妒呢?”

    林希瑾是真的觉得萧狄就是嫉妒了。段青在没有认识她之前萧狄定然是她唯一的朋友,否则以段青的精明定不会糊涂到明知萧狄是这样不讨喜的子还要让两人见面。而萧狄,她必然也是觉得段青唯一的朋友是她,也只能是她,当出现另一个人的时候她便嫉妒了。或许萧狄她自己都并未察觉,但从一开始毫无由来的敌意,除了嫉妒,林希瑾真的没法找到别的解释。

    此言一出,萧狄面色骤变。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