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又见陈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又见陈少

    吃罢了早膳林希瑾坐着马车出门的时候两个小孩还没有回来,林希瑾让厨房烧好了水,准备好了膳食便让执玉吩咐伺候两人的贴丫头过去寻她俩。锻炼应该适度,太过分了反倒失了原来的美意。

    坐着马车里的时候林希瑾还在想着这两个小孩,特别是林希璃。她以前一直都比较忽略林希璃,因为她安静,像影子一样不受人注意。直到她确定了要让林希璃去做官的时候才开始重视她的教育问题,但说到别的,她其实还是比较喜欢和林希钰相处一些。只是这一次林希璃让她有些震动了,第一次发现林希璃这个不引人注目的孩子除了机智隐忍,还有着那样的高度责任心和对她而言甚至有些苛刻的担当。

    林希璃她很好,真的很好。

    马车不知行到了哪里,车轮忽的被咯了一下,带得马车一晃,惊醒了林希瑾。掀开车帘向外一看,已经到了商业区,车外的景象慢慢地向后移,头已经高高地升起,商业区很是闹,道旁的行人摩肩接踵,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林希瑾不由笑了笑,无论在什么朝代,无论是做什么生意,这商业区的形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林希瑾正要放下车帘,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人影不由微微顿了一下,那人手里拿着一团白色的东西不知在和掌柜的说着什么,大概是在买东西吧。林希瑾这么想着,手中的帘布自然地松了下来,在帘布挡住目光的那一刹那她看到的形让她的瞳孔猛地一缩。林希瑾张嘴喊许妈停下,却又想到这个人似乎不太合适让她出手相助,头便颓然地垂了下来。

    马车还在向前行,她刚刚看到的形却不断地在她眼前回放,那个少年掩在衣袖下的垂下的手紧紧地捏着,肩膀微微颤抖着,不经意向后侧了一下的脸上那一双清透的眸子里满是泪光,泪水摇摇坠,紧咬着的双唇发白,少年的不甘,愤怒,无力就在那一刹那猛地冲击了她的心。

    “停车!”

    在林希瑾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的声音便已先出了口。

    林希瑾一愣,何时她变得如此的绪化了?又摇头苦笑,罢了,既然碰上了,就去帮他一把吧。就算他是她不确定的未来的夫郎这一点让她避之不及,但他本是无辜的。这么小的孩子家破人亡,不得不寄人篱下还不受人待见,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以他那样倔强的子,如果他不是真的碰上了什么很让他难受的事又怎么会快要落泪了呢。

    这么想着,林希瑾的心境也坦然了下来。对,她只不过看不得和她家弟弟妹妹一样的大小的孩子如此的委屈罢了。

    林希瑾跳下马车,侍墨今是跟着伺候的,刚刚就和马夫一起坐在马车前面,此时也半低着头站在一旁等着林希瑾发话。

    林希瑾让许妈找个地方先停一下,便转快步向回走,侍墨也在她后面跟着。

    走到那家店的时候林希瑾才发现这店子就是和彩衣坊竞争着的绮彩坊,哼,难怪会落败于彩衣坊,就这欺客的行为就算她家的东西再好怕也没有人敢光顾吧!

    停着绮彩坊大门口的边上,林希瑾专注地听着店里的声音。

    “掌柜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当初定下这护手的时候可是说好了二十两银子的,现在又说只给二两!我花的买材料的银子都不止二两了!你这不是欺负人么!”

    带着哭腔的声音便是林希瑾到现在还没有去问名字的陈公子了,虽然看不见,林希瑾也知道此时他必然是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这掌柜的真真是可恶!林希瑾不由得捏着了拳头。

    “话可不能说,”这不紧不慢的声音便是绮彩坊的掌柜的了,“公子,这桩生意我们绮彩坊只是牵个线,搭个桥,赚的只不过是个中人钱。定下你东西的是那行商,突然走人了的也是那行商,我们愿意出二两银子买下你这东西也是看你可怜,你去外面看看,谁会要买你这东西!”

    陈公子气得声儿都变了:“你,你,你怎可这样!我只与你联系过,也是你下的单,这东西样式也是你给的,我绣了一个多月才绣好……你,你怎么这样……”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已有些哽咽,应是哭了。

    林希瑾听得心中一紧,对这绮彩坊的厌恶也升到了极点。这事已经很明显了,绮彩坊下了一个难卖的东西的单给了陈公子,陈公子接单完成了之后绮彩坊翻了脸不认账,想要买了它,欺负陈公子没法把东西再卖出去。

    林希瑾气得浑发抖,光天化之下,居然真的让她遇到了这样的强盗商铺!

    陈公子本是大家公子,怎会知道这商人的暗之处?怕是也没有定下什么合同,此时这暗亏他是吃定了。他既然会抛头露面出来接活,定是他过得极为艰难,居然还欺负他这样一个男人。

    太可恶了!真是太可恶了!

    虽然气,但林希瑾并没有失去理智,脑子反倒更加高速地运转了起来。片刻后,她挥手让侍墨凑上前来,嘱咐了几句之后便咬牙捏拳向回走了。

    坐在这条街尾的茶水小摊上,林希瑾面前的一杯茶水一直未动,心里一直着急地等着侍墨回来。只是她也知道没这么快,但挡不住她坐立难安,只怕侍墨没有把事解决好。想到这里,林希瑾不由有些担心,虽然知道侍墨办事麻利,这事儿也简单,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林希瑾的手无意识地端起茶杯,一口便清了底。

    不知等了多久,林希瑾望眼穿的时候,侍墨终于急冲冲地赶了过来,顾不得擦掉满头的大汗便迎上了向她快步走来的林希瑾。

    “怎么样?办好了吗?”林希瑾忍不住急躁地问。

    “嗯,好了。”说着侍墨便将手中捧着的盒子送到林希瑾的面前,“我让在当铺上当差时认得的一姐们进去买了东西,然后让她带陈少爷去了彩衣坊,也给彩衣坊打好了招呼,陈少爷的手艺不错,彩衣坊也很乐意帮我们这个忙,以后会优先将散活给陈少爷的。回来的时候怕家主拿着这东西不方便,就顺道在多宝阁买了个檀香盒子,三两银子。”

    侍墨最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林希瑾在意,便三言两语就将事清清楚楚地交待了。

    “嗯,办的不错。正好我们去段姐家,走得匆忙倒忘了要备份礼物了,就送这个就成。她家有男眷吧?”

    林希瑾打开盒子细细地打量这陈公子做的护手,白色的狐狸皮的底子,上面用银色的丝线绣着寒梅映雪图,镶着毛茸茸的边。他的手艺很巧,白色缎子的掐边做得看不出痕迹,图案也绣得极为精致,在屋子里光线暗的时候就一团白色,但在阳光下看的时候这淡淡的银光绣成的图案就看得很是清晰,几乎可以看清花上的脉络一般。只是这东西华而不实,寻常人家是买不起的,也就是富贵人家才会用得上,不过现在陈公子落魄了,如果有认得的大户人家还需要去修东西卖吗?也难怪那掌柜的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他了。

    越瞧越觉得精致,林希瑾抚摸着这护手,这么漂亮的东西可惜了她现在不能用,也不好向家里带,做礼物送人倒也不错了。

    侍墨在一旁回道:“是。段青小姐上有高堂,不过她尚未娶亲,夫郎倒是没有。”

    “哦?”林希瑾有些奇了,看段青也有二十五六了,怎么还没有娶亲呢?虽然疑惑,但这是她人的,她也没有再问。只是说道,“嗯,那就送给段家的老正君吧,说来我叫了段姐一声大姐,也就算了他老人家的半个女儿了,献份孝心也是应该的。”

    说着林希瑾就将手中的盒子放到侍墨的手上,带着她向许妈的方向走去。

    今天她是收到了段青传过去的信儿才到这清河镇上来的。她对清河镇不熟,想要买东西雇人什么的,还是请地头蛇来办比较好。正好认了这段青这个姐姐,怎可不善加利用?

    此事很重要,林希瑾慢慢地思量着她的计划,这点小插曲很快就抛在了她的脑后。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