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倾城一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倾城一曲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歌怜的声音里升高了一个音阶,每一个字里都满含着委屈。那倾尽了我一生的意,你真的不要吗?我不与你说,你便远远地避开我了吗?

    舞者绕着歌怜,一字一顿,一字一倾倒,水袖行云流水般在暗红色的地面长长地铺开,一如那小男儿心甘愿付出的意,干净地铺陈在众人的面前。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我不说,你就不来。

    我不向前迈一步,你就要远远地避开?

    的是如此的澄澈,为什么偏偏只有我如此般在你面前铺陈开来,你才会淡淡地回应?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

    好吧,我认命了。我主动地告诉你,你来城外见我吧。每每想起你,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长,我想见你,发疯了一般的想见你。

    淡淡的惆怅,笼罩在幸福的语气里,歌怜的调子有些低。舞者在他边甩袖,转腰,沉重得似不忍看他的表

    其实也没有那么的确定,对不对?

    你总是这样离我远远的,你的感对我而言笼着烟,罩着纱,你可明白?你可想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原来你总是不过来,是因为你已经向我提了亲啊!小男儿笑得有些痴,是不是说你也很欢喜我呢?

    歌怜的声音带着点欣喜,原来你不是不关心我啊,只是因为太害羞了吗?舞者的脚尖优雅地旋转,水袖也慢慢地在地上蔓延开来。小男儿却又别扭地嘟起了嘴,但是我的心思却是这样呢,你可明白?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你为什么总是不说话呢,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欢不欢喜我呢?

    歌怜唱着小男儿俏的嗓音,喜悦包裹着淡淡的委屈。

    你告诉我吧,你究竟欢不欢喜我?舞者低头躬,慢慢地向边上散去,长长的水袖在地上拖成绵延的心思。

    我知道你定是欢喜我的,但是我还是想要听你说出来啊。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

    歌怜的声音慢慢地归于平淡,只是还萦绕地淡淡的幸福感。今天你要娶我回去了,我想起每一次在城外见过了,再想你,时间总会过得漫长。现在,我们就要在一起了吗?我看着前面的你,恍恍惚惚间,时间便悄然过去。我的委屈,我的恋,我的困惑……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因为,我已经和你在一起。

    歌怜慢慢地甩开袖子,柔若柳枝的腰跟着衣袖一同向下慢慢地倾斜。我现在正在痴痴地,痴痴地望着你,虽然你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是想再一次地告诉你,我欢喜你。

    歌怜的目光若秋水泛波,眸光盈盈中饱藏着羞怯,幸福,和依恋。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

    已近呜咽的声音又高高地挑起,如同被深深宠的男子被拥在宠溺着他的妻主的怀里。歌怜双袖敛起,足尖轻旋,将双袖高高地甩起,就像男子甜到快要溢出蜜来的心意。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亲的妻主,你的宠溺让我一不见你,便如三月兮。

    若隐若现的钟磬声伴随着歌怜余音的环绕,歌怜如一片云般飘出了乔珂的面前,只余一个痴傻了一般的潦倒君子楞在了那里。

    “不知乔小姐光临,希瑾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林希瑾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被誉为“清河镇第一君子”的女子,天青色的长袍做工用料都极为讲究,玉冠把头发高高地束起,露出一张清秀儒雅的脸庞。只是因为一路疾奔,所以乔珂头上的玉冠有些歪了,发丝也散落在肩头,有些凌乱,长袍在长时间的跑动下松了一些,脚下一只鞋子也不知道落在了哪里,白色的袜子被道路上泥土侵染地肮脏不堪。而此时,因为还沉浸在歌怜恍然天籁般的歌声中,乔珂整个人都呆呆的,一副失了神的模样。

    因着良好的教养,乔珂下意识地拱了拱手说:“哪里哪里,你客气了。”只是却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林希瑾也不在意,径直又坐到位置上端起茶杯,优哉游哉地等着乔珂回过神来。

    “乔小姐,林小姐。”不知何时,换回了衣饰的歌怜已经回到了屋子里,看着两个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女子各自神游,脸色淡淡的,微躬行礼。

    不过此时的歌怜虽然穿着昭示着飘飘仙的霓裳羽衣裙,挽着飞云斜髻,却让思绪还停留在刚刚似幻似真的歌舞中的乔珂有种仙子掉落凡尘的感觉,心头不由怅然若失,一时间竟有些微愣。

    “歌怜公子。”林希瑾却是立刻回过神来,放下杯子微微颔首。

    “歌怜,”乔珂在听到林希瑾的声音了之后终于恢复了正常,却又略有些疯癫了。她猛地拉过歌怜的手,满脸激动地看着歌怜,眼神像要吞掉歌怜似的:“你果然不愧是我乔珂看上的人!这一曲实乃仙乐,即使雏凤清啼也不过如是!”

    歌怜听着乔珂开口却是眉头微皱,转瞬又若无其事。只是不动声色地将自己被握住的手缩回,笑得清冷平淡:“乔小姐过誉了。”

    乔珂也感觉到自己孟浪了,不由讪讪地望着歌怜笑了笑。不过碍着这里还有个不知是哪个山疙瘩冒出的不知趣的玩意儿,言又止。

    林希瑾却像是看不懂乔珂不待见她的神色,笑得儒雅:“乔小姐既然来了,何不与希瑾还有歌怜公子共饮一杯,共赏秋月?”

    乔珂面上露出才发现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似的惊讶表,猛地一拍额头,微笑道:“倒是乔珂失礼了,竟然不知这里还有一个人!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