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衙内乔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衙内乔珂

    “不仅是曲子,还有相配的舞蹈。”林希瑾再次加了砝码。

    既然林希瑾特意说出舞蹈相,必定也是倾城之舞。

    “好。”歌怜终是下定了决心。这样的曲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歌怜作为一代名伶歌姬,自然是明白这一行的残酷。若是他不再是这歌姬之首,怕是就算……那人也是保他不住的。

    与此相比,这可能带来的小小的麻烦却还是可以接受的。

    见歌怜应承了下来,林希瑾欢喜地大笑,干脆地拿出了她早已默好的歌词:“明上午请歌怜公子准备好舞姬,希瑾定会准时赴约!”

    在这清河镇上,无人不知乔知府家的小姐乔珂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是名副其实的谦谦君子。她格好,修养好,学识好,家境好,人品好。标准的女尊五号青年啊!

    只除了一点,她喜欢进花楼。

    不过人家是为了探讨艺术,多高尚的趣啊!

    据闻乔珂小姐每上花楼必至凝烟阁,上了凝烟阁必见歌怜公子。

    歌怜公子是谁?

    你老土了吧,他就是咱清河镇上最有名的那位歌姬啊!据说他唱歌的那个时候啊,那个什么麻雀啊,燕子啊,蝴蝶啊,蜜蜂啊……咳咳,扯远了,总之就凡是生物都会忍不住驻足聆听。他的那嗓子啊,啧啧,简直是绝了!

    呃,我们原来说什么来着。哦,对,乔珂小姐。要说那乔珂小姐啊……哎,那在大街上狂奔的那个,是她么?有点像啊,不能吧,乔珂小姐怎么会做怎么粗鲁的事呢?

    乔珂现在很郁闷。真的很郁闷,很郁闷!

    想她乔珂从小就埋首苦读,一心只读圣贤书,唯一的好就是听歌怜唱歌,最近却连这唯一的好也被剥夺了。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了,每次她求见歌怜,那该死的小安都会拦住她,眼泪汪汪地说歌怜公子正在排练新歌,只为了在中秋佳节能够让她度过最为惊艳的一个晚上,恳请她一定要成全公子的一番心血。

    好吧,既然歌怜如此用心,她便忍忍吧。

    可是这都有半个月了,她好不容易等到了中秋节,兴冲冲地跑到凝烟阁,却只得到了歌怜被客人带出场,到澄心湖游湖去了!

    是可忍她乔珂不能忍!

    于是怒气冲冲地,乔珂不管鞋子都在路上跑掉了,在清河镇的大街上毫不顾形象地狂奔,只想把满腔的怒火通通都发泄在这疾驰的风中。不对,她要把怒火都释放在那个胆敢胁迫歌怜去游湖的那个混蛋上!她可怜的歌怜,可怜他如此的弱不风,楚楚动人,面对恶势力又该多么的柔弱无助!

    她是多么的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在家里试了一百多长袍呢,为什么要让小厮把鞋子刷了再刷呢,为什么要对着镜子摆出那么多潇洒飘逸的造型呢?只要她能早到一步,她的歌怜就不会被那满脸横的恶霸强带着到了画舫!只要她能早到一步,她就会看到歌怜满脸的期待和迫不及待为她献上的歌舞!只要她能早到一步,她的歌怜就不会要受到那恶霸的惊吓!最重要的是,只要她能早到一步,歌怜精心为她准备的新歌就不会便宜了别人!

    一想到此,乔珂悲愤更甚!她静心聆听歌怜唱了三年的歌,歌怜才愿意为了她谱上一首新曲,却偏偏便宜了不知道从哪个山脚旮旯里跑出来的二楞子!她护了三年的歌怜,居然还被迫要跟人去游湖!他爹的,真当她这清河镇的衙内是只病猫么!

    一路狂奔,乔珂到湖边的时候正好有一只华美的彩舫靠在岸边,她想也没想便冲了上去。她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动她护着的人!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在乔珂推开画舫上的门的那一刹那,她很是熟悉的歌怜的歌声便轻轻地送入了她的耳中。不,这不是……这是歌怜的声音吗?这一瞬间,乔珂竟然有些恍惚。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眼前的这个人,是歌怜,又不似歌怜。他穿着白底蓝边的长袍,一头如云的秀发高高地绾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女子的装扮,他穿着却只显着飘逸,整个人就像是神女座下女生男相的慈悲圣者。洗净了他在风尘之地染上的一烟火气息,歌怜整个人从骨子里焕发出一种柔和慈悲的光彩。

    他是歌怜吗?

    或许不是吧,他并不是乔珂在凝烟阁遇到的那个歌怜,那个柔弱,淡漠,浸染着满满的悲凄的那个歌怜。

    他是谁?

    乔珂不自地迈步走进了房间,呆呆地站在了边上。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一列穿着与凝烟阁里清纯中透着惑的舞衣完全不同风格衣服的舞者在乔珂的面前尽地发挥着自己的舞艺。仅仅只有脚尖触底的舞者步调轻盈,眉目间的光泽随着舒开的云袖慢慢地延伸,仿若看到了久慕的人。只是却又嘟起了嘴,你为什么不来呢,我不去,你便不来了吗?舞者的子慢慢地随着歌声矮了下去,白底青色宽边的舞衣像水面随舟划开的碧痕,从前至后蔓延开来,就像是小男儿渴慕又别扭的心思在看到人的那一刻淡淡掠过的那一丝微微的甜。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

    悠远亘长的钟磬声穿插着歌怜飘渺的歌声,随着舞者跳跃的足尖踩着每个人的心间最柔软的地方翩跹。长长的水袖跟着节拍刷地猛然抛开,犹如那思念着人的小男儿绵长的丝一般,跟随着每一个字的吞吐舒开又折回。

    一不见,如三月兮。我的人啊,你可知我有多么的想你?

    歌怜踩着众舞者收回与甩开的长长水袖,一步一步地向前迈步。每一步里都藏着思念,每一步里都藏着委屈,每一步里,都藏着小男儿付与人的那满腔的意。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