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公子歌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公子歌怜

    林希瑾坐在暖阁里慢悠悠地品着茶,双眼将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尽收眼底,在心底暗自赞一声不错。

    这地方既然被当做这小倌馆的头牌清倌儿歌怜公子待客的地方,自然不能有一丝挑逗的意味的。屋子里熏着淡淡的菡萏香,有股微微清涩却又绵长静心的味道。在半开的窗户边上摆着一具古琴,空阔的大厅想来是为了舞姬舞蹈而设。一色的清淡颜色里用素白的轻纱隔着,有股子飘飘仙的感觉。林希瑾想象着伶人弹着古琴,裹着轻纱舞衣的舞姬妖娆地舒展姿,耳边还有歌怜公子飘渺的歌声,再加上这晃动的轻纱,鼻中嗅着的清浅味道……

    果然三分本事,七分意境,这样的场景让人不沉醉都难。

    林希瑾正想着这些,一道清浅的声音淡淡地送入了她的耳中:“歌怜见过这位小姐。”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天然的疏离,可能还受到过特别的训练,所以音色淡淡的,有股琉璃般的空透感,似空谷幽兰一般清雅。

    恍若天籁!

    即使是听过了多种绝美音乐的现代人林希瑾也不得不承认,这歌怜公子能凭借着歌喉出名,果然是有着其过人之处的。

    回过神来,林希瑾抬头打量地眼前的男子。他着月白色长裙,头发挽着飞云斜髻,整个人一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就让有种如松如竹的感觉。甚至不需要去看他的脸,就承认了他是个绝色的美人。歌怜的脸是天然的鹅蛋型,眼睛很大,眉毛很浓,五官也比较深刻。细说来这种脸在女尊的国度并不讨喜,但他的眉微微的蹙着,便有种林黛玉楚楚动人,惹人怜的感觉。

    不过虽然歌怜看起来楚楚可怜,但他却和林希瑾的二弟林希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惹人怜。林希影是一种清灵剔透,犹如精灵一般的单纯的感觉,让人不得不心疼,直想好好地呵护他,让他永远地这样干净下去。而歌怜,他是一种看透了漠漠红尘,沧桑沉静的感觉,让人自然而然的就想要保护他,不要再露出一丝痛苦神色。

    相比之下,林希瑾还是更为欣赏歌怜这样的男子一些。

    不过虽然欣赏,却并不代表林希瑾会喜欢这样的男子。把他当做弟弟般疼惜,或者把他当做朋友一般尊重倒是更贴近林希瑾的想法一些。

    这么想着,林希瑾作了个揖:“希瑾失礼了。歌怜公子仙子之姿,让希瑾只觉自惭形愧啊。”

    歌怜柔柔一笑,以他的经验他自然能够分辨出来眼前的女子语气极为真挚,显然是肺腑之言。这女子虽然一直盯着他看有些失礼,目光却一直清澈,显然与其他寻欢作乐的客人不同。这么想着,歌怜心中对林希瑾顿生好感:“小姐客气了。歌怜沦落风尘,在这最为污秽的地方又何来仙子之说?”说着这些歌怜的语气极为自嘲。

    不过歌怜也没有继续贬低自己下去,柔软的姿优雅地欠坐到林希瑾旁边的椅子上,微微一笑,激起蔓延在整双眼睛的潋滟光彩,“不知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在下姓林,字希瑾。”林希瑾也坐了下来,不由自主地低下声音说,“歌怜公子此言差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歌怜公子莲心慧质,实不该如此妄自菲薄。”

    歌怜喃喃地重复林希瑾的话:“出淤泥而不染……么?”歌怜似乎回忆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往,目光莹莹,泣还休。轻轻地叹了口气,歌怜笑得淡淡地,“林小姐抬了。”

    说完歌怜也不再纠结于此,转了话题,“听白鸨父说,林小姐喜欢歌怜的歌?”

    林希瑾也没有打算做知心姐姐,于是知趣地跟着歌怜的话题走:“是的。其实不光如此,希瑾是想与歌怜公子画舫同游,在那明月清风之下听一回歌怜公子天籁之音。”

    “这个……”歌怜面露为难之色,目光中露出一丝鄙夷。本以为这女子会有什么不同,其实也就是比别人更会装一点吧?

    歌怜毕竟在凝烟阁呆了多年,自然不会交恶与客人。所以歌怜的脸上勾起一抹妩媚的微笑,带得他整张脸都焕发一种魅惑的光泽,泣还休地说:“非歌怜不愿,只是……恐怕鸨父不会答应吧?”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林希瑾也不由为这种风姿所惑,微微失神。不过林希瑾毕竟在现代见过无数的俊男美女,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林希瑾羞愧于刚刚自己的失态,脸色便有些微红。不过此事必定是要达成的,所以林希瑾诚挚地盯着歌怜回道:“不管他答不答应,希瑾只问歌怜公子你,可愿意?”

    歌怜不想林希瑾竟是如此直白,一时间进退两难,楞在了那里。

    只是刚刚林希瑾的目光并无邪之意,他也没有之前那般想林希瑾了。

    林希瑾见歌怜犹豫,想起自己来之前的方案,本想可以不用就不要用了,只是看来她自己魅力不足啊。

    于是林希瑾轻轻地哼起了一首曲子:“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嗯?”歌怜抬眼望着林希瑾,目光中却是闪烁着急迫,“这是小姐所作?”

    歌调清雅,韵律灵动,更难得的是词虽通俗却颇令人回味,这是一曲难得的佳作!

    林希瑾摇摇头,笑得云淡风轻:“不,这是属于歌怜公子的。”

    “这……”歌怜闻弦而知雅意,自然明白了林希瑾的意思。

    看林希瑾能作出这样的词作,该是一文人客,她提出游湖的要求自然应该是出于文人对完美意境的追求。这样的客人歌怜也见到过不少,只是以前没有能打动他出行罢了。而林希瑾这一曲,却是真的让他心动了!

    只是想到要是开了出门伴游这个口子,这以后……

    所以歌怜的神色很是犹豫。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