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送走漱玉(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送走漱玉

    第二天林希瑾用完了早膳之后在书房里,尽力地把这繁体字和简体字对应起来。

    漱玉叩门进来禀告:“家主,侍墨和侍书在外面候着,您要见吗?”

    “嗯,”林希瑾放下笔,“让她们进来吧。”

    侍墨和侍书进来行过礼便低头垂手在林希瑾面前候着。

    林希瑾让她们坐下之后问:“家眷都安顿下来了吗?”

    侍墨立起子,欠了欠回道:“是的。烟紫带着给正君请过安后,正君就安顿着都住了下来。”

    林希瑾点点头说:“嗯,那就好。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去找父亲,不要委屈了自己。”

    “家主厚,我们没有什么委屈的。”侍墨回得谨慎。

    林希瑾也不在这个上面打转,望着侍书问:“册子带来了吗?”

    侍书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册子,郑重地交到林希瑾的手上:“就是这个,所有有问题的地方侍书都用红色注明了出来,真实的账面侍书也理了出来,附在最后。”

    “嗯,好,辛苦你们了。”林希瑾也不看,接过放在了书桌上。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林希瑾对侍书说,“侍书跟母亲也有十多年了吧?”

    “是。”提到林箴,侍书一向平静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波澜,有些感慨地说,“侍书跟着老家主,已经有十四年了。”

    林希瑾点点头,喟叹道:“十四年了,你们也是林府的老人了。”说着林希瑾放下了手,望着侍书认真地说,“侍书,我有个差事交给你。”

    侍书站了起来,恭谨地说:“听凭家主吩咐。”

    林希瑾指着座位说:“坐下说,不用这么紧张。”斟酌了一下,林希瑾开口道:“你们都是林府的老人了,我也不瞒你们,接下来我打算开一个服装店,所以侍书,我要你下一趟江南,给我找找好点的货源。”

    侍书虽说是坐在椅子上,却只是坐了一点点,随时保持着能站起的状态。听着林希瑾说完,侍书毫不犹豫地应道:“侍书一定会尽力为家主办好这趟差事。”

    林希瑾微笑着看着侍书说:“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办好的。你是个谨慎的,这趟办好了,回来之后采购上面的事我就交付给你了。”说完也不再看侍书微微有些激动的神色,转头望着侍墨,“至于侍墨,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店铺开起来之后掌柜的这差事,就交给你了。”

    两人都是满脸的兴奋,站起来向林希瑾行礼:“谢家主看重,侍书(侍墨)定当全力以赴,不负家主厚望。”

    林希瑾笑了笑,点头示意两人坐下:“侍书,这一趟去江南,我把漱玉派给你,供你使唤。你回去准备一下,过几天就去吧。”说着林希瑾又对着侍墨问:“我记得侍墨家里有两个丫头?”

    “是。”知道林希瑾是要提携她家的女儿,侍墨的脸上终是现出些感激之色,“大的今年刚刚成年,小的也已经十五了。”

    “嗯,好。”林希瑾想了想说,“让你家大丫头跟着侍书一起去,侍书回来复命的时候就让她负责那边的联系。至于小丫头,漱玉这一去,我这里可就缺了人了。不知侍墨可舍得让她过来帮忙?”

    侍墨拱手作揖:“让她来伺候家主是她的福气,这就多谢家主抬举了。”

    林希瑾摆摆手,又对侍书说:“至于你家的那棵独苗子,要是她愿意的话到时候就跟着侍墨干吧。你们俩是熟的,你总不担心侍墨会亏待了她去。”

    侍书拱手作了个长揖:“多谢家主。”

    “好了,没什么事你们就下去吧,在家里多陪陪家人。特别是侍书,这一去可有很久都回不来的。”

    “是。”

    等两人下去了之后漱玉才端着点心进来,眼圈儿红红的,想是哭过了的样子:“小,小姐,漱玉是做错了什么了吗,小姐为什么要把漱玉赶出去呢?”

    林希瑾在心里一叹,你没有做错什么,就是你在的话我容易穿帮啊!

    想着漱玉从小跟着林希瑾,此去又是人生地不熟,必定会有一番磨难。林希瑾此时心中的愧疚感更是放大,面上却是不显,林希瑾拍了拍漱玉的脑袋说:“傻丫头,你一向是个好的,怎么会做错呢?”林希瑾也不想继续伤感下去,于是话头一转,“看来刚刚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也省的我再和你说一遍。这一趟去江南,你要多听,多看。侍书是老人了,会的东西也多,你跟着她多学学,多长长本事。”

    “不要,”漱玉低头掩下落的泪珠,闷闷地说,“我不要离开小姐。”

    “你这个傻丫头!”林希瑾喟叹了一声,心上却是有了几分怜惜。揉着漱玉的脑袋,林希瑾柔声劝道,“你现在已经二十了,到时候也是要成亲为妻为母的,怎么能一直跟在我边呢?现在出去多学点东西,到时候回来了啊,小姐就给你安排个好的差事,然后再找个能勤俭持家的小夫郎,生个可的女儿,这样多好啊!”

    “不要,”漱玉却是急急地摇头,执拗地说,“我要和烟紫叔一样,一辈子陪着小姐!”

    “胡闹!”林希瑾假装生气的弹了一下漱玉的脑袋,看着她快哭出来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只好继续劝慰,“漱玉出去多学点东西,回来了才好帮我啊。我以后会很忙很忙的,漱玉好意思什么都不懂,不给我帮忙么?”

    说到这里漱玉愣了一下,咬着牙握紧了拳头,想着是听进去了。于是她又绞着手指犹豫地问林希瑾:“那,小姐以后还会让漱玉跟着吧?”

    “这是自然!”林希瑾调侃地打趣道,“到时候啊,只有漱玉成了亲,不要我了的。我怎么能离得了漱玉呢?”

    漱玉急急地摆手:“不会不会,漱玉一定会一辈子跟着小姐的。那,”漱玉终是下定了决心,“好吧,那我就跟着侍书姨去了。”

    “嗯,这才乖嘛!”林希瑾满意地说道。

    确定了漱玉的离开,整个下午漱玉都有点魂不守舍,只是偶尔林希瑾能听到她的喃喃自语,听得林希瑾心中的愧疚越发重了。

    “这个是小姐惯用的,得放在显眼的地方。”

    “小姐最不喜欢用这种图案的杯子喝茶,得做个标签这个只用来待客。”

    “也不知道那过来伺候的能不能尽心,一定要和她强调一下不能在小姐在书房的时候打扰了小姐。”

    ……

    整整一个下午,漱玉都在卧室和院子的每个角落查看着,看着有什么要添置,有什么要扔掉,有什么要收起来,回忆林希瑾的嗜好,慢慢地归置着,就怕她离开以后林希瑾过得不习惯。

    林希瑾坐在书房里,偶尔通过房门的缝隙看着在外面忙碌着的漱玉,心里头也升起了些不舍。只是事在必行,林希瑾也只能下定决心等漱玉回来之后给她安排个好点儿的差事,或者是干脆再让漱玉回来跟着她,反正无论如何是不能委屈漱玉了的。

    到时候有了一年半载没见,林希瑾本有了些什么变化漱玉也只会当做是太久没见了,这样也就皆大欢喜了。

    到了晚上熄灯了之后,林希瑾越想越不平静,她的心理翻滚着不舍,难过和深深的愧疚。漱玉是被人牙子卖进林府的,一进来就跟了林希瑾,打小就伺候着,一直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林希瑾。冷不丁要离开了,虽然林希瑾有些如释重负,但更多的却是不舍。在上翻滚了几圈,林希瑾还是睡不着,索穿上衣服,摸黑走到外间漱玉睡的地方。

    漱玉似乎也有些睡不着,林希瑾一走出来她就察觉到了。漱玉坐起子问道:“小姐有什么需要吗,叫漱玉一声就可以了,怎么出来了呢?”

    林希瑾爬到她的上,拉着漱玉和她一起缩到被窝里。盖好了被子,林希瑾才开口:“睡不着,过来和漱玉说说话。”

    “小姐让漱玉进去就可以了,干嘛还要出来呢?”漱玉嘟嚷了一声,却也没有反对。想来也是最后一晚,估计以后两人便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候,漱玉也放开了一些,“小姐想和漱玉说些什么?”

    “这一趟去江南,你的任务就是学东西。”林希瑾摸了摸漱玉的脑袋。漱玉虽然比林希瑾要大一些,为人处事甚至还要更成熟一些,但也仅仅是比之前的林希瑾。对现在的林希瑾而言,她更像个小妹妹。所以林希瑾忍不住想要多嘱咐一些,“找货源的问题都是侍书的,你要学着揣摩着她办事的风度,遇事之后要怎么处理,还有怎么接人待物。明白么?”

    漱玉想到离别也很是伤感,哽咽着应道:“漱玉明白。”

    “嗯,这就好。”林希瑾继续说,“去了江南,有些东西你也要注意。大的地方会有小偷,你原来没有怎么出过府,所以要特别的注意。财不露白,大量的银子如果要带出去就最好藏得深些,随还要带些碎银子,防备着要用。还有把你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银子都带上,到时候看到便宜的货也带一些回来,回来之后放到镇上给卖了,做你以后娶夫郎的本钱。出去了之后要用心,你是在我边伺候着的,侍书必不敢怠慢了你。但说到主动教你,她必然也是不会的,所以你要多问,不要不好意思。知道了吗?”

    “嗯。”听到这儿的时候,漱玉已经泣不成声,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她跟着林希瑾之前便已经成了孤儿,跟了林希瑾这么多年,林希瑾也是对她极好的,她早已把林希瑾当成了亲人。此时离开本就已经让她很是难过,又听到林希瑾这样关心的话,终于是忍不住哭了。

    林希瑾一边给漱玉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傻丫头,哭个什么劲儿,又不是再也见不着了。”虽然这么说着,林希瑾却是也有了些哽咽。

    这一晚,林希瑾绞尽脑汁想着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出差要注意的事项,有一样没一样地叮嘱着漱玉,主仆两人一边抽泣一边小声地说着话,不到了天明。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