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当铺隐情(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当铺隐

    既然已经定下了合作的意向,两人之间紧绷的气氛也缓和了下来。

    李逍又嬉皮笑脸地凑到林希瑾的面前:“林姐现在是不是可以和我说说那仙子是谁了啊?”

    林希瑾端起茶,慢悠悠地吹着不存在的气:“不急,不急。对了,逍姐有家室了吗?”

    李逍一愣,心下飞速地反应了过来。看来那仙子该是林希瑾的家人了,否则林希瑾不能问及她的家事。

    听说林希瑾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那个仙子应该就是她的两个弟弟之一。而林希瑾的嫡弟她是认识的,那就应该是庶弟了。看林希瑾这个问法,应该是想岔了,以为她对仙子有什么企图。

    不过如果是林希瑾的弟弟的话,看林希瑾这人以后必定是个人物,林家家世也不错,虽说林尚书是去了,但有林希瑾引导着,再加上王皇君的关系,林家以后再次腾兴是必然的。就算是她家的庶弟,可她自己也不是长女,娶为正夫也是匹配的。再加上那惊鸿一瞥,李逍越想越觉得,这门亲事可以结!

    脑袋里飞快地计算着,李逍面上一笑:“逍孑然一,怎好耽搁了别人家的好儿郎。”

    嗯,林希瑾在心里点着头,不错不错,是个洁自好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啊。得,那就给她们个机会吧。

    于是林希瑾慢吞吞地说:“后希瑾要带舍弟去彩衣坊,只是之后还要去拜访义姐,只是那地方却是不好让舍弟随行啊,只好让他在云一楼等着希瑾了。”说完也不赘言。

    大家都是聪明人,李逍明白这大概就是相亲了。

    这里男子的贞节一如古代女,林希影要是在闺阁里见了她他的闺誉就算是毁了,也就只能嫁给她了。如果是在酒楼偶尔碰到却是无妨的,谁也抓不着她们的错处。

    李逍在心里感慨了一下林希瑾真是疼宠弟弟啊!而两家亲密些也是她所希望的,于是她也不多言,拱了拱手,轻笑一声,便道:“如此甚好。那么逍就告退了,希璃妹妹可还等着我跟她探讨学问呐。”

    说到林希璃,李逍的语气也有些戏谑,也不知林希瑾这么个猾狐狸是怎么养出这么单纯的妹妹的,她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真真是可得紧啊!

    林希瑾正想着要去找林正君去确认一下她关于当铺的一些猜测,所以也不留她。等李逍出了她的院子之后她便整了整衣冠,向林正君的院子走去。

    进入林正君的房间时伺候林正君的烟紫并不在房中,林正君正在刺绣,见她进来便放下绣针,微笑着问:“瑾儿今天去而复返,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嗯。”林希瑾点头,满脸郑重地问,“爹爹,瑾儿想问问,母亲去世之前对胡掌柜可有什么交待?”

    林正君一愣,接着却是笑得自豪:“我女果然不凡,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林希瑾有些羞愧:“爹爹取笑女儿了。我也今天问了侍书和侍墨话了之后觉得不太对劲,所以才想到来问爹爹的。”

    “哦,”林正君有些好奇地问,“那我女有何猜想?”

    林希瑾抓了抓头,笑得腼腆:“瑾儿也只是猜的,爹爹可别笑我。今儿我招侍书和侍墨回来问话,本只是想问问当铺的况,却不想两人禀上了胡掌柜的贪墨之事。瑾儿初闻时极为震惊,后来想了想却觉得不对劲,于是自己琢磨了一番。瑾儿觉得胡掌柜的贪墨应该是母亲有意纵容的,至于目的嘛,瑾儿想,一者应该是母亲想要为瑾儿多留些资本,二者母亲应该也有拿这当铺的事来考校侍书侍墨,看她们是否合用的意思。”

    林正君点头赞道:“瑾儿想得没错。只是瑾儿还漏了一点,这也是你母亲对侍书侍墨忠心的测验。你母亲临终前就叮嘱我,那胡掌柜是个胆小的,只要吓她一吓,再给她留下些余地,她自然会把吞下的银子吐出来。侍书侍墨跟了她这么多年,发现这其中的道道也不足为奇,只是如她们不向你禀告,便说明她们是个欺主的,即使再有才干也是不能就这么用的。幸好,你母亲没有错看了她们。”说着,林正君的语气便有些欣慰又有些伤感。他和林箴是多年的患难夫妻,如今林箴先去了,独留他一个在这世上。若不是还有林希瑾,林正君说不得也会有些什么偏激的做法。不过林正君毕竟多年涵养非凡,感伤了一番便也很快恢复了过来。

    他还有一个女儿,而且眼看是越发出色了,为父则强,为了女儿他也不许自己沉溺于伤感的。

    林希瑾虽说看到了林正君的神变化,只是对于这种感之事,旁人也无法劝。林希瑾也不好多说,于是便假装没有看到,只是扬眉说:“是啊,她们都是好的。所以我也给她们安排好了差事。对了,爹爹,你还不知道哦,”林希瑾故作神秘地凑到林正君的面前,小声地说,“瑾儿今天把李逍姐姐给拉到我们铺子里帮忙了哦!”

    虽然只是为了吸引林正君的注意力,但此事也是让林希瑾心有得意的,所以语气便自然而然地飞扬了起来。

    “哦,是么?”林正君果然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逍儿,她倒是个好的,当初阮苾也常在我面前称赞他这个小女儿。只是逍儿一心沉迷于绘画怎会改了主意来帮你呢?”

    阮苾就是那个与林正君交好的李家正君,也是李逍的生父。

    “嘿嘿,”林希瑾得意地一笑,“我请她就是因为她会绘画。父亲可记得瑾儿当初说过是要有个人专门来设计服装的?这不,既然她自己送上了门来,瑾儿岂有放走她的道理!”

    “哈哈,我女可是越发有出息了!”林正君听明白了之后也是大笑,“看苾儿下次再在我面前夸耀他的画圣女儿,还不是被我女给拐了来!”

    说到此,两人也笑得越发得意了。

    从林正君的院子出来的时候林希瑾心大好,疑惑被解开,林希瑾对下一步心中也有了计较,便慢慢地踱步走回自己的院子。

    “大姐。”

    走到半路,林希瑾听到了林希璃的叫声,转头回看,林希璃似乎是刚从后花园回来,只是却只有她一个人。

    林希瑾疑惑地问:“李逍呢,她不是去找你了吗?”

    林希璃回道:“李姐刚刚和我一起在后花园赏花,听到陈妈说屋后那边还有一座小山,便要去看看去。希璃本要陪同,李姐却说怕我耽搁了她的行程,自己一个人去了。”

    “嗯。”想到李逍,林希瑾和林希璃一边向前走,一边考问起了她,“二妹觉得李逍此人如何?”

    林希璃想了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很是含蓄地说:“李姐口才很好,见识也广,她的言语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效。”

    林希瑾会意大笑。

    真真是她的妹妹,一点也不含糊,直戳李逍的实质!

    只是林希瑾还是有一些疑惑:“既然你知道李逍是在,呃,化腐朽为神奇,怎么还和她谈得这么开心?”

    说到此,林希璃脸上露出崇敬的神色:“像李姐这样,能够将死的说成活的,好的说成坏的,却偏偏让人不得反驳,还觉得事实就是如此,实在是将语言技巧运用到了极致。希璃和李姐这一番谈话,可是受益良多,以后就算信口开河也不会言而无物了。”

    信口开河也不会言而无物!

    “哈哈!”这下林希瑾是真的笑翻了。李逍要是知道林希璃的这些真实想法还不得给气死!

    不愧是林家的女儿,天生便有腹黑的潜质!

    林希瑾有一种吾家有妹初长成的自豪感,这林希璃有着如此优良的天赋,再加上她的熏陶训练,以后在这大魏的官场还不得如鱼得水,所向披靡啊!

    想到此,林希瑾又有了一个想法。于是望着林希璃的目光诡谲,笑得甚是不怀好意:“二妹这几天很是悠闲啊。”

    “还好,”林希璃被林希瑾的目光看得毛毛的,强自忍耐着心底升起的危机感,恭谨小心地回道,“虽说没有先生上课,希璃在家也是一直读着书的,并没有懈怠。”

    林希瑾拍拍她的肩膀,笑得更是诚恳:“这怎么行呢,光读死书是不够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练达即文章,二妹要学的可不仅仅是书上的那些东西。”

    听到这儿,林希璃算是明白了林希瑾应该是又有什么训练她的想法,心里大定,于是真挚地说:“多谢大姐指点,希璃一定会注意的。”

    “嗯,很好,二妹能明白也不枉大姐的一番苦心啊。”林希瑾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作为训练,大姐呢,就给你布置一个任务。这几天,你就注意着李逍,然后做个分析,写写她有什么优点缺点,该怎么利用她,就和上次我们对段青的分析一样。这是你第一次写这样的东西,大姐也不对你做太高的要求,尽量写全面就成了。什么时候写完了,就交给大姐,我们再一起探讨分析。”

    说着不对林希璃做太高要求,却是林希瑾故意在刺激她。在这种年纪,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就算林希璃装得稳重,她必定也是有着好胜心的。

    小样儿,看姐怎么压榨你的潜力!

    果然,林希璃听完嘴巴微微嘟起,眼角微抬,明显一付不服气的模样。只是她对林希瑾一向恭谨,所以还是很虚心地应道:“是。”

    林希瑾给林希璃布置这个作业有两个目的。一是要对林希璃有意识地进行一下对人的分析这方面的训练,二也是她自己想偷个懒,让林希璃帮着她看看李逍此人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挖掘的可以利用的地方。

    所以看着林希璃捏着拳,明显憋着一股气地回屋,林希瑾在她后笑得得意。

    不放弃利用边的每一分资源,这是林希瑾一向的原则。

    这样很好,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