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服李逍(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说服李逍

    说到正事,林希瑾也不再嬉皮笑脸,详细地给李逍解释:“是这样的。在衣服这一块上面,丝、麻等原材料这是一环,汇总批发这是一环,零售到各个店里这又是一环,到了买家也就是消费者的手里这就成了最后一环。在现在的布料市场上,基本上到了消费者手中,这衣料的流转就结束了。但小妹以为,在这之间完全是可以再建立起一环的,”林希瑾顿了顿,勾起了李逍的思索之后便利索地公布了答案,“这便是成衣制造!”

    李逍用大拇指抵着太阳沉默了半响,似乎是在考量着什么。然后抬头之后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欠揍的模样:“林姊用词贴切,归纳得也是条理分明。只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毕竟出自世家,虽然李逍看起来不着调了一点,但这并不代表她对市场不敏感。李逍听着林希瑾说完,便已知道了她的意思。这的确是个好项目,不过一者她对经商并不感兴趣,二者她对林希瑾想要怎么劝说自己入场也很是好奇,所以李逍便装作没听懂林希瑾的意思,偏偏就不按她的剧本走。

    林希瑾也不在意,继续说:“实不相瞒,希瑾有意向做此行的开拓者。但希瑾现在有一个最大的困扰,就是希瑾在最重要的一个职位上缺少了可以胜任的助手。”林希瑾假意苦笑,耸了耸肩。

    “缺少助手?”这倒是勾起了李逍的兴致。缺少助手便应该不是打的她李逍的主意,大概是想要她帮忙给介绍个可以用的人吧。既不是打的她自己的主意,这个忙还是可以帮的。毕竟有父辈的分在,李逍也觉得林希瑾是个妙人,甚合她的胃口,更重要的是那名仙子的下落还有求于人啊,所以李逍并不介意利用一下她游历全国积攒下来的人脉来帮林希瑾一下,反正看林希瑾的样子是个出挑的,介绍人过来也应该是个双赢的事儿嘛。两面讨好的事儿,不干的是傻子!

    这倒是李逍想岔了,林希瑾还真打的就是她的主意。

    林希瑾微笑着望着李逍说:“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在宣传上,以各种非常之手段在开业前打响店铺的旗号;在业务上,走中高档路线,兼做其他商家的整体形象设计;在内部制作上嘛,”林希瑾拖长调子,喝了口茶后接着说,“这个就细了。希瑾是打算赶在年前赚上一笔的,所以先期的货源就直接使用清河镇上的,以后的,希瑾将会安排人去专门寻找一下货源。而人手上面嘛,希瑾虽然对清河镇并不熟悉,但是希瑾有一位义姐,在这地面上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所以这个完全不用担心……”

    “等等等等,”李逍越听越觉得不对味。

    哪有一个正常的生意人会这么详细地向一个陌生人解释她的整个商业计划的?虽说林希瑾这个计划真的是很完备,只要是个生意人听着她的计划都会动心想要和她合作,但林希瑾不是想让她帮忙找个助手吗?听着她这计划,不像哪里还缺人的样子啊?

    莫不成她缺少一个掌柜的?这个猜想提出了李逍自己都想笑,哪个正常的生意人会去聘请一个陌生人做自家铺子的掌柜的的?何况像林希瑾这样的家庭还会缺少教养好的家生子?不过这林希瑾也还真不是个正常人的样子,说不得还真有可能是招掌柜的的。让她好好想想她认识的人里头有没有这样的人才啊,嗯,其实扬州的思瑜不错,只是做掌柜的还真有点大材小用了。不过这林希瑾应该也是个有本事的,到她手下倒也不算太埋没,总有思瑜出头的机会的。要不要给她们介绍一下?

    李逍自顾自地想着,林希瑾也耐心地等着。只等李逍反应了过来,才难得有点不好意思地歉意一笑,问道:“希瑾这是缺少什么样的助手呢?我看你的计划很是完备,不像是缺人的样子啊。”

    林希瑾却是摇了摇头,神郑重地说:“李姐错了。希瑾不仅是缺人,而且是缺少最重要的一个人。没有她,这个店便没有灵魂。”

    “哦?”李逍这下更是确定林希瑾是缺少掌柜的了,于是愉快地接口,“那希瑾给我说说。逍虽不才,认识的奇人异士却是不少,说不得还能给希瑾出个主意。”

    林希瑾嘴角微勾,拱了拱手说:“那就感谢逍姐了。希瑾缺的是首席设计师!”

    “首席设计师?”这个答案大出李逍的意料之外,她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下意识地问,“这是干什么的?”

    “设计师,顾名思义,就是设计衣服的款式的意思。首席,自然就是定下一年的衣服的流行趋向,掌管所有的设计师的意思。”林希瑾趁着李逍还有点呆的状态,卖力地引,“希瑾给予的待遇很好的哦。底薪加提成,每一件衣服买出去首席设计师都可以提成,就是不干活,只要挂着名字,首席设计师也可以拿着干薪。如何,逍姐有没有兴趣屈就呢?”

    原来绕来绕去还是打的她的主意!

    李逍强忍着想要一拳打上林希瑾那张笑得怎么看怎么欠扁的脸,她可是画圣!画圣耶!林希瑾这厮居然想请她做一个小小的什么子首席设计师!美死她!

    李逍板着脸,强忍着不露出不屑的表说:“李逍不敢高攀。”

    “逍姐不要忙着拒绝,”林希瑾摆摆手,明显是不接受她的拒绝的意思,“逍姐可以想想,逍姐现在顶着‘画圣’的名头,但是说到底还是走在前人走过的道路上。说得不好听一点,就像逍姐自己所说的,你还在探寻着画艺的巅峰,这就说明你还没达到前人曾达到的高度,甚至有可能一生都无法超越。逍姐你甘心么?”

    看着李逍满脸铁青,气得说不出话来,林希瑾也不在意,只是话头一转:“而服装设计则不同。就像我说的,这是一个新的行业中出现的一个新的职业。如果逍姐接受了我的邀请,你就是这个新的职业的开山鼻祖,而这个职业也与绘画有着深刻的联系,它完全可以体现出逍姐的绘画水平,一点都不会被人看轻。以后,你制定的标准就是这个行业的标准,你说的话就是这个行业的规矩。凡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都要叫你一声祖师爷。逍姐,你真的一点也不动心?”说到最后,林希瑾的语调充满了惑。

    李逍听完便陷入了沉思,食指一下一下地敲着太阳,思索着其中的利弊。

    不可否认,林希瑾真的是字字攻心,她是正中了李逍的弱点。李逍离开李家便是打着探寻画艺的巅峰的招牌,虽说有部分是在作秀,但大部分也是李逍的真实感受。李逍对她自己仅仅是沿着前人的旧路走是有着深深的不满的,只是却找不到什么突破口,所以李逍周游全国,说立志看尽天下美男,其实也只不过因为她本太过于急躁。她那么急躁地想要看到那个“仙子”,也不是真的好美色,只是觉得他那种飘渺的气质很适合入画,想要为他作画而已。

    作为一个少年成名的天才,在自己的专业上自然是有着无与伦比的自傲的,但李逍现在却是走进了死胡同,就犹如穷途末路的困兽一样。李逍有时做梦都会梦到别人在嘲笑她江郎才尽,这也是她如今不怎么动笔最主要的原因。

    在这种时候,林希瑾提出的这个建议无疑是给李逍打开了一扇天窗。李逍也不是个拘泥的人,树挪死,人挪活,服装设计也需要有她的画艺做基础,也不算不务正业。不可否认,李逍心动了。

    林希瑾也不着急,她相信李逍一定会答应的。这样名利双收的事,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没有哪个人是傻子,没有不接受的理由。就算李逍真的不答应,林希瑾也不是那么在意。世上不是只有李逍一个画艺高超的人,虽然麻烦一点,但一定会有人心动的。

    不过林希瑾最看好的还是李逍,所以并不介意再给李逍添一把火:“希瑾在书院求学之时便为了此事多方探寻,并进行过多次的分析。而首席设计师作为此行业的灵魂,自然是希瑾探索的重中之重。希瑾花费了多番心血,借鉴了多方资料,借助于众人的智慧,终于得到了一种特别的画法。但希瑾一直没有公布,只是留了下来以供未来的首席设计师借鉴。如果逍姐答应了,希瑾一定双手奉上。”

    这话可不是林希瑾信口雌黄,林希瑾还在病上的时候就在考虑这些问题,在想到设计师的时候就想到了小学美术课上老师讲过的白描,这在古代肯定是没有过的新奇画法,于是就产生了以此来引一些真正的绘画高手的想法。古代人对技术还是很看重的。所以林希瑾无事的时候便将记忆中关于白描的东西一股脑的全写了出来,然后对照着书籍把字换成繁体整理成册,现在就放在她的箱子内锁着。

    李逍猛地跳了起来,动作迅如猛兽,闪电般就站到桌子前,扑到林希瑾面前目光直楞楞地似要看到林希瑾的心底,问道:“此话当真?”激动得让她的声音都有点变调。

    林希瑾毫不犹疑地点头,微笑道:“当然。”

    “好,我答应了!”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