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画圣李逍(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画圣李逍

    “哦,风采过人啊。”

    李逍拉长了调子颇为玩味地重复了一遍,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希瑾:“看来林姊还真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啊,莫怪能早早地取得举人功名呐。留在这清河镇还真真是委屈林姊了!”

    林希瑾摇摇头,苦笑道:“李姐取笑了。”

    听着这话林希瑾的心里可真的是苦的。她以前并不知道举人的难考,只是感觉应该和研究生差不多,也就是学问大点罢了。后来知道举人是百里挑一,她也只是暗自庆幸幸好原来的林希瑾已经考过了。此时听到李逍这么说才突然想到,林希瑾作为一个十八中举的举人,必然是神童之流啊,那么她的文采必然也是过人的。

    林希瑾自家知自家事,她有几斤几两她自己清楚的紧。连繁体字都还没有写明白,要是让她吟诗作对还不如让她自杀来得痛快,说不得在以后还得做做剽窃的事,把那唐诗宋词拿出来显摆一下的。只是她能背诗是没错,但是要以后运用得体却还要恶补一下这天文地理,诗词文化了。

    想到此,怎能让她不郁闷?

    不过林希瑾想得倒也是明白,虽然说她可以剽窃,却也不能过分。一者她会的诗词有限,二者每首诗词都有其背景环境,她的年纪阅历摆在这里,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发出那样的感叹?要是一不小心被人指认剽窃,乐子就大了。古代可不是现代,有的剽窃者比原创者还理直气壮,还可以打着借鉴的旗号大行剽窃之实。古代要是被指认剽窃,她的名誉便完全坏了,得不偿失啊!

    幸而她有母亲的遗命,三年之内不得入京。只是在清河镇这小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诗会茶话会的找到她头上吧?林希瑾有些不确定,却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只是自此她下定决心专心从商,少与读书人打交道了。

    李逍却没想到林希瑾会由她这一句联想到那么多,只是说了这一句便埋头狼吞虎咽吃着糕点,看来真的是饿了。

    林希瑾没什么反应,林希璃却偷偷地拉了拉林希瑾的衣角,拿眼觑着李逍,附在林希瑾耳边小声说:“大姐,她真的是李逍吗?咱们可别是遇到骗子了吧?”

    林希瑾失笑,莫怪林希璃质疑了,这李逍的形象也是太差了一点。不过这李逍的份应该是不会假的,毕竟只要稍稍一核实就清楚了的事,不会有人这么傻到去做。

    林希瑾刚想给林希璃解释,不料李逍的耳力极好,也听到了林希璃的话。于是擦了擦嘴之后,抬头似笑非笑地盯着林希璃说:“这小丫头可真现实!你李姐是遭了贼了,要不能这么狼狈么?要不我就跟你回去吧,正好家父和令尊是金兰兄弟,你可以让令尊看看我是不是骗子。”说话时李逍的嘴角还沾着没擦掉糕饼屑,瞅着她态度坦然,却让人觉得好笑。

    林希璃的脸皮可没林希瑾这么厚,听着李逍这么说尴尬得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被人当场抓包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于是缩到林希瑾的背后不说话。

    林希瑾这下不高兴了,我请你吃饭你还敢挤兑我妹子,找虐啊!

    于是林希瑾歉意地笑了笑,望着李逍说:“李姐见笑了。舍妹年纪尚幼,见识短也是自然,我们断是没有质疑李姐的道理的。李姐现在只是行为稍微狼狈一点而已,又没有被抓到作犯科。只不过吃了一顿霸王餐而已,我们又怎会怀疑李姐是骗子呢。”

    李逍哼了一声,又拿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含混不清地说:“你倒是护短!”

    李逍自是明白林希瑾的意思,谁让你吃霸王餐被我们看见,上来了又是狼吞虎咽的?这么狼狈的样子,我们凭什么就要听到你说你是李逍就相信啊!

    吞下最后一块糕点,李逍打了个饱嗝,又饮下一杯茶,肚子终于是不闹腾了。于是抬眼直直地盯着林希瑾,盯得林希瑾都有点发毛了,有些后悔请了这么一尊大神上来,这李逍的气场也太大点而了吧!

    李逍擦掉了嘴边的饼屑,方才义正言辞地对林希瑾说:“不行,这是我的名誉问题。今个儿谁也别劝我,我是定要去你家去一趟的。让林正君看看她家闺女是怎么欺负我这个可怜的,落魄了的侄女儿的!”

    林希瑾哭笑不得,她怎么欺负她啦?她给她解围,又请她吃饭,花钱了还受气,到底是谁受欺负啊?偏偏这厮还说得还煞有其事的,弄得像是她像是真的有什么对她不住的样子。

    不过对于李逍去她家,林希瑾也没什么反对。

    她相信李逍在份上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女人应该不是遭了贼,自个儿把钱花光了倒是极有可能。初看她她还一付单纯书生的可怜相,现在一听扯得上关系便变得猾似鬼。就她这滑不留手的德行,要是真有贼偷了她最后倒霉的肯定是那个贼!她分明就是到这酒楼吃霸王餐,故意大声喊着想找个人帮她买单来着。否则哪儿有有钱却故意点那么少的东西只吃个半饱的道理?

    分明就是她打定了主意要是没人帮她买单就在这楼里打工来着,反正就那么几个钱,在这里工作个几天,就是溜了也不会有人特意去找。她主意倒是打得好!

    不过林希瑾虽然想到了这些也没有对李逍产生不好的看法,只是觉得这人的到来真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递来了枕头。她来自京城,又是画圣,不正好是设计师的最好人选么?

    所以对李逍提出要到她家,林希瑾觉得是正中下怀。

    哼,只要你肯去,落到姐手里,姐就要扒下你一层皮!

    看着林希瑾像是狼盯着似的恐怖目光,李逍心里毛毛的,隐隐觉得,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傻事了吧?再转眼看时,李逍又觉得她应该是看错了。这林希瑾分明就是一个儒雅有礼的谦谦君子嘛,怎么会有那么恐怖的目光呢?对,一定是看错了!李逍再一次自我安慰。沉淀在自我绪的李逍没有看到一直保持沉默的段青此时面上一闪而过的怜悯的表,否则她一定再仔细斟酌一下。

    而此时林希瑾微笑着点头:“李姐愿意到林府做客是希瑾的荣幸,希瑾自当扫榻相迎。”说着林希瑾站起来说,“时至正午,希瑾今行程也已毕尽,不知李姐是现在就随我们一道回府,还是要先去取行李待会儿自行过去?”

    “自是跟你一道走了。”李逍也站起来答道。开什么玩笑,她的行李早已在当铺里换了银子,去哪里取去?既然有人相请,自然是要跟着她一道走的。

    林希瑾朝段青拱了拱手,说:“段姐今我们就先走了,改再到段姐府上喝茶。”

    段青摆摆手说:“走吧走吧,下次找我的话就到东坊随便找个人让她带你过去。”说完端着茶,望着窗外慢慢品着。

    “那就告辞了。”

    林希璃和李逍都行过礼之后,三人后面跟着漱玉一道向楼下走去。

    把三桌的账都结了,四人一行一起出了云一楼。林希璃对林希瑾说:“大姐,我们先到一趟杂货铺吧,出来之前哥哥让我帮他带些丝线回去的。”

    林希璃口中的哥哥便是林希影,李玉李侍君生下的庶子。虽然行二,但男子不上家谱,所以林希璃才被叫做二小姐。

    林希瑾想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林希影是哪号人物,然后对林希璃说:“没这个必要了,我们先回去。”转头吩咐漱玉,“你先去杂货铺帮二少爷去买些丝线,然后到彩衣坊去买几匹素点的料子,再去当铺把侍书和侍墨都叫上,一起回府。”

    不是林希瑾重女轻男,不关心弟弟。这个时代对男子的要求就是贤良淑德,这两个弟弟在林正君的教育之下都是安静的子,即使是林希瑾的同胞弟弟林希音才四岁,也已经有了点温婉可人的样子,都不曾在林希瑾的面前撒过。而林希瑾到这个时代不过月余,两个在她面前不太有存在感的人怎能奢望她对他们记忆深刻?

    走出云一楼的时候,车夫许妈就已经在楼外停马车的地方候着了,她们约好相聚的地点就是云一楼。

    回去的一路主要是林希璃再和李逍谈论着京城风,林希瑾在一旁微笑着听着,偶尔插上两句。林希璃对李逍的份到底还是存疑,于是有些笨拙地想办法着李逍的话。林希瑾也不打扰,她感觉得到李逍也发现了林希璃的目的,既然李逍她自己都没什么不悦的,林希瑾也不介意李逍两人给她普及一下京城的常识。于是一路和谐,林希璃被李逍带着思路天南地北地说着些常识的东西,某个伪装品在一边微笑地看着自家妹妹被个猥琐货逗趣。

    等回到了林府的时候,林希璃已被这个一脸的道貌岸然的画圣忽悠得云里雾里,满脸崇拜地望着李逍眼中直冒小星星。而林希瑾则完全是被李逍雷得说不出话来了。她实在是太震惊了,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在李逍的口中,她自己化为一个不畏家庭阻力坚持探寻画艺巅峰,隐忍坚定,可悲可泣的英雄式人物。

    她一路为了逃避家庭的围堵,不得不在小倌馆金蝉脱壳,留下了她从家里带出来的所有的财物。

    之后为一位她的崇拜者画了一幅像,收到润笔十两银子,看到有个可怜的少年卖葬父,一时怜悯心起,便把上的银子全给了他,自己却连名字都未留便离开了,完全不顾少年哭喊着要为奴为婢,一辈子伺候她。

    南行的这一路上她就以为人作画为生,可惜山野多俗人,有眼不识金镶玉,她好不容易才赚了一两银子不想一进入这清河镇就被盗了。幸好遇到了林希瑾她们,要不她就不得不以她写诗绘画的手来做那洗碗拖地的腌臜事了。

    说到最后,李逍甚至泪盈眶,似乎是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啊呸!林希瑾在心里唾弃得一塌糊涂。她敢打赌,李逍说的事倒是事实,不过过程却绝对不是她自己说的那样。

    什么不得不在小倌馆金蝉脱壳?

    啊呸呸!她看完全就是在小倌馆玩到分钱没有,被丢出来了!

    什么看人家可怜,做好事不留名?

    啊呸呸呸!她看绝对是被人玩了仙人跳,钱被人骗走了!

    什么银子被盗?

    啊呸呸呸呸!明明就是自个儿一文钱都赚不到,想吃霸王餐!

    不过尽管林希瑾被雷得天雷轰轰,却还是面不改色地作出一副敬佩不已的表说:“啊,原来李姐这一路是如此之坎坷,让小妹实在是敬佩得五体投地啊!”

    李逍满脸的高人状,摆摆手示意不值一提:“哪里哪里,逍也不过尔尔。”

    呸!

    不值一提还笑得这么洋洋得意!

    林希瑾再次在心底比起了中指。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