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姐妹齐心(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姐妹齐心

    当然此时的林希瑾还并不知道她母亲曾有过的丰功伟绩,她此时想的则是官商勾结,赚钱不愁。林家能有一个当官的就相当于有了一把保护伞,这样她经商也会更加的便利。不过这个是个长远的投资,首先林希璃得当得上官,其次还得她不会被官场边缘化。这些都是三年后关心的问题了,现在最当前的还是两件事,一是赚钱,二是教育。

    林希瑾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很好的进入了角色,对边的人的感也渐渐地回归,所以她也慢慢地把这些家人放入了心里,开始为他们考虑,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幸福。

    林希瑾还在琢磨着怎样着手进行林希璃的腹黑教育,便听到了林希钰酸溜溜的语气抱怨道:“大姐你不疼我了,你都不说期待我考上状元!”

    林希瑾看着林希钰嘟着嘴郁闷的小模样倒是乐了,戳戳她的小脑袋逗她道:“好好,期待期待,期待你考上武状元看谁欠揍就给揍上一顿!”

    一说到这个林希钰便心虚了,低下头闷闷地写字便不再作声。

    林希瑾也不管她,只是转过头问林希璃:“二妹每的作业可以完成么?”

    “可以的。”林希璃依然坐得端端正正的,很规矩的模样。

    林希瑾继续说:“那好,大姐就再给你布置个作业。”

    林希璃点头道:“大姐请讲。”

    “你每五做上一篇文章交给我,写写你的读后感。不规定写法,不规定字数,你可以讲讲对一本书有什么体会,也可以写写一篇文章的文法有何出彩之处。”说完看着林希璃有点愣愣的神色,林希瑾又给她解释道,“以后我忙起来了之后也没有什么时间专门来考究你的学业,所以看看你写的东西,也能知道该怎么指导你的学习。”

    林希璃点头称是。

    林希瑾这倒不是外行指点内行,她虽说对这里的文章能看不能懂,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的欣赏能力,而且她的目的也不是真的要随时知道林希璃的学习况,只是通过这个方式督促林希璃学习,顺便也了解一下她的想法而已。

    林希瑾记得她小的时候,母亲只要说要听她背课文那天她背书的劲头就特别的大,书背得也是又快又好。同理而言,林希瑾的目的只是让林希璃知道她随时都关心着她的学业,希望林希璃对学业更上心而已。

    郁闷得快要趴到桌子上了的林希钰这下子是真的坐不住了,跑到林希瑾的边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说:“大姐是不是不高兴了?我保证下次不再打孟小胖了,大姐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林希瑾本只是想要冷暴力一下林希钰的,倒也没真有什么生气的。这里的女子以后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就跟现代的男孩子一样,林希瑾觉得她们就是小时候淘一些也是没什么的。

    于是林希瑾诧异地看着林希钰问:“钰儿为什么觉得我生你的气?”

    “大姐要不是在生我的气,为什么只指导二姐的学习,都不管我?”林希钰委屈得两只眼睛直眨巴,眼看着就要哭了。

    听着林希钰的话,林希瑾心里倏地就升起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对林家姐妹的上进程度的感慨倒是其次,主要是这样完全被依赖,被信任的感觉太特别了,让她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像是晒了阳光的冰一样慢慢地就融化了。

    林希瑾揉了揉林希钰的脑袋才对林希钰说:“大姐没有生你的气,只是以后不可再这么淘气了,知道吗?”虽是训斥,她的声音却也带着别样的温柔。

    “嗯。”林希钰重重地点头,泪珠却终是落了下来。

    “好了,快别哭了。”林希瑾拭去林希钰脸上的泪痕说,“大姐不给你留作业,是因为大姐觉得,或许儒生这一条路并不适合你,所以想再看看你以后该学点什么。大姐最喜欢你了,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这一点林希瑾倒是没有骗林希钰,自她醒来之后最喜的就是开朗活泼的林希钰,对她的未来自然也是想过的。在林希瑾看来,林希钰虽然记很好,但是却活泼好动,格外向,并不适合文职,而母亲从不拘着林希钰,只是让她上了官学并未考乡试就知道,母亲也并未打算林希钰可以为官。所以林希瑾想着,等到她赚些钱了之后去给林希钰请个好一点的武功教习,届时无论是去考武举还是去开镖局,或者周游天下,就让林希钰自己选择好了。

    “那,好,”林希钰一边抽噎着一边说,“大姐,要快点,快点想好钰儿,钰儿以后要做什么哦,不能,不能太迟哦。”

    “嗯,好的。不哭了,都要成花猫了!”林希瑾恶趣味掐了一下林希钰的小脸,嗯,很细腻,很滑嫩。直到看着林希钰的小脸上出现了两个明显的红印子才有点意犹未尽地罢休。

    林希钰却是觉得自己为堂堂女子,居然还因为一个误会而哭得这么凄惨,自个儿羞窘得厉害。趴在林希瑾的怀里,说什么也不起来。

    林希瑾忽然想起了她之前过来的目的,拍了拍脑袋,转过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对林希璃说:“看我,和你们说着说着倒是忘了说了。我明天也要去清河镇,和你们一起去。届时中午的时候我带你们出来吃饭如何?”

    林希璃还没说话,倒是在她怀里捂得满脸通红的林希钰猛一抬头,挤眉弄眼地先应了:“大姐羞羞,都不记得私塾中间先生是不出来的。”

    这是林希瑾失误了。

    她只想到她念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家长去看她,然后中午的时候就请假出去大吃一顿,哪有想到古代的风俗?古代人对学习的态度很是严谨,讲究“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只要是个有师道尊严的老师,哪能许这种外出就餐的行为?

    林希瑾有些窘迫,正想着怎么给自己解围,林希璃就接过了话头,恶狠狠地剜了林希钰一眼说:“大姐一直在书院念书,没到过私塾,对这私塾的规矩不熟悉也是自然的。不过明天希璃的先生病休,希璃没有课,可以跟着大姐一起上街么?”说着话,林希璃的眼中也放出了光。

    林希瑾微笑。到底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再怎么成熟也是有限的。听着有好玩的自然还是会心动的。不过也不妨,反正她明天也只是逛逛,多带个人也是可以的,于是便点头应了。

    只有林希钰在一边跺脚扭腰,嘟着嘴埋怨为什么是明天,却没有说出为什么自己的先生不生病之类大逆不道的话,对先生的尊重可窥一斑。

    说定了明天的行程,林希瑾嘱咐了两人早点休息便回到自己的院子,明天还要早起,还是早早休息了的好。

    第二天林希瑾和林希璃在城门口下马车的时候,林希钰还是很不死心地抓着林希瑾的衣角,眨巴着眼睛期待地说:“大姐,你帮我请假了也带我去玩玩吧。”模样像极了讨食的小狗。

    林希瑾没好气地呸了她一声,看着她嘟着嘴可怜兮兮的样子终是心软,于是说:“好啦,你快去学堂吧,过几天我等到你休沐的时候再带你来玩儿。”

    “那,说好了大姐可不许骗我啊。”马车向前移动了林希钰还不死心地从窗户处向着林希瑾两人叫嚷,“大姐,记得给我带好吃的啊!”

    大魏朝北方是游牧民族建立的西夏国,西边是友邦景国,其间还间杂着一些小的藩属国,但总体上来说,整片大陆是三国鼎立的状态,维持和平的状态已有百年,目前还算是富足安康。据说在海外更南端的地方有另一片大陆,大魏经济发达,商业繁荣,所以海外通商也很是频繁。清河镇沿海,虽说只是个小镇,却比北方的贫困行省的省会还要更繁华一些。林希瑾刚刚被林希璃带到商业区的时候还以为回到了现代了呢。虽然房屋都比较低矮,但是酒肆林立,小贩吆喝,行人摩肩擦踵,甚至要比现代还要闹上几分。

    “嘉应子,嘉应子,化核嘉应子,好吃不腻。这位小姐,给你家小夫郎带点回去?”

    “银丝糖,麦芽糖,好吃不粘牙嘞!”

    “番薯~!煨番薯嘞!”

    ……

    走过了一条美食街,林希瑾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是谁说古代人凄苦没零食吃的?林希瑾忿忿不平,明明比现代的花样还要多嘛。

    而且纯手工,无污染!林希瑾光闻着那些香味,就只觉得唾液分泌加速,莫怪那些小孩缠着自家父亲不撒手,耍赖撒泼就是不走了。就只光闻着这些味道也是种享受啊!

    “冰糖葫芦!好吃的冰糖葫芦!”

    林希瑾的耳朵捕捉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终于让她的脚黏住迈不开了,提着脚左三圈右三圈地磨蹭了好久,林希瑾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了,执定地看着林希璃问:“希璃,你想吃冰糖葫芦吧?”

    “嗯?”林希璃莫名其妙地望了林希瑾一眼,摇头回答,“大姐,我不想吃。”

    “嗯,不要不好意思的,我知道你一定想吃的。”林希瑾干脆地接过了话头,转头对漱玉说,“漱玉,去买两,不,三串糖葫芦,我们两个都陪着希璃一起吃。”

    因为林希璃和林希瑾一起出来,伺候她的知玉并没有跟出来,此行只有林希瑾,林希璃和漱玉三人。

    漱玉脸色怪异地点头:“是。”然后飞快地转向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走去,只是肩膀一抽一抽的,似忍笑忍得很辛苦。

    林希瑾耸耸肩,看林希璃一脸莫名,她自己的脸上便变得更加的云淡风轻。

    走到彩衣坊的时候林希璃已经让林希瑾和漱玉陪着吃了小半条街的零食了,林希璃也隐隐有些明白了,于是由开始的“不想吃”变得林希瑾一询问便干脆的应声“是”。漱玉一路上肩膀抽抽得厉害,却不妨林希瑾的我行我素。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几年的,有几个是脸皮还不厚的?林希瑾若无其事的陪着林希璃试吃,偶尔遇到好吃的,可以打包的,便让漱玉多买上几份,打算给父亲和迄今没见过几次面的两个弟弟带回去。至于林希钰,哼哼,看表现!

    此时头已高升,吃饱喝足,晒得几人倒有点懒洋洋的。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