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小夫郎(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小小夫郎

    回去的时候漱玉正在打扫院子,看着林希瑾进来,便急忙迎了上来:“家主您回来啦。”

    看着漱玉兴高采烈的样子,林希瑾心里升起了一些愧疚。她已经打算好了要远远地支开漱玉了,漱玉却还什么都不知道,一付天真烂漫的样子。于是含糊地“嗯”了一声,林希瑾急匆匆地躲进了房子,尽管她对漱玉的印象只停留在这一个月的相处之中,但她能深深地感觉到漱玉对林希瑾的感有多么深厚。以前她一直以为电视剧的忠仆不过是虚构的传奇,但是现在的她知道,如果真的遇到了两人中只能活一个选择,漱玉一定会选择让她活下去的。漱玉完全是把林希瑾当做上司,朋友,妹妹,家人,这一系列的组合看待的,完全可以说,现在的林希瑾完全就是漱玉生活的唯一重心。

    虽然父亲说要让漱玉出去办事的时候林希瑾有一些愧疚,但更多的还是松了一口气。但是现在面对着漱玉,她的愧疚便止不住地冒出头来,让她羞愧得不敢面对漱玉,更加不会有勇气问后花园的那个少年了。

    就这样怀着愧疚的心在书房坐着,林希瑾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边写着给自己看的商业计划书。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晚上,待到林希瑾去吃饭的时候她几乎就要催眠了自己,让漱玉出去真的只是为了她好,反正也只有顶多一年半载的,不妨事的。

    吃完饭回院子的时候经过后花园,林希瑾才又想起下午的少年。

    他究竟是谁?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住在林府的样子,怎么从未见过他呢?

    回来的时候天还未黑,林希瑾便坐在书房里继续她未完成的商业计划书,漱玉推开门,端着茶盘进来。看到林希瑾看向她,便微微一笑,说道:“家主,这是雨前龙井,是老家主从京城带回来的。”

    林希瑾点头。她已经知道了这里大部分名称和古代都是相似的,文字也是繁体字。刚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还曾恶搞地想过,曾经有人提出过一个外星人人类起源说,说不得这还就是真的,而这里就是那些外星人制造出来的另一个地球呢。

    漱玉放下茶盘正要出去,林希瑾忽然叫住了她,问道:“漱玉,今天我在后花园看到陈公子,他怎么了?”

    林希瑾想得很清楚,她并不确定自己认不认识那个陈公子,但是既然在她家中,那么陈公子必然和她有关系,所以挑这个问题来问才是最保险的。

    出人意料的,总是笑嘻嘻的漱玉脸上出现极为不屑的表,只差在地上“呸”上一口。过了好久才忿忿不平地说:“他真是好意思,居然还想勾引家主!要不是他,家主怎么会生病!”

    她的病居然和陈公子有关系?林希瑾觉得很意外。盘算了一下,她生病是在回乡的路上,而她说自己的记忆只停留在书院。嗯,这个可以问。于是林希瑾好奇地问道:“说来我倒也有些好奇,我究竟是怎么病了的?”

    漱玉嘟着嘴,好一会儿才不不愿地回答:“还不是那个陈公子突然投奔,惹得家主和老家主大吵了一架,老家主罚您跪了一宿您就染上了风寒。”说到这里,漱玉的语气又变得忿然,“就算他和家主有过婚约,但他现在是罪臣之子,闯了这么大的祸居然还敢来勾引家主。太不知羞耻了!”

    相,相公?不会是她所知道的那个意思吧?那么小的相公?

    “不过家主也不用太在意,反正他自己也是不好意思提要做正夫了的,让他做个小侍就是抬举他了。”说到这的时候,漱玉的脸上平和了一些,大概是想到那陈公子本是锦衣玉食养大的,以为要成为家主的正夫的,现在却只能是小侍了,心里有些同吧。

    不过林希瑾却是没有心注意她的绪了的,她已经被那两个字给雷着了。

    小……侍!

    天雷轰轰!虽然她很喜欢女尊中的女子为尊,但是这个侍的问题实在是让她受过二十六年的一夫一妻制的教育很是受不了。突然想到了她的本意,林希瑾有点恼羞成怒地说:“谁问你这个问题了的,我只是想知道他怎么了罢了,你扯来扯去偏偏就是说不到重点!”

    漱玉撇撇嘴,也看出了林希瑾有点抑郁。漱玉以为林希瑾是知道自己因为陈公子而生病,碍于道义还不得不娶他为小侍而愤怒,不又有点可怜那陈公子。只是再想到家主卧半年都是那陈公子的过错,漱玉心中那一点点的心软又被她给掐灭了,只是没有再出声。

    林希瑾强自按捺住心里的忙乱,开始梳理关于这个男人的问题。

    他是陈家那个本来要嫁给她的儿子,靠,林希瑾恨不能比个中指。听林正君说陈都尉是林家姻亲的时候她还没有想过这个联姻的人是谁的问题,其实这个细细一想就知道肯定只能是她自己,毕竟适龄的,能成婚的也就她一个。但是有哪个正常的现代人会想到刚刚成年的人就要结婚了的?只有晚婚不婚的,哪有这么早婚的!林希瑾愤愤不平地暗自咬牙。

    然后就是这个男人现在应该属于罪臣之子,要不是潜逃,要不是被贬为庶民。这个后者的可能要大些,如果是潜逃的话他不可能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

    再然后就是他有可能会是她的小侍。My Lady Gaga!林希瑾只想骂人!就那一眼就可以看到,那孩子顶多十几岁,这么小点的孩子叫她姨都可以了,居然要嫁给她!林希瑾有点抓狂了。这样会有严重的犯罪感的好不好,感觉就像是摧残了祖国的花朵似的。先不说小侍的问题,就他的年龄,只要一想到他要嫁给她,林希瑾就只感觉到犯罪。

    想着想着,林希瑾的思维已经被冲击得乱得一塌糊涂。好了好了,整理一下:陈家小孩一枚,名字不详,曾引起她和母亲冲突,是她生病的原因,现在在她家受苦。

    哎,算了,就这些信息她还真不能说做点什么。林希瑾耸耸肩。

    事实上,林希瑾也的确是不能,不敢,不知道可以帮他做点什么。就这样吧,个人有个人的命,以后再说吧。林希瑾摇摇头,反正迄今也没有人主动提到关于他的问题,她也就昧昧良心,无视掉这个人就可以了。能躲多久就躲多久呗,最好他主动走了算了。心中那一点点因那一瞬的光华而升起的怜悯因为那人关乎自己的婚姻大事而被掐熄,他是男人,他会有办法的。林希瑾很是鸵鸟地想。她完全忘了这是女尊的世界,是一个男人依靠着女人的世界。

    放开这个问题,林希瑾开始琢磨明天去镇里的事儿。她倒没想具体能做点什么,主要是看看镇里是什么况,看看商业区的形,再打听一下布料的问题,开店的货源要保证嘛。两个妹妹念书的地方都在镇上,所以她明天可以和她们一起坐马车过去。想到此,林希瑾吩咐漱玉去和车夫说一声,她自己却抬腿向两个妹妹的院子走去,她忽然想到,自她醒来她就没有主动去和两个妹妹联络感过,今天就是亲妹时间吧。

    到两个妹妹的院子的时候,两个小人儿都正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房里,林希璃在,林希钰在练字。

    林希钰首先发现林希瑾过来,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张小脸笑得光灿烂,语气带着些撒地说:“大姐,你过来看我啊?”说着便跳到了林希瑾的面前,拉着她不撒手。

    “大姐。”林希璃放下手中的书,点头施礼。

    “皮猴儿!”林希瑾朝林希璃点了下头,便转头望着林希钰。弹了一下林希钰的脑袋,看着她呲牙咧嘴地做鬼脸,不由心大好,“在练字么?可是先生留下的作业还没有完成?”

    林希钰苦着脸皱鼻子,拉长声音说:“大姐……我可,可怜啦!”一边抓着林希瑾的衣角不住地摇晃一边撒,“先生居然罚我写字!人家明明背书背得很好了哎,太不公平了。”

    林希璃在旁边凉凉地插嘴:“你确定先生不是因为你打了孟小胖才罚你写字的?”

    林希钰满脸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摇林希瑾的衣角的幅度愈发大了:“哎,呀!谁让孟小胖总是那付天下就她家最有钱的样子,看着我就想打嘛。”

    这明显就是一副我打你不怪我,只怪你自己长了一付我看着就觉得欠揍的脸的强盗逻辑!

    但看着林希钰那缩头缩脚的可怜模样,林希瑾却只觉得可乐。摸了摸她的脑袋,林希瑾只轻飘飘地说了句“还不快去写字”,林希钰便乖乖地坐回了原位,苦着脸认命地写字。

    林希瑾转过拿起刚刚林希璃看过的书,虽然是繁体字,但林希瑾读起来倒也基本能懂。翻了几页,林希瑾抬头望着林希钰:“现在在读史书?”

    “对,”林希钰点点头,“在读列国通史。最近正看到了本国前朝部分。”

    “有什么感想?”林希瑾坐到座位上,放下书,手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敲击着问道。

    “有很多。”林希璃恭谨地站着,“最近看到了关于母亲的那部分,说母亲在祖母去世后不忿家仆对祖父慢待,愤而离家。而希璃却记得母亲曾对我们说过,祖母去世之后,林家族长质疑母亲是否真的是林家血脉,将母亲赶出了林家的。由此可见,史书上写的都是一些世人能接受的‘事实’,而非真相。”说到此,林希璃一向平淡的声音有了些忿忿之声。

    “二妹此言有理,却有发牢之嫌啊。”林希瑾微笑着指着旁边的小凳子,示意林希璃坐下,“书,这是一种工具。你想要别人知道什么,你写的书上就会出现什么。关于公与否,这不是书的意义所在。公道自在人心,我们之所以读书,是需要借助书这种工具来了解到一些我们不知道的道理和处事的方法,而非从书中寻找真相。二妹以为如何?”

    林希璃低头思索了一阵,脸上显出来郑重的神色,点头应道:“倒是我偏激了,反失了读书的真意。”

    林希瑾笑了笑,很是高兴林希璃的虚心。有时人虽然知道是自己错了,但是为了面子之类的却是即使口服心也不会服气的,而林希璃,明显是去世的母亲给了她极好的指引。林希瑾转过话头,赞扬道:“二妹选书选得很是不错。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如是为官的话,史书倒是应该多读。”

    林希璃一向平淡的脸上此时有了些羞赧之色,扭捏地说:“大姐取笑了。”

    “这怎么是取笑呢?”林希瑾正色地说,“女子志存高远,这是好事。何况二妹也是有才的,如不能用之倒是可惜了。”

    林希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林希瑾心里一动,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于是又追问道:“二妹真的有心官途吗?”

    林希璃望着林希瑾,有些忐忑的不知为何大姐一直纠结此事。

    林希瑾笑着安抚着说:“没有旁的意思,只是长姐如母,如果二妹真的有心此途的话大姐自然要为你早作谋划的。”接着敛起满脸的笑意,严肃地盯着林希璃说,“你可要想好,这是你的前程。确定了,可就反悔不得。”

    “那大姐……”林希璃呐呐地望着林希瑾,脸色窘迫。

    “大姐已是决心要从商了的,如二妹真的有心为官,这对林家也是件好事。”

    “嗯。”林希璃想了一会儿之后狠狠地点下头,双拳握得紧紧的,似乎下定了决心。

    “好。”林希瑾得了林希璃的保证,感觉此事成的可能也的确很大,心大悦,“大姐就等着二妹将来蟾宫折桂!”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一提大魏朝的科举制度了。大魏朝基本的科举制度是乡试,会试,最后就是试,一年一考。乡试中者称为秀才,会试中者称为举人,试中者称为进士,而在乡试之前先要考取童生才有资格被称为读书人的。林希钰现在就是童生,林希璃则是秀才,林希瑾则是举人。

    虽然科举如此严苛,但大魏的官员制度倒是极为宽容。只要会试通过者就可以参与官试,录取之后就可以做官。只是参与了官试便终生无缘于试了,所以大部分的世家子弟如能够成为举人,不到不得不放弃的时候大部分都不会去参与官试,这使得参加官试的大部分都是贫家子弟,因此官试也被称为寒试。

    每年通过了试的进士有的会直接入仕,在官位没有空缺的时候便会进入储秀宫,那时便会被称为大学士,一般是作为储备人才培养的,可以上窥天颜,有时也会变成圣上的智囊团一样的存在,一般都会封侯拜相,名传天下的。

    而林希瑾的母亲林箴便是如此,她作为前朝的状元进入储秀宫,三年之后进入户部,年仅三十的时候便已官至户部尚书,丞相之下第一人。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