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女交心(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阮慕黎 书名:希瑾
    父女交心

    父女俩又闲话了一会儿,林希瑾本告退的时候,林正君却是沉思了会儿,正色问她:“瑾儿这段子可有想过以后怎么办?”

    “有。”林希瑾调整了一下心,郑重地说,“父亲,我想以后从商。”

    “这倒也是可以的。”林正君脸上却是露出了凄哀之色,“还乡之前你便病了,之前又一直在书院,有些事你母亲也没有机会跟你说。现在你的子总算是好了,爹爹有些事也是不能瞒你的。毕竟,以后这个家就要靠你了。”

    林希瑾本以为林正君会反对,还准备了大堆的说辞想要说服他,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容易的就答应了。她愣了愣,此时也只能正了正子,恭谨地听着。

    “你母亲辞官的原因要从先皇病危开始说起,”提到林希瑾的母亲,林正君的神色变得更是哀恸,“你母亲当时虽然染微恙,却也不至于要辞官的。只是先皇病危之时,陈家却是有书送至,望你母支持大皇女继位。大皇女虽然也算的德才兼备,但你母亲却是深知,先皇中意的继承人是二皇女。陈家既是支持大皇女,必是讨不了好的。你母亲虽说没有回应,但我们和陈家毕竟有姻亲关系,陈都尉虽说只是陈家旁系,但轮到这样改朝换代的大事,林家受牵连是必然的,更何况陈都尉本就已牵连至深。为了自保,你母亲只好先发制人,辞了官。果不其然,虽然最后上位的是三皇女,陈家还是遭了秧。只是当今陛下的继位却不是那么的光彩,所以在建朝初期,动是必然的。所以你母亲临终前便嘱咐我,三年之内,不许你回京,望你能明白你母亲的苦心。”林正君的目光莹莹,染着忧伤却满含期待。

    “嗯。”林希瑾郑重地点下头,终于对当今的形势有了些许的了解了。

    “当然,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经商,短期内也是不必要进京了的,这倒是我多虑了。”林正君微微笑了笑,却是又换上了有些忧心的神,慎重地问林希瑾,“瑾儿,你是不是病愈后还有些后遗症?”

    林希瑾心里一惊,愣愣地望着林正君说不出话来。心里头恐惧到了极点,以为林正君发现了她已不是本人。只是又觉得不对,要是林正君发现换了个人,哪能如此平和地和她说话?于是心里大定,只是觉得自己这样一惊一乍的,子居然变得如此浮躁,不由有些羞愧。

    林正君却是以为林希瑾是被他说穿了事而吓着了,又想到欺瞒了父亲才会觉得羞愧。于是安抚地微笑着看向林希瑾:“你和漱玉说话的时候我到是听了个大概,虽说你是出于一片孝心,也是不该瞒着父亲的。”说到此,林正君的口气还是带上了些责备,“你离家四年,漱玉是一直跟着你,这期间发生的事她也是不知的。你归家之后的事她倒是都知道,但毕竟只是个下人,又怎能知道得详细?你以后是林家的当家人,怎可这样迷糊着过!”

    林希瑾虚心低头认错,有些羞愧又有些庆幸,心复杂得一塌糊涂。

    林正君也怕太过打击到了林希瑾, 便又安抚道:“索这次我知道了,也正好我跟你再好好说清楚。只是漱玉这个丫头是再也不能留了,这样帮主子做主,没大没小的。瑾儿你也不要不忍心,你俩虽说分与人不同,但父亲也不是要你做什么恶人,毕竟她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只要你把她发配到外面做事去了,不过用之一定要慎!”

    “这……”虽说林希瑾本就想和漱玉隔离了,但是来得这样顺利也让她有点不太真实,所以语气便有些犹豫。

    “你也不要觉得不忍心,外放对她也是件好事,历练些时之后她的子也会更稳一些。等你事业打开的时候正好让她回来帮忙,也不是为了她有个更好的前程么。”林正君怕林希瑾心有不愿,便又细细地给她解释了一番。

    “是,”林希瑾也不再扭捏,应了下来,“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太急,得过些时等女儿想好要做什么的时候,就派她出去看看货源什么的。”

    “嗯,这样也好。”林正君达到了目的,也不太计较林希瑾具体怎么做,“说到此,父亲倒是有些想问问,这些子瑾儿对以后做什么有什么具体的打算了么?”

    “女儿正想请教父亲呢,”林希瑾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女儿想问问,父亲是否知道这里的中等人家是自己做衣服,还是请裁缝裁制的了?”

    林正君却是闻弦而知雅意:“瑾儿是想做衣服上的买卖?”略是思量了一下,林正君复又开口,“这桩生意也是可以做的。一般镇上的人家都是自己买了布让夫郎做的衣衫,只是如有见着好看的样式,价格不贵的话也是有买的的。我们家这些年也积累了一些好看时兴的样式,赚个裁衣的钱倒是也可以,只不过这个上面的利润薄,却是赚不了多少的。瑾儿想做的话倒是可以试试,总归是赔不了。”

    听着林正君说完,林希瑾越发觉得林正君睿智了。也是,如仅仅是林正君面对林希瑾的那付样子,林正君又怎能将一个林家持得有条有序呢。说是母亲持家,但终归实现的人却是林正君,这个男人的智慧也是不可小觑的。不过总归是自己的父亲,无论他怎样,对自己的一片心意却是真的,林希瑾倒也没什么不好的想法。

    林希瑾想了一下说:“瑾儿倒是有些不同的想法。瑾儿是这么打算的,布料就先在镇上进着,我们做加工。只是有点不同的是,瑾儿想请个画师,专门负责到四处采风,然后由她给我们提供衣裳的样式,我们就挑选些好的来做衣服,这样就保证了衣服样式的优势。然后就是承接一些铺子的工作服,父亲您想,一个统一着装,衣饰简洁清爽的店铺是否更能赢得客人的好感?这要做好了,不就保证我们的客源了么?另外我想把我们铺子的衣服打出个名号来,让别人一想到好看的衣裳就想到我们家的铺子,这便是我们的名声。当我们的铺子引领了时尚的时候,当所有人都以穿上一件我们家铺子的衣裳为荣的时候,还怕生意不好么?”说完,林希瑾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在长辈面前提出自己的想法,总会有些忐忑的,所以林希瑾也谦虚了几句,“当然,这都还只是些比较粗浅的想法,父亲觉得怎么样?”

    “啪!”林正君却是听得入神,拊掌大笑,“我女大才!为父听着倒是极为可行的,可以试试!”

    听着林正君这样说,林希瑾有些赧然。毕竟她只是归纳了一下她在现代关于服装制造上的一些想法而已,虽不是剽窃,却也觉得不值得父亲这样夸奖的。

    林正君想了一下,正色地对林希瑾说:“只是这期间的门径瑾儿还是要多多注意的。你刚刚进入商途,就怕别人糊弄,以次充好。请的画师是否有能力画好图,裁缝是否能否按着图做好衣,别的铺子是否愿意定制衣服,要是真的做好了别人来捣乱怎么办……还有许多零零总总的各种问题,为父虽未做过这些,却也是知道其中的艰难的。只是既然我女已下定了决心,为父也是同意你多试试的。好女儿志在四方,为父相信我女一定可以做好的!”

    听着林正君这样激励式的话,林希瑾不由有些感动了。他真的对自己的女儿充满了信心,其实也不一定是真的相信女儿真的能够做到,只是女儿想做,他也认为那是可以做的事,他便全力地支持。林希瑾相信,林正君心里一定也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女儿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会全力地帮助她,支持她的。

    这样的父是林希瑾从未感受过的温暖,让林希瑾心中的那份责任感变得更为沉重。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要为家人提供自己能提供的最好的生活环境!

    跟林正君说好了明天要到镇里看看况之后,林希瑾便走出了院子,心里头一直以来的压抑绪忽的就一扫而空。感受到了家人的支持和护,份上的漏洞被解决,这一切都让林希瑾的心好得无法压制。她口里哼着小曲儿,微笑着朝自己的院子的方向走去。

    “张妈,让我来帮忙吧,您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陈少爷您可别动手,这哪是您该做的啊。您可是少爷啊!”

    途径后花园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对话,让林希瑾有些好奇。那个陈妈说话的语气可没有她所说的话那么的恭谨,反而是略带讽刺的样子。而那个陈少爷,林希瑾有记忆的这一个多月里从来都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一个人。听着倒是个主子的样子,只是为何要这样讨好一个下人却还得不到好脸色呢?

    不过林希瑾好奇归好奇,却绝对没有探究的意思。她对这个家的了解有限,要是露出了什么破绽她哭都没地方哭去。反正一直没人提到过这个人,便说明不重要,不重要的话等下回去问问漱玉就行了。林希瑾对寻宝很有兴趣,但对探秘却是半分兴致也无。电视剧和各种小说告诉我们,秘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只是走到花园入口的时候林希瑾还是下意识地向里面看了一眼,背对着的那个五大三粗的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张妈,而站在旁边的那个……林希瑾的心猛地一颤。

    那个少年长得很秀气,但却并不是那种懦弱的样子,一双眸子明显是觉得委屈的,水雾弥漫中迎着阳光亮得惊人,头微微低着,嘴唇被咬得发白。他紧紧捏着的手白皙修长,看起来是没有受过苦的样子,不知怎的会落到如此的境界。少年的样子林希瑾其实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是心里却一下子就刻下了他的影子,倔强,隐忍,清透。

    倒也不是一见钟,只是就像一个风华绝代的人物突然出现在你的边,她不用做什么,就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就会让你感受到她的魅力,久久不能忘怀。而现在,林希瑾就是如此,她有点被少年的绪感染到了。

    他是谁,林希瑾忽然很想知道。只是她却不能如此冒昧地走出去,所以她加快了步子向自己的小院的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希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