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传闻中的北平王世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接下来的几,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

    隔,她便知道了与她擦肩而过的那姑娘的来头,蜀州知府的千金——那被唤作施忆彤的女子。进宫不过月余,就被这宫中最华贵的女子太后娘娘数次召进慈安宫。更曾闻传言道,太后娘娘多次夸赞她容貌出尘脱俗,子温婉贤淑,品格冰壶玉尺……

    总之,太后娘娘对施忆彤青睐有加,也使她成了此次复选秀女中的翘楚人物。只是这几下来,徐青绫并未与她深交,私下更少有往来。若是旁人问起,她也只能回一句,看着是端庄大方的女子……

    等待复选的子,有些漫长。

    徐青绫除了按部就班地跟着钟穆两位姑姑学着规矩与宫中礼仪之外,闲暇之时,便与于烟傅蓉一道在屋中略坐片刻。三人子中都有好静的一面,也不过是喝茶、看书以作消遣。

    然而,往往这种静谧时刻总有客过来叨扰,无外乎若华郡主轩辕若兰带着这样那样的理由过来探望她,从初始的审视,到最后习惯地进宫就要跑云秀宫来看她一眼;亦或是王婉清携黄敏过来些近乎,谁让于烟与傅蓉皆是出自世家名门!即使次次冷言冷语,也劝退不住两人的

    就像今,于烟与傅蓉才坐下片刻,门外就传来了隔扇门被轻叩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岁寒平板无波的通报声,“姑娘,王姑娘与黄姑娘又过来了。”

    徐青绫见于烟与傅蓉无奈地对视一笑,这才深觉两位姑姑对王婉清私带宫外之物的惩处似乎有些过轻了。

    “快请进来!”

    两人进门分坐了,同她们了了寒暄几句后,黄敏照例将注意力转至吃食上,而王婉清则是曲着子向三人靠拢,低声道,“早间,我听到了一个惊人的传言,不知三位姑娘可曾有听闻?”说着,滴溜圆的眼睛一转,又向窗外张望了几眼,方神秘道,“是关于北平王世子的。”

    王婉清在打听消息上头,确实有些能耐。北平王世子入京的事儿,她也才刚刚得知。

    封国有四大异姓王,其爵位自开国之初就一直承袭下来。分别是阮清水的父亲西平王,王婉清刚刚提及的北平王,辖地靠近江州地界的东陵王与南岭王。

    其中,西平王早已被先皇用推恩的手段将权力分封给底下的子嗣,自己则携妻女久居京畿,已是有名无实。而东、南两王封地本就贫瘠,又已年迈,并不足为患,今上倒也未曾采取雷霆手段对付过他们。

    至于最最骁勇的北平王早些年经受过五子夺爵一事,也是大伤元气。

    如今的北平王世子算是五子夺爵后的得胜者,只不过,得胜者三字是要加上引号的。他此番进京,最有可能是为着皇太后的千秋宴。

    王婉清的再次开口,让徐青绫调转了思绪。

    “我听闻此次北平王世子进京,是不打算回封地了!”话末,王婉清得意地瞥了三人数眼,见三人露出不同程度的诧异之色,就越发神气了,完完全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面相!

    然而,听闻此事的于烟眼中一亮,屈问道,“你可探听出北平王世子为何事留京?”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王婉清略略坐直了子,绞尽脑汁地想编纂出一个理由,好继续这个话题。无奈她一个来自外乡的深闺女子,对上京那些私密之事也只是一知半解,更何况是远在封地的北平王世子的事!片刻后,也只能吞吞吐吐道,“不过,不过,总是有缘由的!待我打听了,再告诉三位姑娘。”

    见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徐青绫三人顿时兴趣缺缺,王婉清只得拉起黄敏起告辞,匆匆离开。

    王婉清两人一走,三人又各有心事,顿时也失了谈,于烟与傅蓉起告辞,徐青绫也不留。再过半个多时辰,下晌的课业就要开始了,正好趁这会子歇个午觉。

    然而,只是半个时辰的光景,关于北平王世子来京一事,就传得云秀宫人人皆知了。众秀女显然比往更富神采,到处可见几个相熟的围成一堆,窃窃私语。

    枯燥沉闷的云秀宫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几后,更有各种关于北平王世子的消息在云秀宫流传开来。

    有传言说,北平王世子已二十又五,却一直未曾娶妻,边更是连个通房丫鬟也没有。其中的秘辛,倒是没有人往旁处想去,却都将缘由归结为五子夺爵一事延误了他的婚姻大事。

    有传言又道:此次进京,北平王世子有两个目的,一是为着皇太后的千秋,二是想让皇上赐一门婚事。更有人打听出,北平王已年迈,世子又不耐管辖封地,主动上请削藩。

    不过,最后一条显然并不可信,要真有这样的藩王存在,先皇与当今圣上也用不着为寻机消弱各藩王势力而苦恼。

    各种匪夷所思的传闻皆有!

    直至几后,众秀女再也打听不出任何有关北平王世子的消息,传言才渐渐消逝。

    在此期间,轩辕若兰频频来云秀宫,而宋文华倒是再没来过。这并不意味着她放过了徐家二女,而是被其他事给绊住了……

    “下,今簪哪支钗?”素心从宫女手中接过长公主惯常佩戴的首饰盒,询问长公主的意思。

    一双描画精致的凤眼斜睨了素心一眼,后望向铜镜,并举起染上大红蔻丹的五指,轻托了托头上的发髻,心颇好地对素心招了招手,“拿过来,我瞧瞧!”

    素心笑着应诺,将首饰盒递至长公主眼前,“奴婢以为这对东珠牡丹朝凤钗子最配下今装扮。

    长公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蝶戏牡丹的新衣,笑道,“就听你的!”

    一时间,寝内,笑意融融。

    素心笑着将首饰盒递给一旁的宫女,拿起那对东珠牡丹朝凤钗子,堪堪替长公主将发髻给固定住,门外就传来了尖细的通报声,“长公主下,文华郡主求见!”

    大内的室温一向子从暖直接步入了隆冬,而方才还浅笑晏晏,心颇好的长公主一下子冷下脸,沉声吩咐道,“打发她离开!我不想见她!”

    素心直起,对一旁的宫女道,“传下旨意!”

    “传下旨意!”

    长公主一直冷着脸,素心也不再像方才那样征询她的意思,只是默默地将首饰盒中长公主最喜欢的给她戴上。

    不过几息,就妆点完毕。

    而外静了片刻,就听来宋文华的怒骂声,“你个狗奴才,竟然假传母亲的旨意,敢挡住本郡主的去路。你的脑袋还想不想留在脖子了?如若想的话,就赶紧给本郡主滚开,滚得远远的!”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假传长公主下的旨意,还请郡主高抬贵脚,饶了奴才!”外的通传太监苦苦哀求道。

    “下?”眼看着通传太监挡不住郡主,素心有些焦急,不知长公主下究竟是何意,是继续挡着,还是放郡主进来。

    长公主蹙着眉沉默不语,内一时间静谧无声,随侍的宫女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幸好,长公主在宫女断气前,出声了,吩咐素心出去挡着。

    素心与龚妈妈是长公主前的两大得意人,而素心又曾过宋文华几,往里宋文华倒是还能听得她几声劝。

    只是今不同往,宋文华一见出来的是素心,一下子也冷了脸,并没有因此给她好脸色看。

    “小祖宗,您怎么能随着您的子胡闹呢!”素心上前挽住趋前的宋文华,“下这会儿正不豫着呢!您要是硬着脾气往里冲,就怕下不只是不让您去西北,往后您能不能出得这长公主府还是个问题!”

    宋文华被素心困在原地,不得不正对她道,“可是,我只是想去西北看望祖父,为何母亲就是不同意?这些年祖父一直孤一人在西北,该多寂寞!”

    郡主何时与老侯爷这么亲密了?早些年,也从未曾听郡主提起要去看远在西北的老侯爷,就偏偏在听得三皇子被皇上派去整顿西北守军这关口提及。还屡次想求得公主同意,若是照以往来算,只要公主不同意的,提过两次,就不会再要求了。

    “老侯爷边有姨太太照料着,前阵子,公主下又派人送了物资过去,郡主无须挂心!”怕是这话劝退不住郡主,又不能眼看着自己大的孩子与下闹僵,素心遂附耳道,“今下极为生气,郡主千万别进去!何况,三皇子下得八月下旬才能离京,并不急在这一时。只要下没有下死口,郡主就还有机会。”

    闻言,宋文华一下子羞红了脸,轻哼了两声,嗔道,“谁在姑姑耳边说三道四了?要是让本郡主知道,本郡主一定撕裂她的嘴,看她还胡不胡说!姑姑,可听好了,本郡主这次去西北是看望祖父的!”

    素心又笑着劝慰几句,直到宋文华羞得赶紧带着边的宫女落荒而逃,方才转回了内。

    此时,长公主已移至了一旁的配,轻抚着手上艳红的指甲,头也不抬地道,“回去了?”

    “是,下!”

    长公主轻吹了吹指甲,道,“这几,你劝着点,让她趁早打消去西北的念头!别说我们皇家的郡主只有往外嫁的!倘若不是那人的儿子,我还能求了皇上,罢黜他的正妃,娶文华为妻。如今她是想都别想!”

    韩贵妃与长公主的恩怨那是因着仙逝的先皇后而起,至先皇后离世,都未曾消减过。

    素心垂首应是,而这时,配的珠帘响起,伴随着媚入骨的男声入内,“下!”

    长公主这才抬起头,笑望来人,“你起了?”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